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四十四章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四十四章

     苏锦棉在家待了几日,见一切都风平浪静的,就又起了出门去的心思。

     八皇子那边也是只言片语也没有,苏锦棉想着临下江南前,她还让他允诺给她一家医馆的呢。不知道这厮是忘记了还是搁浅着了,又不好意思去问他要,而且,现在怎么都不合适。

     想着医馆,苏锦棉就想起了福善堂。虽然她之前早做了打算和刘祺说过了她不会再去了,但由于八皇子的事情比较棘手,几个来回下来她就成了八皇子党派里的人,也就不方便再露面了。

     刘祺之前还和她书信来往,下了一趟江南便断了联系,正逢明日是集市,便写了书信让阿萝送过去,约了人私下会面。

     定地点的时候却是略微犹豫了一下,她常去的地方也就观云楼一隅以及自家在京城的商号。但约人见面怎么着都得偷偷摸摸的来啊,这两个地方也就都不合适了,谁知道八皇子现在还去不去观云楼啊。

     想着,便把定地址的地方交给了刘祺。

     阿萝送信回来,就说了一个地址,是京城脚下一处僻静的茶楼,刘家业下的。苏锦棉去过一两次,那里环境也不错,又深在胡同里若不是常去的人怕也是不知所处的。

     苏锦棉想着也好,隔日就去赴约了。

     苏锦棉有时候出行不方便都会女扮男装,她的容貌精致清秀,素净着脸绾了发穿上男装又自有一股英气。

     虽然她那身板和白皙得有些过分的脸怎么看都阴柔的过了头,却并不妨碍她那6分神似。

     她回了苏家之后不是跟着苏遮木就是跟着苏锦城,行为举止间潜移默化的就有学了些过来。一举一动就没有了女儿家的扭捏,落落大方。

     不细看的人估摸着也只能以为这是哪家长相有些柔美的公子哥罢了。

     她坐了马车去的,身边除了车夫就带了一个阿萝,行到了胡同口便下了马车打发走了车夫和阿萝往里走去。

     刘祺已经侯在门口等了,见她过来,便率先带路引着她去二楼的包厢里去。

     苏锦棉如今的身份稍有差池做出了一些不合时宜的举动都能让整个京城多添一件谈资,自然是要小心谨慎的。

     说起刘祺,还是苏锦棉跟了哥哥苏锦城之后认识的。苏家的商号和刘家有合作,苏锦棉私下也跟着哥哥和他稍有接触,一来二回就熟稔了。

     这样不咸不淡了一年之后,刘祺就主动开口邀了苏锦棉赏花喝茶。苏锦棉知道他的意不在此,也并不排斥就赴了约。打那之后,两个人就发现彼此间的观念相似,行事作风兴趣爱好都相近,就结交成了朋友。

     说起来刘家来提亲倒是出乎苏锦棉的意料的,她和刘祺虽然亲厚却并无一点男女之情,想必他也是知道的,更是没在他面前提过只言片语。

     后来这事不了了之了,刘祺没提,她就更加当做不知。

     隔了好久没有见面,苏锦棉看见刘祺之后倒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刘祺刚坐下,见她笑得开怀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了?”

     苏锦棉也说不上来这是什么心境,笑了几声便抿了唇角,“近日可忙?”

     刘祺亲自给她斟了茶,苏锦棉一向对饮茶没什么兴趣,刘祺却相反。他一旦坐下来,就能细腻又周到的给她斟出一壶好茶来。

     所以苏锦棉在自家喝的茶还不如刘祺给她喂的,什么雨前龙井啊,大红袍啊,什么好茶上什么。

     她细细的闻了闻茶香,轻叹了一口气,“等了很久?”

     刘祺摇摇头,“只是提前来了罢了,今日找我是闲聊还是有事?”

     苏锦棉转了转眼珠子,对他这个有些刁钻的问题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那你希望我说前者还是后者?”

     刘祺倒不料她直接把问题踢了回来,微微一愣,随即微扬了唇角笑起来。“不论是哪者对于我都无差别。”

     苏锦棉抿了一口茶,手指在杯沿上摩挲了片刻这才道:“福善堂怎么样了?”

     “福善堂?”他抬了抬眼,“请了大夫坐诊并无大问题,倒是你,和八皇子的事。”

     苏锦棉看着那澄澈的茶水,摇晃了下手中的白玉盏,“就你知道的那样。”

     她一向自己有主意,刘祺倒也不担心她,只说道:“若是遇到什么困难,我能帮则帮,不用跟我客气。”

     苏锦棉今日来,可就是要他的这句话。他开了口,她就没有顾忌了,直言道:“这几日京城是什么动静?”

     “谈不上动静。”他侧目,语气却沉了些,“因为太过风平浪静了。”

     苏锦棉从茶楼回来都还是有些神思恍惚,刘祺说的那句“太过风平浪静”倒是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先不说八皇子干什么去了,单单就下江南出皇差这事,赏罚都应该自有一套,却一直压着不说。那到底是试探还是什么?

     八皇子夹道遇见狼群这事肯定是传回朝野了的,毕竟那日清晨之后一大批的官兵并不是假的。也不可能是谁想调动就能调动的了的,之后的声势更是算不上微服出巡。

     她刚从后门进来,就看见花园里候着的苏锦城。

     见到她回来,眉头一皱,唇也是一抿,“去哪了?到处找不到人。”

     苏锦棉还有些迷迷糊糊的,“找我干什么?”她现在就是一个闲人好不好?

     苏锦城曲了手指弹了她的脑门一下,又有些无奈的扫了她一眼。“走吧,八皇子到府上来了。”

     苏锦棉脚步一顿,傻眼了,“他来干嘛?”

     苏锦城也想这样问她呢,这几日京城说风平浪静吧这水沉得又有点端不下。苏锦棉一根八皇子扯上关系,苏家就开始越发的谨慎小心。

     他此刻这么一来,什么都不说,就和苏遮木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这话,无关紧要的态度又实在看不出什么。

     苏锦棉扯了扯自己身上这一套男装,“那我先去换衣服。”

     苏锦城上下扫了她一眼,直接抓着她的衣领就往大堂带。“还换什么,急着呢。”

     所以,当苏锦棉不情不愿的被苏锦城拉到大堂看见八皇子和自家的爹爹大人时,差点没懊悔的把自己的舌头给吞了,更是狠狠瞪了眼有些幸灾乐祸的苏锦城一眼。

     苏遮木一看见她这装扮,眉头就皱了起来。“去哪了这是?”

     苏锦棉挠了挠脑袋,随口就道:“今天不是集市吗,我闷得慌就出去转转。”

     “出去转转?”八皇子颇有些玩味的从头到脚扫了她一眼,他好像还从未看见过她穿男装的样子。

     但还真的是——秀色可餐。

     苏锦棉被八皇子那双锐利的双眼上下扫了几遍之后浑身都有些不对劲了,杵在苏遮木的边上就开始装木头。

     八皇子其实过来也没什么事,就是想看看苏锦棉这丫头是不是在府上。他这几日都忙着,抽不了空,又不能名正言顺的把她从府里借出来,这日正好从宫里出来便顺道过来了。

     他路上还想着呢,这丫头一定会趁今日出门,果不其然被他猜中了。

     苏遮木一听八皇子重复了那句“出去转转”眉头紧锁,直接训斥道:“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

     苏锦棉还从未被苏遮木这么声色俱厉的训过呢,当下颤了颤,眼神越发的幽怨了。

     八皇子却只是瞟了她一眼,眼角似是含着笑。“你身子弱就别到处跑,想去哪就差了人过来跟我说一声,我带你出去还能照应着。”

     苏遮木一听八皇子和苏锦棉说话时已经不避忌的直言我了,心下暗惊,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只淡然附和道:“那也不妥,小女没规矩惯了,哪能劳烦了殿下。”

     八皇子的双眸微微幽深了些,眼底那抹笑意也淡了些,“本皇子说了便能做到,更何况棉儿也不算是外人了。”

     他这话说得意味深长,说罢还深深地看了眼苏遮木,虽然没说透也没点明,但聪明人只需一个眼神就能明白。苏遮木心下有数,脸色却越发有些不好看起来。

     八皇子这会就权当什么都没看见,起身,信步走了过来。

     苏锦棉正防备着他呢,一见他走近就后退一步。对上他倏然眯起的双眼这才不敢再有动作,就乖乖地任由他握住她的手,探了探。

     “别又冻着了,过几日我再来接你。”

     苏锦棉怎么听这句话都觉得别扭,看了他一眼。

     八皇子已经别开了视线,“本皇子的府上还有些事要处理,便不再多打扰了,先行告辞。”

     苏锦棉现在巴不得他赶紧走呢,连忙赶在苏遮木开口前就先送客了,“那殿下一路走好,不送了。”

     八皇子闻声,身型一顿,转过头来看她,神色有些不明。他眯了眯眼,虽未说话,那眼底却是明明白白的给了苏锦棉警告,这才又和苏遮木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

     八皇子一走,那接下来就是关起门来收拾她了。

     苏遮木把人一送走,原本还是笑脸相送,一个转身面对她的时候嘴角就沉了下来。“苏锦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