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寒黎篇六十三
最快更新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
    夜思天看向面无表情的夜洛寒,“二哥,你觉得呢?”
     夜洛寒静默了会回道,“不行。”
     夜思天闻言一脸着急,“二哥,为……”
     “天儿。”成兰亭握着夜思天的手微收紧,对她轻摇了摇头,然后看向夜洛寒道,“二哥,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大家坐下来好好商议一下吧,这样站着说话也不方便。”
     夜洛寒这次没有犹豫,直接道,“不用,让他们离开。你们说的事情我会处理。”
     夜洛寒不愿意坐下来谈,夜思天也不肯放弃,直接问道,“二哥要怎么处理?这五年来对临渝国的退让还不够吗?二哥,想想夜玺国的百姓,带她走可以解决很多麻烦。”
     听着两人的话,木随很不开心的开口道,“木木去不去不是你们决定的事情,而是她自己。她愿意回去,你们阻止不了,她若不愿意回去,你们也强迫不了。所以,请你们不要太自以为是的在这里讨论。”
     听到木随的话,夜洛寒的脸色立即难看了起来。木青黎微皱着眉头对木随摇头示意他不要说。
     然而木随没说了,木倾洛开口了,“是呀,你们两个人好奇怪,我娘要去哪里跟你们有什么关系,你们在这里争来争去做什么。”
     看着夜洛寒更难看的脸木青黎头疼不已,这两个人真会给自己找麻烦。她抬头局促不安的看向夜洛寒,想要解释一下,可是发现自己完全没什么资格跟他解释什么。在她不安的想要移开眼神时听到夜洛寒开了口。
     “我强迫不了?”夜洛寒的声音里隐隐的带着怒意,他向来最能掩饰自己的怒意,能让人感觉出怒意就代表是已经隐藏不了的怒意了,他目光如炬的看着木青黎不带一丝感觉的到,“那我倒要看看临渝国怎么处理与人通&奸的长公主。”
     通&奸?
     木青黎楞了下意识到这两个字的意思后,排山倒海的痛意向她袭来,抬着的头不受控制的低了下去。原来,真的有人只靠两个字就能将她打下十八层地狱。
     木随愤怒的瞪着夜洛寒,吼道,“夜洛寒,你嘴巴放干净点!真的论起来,我比你先认识青黎!你没有资格这样说她,她这些年……”
     “木随!”木青黎空着的手紧紧攥着衣服,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更不敢抬头让人看到自己通红的双眼,出口的声音却扔是控制不住的颤抖,“我不跟你们回去了,木随,我们走吧。”
     木倾洛个子小,只抬头就能看到自己娘的难过表情,这会听到木青黎说要离开,立即拉着人往外走,“走吧,我们快回家。”
     木青黎跟着木倾洛的脚步向前,只走了一步拉着他的木倾洛就停下来脚步。
     木青黎疑惑抬头,只见夜洛寒身边的孟凉拦在他们的面前,木青黎下意识看向夜洛寒,夜洛寒只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便回身向外走去,边走边道,“将人留下来,府内除了我的院子随意活动。”走到门口时,他回头看来又加了句,“只留一人就行,其他无关的人随意去留。”
     说完话夜洛寒头也不回的离开。
     直到夜洛寒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木青黎才意识到他话里的意思。
     木随瞪了眼拦在他们面前的孟凉,对木青黎道,“木木,我们走!”
     木倾洛也看着木青黎说,“娘,我们回家!”
     木青黎看了看孟凉,又看了看成兰亭跟夜思天,然后对木随跟木倾洛道,“算了,我本来就决定要跟他们一起回去的。”
     木随听她这么说,气道,“他那样侮辱你,你还跟他们回京都?”
     木随的话让木青黎想起夜洛寒刚才说自己的话,心又控制不住的一阵抽痛,略带苦涩道,“算了,一切事情本就是从我开始的。跟他们回去只是我实在不愿意看着两个国家因为我而开战。木随,我不能那么做。”
     木随看着木青黎认真的表情,知道自己已经改变不了她的决定,只是心里为她生气。若是夜洛寒那个家伙好言好语相劝,跟他一同回去处理了这个麻烦也不是不可以,可偏偏刚才他那样侮辱木木,这会又要用强的来逼迫木木。即便木木心里是自愿的,他也会木木不平。这五年来,木木所承受的伤痛又哪里是他们能想得到的。
     木倾洛听木青黎说完,出声道,“娘,我们不回家了?”
     木青黎抬手摸了摸木倾洛的头发,柔声道,“娘有些事情必须要去做,洛洛陪娘一起好不好?等娘做完了该做的事情,我们就一起回家。”
     木倾洛半点犹豫也没的点头道,“恩,不管娘去哪里洛洛跟爹就去哪里。娘有要做的事情,洛洛跟爹陪娘一起做。”
     木青黎听了脸上露出丝许欣慰的笑。
     一边的夜思天见状,冷冷道,“孟凉,给他们安排个院子领过去。”
     “是,成夫人。”孟凉说。
     夜思天看到木随,心里怎么想怎么不痛苦,故意又加了句,“记得二哥说的话,把人看好了。”
     “是。”
     木随面露不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们还会偷跑不成。”
     夜思天冷冷道,“有那个想法也劝你们早点放弃,因为根本不可能成功。没那个想法的话就算派再多人看着你们,对你们来说也只是保护,你也不必这么生气。 ”
     “你……”
     “木随。”木青黎出声唤住,然后道:“不要说了,天儿说的也没错,就当作是保护我们的了。”
     木随还想再说什么终是在木青黎的摇头下没说出口。
     “三位请跟我走吧。”孟凉对三人做出了个‘请’的手势。
     木青黎对成兰亭、夜思天两人点了下头就跟着孟凉离开了。
     三人走远,夜洺苑才收回视线,走到两人的身边,“姑姑,姑父,那位女子与父皇有什么关系?为什么父皇这么在意她?
     夜思天听到夜洺苑的,无奈的看向成兰亭,“你看,连洺苑都听看出二哥对她的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