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天门帝国 > 第2250章 虫草之中的谜
最快更新天门帝国 !

    凶主低下头,头盔面罩上面的凶鬼面罩王望着斋天赐。

     “这一次,是你们的群英殿赌上性命,甚至是你们未来发展的一战吧?倘若这一战中,你们又什么事情都做不了的话,张命寒,会解散掉群英殿吧?”

     是的。

     半张脸被打烂的天赐慢慢的站起身,身体上面,浮现出来了一片片的鳄鱼甲,他握着拳头,尽管只剩下一只眼睛,却依然杀气腾腾的看着凶主。

     “我知道,你叫斋天赐,你以前是幻影霸者团的人,跟金老、竹君他们是一伙的,另外,你是七大魔兽血统之一的赤·堕落鳄鱼,应该是两年前加入了天门,刚开始的话,是进入天将团,但是在亚马逊森林的战役中,天将团一战覆灭,范天恩他们陨落,随后,又在蛮荒之战中,尹天仇陨落,至此,天将团,成为了书的上一页的存在,随后,你加入了群英殿之中,大大小小的任务也执行过不少,但是却没有多少建树。”

     怎么样,我的记忆力还可以吧?对于你时代的旅程,没有说错什么吧?

     这番话,让斋天赐有些惊讶。

     甚至可以说,是受宠若惊。

     他的名气,要说在前面几个时代,还算有那么一点点的可圈可点,但是近年来,仿佛石沉大海一样,在名将如云的天门中,好似是一个隐形人。

     但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任务,凶主竟然能够将他的信息说的如此的精准。

     而凶主说“别误会,我没有特意的去了解过你,我去了解的,是天门的很多很多人,我把你们的资料都记的非常的详细和认真,我觉得身为对手,这是非常基本的一种尊重,哪怕只是像你这样的二三线,我也会认认真真去牢记你们的特点。”

     看来,我无法成为像您这样名震天下的人,是有原因的。

     斋天赐尴尬的笑道“我就没有这种习惯。”

     “无所谓。”

     凶主耸耸肩“每个人习惯不同罢了,我也没说,我这是什么好习惯,你认可我这个习惯,那说明你看得上我的这个优点,而我也不会因为你没有这些习惯,去抨击你,或者羞辱你,每个人的混法,都不一样,没必要强行让别人跟着你的思路走。”

     斋天赐的眼神中出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奋进之光。

     嘿嘿嘿,他乐呵呵的傻笑了几句后

     “每个人来时代都有最终的目的,你的目的是什么?”

     我记得,我的目的说过很多次,是不是因为我说的足够坦然与率真,反而让别人觉得,我说的并不是真话,凶主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希望,能够衣锦还乡,离开家乡,真的是已经太久太久了,我不想要当一个漂浮的野草,把自己扎根在大都市那冰冷的钢筋水泥之中,更不想,强迫自己改变饮食习惯,用着那些不熟练的刀叉,为了高贵而高贵。”

     “其实这个时代中很多人既是如此,他们一直都以为自己是某个城市中的一份子,尤其是年轻人,用面具戴久了就摘不下来、人生就是一场没有尽头的漂泊等等,这些自我感动的方式,来进行自我催眠,以达到逃避的现实的目的,继而在心中建立起来一座童话镇、在脑海中构造出一个理想国,活得分不清,自己要做什么,到底是在现实里,要做点什么。”

     “长此已久往复循环,故而变得不真实、不坦率、忧虑很多、恐惧很多,你在这个时代,你很难看到有话直说的人,每个人都是话里有话。”

     其实这样很病态,但是人人却都觉得这是常态。

     “我进来时代,我是赚钱,我打赢一个天将团,唐夜麟会给我五千万,我干掉一个天门大将,我就能有过亿的收入,我要拿的是真金白银。”

     斋天赐看着他“谁有钱,谁就能够号令你吗?那如果天门愿意花高价来挖你呢?”

     “待价而沽。”

     凶主回复他说道“我进天门,我能做什么?有那么多赫赫有名的大将在,即便我拼破头、洒满一腔热血,我能够得到多少,可能,我只能够得到一句话,那就是:

     偏见。

     “在什么地方,就会体现怎样的价值,小伙子,记住。”,凶主对着他点点头。

     “可是这个世界,还有比金钱更多美好和重要的东西。”

     斋天赐的话,让凶主笑了笑

     “如果这个世界还没有告诉你钱的重要性,那么只能说你还没有成熟。”

     斋天赐认认真真的看着他,随后他道

     “也许你的话,很多我暂时都不理解,但是直觉告诉我,倘若跟着你,我觉得能够学习到很多的东西,如果我明天还活着我能够跟随你吗?”

     凶主问他;为什么不是今天呢?

     “因为今天我还在为天门效力,只要我还在天门一天,我就不会做任何对不起天门的事情,所以…”,说话间,斋天赐的拳头猛然的握紧,即便是遍体鳞伤,浑身无力,他依然遵循着之前对于典褚的承诺,义无反顾的朝着凶主冲锋了过来。

     一拳,重击在凶主的铠甲上面。

     但是下一秒,他的拳头被铠甲的力量直接反噬成肉渣。

     猩红鲜血中的森森白骨,下一秒也开始不断的撕裂开。

     “如果你明天还活着,再说吧。”

     凶主话音刚落,下一刻,一把将斋天赐的脖颈抓住,用力的朝着旁边丢过去,天赐的身体撞破了护栏后,凶主一伸手,暴雨,就如同轰击的子弹般,“砰砰砰…”不断的冲击在天赐的身躯上面,打的天赐痛苦哀嚎着,身体上面更是出现了无数个血窟窿。

     随后,凶主飞速的移动过来,一脚踢在他的身体上。

     天赐的身体在地上滑翔了数十米后,从山谷上面掉落下去,身体翻卷着坠落悬崖。

     “菲菲,你先带离燕回去,我去追击典褚他们。”

     可是…韩菲似乎并不想要离开。

     “别可是了,零号武器的不受控制,你们来了也帮不上什么忙。”,话音刚落,凶主悬浮到天空中,然后带着巨大的轰鸣声,就如同一艘重型战舰一样,在天空中凶猛的冲刺着,只不过几个眨眼的时间,他的视野里面,前方奔腾的白虎已经暴露在自己的面前。

     “小老虎,你倒是跑的很快嘛。”

     凶主一个加速的瞬间,白虎后背上面的狩月将屠神弓直接拉开:

     “风中玫瑰箭矢。”

     弓弦拉开,水花飞溅,顷刻间,风暴形成红玫瑰,从前方一大片的轰射过来。

     带着一点点,浪漫的招式感觉。

     “花里胡哨。”,凶主冷哼一声,闪都没闪,直接冲击过来。

     “咚咚咚咚…”,玫瑰箭矢不断的撞击在凶主的铠甲上面,瞬间完全破裂。

     上空,凶主从白虎的前方飞舞过去,拉开了三四十米的距离后,落地…

     一拳!

     “咚……”的一声,深渊臂铠爆发出一股格外强势的力量,直接轰击在地上,猩红的拳风,将高速公路直接震出一条裂缝,而后地面上,“咔咔咔…”,无数的裂缝开始飞速的蔓延着,大地不断的塌陷,出现了一道深远的地裂缝隙。

     白虎的脚步戛然而止的时候,上面的人纷纷的跳跃了下来,而白虎更是在瞬间变成了典褚的身体,他握着天枢刀…

     凶主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定睛一看,确实没错,典褚的确握着天枢刀!

     “王者之怒!”

     典褚一声怒吼,握着天枢刀猛然的一个横扫,一瞬间,坠落的雨滴被霸道的风势吹拂的全部都朝着凶主那边扩散过去,下一刻,一股猩红的刀锋,周围“滋滋滋”闪烁着黑色的霹雳光芒,从前方狠狠的横扫过来。

     凶主双臂交叉的瞬间,刀锋斩击到其身,“轰轰轰…”血红风暴,让凶主身边的地面全部都不断的粉碎,两侧的花草,也在一瞬间直接变成了灰色,纷飞成漫天烟雾,凶主虽然挡住了刀锋,但是他自己也单膝跪地。

     恶脸面罩下,有鲜血流淌出来。

     这幸好是典褚握着这把刀释放的招式,倘若是换成其他任何人,凶主可能要吃大亏。

     他慢慢的站起身,细细的打量着前方的典褚,没错,缚灵索已经消失,典褚握着天枢刀,浑身闪耀着血红的光芒,刚刚他释放招式,此时此刻典褚的双臂,布满了撕裂的血口。

     不愧是零号武器,随便放一招,对于典褚这种级别而言,都非常吃力。

     “破刀,还挺聪明的,知道关键时候低头,但是,你们以为随便找个人对付我,就能够摆脱我了吗?”,凶主说完,直接冲刺了过来…

     速度极快,伸出右手,就要粉碎典褚脑壳的时候……

     天枢刀猩红的光芒一阵闪耀,伴随着典褚吐出一口鲜血,升腾到天空中,刀刃一阵闪耀,四面八方的空间,全部都变成了血红色,包括连天空都被染成了血色,凶主只感觉到身体无法动弹,接着,四周降落的雨滴全部都暂停在了天空中。

     地上的积水涟漪也不再扩散,时间仿佛在一瞬之间静止下来了一般。

     天门这边所有人也无法移动。

     正当所有人都惊恐万分的时候,典褚说道“他们说,让我们好好看,只要掌控了秘语,就能够得到天枢刀。”

     他们?那些刀灵?凶主震撼,那些刀灵说的话,他是听不懂的呀。

     “放屁。”,凶主怒吼“吓唬谁呢。”

     说完还想要尝试移动,但是就是无法动弹。

     “我没有骗你,神威…告诉我的……”

     典褚话音刚落,一股血红的刀光将画面撕裂开…

     ——青色的草地上面,战马的马蹄将地面踩碎,刹那间碎草四溅——

     草长莺飞的一片草原战场上面,远处,黑色的烟雾疯狂的升腾,袅袅涌向云霄,那里早已经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一面‘猎鹫家族’的旗帜残破的飞舞在风中,随后旗帜脱离旗杆,随风飘去。

     而前方的草地上面,两队人马在奔腾着。

     前面的一群人似乎就是猎鹫家族的成员,一边跑,一边将无数的珠宝、黄金、玛瑙、钻石等东西纷纷的扔在地上,但是后面追踪的人,对这些视若无物,手握长剑,一边追击一边斩杀。

     他们的那些剑,非常的恐怖。

     只看到一个剑客将剑刃刺入了前方一个家仆的身体中后,剑刃直接断裂,从剑柄上面自动脱落,几秒钟后,将那个家仆吸成了一张人皮后,剑刃闪耀着更加强盛的光芒,又自动飞舞了回来,而且邪性比之前更加的强悍。

     “前方猎鹫家族的人听着,这里是邪剑域,别跑了,前方…”

     妖夜抬起头说道“仍旧是死路一条。”

     “嘎嘎嘎嘎…”,身边,邪剑域的成员们纷纷狡诈的狂笑起来。

     而在不远处的山坡上面,王宫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布满着,白夜国‘三剑三盾交叉’的战旗在风中被吹拂的猎猎作响,此时此刻已经是入冬时节,远处的群山峻林上面已经布满了白雪,羲誉国王坐在椅子上面双手放在炭火上面烤着。

     然后抬起头,爱慕的看着那个战马上面的女人。

     绝世美人,无论第几次看她,羲誉都是那么的喜欢。

     那是个鹅蛋脸、单眼皮的女人,长发披肩,衣裳单薄,只是披着一件白色披风,她面无表情的看着下方草原发生的一切,然后问道“小和,你觉得该杀还是该留?”

     “我觉得应该留下,猎鹫家族毕竟经营玛瑙珠宝是一把好手,只不过这次私吞的数量过大而已,但是都有犯错的时候,我们应该从长远角度来看。”,英俊非凡、魁梧挺拔的大皇子羲和表达的很好。

     “小醺觉得呢?”,她又问着二皇子。

     “一次不忠,百次不用,就算留着,也是养虎为患,身边饲养着一头豺狼,无异于枕头下面藏着一把剪刀,辗转反侧呀,我觉得该杀。”,羲醺却保持相反的意见。

     哼哼。

     殷寒烟闭上眼睛。

     半个小时后,妖夜将猎鹫家族族长的首级扔在了地上,全体邪剑域的成员纷纷的单膝跪地“汇报情况,已全部铲除,连根拔起。”

     “看来这次,是羲醺猜对了。”,殷寒烟淡淡一笑“财宝全部都给邪剑域,让他们发展,其他参战的大将们,每个人给我写一份观战后的报告,我需要知道你们的看法、思想、以及这件事情,对你们有什么启发,老公,没问题吧?”

     “你开心就好啦。”,羲誉国王哈哈大笑道“返程,回白夜国。”

     那么多财宝,一个人能够分到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邪剑域的所有人声音陡然提高“谢谢皇母赏赐,大恩大恩,邪剑域永生难忘。”

     殷寒烟看着妖夜,他刚刚抬起头,目光对视了一眼,异常忠诚的继续低下头!

     “做的不错。”,殷寒烟说完后,调转马头。

     王宫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回到白夜国主都,在城外下马,汽车迎接过来,直达主都中心处的巨型半山城堡,一下车,七岁的晟狱直接跑过来抱住了殷寒烟的腿喊道“阿娘。”

     她宠溺的摸着晟狱的脑袋问道“有没有乖乖的学习功课呀?”

     “非常认真哦。”,晟狱一边走一边说着他今天发生的趣事,而后方的羲醺则是用极其恶毒的目光看着他们的背影。

     检查完晟狱的功课,柳寒烟回到房间的时候,等候多时的君千年连忙站起身。

     “先生。”,殷寒烟连忙示意不必,然后打量了一下君千年,脸上露出极其心疼的目光,然后说道“我从国库拿十几个亿的零花钱给你吧,您跟您哪位兄弟夏末比起来,他简直太会享受生活了,而您,看起来过的很清苦。”

     大可不必,君千年摇摇手道“这次回来,求您一件事情。”

     “何必说求。”,殷寒烟示意不必。

     “那孩子那个病,反反复复,总是无法根治,国王的身体不是一直也不好吗?我想要拿点你那个神药给我的孩子。”

     殷寒烟看了一眼日历,然后道“可以,今天就是送药的日子,您稍等片刻,我待会儿给您送过来。”,说完,她直接出门,来到了城堡的最高处,双眼闪耀出一股光芒后,从云霄之中,一只巨大的黑色凤凰展翅降落了下来。

     她上了天凤的后背上,展翅径直朝着白夜国城外的雪山移动过去。

     雪山巅峰,寒风呼啸,殷寒烟背着手,披风飞舞,在山顶上面悬浮飞舞,前方是一块巨大的空地,几乎是在她到底的同一时间,一片虚空开始剧烈的涌动了起来,随后只听到了车辆鸣笛的声音,一辆特殊材质的长火车从虚空之中缓缓的的行驶出来。

     车门打开,烟雾冒出,闪灵和斗魄纷纷低着头从里面先出来,跪在两旁。

     随后,十个气息极其巨大、恐怖的男女从车辆里面走出来。

     “月星护廷十大队长,参见女王。”,他们右手放在后背,左手放在胸前,齐齐的弯腰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