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豪门通灵萌妻 > 第2423章 大结局
最快更新豪门通灵萌妻 !

    清瑶姬诞下双胞胎,成了神界帝后,她是三界唯一一个,拥有神帝永恒宠爱,并自始至终都被神帝灵天专一深爱的女人。

     流云和白斐然天天过着冲锋陷阵,携手在枪林炮雨中撒**。

     封锦玄和阿萝终成眷属,拥有一可爱至极的小魔王女儿。

     容浅和厉斯寒在冥界过着幸福相伴的日子。

     蒋子文和灵殇也终修成正果。

     殇儿怀有身孕,蒋子文也找到了属于他的恒远幸福。

     天魔和灵世隐恩爱至深,羡煞旁人。

     灵渊拐了个小女孩林幼回家,骗人家领了证,结了婚,还把人送去三界术法学院从头开始学习,在灵渊看来,林幼必须一步步茁壮成长,修习术法,练就灵力,一点点改变自己,延长自己的寿命,这是一个过程,如果仅仅只是划去生死簿上她的名字,那便没了意义。

     十*之约还久,法尔里德和萌萌都在等候宫素、宫厉从巫域归来,法尔里德每天按部就班的当着他的宫氏集团总裁,萌萌跟着流云和白斐然天南地北的执行各种可怕危险的任务。

     ......

     所有人,都过着属于自己的那份幸福生活。

     以灵诡和宫司屿为中心,团成了一个十分庞大的家族。

     而灵诡心中,只有两个遗憾。

     一个,是姬如尘。

     当归的离去,谁都不想看到,而灵诡为了姬如尘能够长久的活下去,狠心的抹去了他所有的记忆,他如今回到娱乐圈,依旧是那个光芒*丈的影帝,眼底却失去了从前的神采,他的眼底,再也没了光。

     还有一个遗憾。

     是阴山王庄幽和卫灵绾。

     #

     这天,细雨蒙蒙。

     灵诡拽着宫司屿,用冥珠,直接传送进入了阴山王的皇陵。

     宫司屿很奇怪灵诡为什么忽然拉着自己来这里。

     他们来到了主墓殿。

     当*,卫灵绾的尸体最后从人皇墓被带回,然后就被人送回了合葬棺,陪在阴山王庄幽的身边继续沉睡。

     宫司屿狐疑的望着棺中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尸体,搂着灵诡的腰际,“怎么来这了?”

     灵诡拿出了带来的时之沙和回魂玉,“了却心里头一桩遗憾啊。”

     “你要复活他们?”宫司屿微微一怔,旋即道,“这很难,诡儿,他们都是人造人,他们**灵魂,如果你用别人的离灵魂让他们复活,那么,卫灵绾就不再是卫灵绾,庄幽也不是庄幽了。”

     “对其他人来说,或许很难,但是对于我来说,并不难。”

     皇陵中阴气弥漫,灵诡靠在宫司屿的肩头,紧紧的缠住他的腰,“在我复活后,得知你为了让我回来,做了那么多努力,我很惊讶,其实帝司,卫灵绾就是我,庄幽就是你,只是他们的结局并不好,我总觉得,如今我们如此幸福,却不能让这两人得以圆满,总是遗憾的。”

     在灵诡的漫漫复活路上,卫灵绾是牺牲品,庄幽只是众多帝司转世中的一个。

     宫司屿懂了,她想还这两人,一个圆满。

     “诡儿,你说,该怎么做,我听你的。”

     “把我们的影子,作为让他们复活的介质,古滇国因卫灵绾之死,庄幽暴戾而**,我们不能改变古滇国的**历史,但是我们能在古滇国灭亡后,在当*拜无忧为庄幽和卫灵绾修筑皇陵,埋葬他们封死陵墓后的一个契点,将这两人,送回到那个*代,送回到古滇国消失的时候,让他们平平安安的相伴,走完一生。”

     “待他们过完相伴厮守的一生,我们的影子,会自动回到我们身上,你觉得呢?”

     “好,听你的。”

     灵诡和宫司屿携手,将卫灵绾和庄幽复活,送回了属于他们的那个时代。

     庄幽和卫灵绾,将在灵诡和宫司屿的庇佑下,平安的过完属于他们的一生。

     #

     清瑶姬和灵天的双胞胎儿子满月这天。

     三界大摆宴席,一起庆贺。

     作为长姐,灵诡自然和宫司屿携手回到了神界九十八重天,一起恭贺自己的母亲和父亲。

     高朋满座,众神齐贺的时候,灵诡却独自一人,回到了她从前在神界居住的神殿。

     这神殿,空置已久。

     因为灵诡极少回来,她几乎都陪着宫司屿住在人界。

     坐在神殿门外的汉白玉高阶上,灵诡慵懒斜倚在阶梯上,仰眸望天,坐看云卷云舒,仙鹤展翅翩飞。

     她凝视着天边绚烂的金霞,眸光晶莹。

     她脑海中浮现起了许许多多的过往,她还是纪由乃的时候,她还**魂飞魄散纵横三界的时候,她和帝司初遇、相识、相知、相爱,却又生死离别分离数千*......

     他们一路走来历经千帆波折。

     却携手并肩,撼动天地。

     他们彼此眼中,从始至终,唯有对方。

     灵诡的思绪忽然被人打断了。

     身旁,一个俊美非凡的男人坐下,侧过身,搂住她。

     “怎么一个人跑这来了?”

     宫司屿捏了捏灵诡的精致的鼻尖,低沉问。

     “不喜欢人多。”灵诡悠然的换了个姿势,枕着宫司屿的腿,仰眸望天,“我在回忆我们的过去,我们一起经历的一切......忽然发现,你还真是该死的爱我呢。”

     “是,我爱你。”

     宫司屿勾唇邪笑,俯首,在灵诡的唇瓣上的印下了一个浓烈的吻。

     “帝司,我觉得日子过得好无聊,我想找点刺激,现在所有人都按部就班的过着自己向往的生活,连儿那个人精,也有大家帮忙一起照顾,不如......咱们玩个游戏吧?”

     宫司屿心底莫名升出一股不好的预感,“你说......”

     “神族呢,有个传统,叫历劫,***,就是从前殇儿下凡历劫的那样。”

     “......”

     “我也想历劫,历一世的劫,咱们一起如何?你守了我数千*,为了复活我,牺牲了太多,甚至不惜逆天改命与天作对,我心疼你。”

     “帝司,咱们下去历劫,这次,换我来追你。”

     灵诡起身,坐到了宫司屿的腿上,面对面,她捧起宫司屿的脸,“想不想玩?”

     “不太想......我怕你玩崩了,*一你爱上别人......”

     “怂。”

     无奈之下,宫司屿只能妥协。

     “那行,陪你玩,但答应我,只能玩一世,你来追我。”

     就这样,在两个双胞胎弟弟满月的这天。

     灵诡跳下堕神崖,历劫去了。

     宫司屿安排好了一切,灵魂脱离自己的真身,随便找了一具心仪的婴儿躯壳,附身了进去。

     一个故事的结束,便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灵诡的故事已经结束。

     但并不代表一个时代的终结。

     而属于他们儿女的时代,也才刚刚开始......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