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四十九章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四十九章

     原本是打算让八王爷和她一起回去的,但刚出门,青衫就匆匆的走过来,附耳轻声的说了些什么,就见八王爷微微皱了眉头。

     “恩。”他轻应了一声,转身看向站在马车旁的苏锦棉,亲手从阿萝的手上拿过披风给她披上,凝视了她半晌,才道:“今日我是去不了了,我下次再陪你回去。”

     苏锦棉看了眼一旁候着神色颇有些焦急的青衫,不知为何,心底隐隐有了一丝的不安。

     她翳合了下唇瓣,刚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是一转,抬手紧了紧他身上的狐裘,一双清亮漆黑的眸子直直的看着他。“你万事小心,不用挂念我。”

     这是她第一次用那么绵软的语气说这样的话,八王爷心下一动,四下扫了眼,只轻轻哼了一声,全部的人都颇有默契的扭过身给两人留下一点空间。

     苏锦棉眼底都是笑意,双手攥着他的衣领凑上去偏头在他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这次主动似乎也是让她害羞的很,抿了唇笑,脸颊浮起艳若桃李的粉来,让八王爷一时有些移不开眼。

     顿了顿,他微微眯了眼,曲起手指在她的鼻尖上轻轻的勾了勾。趁她微微闭眼的时候低头就吻上了她的唇。

     苏锦棉似乎是吃了一惊,睁开眼的时候他也已经一触就离开了,抵着她的额头轻轻的低喃了句,“恨不得今日就娶你回来。”

     她睁了一双眸子看着他,片刻才推开他。“像什么话。”说罢,已经面色如常的微微后退了一步。

     八王爷倒是被她逗笑,低低的轻笑了几声,上前搂着她的腰抱她上车,这才转身吩咐道:“都给本王机灵点。”

     ——

     回去的路上飘起了雪,苏锦棉听着阿萝的大呼小叫的也撩开了帘子往外看去。

     走的是偏道,青石板铺就的小弄堂,此刻落了雪平白就空荡寂寥。不知道是哪家传来耳朵敲木鱼的声音,这么悠远的飘荡过来,越发的显得整个地界都有些荒凉。

     苏锦棉低眸略一沉思,听着那木鱼声倒是想起了几年前在白云观的日子。

     青灯,古佛。

     下雪天她在佛门前扫着雪,看着山下满目都是白雪皑皑。

     那时候师傅总是会给她端来一盆热水,给她暖了手脚,这才指点着教她些佛理一起诵经。

     那段清心寡欲的日子,是苏锦棉最温暖的日子。

     倒是有一阵子没去白云观了,又是下雪天,还是想要回去一趟。

     阿萝见她不说话,垂了眸子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轻轻的把暖炉往她这边放了放。

     “好久没回去了,改日去看看师傅吧。”

     阿萝眨眨眼,倒是想起什么,笑眯眯的。“和姑爷一起去。”说罢,又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大不敬,面色微微发白的拿手轻拍了下嘴。

     “呃……是八王爷。”

     苏锦棉看了她一眼,心底突然微微的一刺,片刻,她掩了掩身上那件披风,这才说道:“无妨。不过在别人身前还是要谨慎些,我已经不如从前了。”能护你无忧无虑。

     想必也是想到这一点,阿萝挪了挪身子,伏在她的身前,“小主子,你是不是不开心不甘愿?”她从小跟着苏锦棉知道她有多大的能耐,有多聪慧机敏。

     原本想着小姐能跟着刘家,那也是极好的婚事,奈何,却入了帝王门。

     苏锦棉似乎是很认真的想了一下,才悠然叹了口气道:“我是喜欢他的,可是打从有点喜欢之后,好像就染上了——心病。”

     这心病说重也不重,说轻也不轻,偶尔调皮的起来挠一下她,却让她惴惴不安。

     苏遮木有时候谈起这个小女儿的时候都颇有些无奈,大概是从小就不在身边,性子很清冷,想得也多,思虑周全。很有自己的想法,可惟独那颗心,却是让人捉摸不透。

     可其实也是很简单的。

     谁对她好,她自己会对他好。

     八王爷对她是好的,所以她也真心对他。但还是耐不住他身后的权势身份地位给她带来的一切的不适应。

     但就私心来说,她却还是希望他能如愿以偿。

     ——

     隔日的时候,还是青衫来接的苏锦棉。

     他一袭青衫,侯在马车边上,见苏锦棉出来了,福了福身,亲自扶着她上了马车。

     苏锦棉上了车,扑面而来的就是温暖的暖气,阿萝后面跟上来把手里的暖炉递给她,让她捧在手心里面,这才低低的说了一句,“八王爷可真细心。”

     车夫架着马缓缓的往前而行,原本坐在外面的青衫敲了敲车门,轻声道:“苏小姐今日留在府上用膳吧?”

     苏锦棉愣了一下,随即想到应该是八王爷的意思,不然青衫怎么会这么唐突。略一犹豫,青衫又道:“苏小姐不用担心,青衫刚才等小姐的时候就已经去见过苏大人了。”

     原来是预谋好的,那还问她做什么?到时候直接找个借口把她留下来吃饭岂不是更方便。

     想着便皱起眉头,还未开口呢,青衫怕是她心里有疙瘩,又补充了句:“王爷是有要事跟苏小姐相商。”

     苏锦棉不由觉得好笑,随即点点头,点完又想起青衫在外面根本看不见,这才出生应道:“好。”

     教习的姑姑早就侯在了暖阁里,看见苏锦棉过来,也是笑脸相迎的。

     今日和昨日比起来又有些不尽相同,她先等着苏锦棉褪去刚从屋外进来的一身寒意,暖和了身子这才开始说道:“今天嬷嬷我教你些宫廷跪拜礼……”

     苏锦棉自然知道今天要学什么了,她以前被指去给八王爷当陪读的时候宫里也来过嬷嬷教了些道理,不过碍于她年纪小,便没有深教,只是教会了她基本的就走了。

     所以今天的课习她很是熟练的就上手了,一举一动之间都优雅大方,连着这教习的姑姑都惊叹不已。“苏小姐真是天生的皇家人的料,难怪能入了八王爷的眼。”

     她的本意只是想奉承讨好苏锦棉,但这话听在苏锦棉的耳里却是另外一个味道。

     她抿了口茶清了清嘴里的涩味,这才笑道:“今日劳烦姑姑了。”

     教习姑姑本就欢喜她,没有架子待人也随和,这么一接触下来更是知道这个未来的八王妃有的是能耐,就想着巴结下。“哪里的话,我只是举手之劳。倒是能教苏小姐是我三生有幸。”

     苏锦棉笑了笑,也不急着接话,片刻才柔和了声音道:“姑姑这才是取笑我呢,王爷说你是打小侍奉他的,就连我见到姑姑也该存一份敬意。哪有三生有幸这个说法,能入王府也只是我的造化和福气。”

     说罢,她又淡淡的补充了一句,“天命所归。”

     苏锦棉这话说得很是有技巧,三言两句直接挑明了她的身份立场,偏偏又是不骄不躁,语气平和的,听着便让人觉得很是舒心。

     教习的姑姑也是深宫闱苑里出来的,哪里能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淡淡一笑便揭过了这个话题。

     青衫今日倒是哪里都没去,一直在暖阁的门外候着,听到里面似乎是结束了教课,这才命丫环进来收拾下东西,准备送姑姑回去。

     苏锦棉倒是不紧不慢的,等青衫命人送走了教习的姑姑这才慢条斯理的抿着茶水问道:“八王爷呢?”

     “王爷还要过段时间才能回来。”青衫边说着话,边往外看了看,“小姐要是闲着无聊,就去后花园逛逛吧。”

     外面还有些冷,天气暗沉沉的隐隐有下雪的趋势。

     苏锦棉手里捧着茶盏,摇摇头,“我就在这里等他罢了。”

     青衫照看了下屋里的暖炉,这才慢慢退出去,“有事的话苏小姐尽管吩咐,我就在外面。”

     苏锦棉点点头,看了眼窗外,又道:“如果你有事可以不用管我。”

     青衫轻应了一声,却并没有走开。

     ——

     这里有个书架,苏锦棉坐了片刻就有点坐不住,起身过去,见都是寻常的书便随手抽了一本看。

     阿萝见她要看书,把暖炉给她捧在了手心里,又去斟了茶,这才在她身后守着。

     下午正是犯困的时候,她支着手看着看着便有些昏昏欲睡。

     阿萝见她手里的书卷好半晌没有翻页了,这才微微上前看了看。

     苏锦棉已经磕上了眼镜,眼睑上有淡淡的一层薄影。她轻手轻脚的抽出她手里的书卷,刚转身就看见门口走进来的八王爷。

     她一愣,刚想行礼,就见八王爷摇了摇头,边放缓了脚步声信步走了过来。

     阿萝见此,很是识趣的就退了出去。

     八王爷轻轻的揽住她的身子,刚一触碰到她的肩头,她就软软的靠过来,温香软玉。

     他眉头微微皱了皱,唇角却是好心情的勾起了个弧度,慢条斯理的抱起她往里侧的卧房走去。

     卧房里的床锦棉被都是新换的,近日还晒过太阳,颇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他小心的取了她头上的簪子,脱去了她的外衣,才给她盖上棉被。

     做完这些,他却颇有些好笑。平生没伺候过人,这些倒是做得得心应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