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四十章 入宫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四十章 入宫

     苏锦棉自打知道自己要去皇宫,就一直惴惴不安到现在。

     不时的探了帘子去看,此刻见巍峨的红墙朱瓦就在眼前,脸色都不由微微发白起来。

     八皇子看了片刻,这才轻叹了口气,轻轻握住她的手,触手之间,一片冰凉。“怎么了?”

     苏锦棉看了他一眼,见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八皇子自然是能猜透她此刻在想些什么的,抓住她的手一进再微微一用力就把人拉进了自己的怀里圈着。“害怕?”

     苏锦棉知道此刻只能靠着这个男人了,也知道既然都进宫了,那么十有八九的……

     她抬眼看了看八皇子,心底倒不是不愿意,只是过早接触这些,她还是有些排斥的。何况她对这个地方,实在是没有什么亲切感。

     八皇子见她这一脸的怨怼,低低的笑了起来,微微俯低了身子,他温热的呼吸就在她的耳畔拂过,“棉儿可还记得那顽皮的十一?”

     见他终于打算透底了,苏锦棉这才松了口气,微微揉了揉额角,点点头,“怎么会不记得。”

     怎么会不记得?

     这话倒是用的巧妙。

     八皇子勾了勾春,唇边的笑意却微微收敛了起来,眸子也沉静了下来,阴沉的可怕。“既然记得那等会看见了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他说的云淡风轻,但事情哪里有那么简单。

     苏锦棉只觉得眉角一跳,抬手握住他横亘在她腰上的手,“不,我不知道要怎么做。”

     她的眼神带着些不知所措,看着他时却无半分的保留。

     见他不说话,她心下着急,想了想,这才组织着语言说道:“我也知道八皇子此番既然应允了让我入宫,那么自然是皇上允了你些什么,这些我尚且还能对付,但……”

     她眨了眨眼,越说越低,隐隐的有了丝委屈。

     八皇子的眼底却是有了笑意。

     对付?

     这丫头用词倒是越发的知道讨他的欢喜了。

     他微微松手,转过她的身子面对面。“但是什么?”

     其实他哪里不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棉儿那么聪明,连皇上允诺了他些什么都知道了,此刻却这般信任的把问题抛了回来,真该说她傻呢,还是大智若愚。

     苏锦棉这么一犹豫,已经进了宫门。

     八皇子却还是不紧不慢的,勾着她的发丝,眼神微微迷离,“棉儿怎么不好奇皇上允了我什么?”

     苏锦棉哪里还敢跟他提这个,允了什么虽然她不知道,但是现在是在没心情去猜,见他还是漫不经心的,虽然知道他是有意逗自己,还是只能跳进去,任他鱼肉。

     反正,她苏锦棉此生除了八皇子,怕是谁都不敢不要命的娶了她。

     再说了,眼前这个人既然没有要放手的意思,想必她这辈子都只能犯在他的手里,永世不得翻身了。

     当下狠了狠心,一头扎进他的怀里,抱住他的腰。

     这举动倒是真正出乎了八皇子的预料,微微错愕的任由她这么用力的抱住自己。只是眼底,早已处于本能的泛起了点点的笑意。

     棉儿还真是……让他惊喜呢。

     苏锦棉抱着他精瘦的腰身,这才觉得此举不妥,但是在没有办法,只能燥红着脸蹭在他的胸口,委委屈屈的。“棉儿已经是八皇子的人了,且不说别的,就单单八皇子你允的护我周全。”

     八皇子这回是真的被她逗笑了,收了手抱了抱她,这才戏谑道:“我的人?我何曾与棉儿……”

     苏锦棉已经耳根子都红了,维持不了她那淡定的摸样,气的直接捂了他的嘴。

     但真的四目相对,苏锦棉又反应迟钝的短路了。

     八皇子的眸色沉了沉,在她微微湿润的掌心亲了一口,见她受惊一般猛然抽手往后跌去想去扶时来不及了,她的胳膊狠狠地搁在边上,疼得她倒抽冷气。

     八皇子顺手揽了她回来,扯开她的袖口就要看。

     苏锦棉下意识的一遮,“不打紧。”

     肯定是乌青了一片。

     他轻轻叹气,抱过她,轻轻的撩起了袖口,果不其然已经青了一片。

     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皱了皱眉,这才把袖口放了回去,“我早已在皇上面前说了你是半桶水的料子,你既然不愿意救那就无能为力便罢。”

     苏锦棉一愣,这才知道他回答的是之前的问题,这才不动声色的松了一口气,面上却还是一副凝重的表情,点了点头。

     似是看透了她一般,八皇子凝眸看了她片刻,这才揉了揉她的头发,别开脸去。

     苏锦棉不是圣母,当初谁推了她她心里有数,自然是不愿意搭救的。但八皇子答应了带她去看看,又一路什么都不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自然还是要探过他的口风才敢做事的。

     否则身后没个强有力的靠山,她拿什么和皇家斗?

     虽然她还没往八皇子打算牺牲掉苏家这个棋子这边想,她却是害怕的。

     太害怕了。

     这种情绪从上了马车开始一直就没停止过,皇宫于她——是囚笼,是噩梦。

     如非必要,今生再不想踏入。

     吕公公已经侯了好一阵子了,见马车终于出现在了眼前,眸色深深,手里的拂尘一甩,警告着身后的宫女道:“给我拎清楚了,你们现在开始就是瞎子,聋子,哑巴……谁敢逾越半步,我直接抽了谁的脚筋。”

     话音一落,身后一片寂静。

     他冷哼一声,见警醒了,这才迎了上去。

     八皇子率先从马车上下来,扫了眼前候着的宫人一眼。有眼见力的赶紧伏在马车旁当踏板。

     苏锦棉刚出来就看见小太监伏在地上一动不动,微微皱了眉,扫了眼一旁言笑晏晏正大量着她的吕公公,这才伸出手被小公公扶着踩在他的背上下来。

     吕公公似乎是满意的,眼底都有了笑意,赶紧在前面开路。“皇上久候多时了,八皇子请,苏小姐请。”

     苏锦棉的脸色却是微微一白,扯着裙摆有些踌躇。

     八皇子自然注意到这些了,不动声色的拉了她的手握在手心,见她紧张的都有些僵硬,一边揽着她走一边抬手一下下梳理着她的指尖。

     “棉儿可是有些不自在?”他低笑,见她缓过来了,这才把她的手握在手心,紧紧的握了握。

     苏锦棉见吕公公一直在前面走着,恍若未闻,又扫了眼身后垂手低头默默跟随的宫人,这才知道八皇子早就吩咐过了。

     当下摇摇头,“我……民女没有关系。”

     八皇子也不置可否,眼底却有了些笑意,微微压低了声音道:“还是头一次见棉儿这么局促,面对本皇子的时候可是张牙舞爪的呢。”

     苏锦棉却没回话,她这话不管怎么回都是错的,自然干干脆脆闭了嘴。

     这一凝神才发现是直接进了宫苑的,心下顿时了然,怕是直接去看十一皇子了。

     殿外种着几株傲雪寒梅,正凌风而立,美不胜收。

     今日初雪刚融,殿内燃了暖炉,倒是一点都不冷。

     苏锦棉几乎是一进殿内扫了眼在座的人,便低了头去。

     上位坐着的皇上和太后正说着话,声音低低的,表情并不轻松。听见通报这才看了过来,几乎是立时的,苏锦棉就觉得两道目光是同时胶了过来。

     苏锦棉现在站在这块地了,却觉得没那么害怕了。心下有了底,何况八皇子也一直在一旁,进殿之前才刚刚松开了手。

     随着八皇子请了安,苏锦棉刚站起身子,就看见一侧的帘子被掀了开来,一个雍容华贵的女子急匆匆的在侍女的陪伴下走了过来。

     苏锦棉抬眸看去,想必这就是落贵妃了。

     不过她是不打算自作聪明的去行礼,反而一转头看着八皇子,见他神色倨傲,等女人近身了这才怡怡然象征性的行了个礼,这才故作姿态的伏了身子要行礼。

     落贵妃自然是要拦着的,手一托,止住她的动作,眉微微皱起,“是苏小姐吧?”

     苏锦棉微微一笑,垂了眸低顺的应:“是的,民女给贵妃娘娘请安了。”

     落贵妃扫了眼皇上一眼,这才拉着她就往里面走,“何必虚礼,还请苏小姐能施手救救老十一……”

     苏锦棉见她绝口不提老十一跟她之前的过节,知道这贵妃娘娘可是傲气的狠。当下不卑不吭的抬手微微抽出,往后退了一步。

     见落贵妃错愕,眉间一抹厉色闪过时,心下微微一跳。

     不料落贵妃却是软了心,又抬手扯住她,“如果苏小姐是介意当年的事的话,本宫就给你赔不是了,毕竟十一那时候还小,也是无心之失……”

     话点到即止,苏锦棉眨了眨眼,这才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贵妃娘娘是不是误会些什么了,锦棉空手而来……而且,男女有别,有些不方便罢了。”

     见苏锦棉这么一解释,落贵妃倒是一愣,随即又笑了起来,“瞧我……快请了太医一起过来诊断。”

     “是,娘娘。”

     苏锦棉这才抬眼去看八皇子,见他眼底都是赞许的笑意,这才松了口气。

     而这一系列下来,那两位位高权重,一位掌管天下,一位掌管后宫的人却是一声不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