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三十三章 试探,置气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三十三章 试探,置气

     她眸子一转,唇角一动的功夫之间,他便似有领悟一般的能猜到她在想些什么。寻着她的视线看去,见那蒙面女子痴痴地看着这边,心底想着的便是她多少还是有点底子的,否则能那么入神地感受到这女子琴音里的变动?

     苏锦棉转回头便看见他斟了一杯“鸳鸯成锦人成双”的花酒,他修长的指尖捏着杯口,细细地摩挲了会,见她回过神来,眼底含着淡淡的笑意。

     苏锦棉却被他这样意味不明的笑容笑得浑身发毛,也不管手上拿着的是浓烈的“凤凰酒”,掩饰什么般一口咽了下去。

     那酒味浓烈,呛得她就是一阵咳嗽,咳得脸绯红绯红的,一双眸子晶亮的似乎能滴出水来。

     苏锦棉接过八皇子递来的手帕时,还恨恨地想着,做人果然不能撒谎,遭雷劈啊!

     “这凤凰酒这般饮了,只能说是不识货了。”台子上的女子终于淡淡地出声,苏锦棉抬眼看去,见那蒙着面的女子眼神正是看着她的,莞尔一笑,却不接话。

     这一拳打出去却是击在棉花上,这女子又等了会,见她真的不打算接话,淡淡地笑了笑,那轻灵的声音悦耳,倒也算是动听了。“小娘子怎么不说话回应与我?”

     既然人家都这般问了,苏锦棉哪里还有不会答的道理,抿了抿唇角,却不知道该接什么的话。

     这酒楼闲散的人很多,此刻被这动静引得都往这边看。这四角桌即使在大厅不明显的地方,此刻也格外的备受关注。

     苏锦棉思忖了半晌,舔了舔唇,只感觉唇上还有那似甜似涩的酒味,当下挑了挑眉,看向蒙着面纱的女子道:“这酒唇齿留香,被我这种不懂酒的人这么喝下去实在是浪费至极。”说罢,她看了看那女子的反应,见她不动声色,只是琴声却带了些轻蔑,继续道:“但即使是这样,我也品出了这酒的与众不同,姑娘又有何不满呢?莫非是觉得我这般的人实在是糟蹋了?”

     她这句话看似说得温和,其实字里行间都逼着那蒙着面纱的女子。

     见她看似温和,其实却是带爪子的猫。这蒙面的姑娘琴声一顿,竟然收了手,直接抱着那琴从台上飞了下来。

     那姿势曼妙,苏锦棉毫不怀疑这完全是用来勾引男人的,她怎么能承认自己此刻的处境都觉得这姑娘如此好看呢。

     等那女子抱着琴走过来时,苏锦棉不动声色的看了看身旁的八皇子,见他看似漫不经心地小酌着酒,只感觉心头一跳,强烈的不安的感觉越发的明显了。

     八皇子似乎是感受到了苏锦棉的探视,微微偏头看了一眼,双眸缓缓一眯,充分将此刻的媚态发挥到了极致,直看的人心惊肉跳的。

     苏锦棉捏了捏手,却是不动声色地看着那女子,把他顺手斟好的酒慢慢地移过去,“姑娘不嫌弃的话便同坐一桌,一起饮酒吧。”

     那女子却是不在意,完全当作没听见苏锦棉的话,抱着她的琴径直走到八皇子的面前,微微一福身,“这位公子看着倒是陌生。”说罢,掩唇一笑,姿态羞赧。

     但苏锦棉完全觉得她已然蒙面,已经无所谓什么姿态问题了。只是这女子一笑,当真如三月暖阳,那双眼漾开的笑意真真是能荡到人心里去。

     见八皇子并没有看过来,她的笑容微顿,随即落落大方,“小女子是这家酒楼的老板,这一桌子的帐便免了吧。”

     苏锦棉笑了笑,混不在意。只是在某人随意瞥过来一眼时,正色道:“何必,这点酒钱还是付得起的。”

     这话一说,自然是引了她的注意,她抬眼看过来,细细地把苏锦棉从上到下打量了一边,“刚从台上看你的时候只觉得不起眼,如今细看……”她顿了顿,却是转开了眼。

     苏锦棉只觉得心头被这女子挠了一下,不痒不痛,却是不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当下,捏着酒杯递到唇边,细细的一品,眉头微微一皱。“枸杞,淮山,甘草,当归,红花,狗脊,玉竹,红景天,青皮,草果,山茱萸,牛膝,枳壳,陈皮,款冬花……”她每说一个词,面前的女子脸色就差一分,等苏锦棉抬眼看去时,她的脸色已经十分不好看了,但是苏锦棉自认自己还是给她留有余地的,才说了一小部分而已。

     见仇已经报了,苏锦棉微微露出笑来,“姑娘需要我把这份量都一并说出来吗?我是不介意的,但是你……”

     “呵,倒没看出来你有这本事。”她冷笑一声,本来若隐若现的敌意此刻已经完全不遮掩了。

     苏锦棉看了看一旁饶有兴致的八皇子,抿了抿唇角有些不开心起来,“倒是喜欢拿我寻开心。”一句话便让他知晓她此刻的情绪。

     他微微收敛,只是淡淡地笑着,“偷有一闲,难得有美酒,还有美人相伴。”话说道这里,他还是没有向那站在桌前的女子扫去一眼,只看着她,见她蹙着眉,抬起手,那修长的指尖按在她的眉间,轻轻一点,“夫人怎么还能跟为夫的置气呢,莫破坏了这姑娘抱琴下来切磋一番的好意。”

     苏锦棉心底却是沉沉地闷,瞄了一眼她手里抱着的琴,只觉得这露底怕是势在必行了。

     微微叹了一口气,苏锦棉却是不愿意在那么多人面前露手的,只是按了按额角,抬手控住他还没有收回去的手指。“我想回去了。”

     他眉间的笑意一敛,却是点点头。“好,棉儿要如此便如此。”话音一落,这才看向已然没有表情的蒙面女子,低声道:“姑娘好好的为什么要蒙面呢?难道是怕以真面目面世么?”

     说完,却觉得自己似乎是多管闲事了一般,暗自一哂,便侧开头去。

     苏锦棉在他身边却是看的清清楚楚,他看向她的眼神分明有着洞悉一切的明朗,和强烈的杀气。

     虽然不敢断言他们就是认识的,但是苏锦棉百分百能确定来两个人是有过节的。

     当下,便噤声。

     如此一推测,这姑娘找她的麻烦倒是想打蛇随棍上,直接找八皇子麻烦的。却不料一点都激不起苏锦棉的战斗力,只是着力点找错了,难免是对牛弹琴。

     她高估了八皇子的魅力,亦或者是太不相信苏锦棉的定力了。

     她以为苏锦棉是喜欢八皇子的,却不料,除了依附关系,别无其他。

     ——苏锦棉小气巴拉不露手的分割线~——

     苏锦棉随着八皇子回到客栈的时候,管事的正好走进来寻人,见他们回来,恭恭敬敬地道:“殿下,可以上路了。”

     苏锦棉只觉得在凤凰酒家受了气,当下看了那管事一眼,转身进门的时候直接把门一关,懒得搭理还未进门的八皇子。

     站在门口的八皇子见状,眸色一沉,低低地笑了出来。“你去准备下吧,晚些我就过来了。”

     管事的闻言,点点头,“是。”便恭恭敬敬地退下,丝毫不拖泥带水。

     苏锦棉倚在窗边看了会风景,听见身后有动静,身子微微地僵了僵。她此刻倒是有些后悔的,平白无故地被他当作试探的对象试探对方的深浅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糟糕,但是却又觉得这件事由他坐起来却是理直气壮。

     想起刚才小脾气一来,当着他下属的面就那么毫不留情地把他关在门外,当下悔得差点咬舌自尽。

     他要是想折腾她,怕是有的是方法。

     八皇子轻轻喟叹了一口气,修长的身子覆盖过来正好能整个笼罩住她的。“莫不是你要一个人留下?”

     苏锦棉只觉得心里刚刚泛起的那点点愧疚和后悔瞬间又消失殆尽,她抿了抿唇角,低下眉眼,故意气他,“如果是殿下您的意思,民女哪敢不从?”

     他挑了挑眉,当作没有听见,“那快收拾好,我们该走了。”

     苏锦棉细细的听着,重点全落在他那句“我们”上面了,当下只觉得心下一暖,但随即却是学他一般当作没听见,只道:“殿下这是要带棉儿再去一趟凤凰酒家吗?那里的‘鸳鸯成锦人成双’怕是挺合殿下的口味的。”

     他往前迈开的步子一顿,硬生生停在那里。那一股子凛冽的味道却是从他的身上扩散开来,越来越浓。

     苏锦棉低着头并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觉得他这般的气势怕是真的动了怒。正想抬眼刺探一下军情,却猛然被他拽过了手腕,还未等她反应过来便觉得他的身体重重地压了上来,直接把她逼在了窗台前面。

     苏锦棉一慌,只觉得压在自己身上的这具躯体虽然让她感觉不到灼热的温度却是烫人的厉害,他不管不顾把身上全部的重量都让她承着,似乎一点都不打算让她透过气来。

     苏锦棉只觉得沉闷,本来置气些什么在此刻瞬间都成了泡影,她惊慌失措地抬头,便看见他微沉着眸子,注视着她,一字一句道:“既然棉儿如此提议,那我不如就用自己来试探棉儿的真心吧?如何?”

     既然棉儿如此提议,那我不如就用自己来试探棉儿的真心吧?如何?

     既然棉儿如此提议……

     那我……

     那我不如就用自己……

     来试探棉儿的真心吧?

     如何?

     如何?

     苏锦棉只觉得他这分外清晰的声音在脑子里回荡了一圈又一圈,直直逼得她喘不过气来。却因为他的这句话,彻底芳心大乱。

     他怎么敢!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