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三十六章 惊心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三十六章 惊心

     他倒是说话算话,因为耽搁了一些时间,他索性也不带她回去用膳,只吩咐了车夫去了碎阳楼带她过去吃那里的招牌菜。

     苏锦棉一向没出过远门,自然是对这些有着极大的好奇,见他眼底有着淡淡的笑意想必他现在的心情是极好的。

     当下透过被她撩起一角的布帘往车窗外看去,一脸的向往,“我们能不能下了马车走走?”

     他一顿,低头看她,见她双眸紧紧盯着窗外,揽在她腰间的手微紧,却是笑着应允,“既然棉儿喜欢便下车走走罢。”

     江南冬雪初融,空气里渗着凉凉的风,她刚走了段路,鼻尖就被风吹的红红的。他走在她的身边,只是顺手整了整她的衣服却是半字都不提回去的话。

     碎阳楼坐落在湖边,掩映在一片翠绿的树影下。白雪覆盖在枝桠上,厚厚的一层,此刻天色黑的早,那一层就如绿树的黑影一般蛰伏着,厚重地让人心慌。

     苏锦棉细细打量了这里一圈,倒还真是让人欢喜的地方。即使是这么冷的天这里还是人来人往的,看这锦衣玉段的样子,倒还是官贾富商常来的寻欢之地。

     见她四处打量,他微微勾住她的肩膀拉进自己,不由低低地笑出声来,“棉儿是观察出什么来了么?”

     苏锦棉闻言,回过神,摇摇头,“只是好奇这里的招牌菜罢了,毕竟那么多人慕名而来。”

     她话音一落,八皇子的眸色却是几不可见的一沉,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近在脚下的门楣,不以为意的迈了进去。

     楼下楼梯旁边还有一个幽静的雅座,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一旁还有姑娘坐着弹着琵琶,如幽似怨的,很是清幽。

     倒是这清幽,却并非被苏锦棉欣赏,只觉得这调子此刻印着这里的冬日皑皑,只有一股子涩凉从脚底升起,凉意覆盖全身。

     八皇子倒是轻车熟路地点了几道菜,小二见他似是熟客,留意了片刻,转身去忙了。

     屋内的暖气充足,不一刻苏锦棉就觉得浑身都有着暖意,等菜上来的时候胃口大开。

     见她喜欢,他的唇角微微翘起,又瞥了她一眼,看她偏爱酸甜口感的菜,便顺手调整了一下菜的摆放位置。

     苏锦棉却是一愣,塞进嘴里的糖醋鱼就是一顿,那酸酸甜甜的味道瞬间由她的舌尖漫延开始,让她的脑袋“嗡”地一声,竟觉得耳根有些发烧。

     八皇子却是不注意这些的,见她停下,挑了挑眉,“喜欢多吃点。”

     今日他的身边没有带人,孤身一人陪着她在这里用餐,却是让她的心底一暖。她看了看他的面前,他倒是不怎么动筷,面前只摆了一盏青色透明的小碗,里面淡淡的酒液在昏黄的光下泛着点点晶莹,看起来倒是让人食指大动。

     见她盯着他的酒杯发呆,他随手递过去,“今天怎么尽是在发呆,可是什么引得你这般好奇。想喝便小口啜点吧,这酒烈,你喝不了。”

     他微微低哑着嗓音突然靠近,使得苏锦棉蓦地瞪大了眼睛,看到那逐渐欺近的脸庞,那样的惊人动魄,低了头就着他的手抿了一小口。

     那酒液入口就辣得她一呛,只觉得嘴里都是浓浓的辣味,偏偏那味道还散不去,冲的她的脑袋里都是这股酒的味道。

     见她呛着,他起身离座,不少片刻就端了一盘的草莓过来,捏起她的下巴就把草莓丢了进去。

     那甜甜的凉意终是缓解了她嘴里那股子烈酒的味道,她掩着嘴指指他手里的酒,微微吐着舌头不敢置信,“这样你都喝得下去?”

     八皇子却是没吱声,只是眉角漾开抹淡淡的笑意,捏着杯子小抿了口。那鲜红的唇被酒液打湿,湿漉漉的一层看起来萎靡至极。

     苏锦棉连忙低头咽下一口口水,好像刚才的酒气上涌了般,冲的她面色微微发红。

     这般的和睦,两人之间倒是好久没有了。

     琵琶的曲调已然换了一曲,淡淡的暖意弥散开来。

     调子一变,苏锦棉就知道了,当下抬眸看去,就看见那坐在椅子上的女子正看过来,对着她淡淡的一笑。

     苏锦棉微微弯了唇角,看着她纤细的手指弹着琴弦,刚想问这是什么曲子,像是春天刚来融了一切的凉意缓缓变暖一般,温暖得她都不想动一下时,门口却响起一阵铃铛的声音。

     声音不轻不重,留心的人自然都抬眸看了过去。

     见是一位遮着斗笠的和尚走进来,俱都转了回去,那面上隐隐还有点鄙夷之意。

     苏锦棉看了看八皇子,见他看的目不转睛,想必这人应该是有些来头的,倒不料竟然还是熟识的。

     只见他的脚步微微一顿,便转到这边,走了过来。

     那双藏在斗笠里的眼睛苏锦棉看不真切,却是真真实实察觉到他打量探视的目光。只觉得被他那目光看得浑身发冷,有些不自在。

     察觉到他的目光,八皇子轻轻转着杯沿,敲了敲桌面,“以北。”

     听到名字,苏锦棉却是抬起头来。

     这人她倒是知道一点,这是八皇子为数交好却鲜少被人知道的一个存在。好像是个小郡王,小的时候太后喜欢,便召进宫来养着。后来似乎是这样的宠爱让人嫉妒得红了眼在宫里的日子过的并不舒坦便送了回去。

     再大些家道中落,不知道是触怒了皇帝什么底线。一家人被流放到一个小县城,这个小郡王不知怎么的,就出了家。

     原本的名字并不叫以北,似是赘了佛门之后才法号以北。

     这段事鲜少有人知道,苏锦棉也是早年在宫里知道八皇子和他有些联系,有心自然是能打听到一二的。

     以北抬眸看了看一旁支着下巴眸色微微严厉的八皇子,在他身边落座,“你倒是来得快。”

     他却是一哂,眸子一沉,“这次还真的不是我想来。”

     他这话意有所指,他却是误会了,眼光直直转向一旁的苏锦棉,“倒是我这个小嫂子面子这般的大?”

     见他误会了,八皇子却是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微微弯了唇角。

     苏锦棉却是窘迫了,抬起眼寻着他的目光一字一顿道:“别拿我当靶子,跟我半分关系都没有。”

     以北的眼神中多了一抹戏弄,怕是早已料到苏锦棉会有这番的辩解,他挑动了下眉头,道:“小嫂子若是无足轻重,我哥哥何必带着你。”

     这话一出,苏锦棉却是不知道怎么回了。她敛了唇边的笑意,微微为难地看着他,“可是那么高的帽子扣在我的头上我晚上会睡不好。”

     她一句看似玩笑的话说得模棱两可,倒还真的分不清她真正的含义在哪里。

     坐了一会,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八皇子看了看苏锦棉,见她吃得差不多了,抽出放在她袖口的丝帕递过去,“吃好了便走了,今天不尽兴的话明日再来。”

     苏锦棉定睛看过去,只知道两人的关系必定是有些不寻常的,想必此刻是有重要的话要说。当下点点头,指了指桌上那碟被她吃得干干净净的草莓道:“明日来找我的时候带上这个便好。”

     她自己也许不留意,坐在她边上的两人却是分明的听见她用了“明日来找我的时候”这句话,以北一愣,看她的目光也在瞬间不一样了起来。

     八皇子是料准了她会想到这些,在桌上押上一锭银子牵着人便走了。

     意外的倒是马车已经停在了外面,苏锦棉看了牵着她的八皇子,挑了挑眉,却是什么也没问。

     迎面一阵凉风吹来,苏锦棉不由往八皇子的身后躲了躲。

     等行到马车前的时候,那股子远去的暖意这才似乎回来了般透过层层叠叠的帘幕传了过来。

     马车里的暖炉正“霹雳扒拉”地燃着,那温暖得无一处死角的暖意无非不再提醒苏锦棉,车夫已经停了许久,早已等候在这里了。

     她抬眼看了看面前正摘下斗笠的以北,那眉清目秀的秀美却是让她一怔,倒还真的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了。

     见她在打量,以北弯着唇一笑,却是邪恶至极,那笑容和他那张纯情的脸却是有点都不匹配。

     苏锦棉被他露着牙齿的笑笑得浑身发凉,侧了头顺着八皇子的手缩到了边上靠着软枕坐下。

     见她摆明了不想参合进来,他只是略微无奈的看了她一眼,顺手把她揽进怀里,“睡一觉?”

     苏锦棉点点头,懒懒的“嗯”了一声,二话不说闭上眼缩在一边假寐。

     倒是顾忌着苏锦棉还在这里,两人也不怎么交谈,只是间或听见烛火的声音。马车摇摇晃晃前行,她窝在他的怀里,心底却是从未有过的安宁平静。

     等她半睡半醒间,倒是听见以北问他,“你认真上了?”

     久久没听见他的回答,不知道是摆出了一副怎么样的表情。

     半晌才听以北低低地叹了口气,倒不是沉重反而有些松了口气的感觉,“我正担心以后谁能制着你些。”

     说罢,顿了顿,片刻才接道:“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只是看她一眼就觉得挺适合你的……”

     苏锦棉眉睫微微眨动,腰上被他揽着的地方微微有些酸。她皱皱眉,抗议般嘤咛了声,一直垂放在一边的手此刻却攀上去揪住他的衣领。

     见她睡得不安稳,八皇子低头拉了拉盖在她身上的披风,轻轻地揽着她往身上靠了靠,见她眉间重新舒展开来。

     微微皱眉道:“就你想的那样。”说罢,抬眸看着他,眼底一片澄澈的笑意。

     那笑容,看的以北一阵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