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五十二章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五十二章

     苏锦棉进了屋子,苏锦城已经等了片刻了,见她就这么走进来,微微皱了眉头,扫了阿萝一眼,“怎么也不披着件衣服。”

     苏锦棉看了眼门外稍显稀薄的太阳,“我不冷。”

     苏锦城是刚从商号回来,过一会就是饭点,他索性也不走了,让阿萝给他斟上茶,思忖了片刻才道:“我听说朱将军的妹妹今日来约你一起出去?”

     苏锦棉点点头,“怎么了?”

     苏锦城皱了皱眉头,声音冷了些,“朱将军为人倒是可以深交,倒是这妹妹……”

     苏锦棉今日和她相处了些时间,也大概摸清了这姑娘家的性子,看着活泼又机灵,城府却是有些的,至于好坏她不敢多加猜测,只自己存了一份小心。

     如今听苏锦城这么一提,不由挑了挑眉,“如何?”

     苏锦城却不再往下说了,只看了她一眼,押了一口茶。“自己警醒着些便罢,我这段时间倒是有些风声鹤唳了。”

     苏锦棉微微皱了下眉,拢着袖口,垂了眼,“最近商号出什么问题了?”

     “不打紧的小事。”苏锦城淡淡的笑了笑,“倒是你这里,过几天就要进宫了,准备好了没有?”

     苏锦棉拈着一块糕点咬了一口,面上却云淡风轻的,“恩,要打点的应该也打点好了。”

     苏锦城知道她的脾性,也不多说,只看了一眼一旁的阿萝,“进宫可要机灵些,多帮衬着棉儿。”

     阿萝自幼就对大少爷心存一份说不上来的敬畏,当下很认真地点了点头,“自然。”

     ——

     隔日,就真的下起了雪,她刚起床,阿萝就捧着个暖手炉给她,塞进了被窝里帮她暖着脚。

     窗口微微开着,她透过那丝缝隙看出去,外边白蒙蒙的一层拢着,昏沉沉的。

     她躺了片刻,被窝里也就凉了些,再怎么不情愿,终是要起来的。

     她刚吃了早饭,想去娘亲那里走一趟,阿萝就沉着脸走了进来,“小姐,那个朱将军的妹妹可又来了。”

     苏锦棉闻言也是一皱眉,“怎么说?”

     “说是有好看的布料要拿过来,顺便去灯心湖一起赏雪。”阿萝给她翻了翻衣角,见她神色自若的样子,更不满了,“小姐身子不好,我替你回了她去。”

     “莽撞。”苏锦棉拉了她一把,只拿过挂在一边的狐裘披上,“遣人去我娘亲那里说一声,我这就陪那将军的妹妹赏赏雪。”

     她最后一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声音又轻又淡,阿萝却听得心下一跳,暗暗偷笑起来,小姐看来也发脾气了呢。

     外面大雪磅礴,纷纷扬扬的落得枝头都压了风霜,庭院里栽了几颗梅树,不像那日皇宫里看见的那般红艳艳的,却是粉得漾人心。

     她步子微微一顿,似乎是思忖了片刻,这才抬步继续走。

     朱婉婷等了片刻,此刻见她走出来,眼睛亮了一下,“姐姐过来跟我坐同一辆马车吧,也好说说话。”

     苏锦棉自然也没有异议,进了马车迎面就是一阵清香,她微微皱了眉,还是不动声色地坐了过去。

     马车内并没有炉火,冷如冰霜,外观看着虽然一样,却已然不是昨天那辆。

     朱婉婷看她穿得厚厚的,似乎是想起什么,把手里捧着的暖炉递了过去,“这辆马车是我哥哥的,他是习武之人不畏惧严寒,我打小身体也好,倒是忘了姐姐身子不好了。”

     苏锦棉上来之后,自然也不会再下马车要求换一辆,只得淡淡的一拂袖子,笑了笑,“无妨,不过你要是不说,我倒还真的以为你是故意的了。”

     她语气虽然温柔,可言辞之间却是一点都不客气,那暖炉更是直接推了回去。

     朱婉婷面上尴尬了一下,随即又笑了起来,“姐姐说的哪的话。”说罢,又笑盈盈地补充了一句,“我可是一知道八王爷在灯心湖赏雪,就叫上你了呢。”

     苏锦棉心里很是不舒服了一下,不过面上却是淡淡的,丝毫没有波澜,在她打量过来的时候更是扬了唇角笑了声,“这倒是好。”

     阿萝在一边看着,差点笑出来了,憋笑憋得都要扯破袖口了。

     虽然不知道这朱小姐是不是故意的,反正她这些举动做下来可是真的让苏锦棉看得不顺心了。

     街旁两边的小道上行树萧瑟得只露出枝桠,有些还被沉甸甸的雪压着,看上去萧索得不行。

     别人的眼底估计看不出什么来,可苏锦棉向来身体不好,有时候看见这些萧凉的物景,难免总是想起自己淡薄的身子,总要多生出些悲凉来。

     更遑论如今,她将迈进皇家的大门,身子如此虚弱,估摸着以后日子也好过不到哪里去。

     这么想着,她眉头不动声色地皱了一下,装作随意扫到的那样看了眼朱婉婷,心里蓦然开朗畅通起来。

     原来是存了这个心思。

     想来昨天大哥欲言又止,怕就是想提醒她这个,可话到了嘴边又觉得不好开口,便不再多言,只让她自己警醒些。

     前面绕过了一个街口,人声渐渐少了,她挑起帘子往外看了一眼。

     又行了一段路,这才终于到了灯心苑。

     灯心苑一般都是世家子弟才来聚聚的地方,堪称文人雅士的聚集地。

     苏锦棉以前也是跟着哥哥来过的,不过文人酸溜溜的可不少,她不喜欢这样的环境渐渐地就不愿意去了。

     朱婉婷显然也是常客,挽着她熟练的穿过亭台楼阁,一路往灯心苑最深的腹地走去。

     灯心苑就临着灯心湖,灯心湖上落着一一座亭子,此刻门微微敞开着,却是不见里面的光景。

     朱婉婷还是不敢再往里走的,就在临近这亭子的厢房里落了座,又招呼了小厮去通报一声,只说了她自己的闺名,却是丝毫不提苏锦棉。

     苏锦棉也好整以暇地喝她的茶水,偶尔拈上一块糕点,怡然自乐。

     灯心湖不愧是赏景的好地方,虽然湖面上结了冰,落了一层的雪,可映着雪梅却好看得像是桃源世界。

     不知道哪儿还有鸟儿,偶尔婉转啼鸣,声音清脆又惹人怜。

     等了许久都没等到八王爷过来,朱婉婷的脸色倒是慢慢难看了起来。

     苏锦棉只当做不知,间或和阿萝轻声细语几句,实在被朱婉婷盯得受不了了,这才抬眼看过去,“朱小姐这是怎么了?”

     朱婉婷垂了眼,把玩着手里的杯盏,声音却冷了几分,“八王爷大概忙着吧,还不过来。”

     苏锦棉语气却甚是柔和,温温婉婉的,“大概吧,昨日送我回去的时候还说最近不能过来了。”

     朱婉婷的脸色果然又难看了几分,苏锦棉却转了眼,弯着双眸笑眯眯的,“倒是好久没来灯心湖了,也不知雪景如此好看,今日倒是谢过朱小姐的款待了。”

     朱婉婷没答话。

     苏锦棉再接再励,这回开始贬低自己,“说起来,我这个人甚是无趣,怕让朱小姐解不了闷吧。”

     她一语双关,朱婉婷再迟钝都听出来了,扫了她一眼,语气却有些轻蔑,“苏姐姐自轻了,婉婷倒是真没见过像姐姐这样冰雪聪明的人,怕是早就看出我的心思了,何必愚弄我。”

     苏锦棉慢条斯理地抿了一口热茶,这才觉得身子暖了些。随即便由阿萝扶着站了起来,刚受了些凉,此刻喉咙间就有些空空的冷,她轻咳了几声,才说道:“倒不是愚弄,只是给朱小姐留点面子罢了。朱小姐的胸襟,锦棉自愧不如,只是这样试探我,我实在有些不喜。”

     她说完,不冷不淡地看了她一眼,手指冰冰凉凉的握住阿萝的,“我身子不好,没有热气的地方久坐就不舒服,恕我失陪了。”

     她言语间都分外妥当,面上淡然无波,更是一点情绪都没有表露出来,朱婉婷盯着她片刻都没有看出什么来,皱着眉头半晌,才轻吐出一口气来。

     “你别折煞我了,过不了多久你就是他的正妻,到时候我见了你还要行跪拜礼,如今又何须这么客气。”

     苏锦棉看了她一眼,却是笑了起来,“那我便先走了。”

     朱婉婷不再多说什么,只眼神冷了几分,“哪个王爷没有三妻四妾,我终究也要进得这个门的。”

     苏锦棉原本已经转身了,闻言,顿了一下,看着门口的眼神冷了几分,却是一言不发地走了。

     左转原路返回,右转直走踏过灯心桥,尽头就是灯心亭。

     她丝毫犹豫都没有,直接右转走过一个长廊,可刚踏上灯心桥往湖面上一扫,脸色就更白了几分。

     阿萝一直抿着唇跟着她,她这么一停下来,她稍微想一下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一福身,轻声请示,“不如我去让人通报一声吧,贸贸然过去也不好。”

     苏锦棉只觉得心口凉凉的,委屈得不行。

     她现在是还没有入门,就有人欺到了头上,可他在这里,肯定是有重要的事,她贸然打扰实在不明智。

     这么一犹豫,她心里原本存着的那点气立刻消了少许,也就没那么想急着见他了。

     顿了顿,她还是转身准备回去,可一转身就想起出门坐得是朱婉婷的车,这会回去也不方便了……

     她叹了口气,进退两难。

     就这时,门口候着的小厮快步跑了过来,“原来是苏小姐,我说怎么那么眼熟。”

     苏锦棉转头看去,隐约也有了些印象,像是八王爷身边的人。

     她微微一颔首,面上多了几分尴尬,“我想回府了,但没有马车,你能帮我弄辆马车来吗?也不用请示八王爷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小厮回头看了眼,很快就把刚才朱婉婷叫来的小厮联系在了一起,微微福身,很是恭敬,“苏小姐还请稍等片刻。”

     苏锦棉点了点头,却看见他原路返回了……连辆马车都不能做主么,这地位是怎么近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