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五十七章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五十七章

     话音一落,便是一片沉默。

     苏锦棉这几日在家里便一直在想,苏家还在这京城里,无疑牵制着她。只有苏家不在了,她才是孑然一身,无牵无挂。

     虽然她有时候也摸不透八王爷的心,不过至少有一点她是看得明白的。

     八王爷并不需要她身后的任何势力或者人来帮助他些什么,简而言之,他要得不是苏家的三小姐,而是苏锦棉。

     那么这件事情就好办了,苏家从京城慢慢迁移去江南,京城有八王爷照拂着,就算察觉到了,也是无可奈何的。

     一旦走了几年,提起的人少了,便也有人淡忘了,那时候苏家在江南肯定已经扎下根来了。

     太子之争如今刚刚开始,估计苏家发展的时机正好壮大这几年的筹划和阴谋,待到千钧一发之时……

     如果赢,她也有退路,她离开八王爷起码还能依附自己的娘家。

     如果输,她可以陪着他,也不至于整个苏家都沦落至此。

     这的确是万全之策。

     她想到的,苏锦城自然也想到了。但他还考虑的就是苏锦棉,苏家一走,她便真的只有一个人,整个京城举目无亲,能依附的只有八王爷。

     如果真受了点委屈,怕是只能自己咽下去了,怕就怕连八王爷有一朝都不护着她,她一个人困在王府里怕是会受尽委屈。

     但如果苏家在,起码还能给她撑腰。

     苏锦棉听完他的话,但倒思忖了片刻,随即又释然了,“这点你倒是不用担心,我实在无法可以去刘家,两家世代交好,这点总是会帮忙的。”

     苏锦城眉头紧锁,不再说话。

     ——

     除夕夜。

     举国欢庆,国民欢腾。

     苏家一口都围桌而坐,就跟以往的每一次除夕如出一辙,不提任何无关的事,只单纯品菜闲聊。

     屋内暖炉旺盛,她端起酒杯随着一口饮尽,耳边皆是欢声笑语,她只喝了一杯却如同醉了一般,重重叠叠数不尽的影子。

     待终于被阿萝扶着回房了,她才清醒了些,看着窗外暗沉沉的天色,弯着唇笑了起来。

     这样的日子,却不多了。

     伺候完她洗浴,阿萝便退了出去,她刚闭上眼,就觉得耳边风声一过,睁开眼看过去,就看见床前站了一个人。

     她竟然不觉得害怕,仔细地看了看,便分辨出了是谁。

     他身上还带着屋外清冽的寒气,混着淡淡的酒香,就那么负手立在床前。

     苏锦棉看了他片刻,还是问道:“怎么不过来?”

     他低低地笑了几声,直接坐在了床边。“知道是我?”

     “知道。”她笑了起来,拥着被子坐起来。

     他却皱了下眉头,把被子一拢盖住她,直接拥在了身前,“今日怎么睡得那么早?”

     她朦朦胧胧地还有些醉意,想到什么便说了,“今天是最后一次,以后可不要再来了。”

     他挑了挑眉,语气有些不悦,“为何?”

     她突然笑了起来,转头去看他,她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依然能看到他的眼睛,鼻子,嘴巴,她抬手摸了摸,巧笑嫣然,“因为娘亲说成亲之前是不能见面的。”

     他突然沉默了,随即沉沉地笑了起来,“说的是。”

     她也不觉得有什么,抬手环住他,就在他颈边蹭了蹭,“其实我最近有事找你商量,可想着以后也来得及便没去。”

     他“恩”了一声,手指绕着她的长发,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什么事?”

     苏锦棉顿了一顿,便说道:“苏家的重心转向江南的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八王爷不答话,一双眸子却锐利地盯着她。

     苏锦棉原本就是仗着那点醉意说出来的,此刻被他这么盯着看,后背都有些凉飕飕的,只能装作毫不知情,继续说道:“哥哥去江南帮你管理商号……我不知道你想不想我知道这些事,今日无聊便都想了一遍,你要不要听听我的想法?”

     他这才缓了缓,声音却沉了一些,“说。”

     苏锦棉环着他,就这么靠在他的身上,只觉得心神都安宁了下来,她笑了笑,这才轻声说道:“我是愿意帮你的,不过就看你觉得我的作用大不大了。苏家离开这里是好事,你也知道不是吗?除非你只是想要苏家在这里的影响力或者是人脉?”

     她轻叹了一口气,有些委屈,“苏家离开对你我都好,他们是我的家人,你也许不懂这种感觉,可我站在了你这边,只希望他们平安无事,哪怕我会粉身碎骨都愿意……”

     “你不会。”他打断她的话,“棉儿今日可是喝了酒了?”

     苏锦棉乖乖地点了点头,“喝了。”

     他揉了揉她的发顶,很轻很轻地说了一句,“我不信。”

     苏锦棉心里一惊,还未解释,他已经俯下身来吻住她,抵着她的唇轻飘飘地说了一句,“我要亲自查看。”

     他吻得又重又强势,一口咬在她的舌尖,不知道是谁唇边的酒香,真正的融了进来,醉了一地的夜色。

     他缓缓松开她,这才轻声说道:“棉儿有颗玲珑心,自然知道我不是看中你苏家三小姐的身份,你苏家有的,我是哪里没有?”

     这话说得完全理直气壮,并无一点觉得不妥,他握住她的手指十指交缠,“我也不会让你粉身碎骨,你又是忘了我以前承诺的,必然护你周全。”

     她不说话,气息还有些不稳,就这么靠着他,唇边不自觉的漾着一抹笑。

     他沉默了片刻,终于说道:“这事我会仔细想想,既然要走就走得干干净净。倒是棉儿,你不怕苏家一走……”

     “我有你。”她打断他的话,仰头看着他,又坚定地重复了一遍,“我有你。”

     她这么做,自然是已经赌上了全部的身家。

     ——

     八王爷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的,苏锦棉再次醒来,天色已经大亮,阿萝打着哈欠候在她的床边,见她醒来便服侍着她起来。

     早饭也是一家人一起吃的,小坐了片刻,她先回了暖苑。

     阿萝在一旁候着,犹豫了很久,还是轻声问道:“小姐,你没觉得老爷今天的神色有些不对吗?”

     苏锦棉懒洋洋地看了她一眼,“哪里不对?”

     阿萝挠了挠头,也有些说不上来,“反正觉得心情不太好,我听别的丫头说一大早大少爷就去老爷的书房里了,你说是不是大少爷做错事了?”

     她翻了一页书,透过窗口看向外面的暖阳,被阳光晒得眼睛就是一眯。

     她倒是知道是什么事。

     这么想着,她转头看了她一眼。

     谁都想了一遍,可她唯独忘记考虑阿萝了。

     阿萝打小跟着她,鲜少有分开的时候,两个人都亲如手足,跟那些有血缘关系的似乎也没什么差别。

     所以她考虑的时候,下意识就是把阿萝划在了自己的身边,可阿萝毕竟以后也要出嫁的,她的身边凶险,阿萝不见得就愿意留下来。

     这么想着,她就再也不能专心看书了,支着下巴看着窗外出神。

     阿萝见她说完,苏锦棉的脸色也变得跟老爷一样之后,立刻闭嘴了……

     苏锦棉拿不定主意,最后想着就问问阿萝,看她自己的意思。

     她斟了一壶茶,思忖了片刻才问道:“阿萝,我现在有件事要问你,你不用顾念我们多年的感情,只管凭自己的感觉做决定即可。”

     阿萝原本还笑眯眯的,闻言立刻严肃起来,很惊恐地问道:“什么事?”

     “我若是成亲了,你本该是要跟着我过去的,我也不习惯别人近身,只习惯了你。”她顿了顿,神色有些不明,“但我不妨跟你说实话,以后苏家势必不能再在京城里,你趁如今还未随我入了王爷府便先下个决定,以后当如何?”

     阿萝顿时愣住了,看着她一时做不了反应,“小姐说哪的话?”

     她抿了抿唇角,依然严肃地看着她,“你若跟了我以后也许荣华富贵,也许受尽委屈,你也老大不小了,过几年就该为你寻个婆家,你跟着我怕是只能在王爷府落户了。倒不如跟着我娘走,以后给你许个好人家,也不至于跟着我担惊受怕的。”

     阿萝脸色都白了,“小姐你少唬我了,你不就成个亲么……怎么……”

     她自然不会细说,阿萝看她的脸色也是猜到了一二,低头想了片刻,很是认真地说道:“阿萝还是想在小姐身边的,陪着小姐出嫁,看到小姐子孙满堂。”

     她声音温温柔柔的,还带着笑意,“我知道八王爷会对小姐好的,八王爷在我眼里跟别的男人都不一样,一定不会亏待小姐的。所以小姐你也别害怕,有阿萝陪着呢。”

     “我虽然不够聪明,可小姐你那点心思我都能琢磨清楚,你身边不能没有一个贴心人,我是愿意的,哪怕以后不嫁人,就陪着小姐了。我小时候就卖身在府上,夫人和你待我都极好,真的别无所求。”

     苏锦棉料到她会这么说,反而更惆怅了,“我这里倒是不打紧,我知道你对哥哥有些意思……”

     她看了眼阿萝,见她顿时涨红了脸,笑了笑,“这有什么,苏家并没有这身份地位上的偏见,你若是喜欢,倒也不是不可能。”

     阿萝被她说的满脸通红,正想辩解,一抬头看见正要往暖苑走来的大少爷,吓得把茶盏都打翻了,一脸惊恐地站了起来。

     苏锦棉闻声看去,倒是笑着看了眼阿萝,又拿了两个杯盏,一一满上,“都坐下说。”

     阿萝哪敢,急忙找了个借口就跑了。

     苏锦城被她撞了一下,微微皱了眉头,“这丫头又怎么了?”

     苏锦棉抿了一口杯中清茶,意味不明地说了一句,“少女怀春。”

     苏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