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四十七章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四十七章

     苏锦城只是引了八王爷过来,见此,便唤了还在斟茶的阿萝出去。“我等会再过来。”

     苏锦棉倒是不知道哥哥何时和八王爷的交情好了些许,等苏锦城出去了,才问道:“你来干嘛?”

     八王爷就着桌上的青瓷盏倒了杯水抿了一口,这才不紧不慢的道:“也是,我来干嘛,喝个茶还要自己动手。”

     苏锦棉抿唇一笑,掀了薄毯起来。“这茶是阿萝一大早就烧来的,怕是已经冷了。”

     见她起来,他抬手就扣住她的手。“去哪?”

     苏锦棉原本是想起来给他斟茶的,被他扣住手,就用眼神示意。

     八王爷哪里需要她来斟茶,不过是一句玩笑话罢了。

     “我今日得了闲,正好跟你哥哥有商号上的事处理完便过来看看你。”说罢,又意味深长的说道:“本王一不在你身边你就折腾幺蛾子出来,所为何意?”

     苏锦棉掩了唇咳嗽了好几声,面色越发的苍白。

     八王爷眉头一皱,苏锦棉未见他动,只是扬了手掌,那刚开没多久的门瞬时就关上了。

     苏锦棉一愣,他已经起身了,扣住她的手就拉着她躺会软榻上,随即顺势坐在一侧。“前日便知道你染了风寒,抽不开空罢了。”

     苏锦棉心下一暖,唇边也绽开了点点笑意。“不劳费心,旧疾而已,几日便好了。”

     “这话见外了。”他眯了眯眸子,唇边倒是有了丝笑意。“本来教规矩的姑姑是明日过来的,但棉儿身子不爽利便推迟几日罢了。”

     苏锦棉一想起那皇宫里的姑姑,就头皮发麻。“姑姑凶不凶?”

     八王爷瞥了她一眼,片刻才说道:“是看着我长大的姑姑,你说凶不凶?”

     苏锦棉心下一松,为他做事考虑得仔细又体贴觉得心暖,不过嘴上却是丝毫不落。“那一定很凶。”

     “何以见得?”他挑了挑眉,眉头聚起。

     苏锦棉摸透了他的心思,知道这并不是生气的预兆就越发的随意玩笑起来。“八王爷如今这表情不知多少人看了得腿软害怕,你说凶不凶?”

     倒是不料她拿他开玩笑,一愣,随即大笑起来。“那棉儿怕不怕我?”

     苏锦棉若是怕他便不会这般玩笑了,当下转了话题道:“你还没跟我说这王爷做的是不是称心稳意呢。”

     见她转了话题,他也不再追问,给她身后垫了软枕,便也随意的靠在塌上。“依你所见呢?”

     苏锦棉这段时间闲着没事就开始思忖皇帝这么做用意何在,到底是看中八王爷还是有意削弱八王爷的势力。

     可是封王只会助涨他的气焰,根本起不了打压的作用。

     想着自己也犯起了糊涂,她近日越发的懒,皇宫朝廷太平她便不想深想。何况如今是真的一条绳上的蚂蚱,苏锦棉完全不用像之前那样提心吊胆了。

     圣旨一下,尘埃落定。

     很多事,她便用不着审时度势,交给八王爷自己处理就好。

     而且最近也是隔三岔五才见一次面,苏锦棉又是卧病在床听不到消息,就越发不知道这局势如何了。

     想到这,她便摇摇头,“我看不透。”

     八王爷似乎想起什么,眯了眸子冷笑一声,“十一皇子的毒是谁下的,棉儿可有头绪了?”

     苏锦棉刚想摇摇头,见他眸色认真,电光火石之间顿时大惊失色。“落贵妃?”

     “也不尽然。”他冷笑一声,转身把她抱进怀里。“还有一个,你敢不敢猜?”

     苏锦棉身子一僵,唇都有些颤。“你是说……”当今的天子?

     他微微松开了她些,语气微沉,“你那日说了之后我便留意了,还说虎毒不食子,我看也不尽然,为了压制我连这招都用上了。”

     苏锦棉浑身一阵发冷。“难道是皇上故意让你皇差办了一半就招回宫里的?原本是想借题发挥给你一顿杀威棒却不料……”想到这,眉头一皱。“那又是为什么改变了主意?”

     八王爷只要起了个头,苏锦棉便能猜到大概的事情发展。苏锦棉的聪慧他早就见识过,这事自然也不会瞒着,当下便问她,“还记得你有过两面之缘的以北吗?”

     自然记得。

     八王爷见她这表情,自然知道她想通了。

     苏锦棉却是猛地咳嗽起来。

     他一直环着她,见状手便在她的背脊上轻轻的拍着,“怎么好端端又咳起来了。”

     苏锦棉摆摆手,只觉得喉间一阵难受,片刻才缓过来,面色却是越发的苍白起来。不过此刻她更在意的却是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她原本就不喜欢这个皇帝,他如今的作为真是让她越来越讨厌了。

     自古以来,帝王都是不好相与的角色,谁没个手段阴谋,苏锦棉却是真的讨厌皇上拿条条人命做赌注。

     想着,她抬眼看了看八王爷。

     这个男人已然成长成了一个能与之抗衡的暗帝,翻手云覆手雨,一手遮天。

     她是该庆幸还是如何?

     她轻叹了口气,“可是以北帮着处理好了那边的事情,让皇上找不出由头来。便只能借口拖了十一皇子的身子却不料落贵妃也插手了……她插手为了什么?”

     她最恨八王爷,但他那时候不在京城,如何嫁祸?

     八王爷一扬眉,语气却是云淡风轻。“她原本只是想让皇上怜惜十一,如今太子之争激烈,她自然是百般法子了。”

     苏锦棉心中微惊,只觉得心里一阵作恶。

     似乎是明白她此刻正在想些什么,他轻笑一声,“棉儿可比本王幸运多了,若是有来生,我也希望如棉儿一般能随心随欲。”

     随心随欲?

     她心中暗笑,也不尽然。

     整件事情联合起来便是如此,皇上早就没打算让八王爷做太子,便打发了他去江南处理政事,路上更是到处寻错要给他安个罪名打压一下。毕竟八王爷此刻的势力差不多架空了他的权利。

     但这无疑是很困难的,尤其现在太子之争激烈,他必须给满朝的文武百官一个警醒,八王爷党派永远不会在今后控制韶国的命脉。

     而八王爷如今也是皇上的眼中钉肉中刺,除之而后快。

     于是,十一这边他就下了重手杖责招回了八王爷回京,随即更是从苏锦棉下手想要挫一挫八王爷的锐气。

     但他想不到的是八王爷不仅完成了差事还完成的漂亮,苏锦棉这边小心谨慎更是一点错处都寻不着。他不但要顾念着八王爷这边的还要顾念着别的,心力交瘁。

     倒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不过他还是给八王爷封了王,许了妻。不知道是安慰人心还是别有目的。

     不过苏锦棉苏家三小姐的身份算起来却并不是很风光的亲事,虽然苏家雄厚的财力和人脉对于八王爷来说如虎添翼。

     想清楚了整件事,苏锦棉便释然了,心底却是越发的恐惧起来。“太子之争……”

     八王爷手自然地往她腰间一搂,眸子里似有笑意一闪而过,他沉声问道:“棉儿可是怕了?”

     其实他原本并不想把苏锦棉卷进来,只是越到后面越身不由己。

     而且,不把她卷进来的唯一方式就是拔除苏家在京城的势力,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即使要做到也要好久。但这么大的动静,别人能不知道?

     再说了,他一动,苏家未必不动。

     而苏锦棉并是不止他盯上了,有的是人等她及笄了要上门求亲呢。他一想到她会嫁于他人,就有一股杀人的冲动。

     这动荡朝廷,不论是谁都不比他有资格保护她。

     苏锦棉却是摇摇头,“不是害怕,我已经不能置身事外了,便只能和你一起争取更多。我以前总是不敢问你,你的目标是什么。如今才明白你就是没有目标也必须要努力争夺,那些本来就应该是你的。”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自古以来便是如此。

     国家更换帝王,朝廷更换血液,他如今一手遮天无人奈他如何,并不代表将来。有的是人对付他,还不如自己握了权利稳坐皇位来得安心。

     但一想到这,苏锦棉就忍不住皱起眉头来,如果真有那么一日,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后宫佳丽三千。

     不过眼下,她的重点不在这里,现在她已经一脚迈进了这场权势斗争的漩涡里。

     她想得不再是如何抽身而出,而是逆流而上。

     不管最后做皇位的是谁,只要不是八王爷,那么八王爷府自有一番动荡,不死即伤。

     不管八王爷是不是想做这天下第一人,他都必须坐稳这位置不可!

     不管他愿不愿意,都箭在弦上,正欲待发。

     苏锦棉想着,心里便更沉重了几分,这灰蒙蒙的雪天也变得阴沉沉的一片,压抑得人心多沉闷了不少。

     八王爷见时间差不多了,便起了身来。“我今日先回去了,你好好歇着,过几日身子好了我便来接你到王府。”

     苏锦棉裹着薄毯坐起身来,点点头。“好,我知道了。”

     他顺了顺压皱了的衣服袖角。“不要想太多了,再不济还有我在,如今起码还没有谁想动我便动的了。”

     苏锦棉又是点点头,也下了榻,送他到门口。“我就不出去送你了。”

     八王爷一扬唇,意有所指般说道:“自然不用,我们来日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