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长生十万年 > 第四千三百一十三章 伤心公子
最快更新长生十万年 !

    第四千三百一十三章 伤心公子

     这几日,林天歌不眠不休,一直在血色温泉疗伤。

     林天歌很清楚,血色温泉蕴含了圣液,此乃非常珍贵的珍贵火焰。

     自己只要吸收的越多,那在不久后的新人王争霸赛上,自己就越有获胜的把握。

     林天歌这次得了怪病,却也算是因祸得福!

     “申成罡,这次出关之后,本公子就先宰了你祭旗,免得你到处蹦跶!”

     “本公子会让你明白,得罪本公子,你的下场究竟会多悲惨!”

     哗啦!

     林天歌猛然一跃,整个人轻飘飘的落在岸边,说不出的潇洒和帅气。

     然而就当林天歌弯下腰,就要捡起衣服,准备穿好离开的时候。

     哗!

     伴随着如雷鸣般的音爆声,纳兰炎这潮音洞天的主人,从远方快速的奔腾而来。

     “纳兰长老?”

     林天歌一愣,随后笑道:“多谢长老的血色香火,若非这些香火之助,晚辈绝难坚持数日。”

     林天歌不说这话还好,他这话一出,原本就烦躁的纳兰炎,顿时勃然大怒。

     “好你个林天歌,你别以为你是北海天骄,又有我天宗吕长老撑腰,你就可以胡作非为!”

     “你吸收了贫僧那么多香火,你……你这畜生,畜生!”

     轰!

     林天歌还没醒悟过来,整个人就被一股恐怖到极致的气势笼罩,跪在岸边呼吸急促,难受到了极致。

     下一刻,纳兰炎的苍老身影,已经出现在林天歌的身边。

     “吐出来,吐出来,啊!”

     纳兰炎双目喷火,眼中满是血丝,一把掐住林天歌的脖子,疯狂的摇动。

     “呕……”

     林天歌拼命挣扎,然而以他的修为,又怎么可能是纳兰炎的对手?

     说实话,对于纳兰炎的突然偷袭,林天歌一脸茫然,根本不知道咋回事。

     但林天歌却知道,纳兰炎此刻已经发疯,他打算杀了自己。

     怎么办?

     危机时刻,林天歌猛然咬碎一颗牙齿,浑身爆发出滔天的火芒。

     轰!

     下一刻,林天歌的身影开始虚弱,竟然故意的消失不见。

     此乃林天歌的保命神器,乃是他离开北海逍遥门的时候,宗门的高层所赠。

     一旦遭遇生死威胁,只要将牙齿咬碎,就能爆发出虚空之力,将林天歌随机传送离开。

     虽然这个传送距离并不远,但对林天歌而言,却已经足够了。,

     因为林天歌知道,只要自己逃出潮音洞天,他就得救了。

     然而林天歌不知道的是,他这种逃走行为,顿时激怒了纳兰炎。

     纳兰炎身为一个老狐狸,他本来对于这件事,心中还是有一些疑虑的。

     纳兰炎并非真要杀林天歌,他只是做做样子,测试下林天歌的反应而已。

     却不曾想,林天歌居然早有准备,直接用秘法逃走。

     而此刻,纳兰炎扫了一眼血色温泉,顿时脸色大变。

     这一池的圣液,本来蕴含了浓郁的圣火力量。

     可如今,这温泉看似平静,实则圣火力量已经消失。

     怎么会这样?

     难道是吕长老掌握了什么秘法,故意联合林天歌,来偷盗自己的圣液?

     还是说林天歌这人有问题,是北海逍遥门派来的祸害?

     是了!

     一定是这样!

     没有了圣液的血色温泉,那还能叫血色温泉?

     其实严格来说,只要成千上万年之后,圣液会再次出现。

     但如此漫长的岁月之后,纳兰炎是否还活着,这都是一个大问题!

     纳兰炎的潮音洞天,因为血色温泉的存在,可以源源不断的造就高手,保持麾下弟子的强大。

     可如今,因为林天歌的原因,导致未来至少千年之内,纳兰炎麾下的高手,都有断层的可能性。

     试问纳兰炎,如何能不怒?

     “孽畜,休要扔老夫抓到你,否则,老夫定将你挫骨扬灰!”

     轰!

     纳兰炎一声冷笑,大手一挥,当初他给叶秋的那块阵法令牌,顿时出现在手中。

     这令牌绽放出微弱黑芒,与此同时,整个潮音洞天都出现了黑芒。

     与此同时,一阵流光闪过,林天歌的身影,出现在那黝黑无光的漫长山洞中。

     前方,一缕微弱的阳光,透过洞口倾洒进来。

     林天歌很清楚,只要他离开山洞,那他就安全了。

     按照道门天宗的规则,洞府主人可以击杀入侵者。

     但如果是在公众区域,那就不能轻易动手,否则后果很严重!

     然而就在这时候,后方,忽然黑芒绽放,黑芒中隐隐有烈火沸腾。

     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气势,正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迅速的接近林天歌。

     与此同时,林天歌骇然的发现,自己前行的速度,居然开始变得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孽畜,休走!”

     吼!

     后方黑雾之中,纳兰炎蕴含杀机的暴怒声音,滚滚而来。

     “吕长老,救我!”

     感受到死亡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林天歌急眼了,忍不住一声怒吼。

     林天歌是北海天骄,在逍遥门深受重任,拥有很大的能量。

     但说到底,林天歌并非圣子,如果他真死了,逍遥门并不会和道门天宗开战。

     最坏的结果,无非是天宗高层喝斥纳兰炎,让纳兰炎赔偿逍遥门一点修炼资源,仅此而已。

     林天歌不想死,更不想这样稀里糊涂,莫名其妙的死!

     然而可惜的是,无论林天歌如何怒吼,四周都静悄悄的一片,压根没有任何人回应。

     与此同时,纳兰炎那恐怖的气息,距离林天歌越来越近。

     林天歌顿时心中一沉,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

     林天歌很清楚,吕长老就在洞口,她肯定能听到自己的求救。

     然而面对杀机沸腾的纳兰炎,就算是吕长老,也不想轻易和纳兰炎开战。

     除非林天歌的价值,大于吕长老得罪纳兰炎!

     “吕长老,若是你肯出手相救,无论你想要什么条件,我林天歌对天起誓,我都答应你!”

     吼!

     生死关头,林天歌扬天咆哮,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怒吼。

     与此同时,纳兰炎的恐怖身影,出现在林天歌的身后。

     纳兰炎大袖子一甩,一股黑芒将林天歌卷起。

     这黑芒如黑洞一般,疯狂的吞噬着林天歌的精气神。

     死亡的气息,顿时将林天歌笼罩。

     “不!”

     林天歌一脸绝望,失声怒吼,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道剑气忽然冲天而起,撕裂层层黑芒,骤然间将整个山东点亮。

     在这烈火剑气之中,吕长老一脸阴沉的走了进来。

     “纳兰长老,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林天歌是北海逍遥门的第一批交换生,你这样做,难道就不怕宗门的严惩?”

     吕长老一声大喝,卷起一股狂风,将林天歌拉到身后。

     “少拿门规来搪塞老夫,老夫的血色温泉被这孽畜所毁,若是宗门要偏袒一个外人,老夫大不了脱离道门天宗!”

     “以老夫的修为和权势,这偌大的天火山域,老夫还真不信了!”

     纳兰炎杀气腾腾,眼中满是凌厉。

     吕长老没说话,顿时皱起了眉头。

     对于纳兰炎这种强者而言,宗门的规矩虽严格,其实对没太大约束力。

     毕竟规矩是死的,人却是活的。

     纳兰炎说的没错,不说他的权势,就说他的实力,他无论去哪个宗门,那都可以当高层。

     而且……堂堂天宗的高层,因为得罪一个外宗弟子,从而和天宗决裂,这件事如果传出去,那绝对是天大的笑话。

     “纳兰长老息怒,这件事是林天歌做的不对,老身替他给你道歉。”

     “本来按照规矩,我可以将人交给你。”

     “但此人对我有大用处,纳兰长老可否给个面子,通融一二?”

     “当然,这件事之后,我会给你足够的补偿。”

     吕长老沉吟片刻,将一个淡蓝色的小蓝瓶拿出来。

     “此乃祝福液,论珍贵程度的话,十倍于圣液。”

     说完,吕长老将祝福液放在地上,一把卷起林天歌,瞬间消失在原地。

     纳兰炎望着地上的小蓝瓶,犹豫片刻,最终没有追出去。

     不是纳兰炎怕吕长老,而是纳兰炎最近有个计划,他不想节外生枝。

     圣液虽然没了,但这个副作用,其实暂时不会体现出来。

     而且……如果在这千年内,如果纳兰炎能借助叶秋而突破,那圣液的损失……其实不算什么。

     毕竟和提升弟子实力相比,还是提升自己的实力更划算。

     吕长老是十大弟子实力之一,屠堂的幕后掌控人。

     不但如此,吕长老掌握的独门祝福液,那更是非常珍贵,拥有非常逆天的作用。

     在这个小蓝瓶中,其实只装有一滴淡蓝色的祝福液。

     但你可别小看这玩意,就是这么一滴祝福液,就能提升武器10%的暴击率。

     须知高手过招,如果势均力敌,只要比对方多10%的暴击,那也可能逆转战局,一战定乾坤!

     “林天歌,这次算你运气好,看在吕长老的份上,老夫就不和你计较,哼!”

     纳兰炎收起小蓝瓶,苍老身影渐渐模糊,最终消失不见。

     ……

     血色温泉这件事,至此落下序幕。

     这一幕,让原本提心吊胆的铁牛,终于暗自松了气。

     “大哥不但天赋绝伦,而且算无疑算,厉害啊。”

     从此以后,铁牛对叶秋的佩服,可谓是到了一个极致。

     而在另一边,吕长老带着林天歌,返回了自己的地盘。

     林天歌将事情的经过一说,吕长老顿时皱起了眉头。

     “这件事很蹊跷,不出意外的话,你这是被人给算计了,”

     啊?

     林天歌一愣:“可如此短暂的时间,谁能算计我?”

     “这就要看在你之前,最近谁去跑过血色温泉。吕长老冷冷说道。

     是他!

     “申成罡!”

     林天歌勃然大怒:“是了,肯定这小畜生!”

     “不行,我这就去找纳兰长老,将事情说清楚!”

     林天歌是北海天骄,他一定都不傻,立刻猜测到了事情的真相。

     “幼稚!”

     吕长老一声喝斥:“申成罡是纳兰炎的关门弟子,你若是没确凿证据,你现在去找纳兰炎,纳兰炎不但不会相信,而且会打死你,你信不信?”

     这……

     林天歌一脸憋屈,有些悲愤:“吕长老,难道这件事,就这样算了?”

     “我被人误会也就算了,可这次您付出那么大代价,而且还得罪了纳兰炎,您就忍下这口气?”

     林天歌很聪明,知道他打不过纳兰炎,也不能打。

     但如果吕长老和纳兰炎交恶,两大强者彼此‘内’斗,那自然不一样。

     “以我的身份和地位,和纳兰炎没有开战的可能,也没那必要。”

     “林天歌,我劝你不要挑拨离间,因为这没任何意义,你也不配!”

     “说句不客气的话,你终究是外人,而我和纳兰炎却是同宗!”

     “另外,这次本座为了救你,连续付出两次代价,损失不可谓不惨重。”

     “这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既然你被本座救了两次,那你也必须为本座做两件事,可有异议?”

     “没有。”林天歌点点头,明白自己不付出一些东西,这件事肯定说不过去。

     “那好,第一件事,从今日起,到你离开仙岛,返回北海之前,暗地里,你就是本座仆从。”

     “你不过担心,在明面上,你依旧是哪个北海天骄,本座不会驳你的面子。”

     “而且,只要你成了本座仆从,本座会暗中操控屠堂,为你在仙岛获得更大的好处。”

     “林天歌,对于这件事,你——可有异议?”

     吕长老冷冷说道。

     “是!”

     林天歌虽然不甘心,但因为发下了天地誓言,他只能乖乖点头。

     “那好,本座要沐浴了,你伺候吧。”

     啊?

     一听这话,林天歌面如死灰,双腿都开始哆嗦。

     林天歌又不是傻,他哪里还不明白,吕长老这是暗示自己从了她。

     第一次,林天歌忽然觉得,自己长得帅,也不见得是好事。

     如果不是自己帅,那眼前这又老又丑的老娘们,又怎么可能看得上自己?

     苍天啊!

     本公子刚从虎穴逃出来,这特么又进去了狼窝?

     这一刻,林天歌抬头望向虚空,帅气眸中满是忧伤。

     而这一刻,叶秋却浑然不知。

     ……

     聚义堂,闭关之地。

     轰!

     伴随着沉重石门的开启,闭关多日的叶秋,缓缓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