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五十四章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五十四章

     苏锦棉一时有些反应过来他在生哪门子的气,可仔细一想,她脑中隐隐就有了些眉目。

     她试探性的问道:“你说朱婉婷?”

     八王爷却没有回答她,只一把抱起她转身自己坐在了榻上,她就这么被他横抱在怀里,坐在他的大腿上。

     虽然并不是没有这样过,苏锦棉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不过反抗么……她也是不敢的,索性就乖乖地被他揽在怀里。

     他说完那句话之后,神色就平静了不少,直到门口传来叩门的声音,他才看过去,只吩咐道:“进来把东西放下就出去。”

     门口站着的应该不是阿萝,脚步很是轻快,动作也伶俐,把饭菜端出来之后就走了。

     八王爷看了她一眼,她刚刚睡醒,面上还有些粉粉的,一双眼睛也湿亮,水蒙蒙的,他突然心情就好了起来,抬手扣住她的手指十指交缠。

     似是叹息,又似万分的无奈,“棉儿总是这样,让我可如何是好?”

     她不解得抬眼看过去,他却先移开了目光,就裹着厚毯子抱着她绕过屏风在桌前坐下。“吃完我送你回去。”

     “好。”她弯着唇笑了起来,脸上淡淡的笑容衬得整张脸都生动了起来,淡然依旧,可就是有说不清的风情。

     等她用过膳填了肚子,他便带她出门,已经日头偏西了,苏锦棉这才发现她一觉睡到了黄昏……

     一路走到了灯心苑的门口,他抱着她上了马车,自己却留在原地。

     见他片刻都没上来,她撩开帘子看过来,他正微微低头听着小厮说话,大抵是今日心情还不错,倒是耐心十足,见她看过来,这才轻声道:“送王妃回府。”

     苏锦棉一愣,他已经背着手转过身去了。

     她看了眼身旁的阿萝,还有些莫名其妙的,“你是不是多嘴了?”

     阿萝赶紧摇头,“我是站在小姐这边的,小姐不愿意说的我自然不敢说,八王爷也没问过阿萝什么。”

     苏锦棉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他到底在生什么气,最后也懒得想了,倚在软枕上闭目养神。

     ——

     进宫的日子终于还是到来了,哪怕苏锦棉是有多么的不乐意。

     她一大早就起来,还特意的让阿萝梳洗装扮了一番,这才出的门。

     八王爷的马车已经等在外面了,她缓步踏过庭院,还未走近,他已经从马车的车厢里探出了半个身子。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朝服,却显得越发器宇轩昂,面若冠玉,原本就不怎么柔和的脸部线条此刻看起来冷硬了不少。

     但是看见她时,眼底掠过一抹亮色,随即勾着唇角似笑非笑起。

     待她走上前来,伸出手来。

     马车内依然温暖如春,她解开狐裘,挂在了一侧,笑盈盈地福了个身。

     他这次也没拦着,只上上下下打量着,眼底的笑意带了一丝的暖意,“倒不料棉儿穿起亮色的衣服来,难掩姿色。”

     苏锦棉这几日闭门不见客,就在家里养着身子不闻风霜的,面色已经好看了许多,今天又细心妥当得上了妆,描了眉,比起以往的确更精致了不少。

     等到了宫门口,马车也不便再行进,他要去前朝上堂,她便去后宫给落贵妃请个安,一起赏个戏,再一起吃一顿饭就能出来了。

     阿萝从另一辆马车上下来的时候,跟着下来的还有一个丫头,看着也伶俐,长得更是讨喜,看见她就是一福身,盈盈拜了个礼,“奴婢阿彩见过苏小姐。”

     苏锦棉这才想起来,她之前说过让他再备一个伶俐的丫鬟随她一起进去,倒不料就是眼前这个。

     她对着她笑了笑,想来在府里的时候八王爷应该就吩咐好了的,当下也放心,心里有了底,就不再发虚了。

     ——

     她被嬷嬷引着直接去了落贵妃那里,她刚从御花园那里回来,妆容细致,面上还带着几分不悦,听到通报扬了扬手,“让她进来。”

     苏锦棉垂首候在门口,听到这话也不急躁,等着宫女出来引路了,这才缓步走过去。

     前段日子教习嬷嬷教的宫廷礼仪她倒是没敢忘,虽然有些紧张,可面上淡然自若,安然娴静的无错可挑。

     落贵妃看了眼她身上披着的狐裘,这才缓缓地笑了一下,“过来坐吧。”

     苏锦棉垂了眼勾着唇,笑不露齿就在下首坐了下来。

     落贵妃端起手边的桂圆莲子茶抿了一小口,这才言笑晏晏的看着她,“本宫倒是想见你好久了,八王爷的母妃早就去了你也知道,本宫从小对八王爷视如己出,如今看着他终于要成家了,便想着替本宫那福薄的姐姐做些什么。”

     苏锦棉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冷笑了一声,视如己出,亏落贵妃什么都敢讲。

     她不接话,落贵妃接着又说了一句,“本宫倒是忘了你是八王爷的陪读……”

     似乎是想起什么,她的声音微微沉了下去,审视了她一眼。

     苏锦棉这回想再不说话都不可能了,只轻轻地咳了一声,诺诺地:“难为贵妃娘娘还惦记着棉儿。”

     落贵妃皱了皱眉,手指似乎是僵了一下,“这是受了风寒?”

     苏锦棉掩着唇,露出一副手足无措的表情来,“如今大寒,棉儿不小心感染了风寒,贵妃娘娘可要保重凤体啊。”

     落贵妃眉头一皱,眉宇间那点嫌弃毫不掩饰,立刻站了起来,“不早说。”

     苏锦棉心底暗笑,面上却是惶恐,腿一弯就跪了下来,“棉儿知错。”

     落贵妃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轻吐出了一口气,“倒不是你的错,本宫前几日才大病初愈倒是一时显得激动了。你且起来吧,这就去承华殿吧,怕是那些姐姐妹妹们都久等着要看看看你呢。”

     她的语气凉凉的,不显热络也不显凉薄,倒是一时也听不出什么。

     苏锦棉面上也是淡淡的,偶尔想起来就清清嗓子很不舒服得咳嗽几声,倒不料她一时想到这个法子让她早上的难熬时光一下子缩减了。

     承华殿就在不远处,步行也不远。

     苏锦棉心里立刻就有了计较,落贵妃的确是最受宠的,整个皇宫里就她的位置最好,认真说起来,虽然后宫一直无主,可落贵妃代理皇后之职,除了那虚名怕是待遇如同东宫之主一般无二。

     可女人,受尽宠爱还不够,虚名也很重要,不是么?

     她眼底的笑意终于淡去,看着这深深的宫闱,顿觉得心里疲倦。

     今后出入这里的日子可渐渐多了,如今走到这一步,已经容不得她再往后退了。

     她们一来,承华殿就做起了戏班子。

     苏锦棉是今天的客人,以后身份也是尊贵的,就落在在落贵妃的下首,身旁是别的宫里的娘娘,她一概不认得,好在有阿彩在,轻声提醒着,她的礼节到是一点都没有错。

     她落落大方,一扫在落贵妃那里的怯弱表现,倒是让落贵妃秀眉微蹙,有些看不懂了。

     苏锦棉不像这些深宫的女人,每天的乐趣就那么一些,她想看唱戏的时候便能去看,想听说书的也能出门去听,街上赏玩的,奇珍异宝样样都没缺过。

     如今这戏班子自然也引起不了她的兴趣,但她依然还是耐着性子陪坐着,众人喝彩的时候她就附和一句,实在了无生趣。

     不过面上却不敢表露出分毫来,毕竟在她们所知里,她怎么着也是个大家闺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虽然这件事八王爷都摸得透透的,可不妨碍她继续瞒着这帮人。

     好不容易这出戏做完,落贵妃张罗着几个说得上话的妃子一起午膳。

     她是开小灶,伙致了不少。

     苏锦棉这次恨懂事得坐的离她远远的,等一顿饭吃饭,八王爷果然催了人来叫她回去。

     几个看苏锦棉还是比较欢喜的人,都笑了起来,挤兑她现在受八王爷的宠,离了片刻都不行。

     苏锦棉继续装哑巴,好不容易出来了,这才吐出一口气来。

     趁着前面的吕公公不注意,偷偷问身后的两个丫环,“如何?”

     阿萝已经绷到现在了,见公公还在前面带路,扯了她的袖子一把,示意她别开小差。

     苏锦棉这回轻松下来了,整个人都舒畅了,脸上的笑意也明显了些。

     可她还没得意多久,迎面就走来了被众人簇拥着的人。

     苏锦棉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圈,知道是十一皇子,想避开已经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