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 > 【1090】湖边信步
最快更新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 !

    夕阳西下,结束了一天紧张的学习活动,陆瑟在食堂北面的人工湖旁边,遇到了来自动售货机买饮料的理香。

     “陆瑟君……真是巧啊,你也是来买东西的吗?”

     陆瑟摇了摇头——明明食堂南面有货品更丰富的校园超市,理香却特地来这边买饮料。

     “是不想遇见议论你是非的女学生吗?”

     “没有,我觉得跟陆瑟君订婚……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言不由衷地视线下移,盯着自动售货机掉出来的饮料罐。

     自动售货机在日本大行其道(有一种说法就是日本人发明的),究其原因,是日本人普遍社恐,用自动售货机买东西可以不用和人打交道。

     有研究者认为日本人的民族性格类似芬兰人,属于天生的社交恐惧者。

     有一个段子很能说明问题——

     某中国学生在澳大利亚留学,有一天外面刮起了大风下起了大雨,中国学生打电话到学校询问,得知明天不上课,于是他在微信群里通了知一下,这样所有的中国学生都不去上课了。

     然而第二天,所有的日本学生冒着暴风雨来到了学校……

     以日本人的标准,担任风纪委员的理香已经很擅长和人互动,几乎可以称作“社交牛逼症”患者了,然而即便是她也经常躲开人群,只把自己放在相熟的小圈子里。

     “你好像很喜欢小孩子?”

     陆瑟的问话听上去别有用意,理香紧张得没能打开乌龙茶的拉环,陆瑟随手帮了她一把。

     “日本的少子化问题很严重,听说中国也取消了计划生育政策……这样下去不努力不行呢。”

     理香的话听上去也有弦外之音,如果交往的男女彼此想得太多,他们的对话外人听起来就会很累。

     “很美啊——夕阳照在湖面上。不如你一边喝饮料,一边跟我在古风长廊上散个步怎么样?”

     “我很愿意……真的不需要也给陆瑟君买一瓶饮料吗?”

     “等我渴得受不了,就喝你喝过的乌龙茶。”

     “……”

     间接接吻的预告令单马尾少女的步子更加慢了下来,她觉得这样的陆瑟有点轻佻,可胸中还怀有一小份言说不清的期待。

     在非节假日禁止使用智能手机的校园,晚饭后大家的活动无非就是去参加社团项目、去体育馆做运动、去图书馆看书、写作业,以及最普遍的回宿舍。

     人工湖古风长廊这边,光亮没有随着夕阳沉落而下降,反倒由于遮挡阳光的云层移开,照得湖面波光粼粼,仿佛有无数金色鲤鱼在水下游动。

     理香的圆头学生鞋踏在长廊木板上,时不时发出“吱呀——”的声音。

     “陆瑟君,我外公那里还是没有好消息,听说他最近……”

     “喂?您好,您打这个电话是要找谁呢?是外国的教友想找郭神父吗?可郭神父治好阳痿之后还俗了啊……”

     长廊上也有零零散散的其他情侣散步,但是和陆瑟、理香迎面碰上的,却是一身白色修女服的林怜。

     随着距离靠近,原本落在修女肩头的一只白鸽“噗啦噗啦”地展翅飞走,林怜讲电话的声音也听得更清楚。

     “窝不是歪国淫~泥好,窝是霉国移民中心的Tom,想移居歪国嘛?现在油一个脱鳖好的机会,只需划三十万霉金就可以移民到我们那旮沓……”

     卧槽又是诈骗电话啊!这浓浓的外国人口音搁这儿骗谁呢?老哥你的中文是跟东北人学的吧!

     另外现在美国疫情那么严重,平均每天病死一两千人,移民到火星去反倒可能更安全吧!

     “……”

     “先生您在跟我开玩笑吧?啊您就是郭神父对不对!好险啊差点被郭神父您骗过去呢……郭神父您的阳痿彻底好了吧?”

     这回轮到对面的骗子沉默了,幸亏对面不是真的郭神父,不然被手下修女如此公开地讨论阳痿,恐怕直接社死。

     即便如此,碰上林怜这种不觉得“生病可耻”,缺乏很多常识的天然呆,阳痿神父的声名多半已经传遍基督教圈子,哪怕有朝一日想要回来也是不成了……

     “嘟嘟嘟嘟……”

     对方见林怜特别不上道儿,主动挂了电话,林怜还不明就里地对着电话喊:“喂?喂?郭神父您信号不好吗?”

     陆瑟冲着林怜挥了挥手,叹了口气道:“学校真应该特准你使用智能手机,然后安装一个反诈APP啊!”

     AI的确是人类社会的未来,就拿反电话诈骗来说吧——安徽使用了科大讯飞的语音识别AI去分析电话内容是否含有诈骗关键词(中奖、协助查案,社保金冻结,电话号码冻结),关键词达到一定量,系统会自动判定有较大几率是诈骗电话,然后自动挂断该电话。

     安徽使用这个系统后,诈骗成功率被降低了70%,骗子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不过陆瑟觉得诈骗关键词还应该与时俱进,加上“献爱心”“炒茶叶”“外公生日”“雇佣兵”“维和部队”“缅北发财”……

     “诶?陆瑟同学……是陆瑟同学吧?理香也在,那就肯定是陆瑟同学了。”

     患有脸盲症的林怜,第一次和陆瑟见面把他错认成了推销员,看来她“声盲症”也不轻,怪不得会把骗子的电话错认成郭神父。

     另外,果然如陆瑟所见,林怜的「恶意反弹光环」已经虚弱到几乎失效的地步了。换成以前,电话诈骗犯一套话没说完就可能遭到天谴。

     林怜的守护天使“芙蕾雅”,同样可以部分展现“扭曲现实”神迹的存在,到底还有多少粒子留存于世呢?陆瑟希望可以借助芙蕾雅的力量来对抗奥丁,至少可以让身边人免于伤害。

     “林怜姐姐,你好。”

     理香向林怜欠身问好,不管是在得知理香是林光政的女儿前后,林怜都对理香十分亲切,不愧是胸怀宽广之人。

     陆瑟很想控制自己的视线,不要去寻找纯白修女颈间十字架以下的,那令人目眩的浮夸曲线。

     可惜再一次失败了。看来十二级智能生物真的很擅长亵渎神灵。

     林怜的湿润眼瞳里却不含半点猜疑,完全不把陆瑟当成心怀不轨的潜在痴汉——世界和平需要的就是这种胸怀。

     “陆瑟同学,理香妹妹,如果你们的孩子需要我的帮忙,尽管提啊!”

     别误会了,这肯定是指理香和陆瑟捡回青姿学园的弃婴,不是说陆瑟和理香制造孩子的过程需要林怜帮忙。

     “传教士姿势……1、2、啊不行我记得这个姿势是不能怀孕的!”

     有个修女在旁边指导加油,倒也蛮有情趣的样子,曾经有个外国修女就致力于帮残疾人、绝症患者叫鸡,然后从旁协助完成交易——虔诚教徒们肯定要心理混乱:这到底是该上天堂的善行,还是该下地狱的恶行啊!?

     “谢谢,小六他稳定多了,渐渐也熟悉了青姿学园的环境。”

     在陆瑟脑内剧场时,理香代替他回应林怜。

     “何校长还在拜托警方寻找他的父母,暂时没有进一步的消息,何校长说如果最后也找不到,她就去办收养的相关手续。”

     “诶?可是林琴姐姐对这个孩子也很感兴趣,她想要我们的妈妈收养她呢!不过妈妈一直在躲着她就是了……”

     “这个……还是希望能让给何校长,毕竟伯母已经有两个孩子了不是吗?”

     何校长是理香师姐的忘年交,对于理香来说也是很亲密的存在。

     “啊!有件事情忘了跟陆瑟同学说……林琴姐姐说她在女仆咖啡厅里面等你,有些话无论如何都想跟你单独谈谈……现在一想会不会是跟收养孩子的事有关?陆瑟同学你会去吗?”

     林怜双手捂住十字架吊坠,略微歪头做出“抱歉”的表情,诚恳得让任何人都不忍心深究。

     “林琴想跟我谈谈?”

     陆瑟转头,用目光征询理香的意见。

     “林琴……姐姐想要谈话,那陆瑟君单刀赴会也不是不行。只是我希望——”

     喝了一口乌龙茶,又低头酝酿了一下情绪后,理香以十分正式的语气,向陆瑟发出请求:

     “我希望陆瑟君能够借这次机会,把咱们的事情跟林琴姐姐好好说清楚,让她明白陆瑟君已经不再是她的未婚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