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五十一章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五十一章

     奇珍斋苏锦棉也来过几次,不过以往却是跟着哥哥来的,今日身旁的人却是一个不甚熟悉的人,还真是有些不自在。

     阿萝看出她的不喜,见朱婉婷快步走去挑耳环的空荡,上前一步微微阻了她,“小姐可是不喜这样的应酬?”

     “应酬?”苏锦棉略一挑眉,若有所思的看了眼朱婉婷的背影,随即便是淡淡的一笑,“还好。正好我过几日要进宫,该换些新的饰品了。”

     阿萝欲言又止,见她面色淡淡的,眉角轻扬还真的没有不耐烦的神色这才微一福身站到她的身后,“是我多事了。”

     “无碍。”苏锦棉握了握她的手,见没人留意这边,压低了声音轻声道:“其实我也觉得在家挖草药比这个有趣多了。”

     她说完,又是神色自若的跟了上去。

     朱婉婷的性子倒是还好,虽有些骄纵,但更多的是率真,开朗。比起她的寡淡,朱婉婷鲜明了许多。

     她站在不远处,看着她如花蝴蝶般周旋来去比对着颜色花样,手指轻点在下巴上,“阿萝,婉婷这样性格的人,似乎更招人喜欢吧。”

     起码,不像她,处事谨慎小心起来与人交流都很是无趣。谁会喜欢处处防备,说话呆板的人?

     阿萝却会错了她的意,想了想,这么回答:“小姐这话就错了,八王爷可是中意你的呢。就我知道的啊,这个朱小姐可是认识八王爷很久了,若是八王爷有意,也不会有今日。”

     苏锦棉却是微一皱眉,认识很久了?

     阿萝察觉出苏锦棉的不对,小心的看了她一眼,咬着下唇后悔的要死,“小姐啊,我嘴碎,听得都是空穴来风的,你可别当真往心里去了。”

     苏锦棉对此倒是不以为意,摆摆手,“无妨。”

     朱婉婷挑好的东西,回头一望,见苏锦棉站在红漆檀木柱子旁,笑着就走了过来,“姐姐可有什么收获?”

     话音刚落,只见原本还井井有条忙着各自事情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放下手里的活计。

     她转头看过去,就见八王爷信步的走了过来,刚进入门内就四处巡视着,连参拜行礼的人都无暇顾及。

     她站在拐角处,刚一转身就和他的视线对上。

     只见八王爷的眸子就是一亮,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

     朱婉婷原本还站在苏锦棉的身侧,看见八王爷立刻就小跑了过去,一张脸笑盈盈的。“婉婷见过八王爷了。”

     她随意,他自然也随意,只侧目看了她一眼,“如何?”

     朱婉婷看了眼站在不远处的苏锦棉,笑得弯了双眸,“我跟姐姐逛了逛,不过姐姐的兴致倒是不高呢。”

     八王爷鲜少会出现在这种场合里,这次倒是不避及,缓步就朝苏锦棉走来。“没有喜欢的?”

     苏锦棉看了眼朱婉婷,不动声色的就移开了目光,随即也是规规矩矩的一福身,还未说话,八王爷就已经一把托住了她的手腕强硬的把她拉了起来。

     苏锦棉顿时语塞。

     八王爷也不管她的这点尴尬,自顾自的帮她整理了一下衣领,这才有些警告的睨了她一眼,“没有喜欢的那就再挑挑,刚才看到哪了?”

     苏锦棉把目光移向面前的柜台,扯了扯他的袖子,“其实我觉得你府里的更好看……”

     她话音一落,八王爷却是一愣,随即便笑了起来,也不顾及这里那么多的目光,搂住她就往怀里带,“府里的那些都是给你备着的,晚些我让青衫给你送回府上。”

     朱婉婷被这么一冷落,撅了撅嘴,看向一旁的青衫,“八王爷对姐姐一向这么好么?”

     青衫对朱婉婷也是甚为熟稔,当下也干脆利落的答道:“苏小姐是未来的八王妃,王爷对王妃好有什么不对?”

     朱婉婷摸了摸下巴,有些若有所思,“王爷向来对自己人好。”

     青衫看了朱婉婷一眼,默不作声。

     ——

     其实苏锦棉对八王爷府里那些饰品倒是没什么感觉,不过是不想再在奇珍斋里耗下去。不管八王爷来不来,她刚才都是想说差不多要回家了。

     此刻他一来,她更是有借口,这么几句就不用她亲自开口了。

     等坐上了回去的马车,她才微微松了口气,像是整个人都由紧绷的状态放松了下来。

     八王爷刚才还没留意,此刻见着她这副摸样,不由笑了笑,“可是不喜欢朱将军的妹妹?”

     “倒是谈不上。”她端起茶杯抿了口茶,这才稍解喉咙里的干涩。“只是一向不喜欢和别人打交道。”

     朱婉婷的性子和她合不合拍,今天就可以见到分晓,显然是相看无感,以后也没必要再一起出门了。

     她性子淡薄,如今的身份更是有些复杂,比起从前倒是更加不愿意和别人来往。甚至于一些庙会都不爱陪苏夫人出门了。

     原本就没有什么朋友,现下除了家人和八王爷,交际圈子倒是越来越小了。

     “我本是想你一个人会无趣,想着知根知底的人也好伴着你,看来还不如我一个人独享的好。”他勾起唇角,笑得颇有些无辜,那语气更是有些讨人怜的嫌疑。

     他这么一说,她倒是想起朱婉婷前前后后跟她提起的话,自然明白了今天的只是他的一份心意罢了,心里便是一暖。

     “交朋友是要用心的。”她微微抿了唇,眼神淡淡的,却隐隐的有些惆怅,“我现在……已经无心了,还怎么用心?”

     说起来也是真的悲哀,皇家的人勾心斗角,权势欲望。

     她一入此门,万劫不复,还未出嫁,此刻便已经感同身受。

     前几日还听大哥提起过自打皇上圣旨一下,来苏府拜访的人络绎不绝,不是借着往日和苏锦棉的情分来沾亲带故的,就是借着和苏府的来往和她攀情分。

     她养在深闺,对这些倒是一无所知,只是明白大哥生意上倒是顺利了不少,再来就是行事却是越发的小心。

     就连苏母都来特意和她谈心,说的也就是这些人心悱恻,让她自己注意着些的话。

     她听得心烦意乱,却耐着性子仔细的记着,到最后连出门都懒的。有空就坐在花园里晒太阳,她身子虚,就这么调养着,近日天气冷了她注意着些倒都精神了许多。

     好在她的性子原本就如此,不然突然被限制,还真的会不习惯。

     她说得无心,听得人却有意。

     他放下杯盏,把就在身侧的她一把拉进了怀里,“那棉儿的心在哪里,恩?”

     苏锦棉身子紧绷着动都不敢动,没等到她的回答,他也松开了手,就着这个姿势侧躺在她的身旁,姿态闲适慵懒,指尖捏起杯子,就这么灼灼的看着她。

     那眼神,似乎是拿她当下酒菜一般,黑眸闪烁,然后唇角一勾,仰头一口抿尽。

     苏锦棉被他那眼神看的心慌意乱,手指扣在桌角,默默的就往外挪了挪,刚一动就被他察觉,他低声笑了起来,扣住她的手腕拉着她一个用力就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身上。

     此刻他们俩靠得就极近,紧贴着,她就趴在他的身上,他的鼻息吐纳都让她清晰可闻。

     “棉儿的心是不是在我这里?”他微垂下眼看着她,眼底的笑意闪烁。

     苏锦棉原本的意思就不是这个,所指的心也不是如此,他却非要误解,这么近的距离问着她,声音虽轻柔,可那一直凝视她的双眸透露出的不止是愉悦。

     好在,已经到了苏府的门口。

     门外青衫提醒了一句,她便赶紧从他身上爬了起来,难得的狼狈。

     八王爷也不阻拦,只轻轻的拉了拉自己的衣领,“我这几日不能过来,等进宫那日我自会亲自来接你。”

     说罢,他微微起身,勾起她鬓角的一缕黑发绕至她耳后,那修长的手指微微的碰到她微烫的耳廓,顿了一下,随即便倾身在她的额上落下一个亲吻。

     “我不在,有事你便联系青衫。”他握住她微凉的手指,贴在了胸口。“棉儿,若婚期再不到,我可就受不了了。”

     如愿以偿的看见她的耳廓红了起来,他才低低的笑了起来,在她的额上又亲了一口。“这几日又要下雪,你自己注意着身体,别让我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