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三十九章 一朝倾心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三十九章 一朝倾心

     事实证明,苏锦棉那点子预感不是来假的,竟然还真的让她一语成鉴,验证了!

     八皇子见她坐在一边目光透过手上端着的青瓷盏投射到她的脚踝处,便知道她该是又再胡思乱想了。

     但这次他的确不能保证什么,除了护她周全之外,他一点把握都没有。

     那个傲视天下的男人,给了他生命,吧苏锦棉送到了他的身边又硬生生的吧、把她从自己的身边拉走。他的权力太大,即使他如今也算是一手遮天,但还是不能与之抗衡。

     那个男人,深知他的弱点在哪里,自然能做到一招致命。

     ——

     那日,他被皇上召进宫里。刚进了大门,还未朝他所在的朝阳殿走去就被侯在门口的公公拦了个正着。

     他的坐筵一向没人敢拦,再要紧的事情都是等他落了轿才能禀告的,如今此举甚是反常。

     他自然是知道宫里发生了什么事,当下也不发怒,只让公公有话说来。

     现在在皇上身边的是跟了五年的吕公公,深的皇上的心。八皇子一向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缺唯独是要给他三分薄面的,至于原因……

     暂时还未有人知道。

     但是猜测却是繁多的。

     宫里本身就是是非之地,自然有说人长短的人。

     八皇子最不在意的……似乎就是名声?!

     此刻吕公公见他并不在意,低低俯身道:“皇上知道八皇子这时候要来便让奴才过来迎接,少不得让八皇子去朝阳殿扑了个空,平非浪费了殿下的时间。”

     八皇子轻笑,“吕公公这话就见外了,本皇子的时间是时间,那吕公公你的时间自然也是时间,让吕公公在此等候那么久真是不好意思了。”说话间,脸上却是没有一点的愧疚之意。

     吕公公自然是深知他的脾性,不然在宫里伺候皇上那么多年他凭什么一直受宠到现在。当下越发的谦恭起来。“奴才不敢。八皇子这是折煞奴才了。”

     “吕公公洪福齐天。”他轻笑,随即说道:“既然如此,公公带路吧。”

     等他下轿随他往前走去,穿越过层层宫闱到落贵妃所在的西宫时,眸色一沉,“倒是不知道十一弟竟然如此不上道。”

     他说的凉薄,吕公公也只是笑笑,“殿下请。”

     见他正要往里走,他转身跟上,低低附耳,“皇上批了一整天的奏折,刚休息上就去探望十一皇子了。这顿板子挨得不清,但到底谁心疼却是什么都说不准的。”

     八皇子一顿,点点头,“谢公公提醒。”

     等走到了偏殿,吕公公的脚步一顿,“皇上今儿个早上提到了苏小姐。”

     他脚下的步子一顿,硬生生停了下来,片刻,他冷声道:“可有说些什么?”

     吕公公四下看了看,那股子从他身上蔓延开来的冰山的味道着实让他心惊,“八皇子进去大概便能知道一二了。”

     他思忖半晌,点点头,沉着脸走了进去。

     皇上正站立在一旁,眉头微微锁着,看起来有些不耐。落贵妃坐在床边,小声的啜泣着,而她哭泣的对象毫不意外的就是那位卧病在床的十一皇子。

     八皇子自幼就和这落贵妃生下来的十一皇子不和,打他出生起,分走了皇上对他一半的注意力。他的母妃落贵妃更是狼子野心,除了为难他之外更是心机重重,几次威胁皇后之位。

     打从皇后冤死冷宫之后,更加变本加厉,更包括苏锦棉被推下白玉河的那一次。

     想到这,他的目光微微一沉,唇角微动,信步走了过去行礼。

     见是八皇子来了,落贵妃倒是有些吃惊的,扯着手绢擦了擦眼角的泪痕,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转回头去。

     见状,他看了看床上的人,“十一皇子如今好些了么?”

     落贵妃抬了抬眉,却是当做没听见一般不置一词。

     皇上倒是踱步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手里转着一串的佛珠,缓缓转着。

     他不动声色的看了他半晌,说道:“父皇这次何必动那么大的气。”

     “何必?”皇上冷哼了一声,见落贵妃看过来,也不避,直接数落,“还是他娘教得好!”

     八皇子不应声,片刻,他才喝了口茶说道:“想来你平日里和老十一也不亲厚。”

     窗子外面斜斜的投射进来一抹光,他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目无表情看似乖顺实则危险至极的八皇子,又押了一口茶,吩咐吕公公道:“把茶重新沏一杯来,你也坐。”

     屋内所有的宫女太监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只垂了头静静听着。

     等吕公公把茶沏好了,他这才问道:“朕交代你办的事办得如何了?”

     “还差一些,只是父皇急着让儿臣回来便暂时放下了,那里交代了人做事,不打紧的。”说罢,一转眼神便看见了那边的落贵妃正有意无意得往这边看,想到吕公公在他进门前提到的,他皱了皱眉,开门见山,“父皇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找儿臣商量?”

     见他猜出来了,皇上抬眼看了看他,道:“听说苏遮幕的三女儿也就是你未过门的妻子懂些医术?”

     心下顿时“咯噔”一声,“父皇哪里听来的,锦棉倒是会一点。这次儿臣和锦棉一同去的江南这才知晓,自打她出了皇宫之后,便去了观里随一位大师修行,多少学会了些。倒也不是多精深,略懂一二而已。”说罢,他眯了眯眼,笑道:“不知道父皇是如何知晓的?这事儿臣也是刚刚知道不久的。”

     他一连强调了两遍自己也是刚刚知晓的,可见他是不愿意让苏锦棉进宫来的。

     落贵妃听他这样说,自然是担心八皇子拦着人不让进来,忙走了过来,“是臣妾在皇上耳根子旁边吹的风,不知怎么的,云祥始终不见好,昨日晚上还昏迷了过去,连太医都素手无策。是在是没办法了这才……这才……”

     闻言,他眸色一沉,显然已经不悦了。但面上却是一丝也不露,“是吗?”

     两个字,却是让她更多的话都说不出口。

     沉默片刻,落贵妃看着十一皇子还是一动不动地伏在那里终于崩溃,“我求求你了八皇子,以前我再怎么对你不好,我今后都不会如此了。我保证,云祥好了之后什么都不会跟你争的。”

     八皇子还未答话,就听一阵陶瓷碎裂的声音响起,倒还是激怒了这个男人,落贵妃吓得一颤,忙跪了下去。

     整个屋子里大大小小的宫女太监俱是被吓得不轻。

     揉了揉额角,他脸上终于绽开笑来,“何必如此,并不是本皇子不愿意救老十一,而是……”一顿,他微微弯了弯唇角,笑的邪佞又放肆,“不知道贵妃还记不记得那年是谁害得棉儿落进了白玉河里,落下了这么重的病根。”

     他说罢,落贵妃和皇上都是一愣,似是没想起来他会在这时旧事重提,但这样的重视也间接的提醒了他们,这个苏锦棉如今已经是他的人,他若是不愿,怕是没人能动的。

     只是老十一的病还真的耽搁不了,不然也不会这么急着让八皇子进宫来了。

     见八皇子病没有要应下,皇上轻咳了两声,“倒是有一阵子没见过那丫头了,不如,你们择日完婚跟老三一样给朕生个大胖小子吧?”

     八皇子的眉角一挑,自打他走进这里看见落贵妃闪躲的眼神到皇上提起苏锦棉的时候他便有了这个打算,想必他一直不回应,他终究是会拿这个来作为条件。

     毕竟他派了他去那么远的地方办事,身边自然是有人监视着的,也会知道苏锦棉这一路来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如今不敢说很重要,却是独一无二的。

     他说要和苏锦棉订婚的时候,皇上并不同意,他的理由便是,苏家从商,商本末,怎么能高攀了皇家。却是忘记了那么多年前他自己也曾看重过他们苏氏一家想要拉拢倚重。

     后来自然是要同意的,但八皇子自然知道,他想得不过是等哪一日他的新鲜感一过便没了这兴致,那到时候是拉拢纳为已用还是除之后快。

     而他的态度至关重要,倒不想他平常不亲近女色,如今一朝倾心再没有余地。

     他又哪里知道苏锦棉……她曾是八皇子的整个世界。

     只是八皇子这态度,多心人难免会想这八皇子到底是想拉拢苏家还是真的喜欢苏锦棉,事实如此还真的不好猜测。

     但不管怎么样,八皇子此刻需要的便是这个。

     见他已经允诺,八皇子的确是没有别的理由再扣住苏锦棉,但让她此刻就入宫又不妥,他一点都没有安排也没有准备怎么敢把她直接带进宫里来。

     更何况,这么个难得的机会……

     他侧眼看了看那边的动静,说道:“儿臣谢过父皇,只是棉儿近日的确不便,舟车劳顿,她身子不好,又有些着凉,弱起来断不能就这样过来。不知道御医都是怎么说的?”

     虽然不满他拖着人的结果,单好歹他还是愿意松口的,落贵妃微微松了口气,“太医一直在给云祥喂药,这几日应该是不打紧的,只是一直没有起色罢了。”

     他点点头,笑得温和,“那贵妃娘娘还要辛苦几天照看着,等棉儿一好,本皇子就立即带她进宫为十一诊治,只是贵妃娘娘别抱太大的希望,棉儿毕竟只是三桶水罢了。”

     他话音一落,又是让她一阵不得安宁,却也只能应承下来,讪讪得走了回去陪在十一皇子的床前。

     “云起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