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四十三章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四十三章

     八皇子笑了片刻,这才问她,“棉儿何以觉得就是这件事呢?”

     苏锦棉坐久了有些不舒服,便换了个姿势盘膝坐着。“猜的算不算?”

     八皇子一哂,笑得越发的大声了。

     苏锦棉的耳根子莫名其妙就红了,等他笑声微歇,才说出自己的猜测。“我只是知道八皇子你并不笨,先前有了订亲这么一说他又死磕着不愿意下旨意只是默认了随便你。那能让你松口的莫过于这件事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把这事先提了上来。”

     八皇子听着她开口那一句就知道苏锦棉那小心思上面可是算着自己那一记的。他思忖了片刻才道:“他原本是不同意的,你也知道。但如此好的机会,连落贵妃都暗示着让他同意了下来,我为何要错过。”

     说罢,又补充道:“千金万银都买不到一纸婚约,我的棉儿这么锋芒毕露的不早日娶了去皇府镇宅本皇子也不能安心啊。”

     苏锦棉不说话,心里却暗暗腹诽着。“你要什么没有,想着皇上应该是要给他许配官宦世家的嫡女,配得上他的身份也不拉底皇族的档次。”

     苏家虽然家大业大,却始终是从商的,弱的皇上一根手指就能捏死。

     苏遮木韬光养晦从来不跟皇家正面冲突自然是有道理的,不过千算万算都没算计过眼前这个八皇子罢了。

     他非要娶了她,那便是当今的天子都拦不住。

     八皇子见她不说话了,这回也猜不透她在想些什么,就掬了她的下巴微微抬起,见她眼底的惶然心下明了,却平添了一股子的怒气。

     一路都无话,直到马车停在了苏府的门前。

     八皇子不动,她也坐着,坐了片刻才开口告辞,“那我先回去了。”

     八皇子凝视了她片刻,见她干巴巴的说完这句话又不挪身子伸手一揽直接把她搂进了怀里。“你不懂我的心思那便不要瞎猜。”

     话里的语气似乎都有着淡淡的无奈,苏锦棉僵在他的怀里,只闻到他身上好闻的清香便深深呼吸了一口气。

     他说完这句话就松开了她,见她耳根子红红的面上却不动声色,心里又动了捉弄她的心思但见她乖乖巧巧的样子又不忍心了。

     苏锦棉赶紧着就往前爬了几步,不知道是不是表现的太过急切要离开他。惹得他又不开心了,眯了眯眼,直接挪了一下身子又扣着她的腰把她揽回了怀里坐着。

     苏锦棉这回恼了,面色也有些红,一双眸子雾气蒙蒙的瞪着他。“松开。”

     她语气生硬,说完便后悔了。八皇子却没在意这些,只是抱得她更紧了些,又微微俯低了身子靠近她,鼻息可闻。

     “恼了?”他似乎是想亲她,可是又迟迟不落下。

     苏锦棉被他扣得紧紧的,只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微微挣了挣,就看见他眸子里猛然有了一股亮光,然后她就不敢动了。

     八皇子头埋过来低低的笑了一声,这才松开她,先自己下了车去。“我抱你下来。”

     苏锦棉在车厢里被他这么一番逗弄,面上如染了桃红,粉粉的,可人得紧。

     不过她着恼着不下去也不行,咬了咬下唇,暗暗咒了一声便连滚带爬的被他抱下了车。

     脚踏实地了,八皇子就奈何不了她了,见她跑得跟兔子一样快,这才知道刚才是有些过分了,偏生还没下嘴占便宜。

     想着就觉得可惜,怎么都不想放她走。

     苏锦棉被他拽着手的时候,是真的恼了,看着他,一言不发。

     八皇子却只是揉了揉她的手,抿了抿唇,半晌才说道:“我只是想问问你,愿不愿意……”

     后面那句话却怎么也不说,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这才拍了拍她的脑袋。也说没别的,答案也没要着就这么急匆匆的走了。

     苏锦棉站在门口看着那顶远去的马车还有些云里雾里的摸不着边。

     什么愿不愿意?

     愿不愿意嫁给他?

     她只是想问,她还有别的选择?

     苏遮木正要去商号查货,刚出门就遇上了八皇子送苏锦棉回来,便停在了里面没有出来。

     此刻见人走了,一出来就看见苏锦棉还站在原地看着那顶远去的马车发呆。

     他顿了顿,唤道:“锦棉。”

     苏锦棉一扭头就看见是自己的父亲,几步走着就上去抱着他的胳膊。“爹爹要出门?”

     苏遮木不动声色地扫了眼她身上那件明显是男式的披风,这才沉声问道:“这趟进宫可还顺利?”

     苏锦棉面色微微有些不好,摇摇头,直言道:“我还是觉得那不是我该去的地方。”

     苏遮木点点头,拍了拍她的手,示意一旁的管家等一会,便和苏锦棉边走边说往暖苑走。“别的就不要多想,这几日京城变动的厉害,你如今身份又不同了别随意出门了。”

     苏锦棉还想着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还要往外跑呢,闻言转了转眼珠子模模糊糊的应了下来。

     苏遮木一眼就看透她藏着心思呢,也不点破,只凉凉的弹了弹她的脑袋瓜子。“别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你也该懂事了,小孩子的心性就收了。”

     苏遮木这么一提苏锦棉倒是想起适才八皇子问的那句愿不愿意,一愣,便想起马上就过年了,过年前倒是相安无事。年后这旨意大概就要下了,她要等到明年的这个时候才及笄,不过怕是年初就得定下来了。

     苏遮木见她有着心事,别的也不多说,送她到了门口,这才叮嘱道:“你心思细腻想得也多,有什么便跟你哥哥或者和我说。别想偏了去,今时不同往日,你现在除了是爹爹护着的小姑娘更是标上了皇家的标签,处处要小心。”

     苏锦棉听了这话,面上的神色越发的凝重,片刻才点点头,笑着挥了挥手,“爹爹你快走吧,这些我都知道的。别耽误了正事,哪天你有空了我再过去听你慢慢讲。”

     苏遮木一向是特别疼爱这个小女儿的,她天生聪慧,资质好,从小到大也无须他太过操心。当下念着商号还有事,便也由着她去了。

     ——

     阿萝一直在房里等着,见苏锦棉回来了,斟了热茶给她暖了身子,这才看见她身上那披风。上手摸了一把,就惊叹这料子摸着就舒服了。

     苏锦棉探手去解上面系着的带子,一触上去就想起八皇子在他的寝宫里低头神情专注的样子。一愣,松了手。

     阿萝看了眼苏锦棉一眼,这才上前帮她扯开了活结。“这可是八皇子的?还真细心呢。”

     阿萝自打见了八皇子几次就跟被洗脑了一样,整日一想到就能提起来,当下默然地扫了她一眼,似是想起什么,又问道:“阿萝,你说,若是八皇子娶了我,如何?”

     苏锦棉这话说得不清不楚的,阿萝也就听得云里雾里的。“小姐你说什么呢?八皇子本来就是要娶你的啊,哪来的如何不如何?”

     这苏锦棉自然知道,只是哪里有些不一样而已。

     之前她是不情不愿,甚至是咬牙切齿的不同意的。但是又有什么办法,整个苏家都被他算计了进去就由不得她自己臆断了。

     但是这次一趟江南之行,她和他一同经历过这些,也渐渐了解他的想法。

     她不知道自己的直觉和判断是否正确,但心总是慌的。

     她在白云观跟着清远大师修行的时候看多了凡尘俗世的滚滚红尘,更何况他身为皇族的人,还贵为八皇子。她说不上来那种感觉,并不是不愿的,只是更多的也是有着对这婚礼的排斥。

     她原本想着嫁一个能懂她的人便好,却不曾想要卷入水深不可测的宫廷斗争皇位斗争中去。而且她拉下的是整个苏家,稍有不测,全军覆没。

     她如今是有些喜欢他的,却没到非他不可的地步。但已经……来不及抽身了。

     而且,苏锦棉一想到以后他会有侧妃,侍妾就越发的不乐意起来。那还是他身为皇子时,若是真的坐上了皇位,那就是后宫佳丽三千。

     她就是想脱身也脱身不得,只能被强拉进这个宫闱里面做困兽之斗,而这些,都不是她要的。

     阿萝见她脸色不好,也不敢多言,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另一个侍女正穿过苑门走进来。“干什么的?”

     侍女福了福身,随即笑眯眯的看向屋内。“是八皇子府派人送来了东西。”

     苏锦棉听到这话就四下看了看自己有没有什么东西丢的,等侍女走进了门内,看见那个沉香木匣子,这才挑了挑眉。“有说是什么吗?”

     苏府的丫头一直都知道这个三小姐聪慧有加又得万千宠爱,前段时间知道八皇子来提亲,苏老爷又应允了下来之后个个看见苏锦棉的都是面上带了喜色,面若桃花般灿烂。

     苏锦棉这个当事人觉得棘手,她们却都喜滋滋的当做一门好亲事看待,一边羡慕着一边也祝福着。

     打此之后更是有关八皇子的什么消息都往苏锦棉的耳边送,苏锦棉和八皇子有些什么府上更是暗香浮动起来。

     可不是么,都好生等着这次送的是什么定情信物呢。

     苏锦棉拿过匣子就打开了看,里面只是放了一只药膏,还有一封简单至极的书信。

     散淤血效果极好,睡前涂在碰伤的地方再施力揉一揉,三日便好。

     字苍劲有力,又透着股桀骜不驯,笔锋更是狂野凌厉,难得他写的那么端正了。

     苏锦棉拿起药膏看了看,拧开了盖子闻了闻,自有一股清香。但是抿了唇笑起来,他怕是知道她虽然学医这些小伤口却是懒得搭理才差人送来的。

     她自己都不着力的紧,他却偏生记得了。

     这么想着,便动了心思,放下那支药膏,问道:“八皇子府上派来的人可回去了?”

     那丫头一愣,随即摇摇头,“还没呢,我拿了药膏便说让他等着,我先回了主子再说。”

     人既然还在……

     苏锦棉想了想,只吩咐了丫头等她片刻,就去书房里提了笔回了信让人带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