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五十五章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五十五章

     十一皇子显然也看见了她,或者说,他本来就是冲着她来的,这回看见她,神色有着说不清的微妙。

     十一皇子向来嚣张跋扈,因为母妃受宠,自己也极受皇上的宠爱,在这宫里几乎是横着走都没人敢说不是的。

     苏锦棉闲着无聊的时候根据八王爷之前的只言片语推断过皇上的心思,十一皇子这么受宠,坊间很多人都猜测太子之位是要传给他的。

     她心里估算过,可最后实在也难下决断,但那种猜测恐怕也不尽然。

     落贵妃朝野的势力颇大,若是又立了十一皇子为太子,可想而知的,落贵妃那一派的党羽就会立刻强大起来,本就受制于人,难道江山都要拱手相让?

     皇帝又不傻,可这番的宠爱也着实让人难以捉摸。

     苏锦棉入宫之前想过各种可能,其中一种可能就是遇上十一皇子,如今真让她对上了,她却一点招都没有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十一皇子站在面前也不走,只是问吕公公,“听说本皇子未来的八皇嫂进宫来了,本皇子一时好奇,便来看看,可是眼前这位?”

     吕公公垂首恭敬的一福身,“回殿下,正是。”

     “怎么不多留一会啊。”这回是对着苏锦棉说的了。

     苏锦棉只当做没听见,眼观鼻鼻观心,只盯着自己的脚尖看。

     她不回答,吕公公自然替她回答了,她听着也不说话,就了无生趣得站在那里。

     十一皇子站了片刻就觉得没劲,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苏锦棉这才松了一口气,微微抬头看了眼十一皇子的背影,眼底一抹冷意。

     她可一直记得如今这副身子是拜谁所赐,虽然幼时不长心,小孩子脾性,可让她落了一辈子的病根,这仇她一直记到现在。

     吕公公见她出神,叫了好几声,她才回应,却是得体大方,一点也没有刚才那副样子,“倒是谢过公公替棉儿挡驾了。”

     吕公公对她还是欢喜的,弯着眼笑了声,“苏小姐何必客气。”

     阿彩原本还对这个未过门的王妃好奇,猜测了好多种她的样子,倒是没料到她也是个精灵主。

     待人有礼,淡然平和,不骄不躁,容貌又生的极是好看,真正是个玲珑人。难怪青衫对她赞不绝口,想来也是自有一套的。

     宫里的景致一成不变,她缓步跟着走过去,经过长长的走廊,如今冬天了,也不如春来冬去之初那般花团锦簇,一团繁荣。

     也是萧萧瑟瑟的,不过皇家始终是皇家,绿叶长青,哪怕是冬日也是别有一番的景致。

     皇上素来喜欢梅花,宫里便处处都能看见傲雪寒梅,还枝枝都拔萃,她一时看得有些入神,连走到了八王爷的跟前了都不知道。

     八王爷今天也是在宫里用膳的,陪皇上吃过午膳之后便潜了吕公公过来叫人。

     落贵妃眼里能看见的也就是宫里数一数二顶尖的红人,除了她身边的人,也就吕公公以及十一皇子那屋里伺候的能入她的眼。

     尤其吕公公又是常年伺候皇上的,他的话无论在谁那里都是有些分量的。

     他便向皇上讨了吕公公过去叫,他前脚走,他后脚就告辞,等在了后宫的宫门口。

     他只带着青衫一人,就站在宫门口的石狮子边上,见她望着不远处的梅花,倒是笑了起来。

     等她走到跟前了,他更是直接挡了上去。

     苏锦棉一回神看着自己撞了人,吓得一低头就要道歉,连人都没看清,可“对不起”三个字只出口的两个,她就看见八王爷那双绣着金丝边有着暗条纹的鞋子了。

     她抬起眼来看了他一眼,笑了起来,“八王爷捉弄我可还有趣?”

     八王爷眸色一转,眼底邪气肆意,“棉儿说哪的话,明明就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话落,他看了身后的阿萝和阿彩,先跟吕公公道过谢。

     吕公公也不妨碍他们,只推说皇上要批阅奏章他要近前伺候,就先走了。

     八王爷这回见到人了,也不急着出宫了,带着她往回走,“既然喜欢,我带你转一圈。”

     苏锦棉想着他既然这么说了,也一定是无碍的,就跟着他走了回去。

     那几株梅花开得实在是好,边上有个凉亭,她就绕了进去,凉亭下面就是矮坡,不远处就是经过白玉河的河水,此刻还未结冰,看上去冷清清的,寒凉一片。

     他给她系紧了狐裘,又摸了摸她的手,确定她没冻着这才问道:“如何?”

     宫里人多嘴杂,不过他在这里,这四周是无人敢靠近的,又有青衫阿萝在,她便也放了心,轻声和他交代了一下。

     八王爷倒是听得笑了起来,唇角微微勾起,笑容邪佞又带着点不羁,“棉儿倒是适应的还可以,我生怕你被落贵妃欺负了去。”

     “我不顶撞她,顺着她的意思,她也寻不着错处欺负我。”她眼里也含了笑,弯着眸子看着他,“再说了,此次无非就是试探一下我的深浅,犯不着对着我大动干戈,让人寻了她的错处。”

     苏锦棉自幼聪慧,这点他是知道的,不过比起她的聪慧他倒是更偏爱她的小聪明些,每次使了坏都,她眼底都会犯着狡黠,也许她自己不知道,他却每每看得一清二楚。

     冬日景色萧条,也实在没有太多好看的景致可赏,再说了,皇宫这种地方,她实在是喜欢不起来,坐了片刻就和他一起出了宫门。

     等过了那宫墙,她才撩开帘子往会看了眼。

     马车外的冷气溢进来,她也不觉得冷,看了一会才放下了帘子。

     八王爷把玩着一块玉佩,等她转过头来,顺手递了过去,“近来可顾不上你了。”他说罢,顿了顿,唇边又有了笑意,“为夫可要开始筹备我们的婚礼了。”

     苏锦棉脸一红,只当做没听见,从他手里接过玉佩放在手心里把玩。

     玉质定然是上乘的,看着那上面的绿意就能感受得出来,这块玉佩上的花纹也极为精致,她看了半天没看出刻得是什么来,只觉得好看。

     八王爷见她喜欢,这才轻笑了一声,“通常青衫临风他们见了这玉佩都跟见了我本人一样,如今这就送给你了,执着它,棉儿想干什么都可以。”

     他说话间,手一伸,揽着她坐进了怀里,他微微低下头来,手指覆在她的手上看着那枚玉佩,“是我母后送给我的,我从小带着。”

     苏锦棉顿觉手上的玉佩分量一重,不敢收了。

     他却似乎是早已料到她的这个反应,握着她的手也不松开,呼吸就在她的耳边,吹得她耳朵痒痒的,面上微微得红了起来。

     他还故意的凑近了些,声音轻柔又魅惑,“这个当做我们的定情信物如何?我能想到的最珍贵的身外之物就是它了。”

     苏锦棉不说话,只抿了唇,想着他既然送出来了肯定她必然是要收着的,可一方面因为分外贵重,又不敢轻易接过来。

     不止是物,更是他交托的信任。

     “本该送发髻的,听说发髻才是最好的定情信物,可母妃留给我的东西实在是少,我也觉得它们统统配不上棉儿,便只想到这个。”他轻轻的笑了起来,终于给她喘气的机会,“棉儿现在告诉我,要不要它?”

     她一愣,抬头看向他,他眼底深不可测。

     苏锦棉思忖了片刻,还是收了过来,“我要。”

     他这才笑了起来,声音微微震荡,她靠在他的胸口,也能察觉他的心神起伏。

     “这玉佩象征的就是我,该怎么用棉儿那么聪明应该心中也有数,我就不再多提了。”他笑意未减,唇落在她的耳边,轻轻地咬了一下。

     “没几日就要过年了,我明天就回宫暂住,你有事就去府里找管家,不然去商号里也行,他们大多数都认得你,你说一声便行,重要一点的事就拿出这个玩意来。”他的声音越来越轻,唇沿着她的耳朵往下,落在她的脸侧。

     他抬起手指轻轻捏住她的下巴,转过她的脸来。

     两个人离得极近,呼吸也近在咫尺。

     却是苏锦棉先主动吻了上去,就那么青涩地在他的唇上亲了一口。

     八王爷愣了一下,手下也微微松了,她垂着头又有些不好意思,“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什么麻烦的。”

     他这回又笑了起来,笑得风情万种,勾魂摄魄,饶是苏锦棉见惯了他的风流倜傥,此刻也不免迷失在了他的笑容里。

     他倾身吻住她的唇,辗转着很是轻柔的亲着她,彼此呼吸交换,他极为耐心,引诱她一寸寸沦陷下来。

     马车内安安静静的,他垂着眼看她,见她闭着眼柔顺的样子,满腔的满足。

     “过完年没多久就能迎娶棉儿进门了。”他低低地笑了起来,又在她的唇角上亲了亲,“我很高兴。”

     他说高兴,便是真的很高兴,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她不免也笑了起来,抛开别的杂念,她能很单纯的因为他的情绪而开心。

     他微微迟疑了一下,这才说道:“棉儿就要嫁给我了,可做好准备了?”

     苏锦棉愣住了……他问得是哪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