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三十一章 云起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三十一章 云起

     这一个迟早,却是到了下午。

     苏锦棉倒是兴致不减,随着他下了船,走上码头只觉得空气比船坊上的不知道要清新多少。可惜的只是那天色,微微的沉,似是要下雨了一般。

     苏锦棉随着八皇子上岸,江面的风有些大,吹的她的狐裘都鼓动着。

     这个小镇已经是隶属于江南地区的了,温度适宜,比起那京城的寒风刺骨,这里算是暖和很多。

     苏锦棉抬手揉了揉脸,见八皇子的小厮往客栈里扎堆,不由好奇,“我们今晚住这里?”

     八皇子挑挑眉,“既然下来整顿了,那便留一晚。”

     苏锦棉却听得半信半疑,估摸着是给那些后面追着的人一个机会罢了。否则等他真的到了江南谈正经事的时候被找了麻烦,那到时候就不是收拾那么简单了。

     见她心里明白,他自然不会说得清楚,只是抬眼看着远处的人头攒动,说道:“这回让为夫的也来做一回暴君,棉儿做一次宠妃?”

     苏锦棉却听得眉头一皱,看了看他,提醒道:“这话说与我听便罢了……”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他低低地笑了起来,“棉儿这是在担心我么,口无遮拦惯了,如今也只能和棉儿贫嘴了。”

     苏锦棉却是笑不出来,暴君和宠妃什么的,她并不热衷于此。

     八皇子却是不在意她的态度的,揽住她的腰带着便往前走去。“殿下这次不需要带侍卫出行么?”

     顿了顿,苏锦棉还是有些不放心。

     八皇子像是没听见一般,只在走了一段路之后才问道:“原来棉儿不知道我一直有影卫贴身保护么?”

     闻言,苏锦棉却是一颤。

     与其说是保护,苏锦棉只觉得是监视。倒哪都有小尾巴跟着,你确定这个感觉还不错么?

     苏锦棉一直生在北方,倒是没见过南方这些精巧的小玩意的。当下,只觉得哪里都新鲜,这里摸摸那里看看。

     也只有这时,她倒是有属于这个年龄的不受拘束。

     他也不拦着,眼看着这天色越来越黑了,也没见管事的回来,便知道今晚是要留宿在这里了。当下勾过正要往捏糖人那边去的苏锦棉,双手控得她紧紧的,“走了。”

     苏锦棉只觉得意犹未尽,眼巴巴地看着那个糖人半晌,却还是跟着他往回走。

     这些小动作他自然看的一清二楚,唇边勾起个若有若无的笑来。右手搭在她的肩上微微俯低了身子帮她紧了紧披在外面的狐裘,“棉儿果然还是贪玩的,我倒天真的以为棉儿长大了些心智总能全,怕是我想多了。”

     闻言,苏锦棉一眼瞪过去。倒还奚落起她来,分明自己也很投入其中啊。

     等到了客栈的门口,八皇子的步子却是顿了顿,随即扫了眼大厅,这才缓缓地走上去。

     楼梯边摆着一拍葱翠的盆栽,苏锦棉只觉得这绿趁着这木质的楼梯显得格外的好看,就那一眼便能看见坐在楼下的那一桌子人默默吃着饭的样子有着说不出的怪异。

     此下,便随着八皇子留意了一下,一眼就看见那客栈的老板娘正倚在柜台里看着揽着她缓步上楼的八皇子一脸的垂涎。

     苏锦棉一愣,倒是笑了起来。

     这天字房的风景倒是不错,一眼看出去那后院显然也是刻意装饰过的。

     这里虽然有风,但是天气倒是没有那么冷,苏锦棉一进屋子还没坐下就看见八皇子径直走过去把窗户打开。

     她只觉得怪异,坐下来的瞬间,窗外的风吹过来只觉得空气里隐隐有股香气浮动。

     “殿下可有闻到些什么?”她问道。

     八皇子却是反问,“哪里有什么味道?”

     苏锦棉挑了挑眉,倒是不再说话,只是细细地闻了闻,只当是自己多虑了。

     这时,门扉被轻轻地叩了几下。苏锦棉以为是八皇子身边的人便懒得去开门,只抬抬眼,窝在一边捧着茶盏出神。

     大概是听不到里面有动静,外面的人迟疑了下,说道:“晚饭来了,客官方便的话便开下门吧?”

     这声音里带了些小心翼翼,苏锦棉倒是不知道八皇子身边是有这号人物的,当下便知道大概是客栈里的小二罢了,只是一个女孩子家的来当小二?怕是别有用心罢了。

     想到这,见他懒懒地卧在床榻上连开口放行的话都懒得说,便道:“进来吧。”

     门外的人在听见苏锦棉的声音时微微迟疑了下,还是推门进来了。

     苏锦棉虽然好奇但是连看都懒得看一眼,只吩咐了句,“东西放下便是。”

     八皇子听闻这话却是懒懒地抬眼来看了看苏锦棉,朝她招了招手,“过来,天气那么凉一个人坐那里做什么?”

     不坐这里还能黏到他身上去么?苏锦棉暗暗翻了个白眼,却是纹丝不动,见那女子也没有要出去的意思,终于抬眼看了看她,“怎么?有事?”

     那女子瞬间羞红了脸看了眼床榻上抬眼看过来的八皇子,羞答答地答道:“没……没事。”说罢,总算腿脚利索地退了出去。

     苏锦棉挑了挑眉,却是不动声色,“殿下都没点表示么,怕这人是专程来看你的吧?”

     “棉儿过来。”他总算出口,但却不是回答她的,只是又招招手,见她还是纹丝不动。眉角一沉,却是笑得邪气。“棉儿这是要本皇子亲自过去请?”

     苏锦棉的眉间抽了抽,不答话,身子倒是利索地爬了起来,走了过去。

     刚走过去,就被他拉住手,往床榻上一拽。还没等她从这天旋地转里反应过来,便听见他满足的叹息声在耳畔响了起来。“棉儿最近的胆子倒是越来越肥了,若是我不重复第二遍,就明目张胆的当作耳旁风了。”说罢,顿了顿,眼波微转,“若不是我宠得?”

     苏锦棉只想问,“你除了欺负我哪里宠过我!”但一想到他的无赖性格,只是把到嘴边的话往回咽,低了头不发一言。

     他此刻倒还真的猜不透她在想些什么,“棉儿在想些什么?”

     苏锦棉不是一点异常都没有感觉到的,只是一直没问罢了。她扫了眼不远处那色香味俱全的晚饭,问道:“殿下一下午都没吃些什么,不去填填肚子么?”

     八皇子却是不动声色地抬起手指摸了摸她光滑的脸,“棉儿这是在关系我么?”

     苏锦棉咬咬唇,见他不答,也懒得问,只翻了个身寻了舒服的位置就闭上了眼。

     见她叫上劲了,他无奈的抚了抚她的发,叹道:“今晚之后你便唤我云起吧。”

     这话一出,却是炸得苏锦棉七荤八素,倏地抬起眼来看着他。“什么?”

     他却被她的反应逗笑,修长的指尖抚在她的唇上,轻轻地点了点,低声重复,“唤我云起吧,总不能当着外人的面还唤我殿下吧?”

     苏锦棉炸了眨眼,不怕死地说道:“那我可以不叫你名字啊。”

     话落,只感觉他身上的气息一沉,隐隐有发怒的症状,她这才摸了摸鼻子,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道:“殿下真是会折煞我。”

     听闻她的抱怨,他却不当回事,“如今这世上,能唤我云起的除了我父皇便是你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苏锦棉却是一怔,说不出话来了。

     也是,这世上能得到他允许的能唤他名字的似乎只有当今的皇上和她了,她不应该觉得荣幸么!

     只是,她看了看低头正盯着她看的八皇子,淡淡地笑了笑,这个人还以为这样的方式便是亲近了,其实这只能在她的心口砸下一个坑,一个深不见底的坑。

     虽然说苏锦棉的身份和他比起来除了皇家至尊之外,别的哪里不匹配。只是这个皇家,横亘霸道,却是让她一点都不想想起来他们之间还有这一层逾越不了的关系在。

     他是君,那她便是臣,他愿意宠她,那她便能对他说不。但是万一他不宠她了,那么她所能做的除了臣服还是臣服。

     她的心思百转间,他却没有注意道,只是摸着她的头发道:“今晚棉儿早些睡,再过几日便能到目的地了。”

     苏锦棉点了点头,低敛了眉睫,窝在他的胸口半晌,才低低地叹了口气,“今晚小心。”

     他一愣,身子微微一动,迟钝了半晌才笑着说:“倒是什么都瞒不过棉儿了。”

     苏锦棉闭着眼,只感觉到他笑得顺畅,听他问:“棉儿是怎么知晓我今晚的打算的?”时,才微微睁开眼,裹了被子缩在一角。嘟嘟囔囔地说:“我只是猜的罢了,大厅那一桌子的人吃饭都吃得死气沉沉的,好生怪异。再者,你从不允许不是你身边的人踏进自己的领地半步,今晚却是容许我放她进来探察地形?”说道这里,顿了顿,有些查证般的看了看他,“是这样吗?”

     他却是一声不吭,只是把她抓了回来,抱在怀里轻轻地揉着,“还有什么?”

     苏锦棉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很多地方我都看出来了,要我一条一条地说吗?”

     听罢,他缓缓地笑了起来,一双深邃的眼底都是灼灼精光,“棉儿倒是聪明,只是这些话你不觉得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么?”

     苏锦棉暗自嘀咕了一句,却是正正经经地回答:“那岂不是辜负殿下对我的殷切希望了?”

     苏锦棉在听闻他突然赏赐一般让她唤他云起时,一瞬间的不快之后转念一想却是细细地琢磨出了些什么。怕是早就知道她要猜,索性用这句话堵了她全部的后顾之忧,让她在他面前不要那么多拘束。

     他这番心意,苏锦棉自然不能辜负。眼见他的眸色越来越深,抚在她脖颈上的动作越来越轻便知道自己要是再装作不懂怕是他又要想出些什么别的点子来让她开窍了,还不如自觉一点。

     苏锦棉估摸着自己这浅眠的性子让他有些顾虑,这次来得都是亡命之徒,若是她半夜听到动静醒来,没有心理准备怕是会乱了他的好事。亦或者是,他分明是留了破绽让她自己看清了,晚上留意着些,毕竟这些事情,他总不能亲口说出来,说:“棉儿,今晚我要清理下最近跟的有些烦人的苍蝇,你晚上权当没看见。”这样的话吧。

     想到这里,只有她自己出声告诉她她心里明白了。

     见她都猜透了这其中的意思,他也不遮掩,低低地覆在她的耳边,说道:“我只是想要棉儿小心些罢了,有我在,断然不会让你出事的。”

     他说这话时,声音压得极低,身子倾过来覆得极为靠近。那暖暖的气息刷过她的耳廓,只让她觉得痒痒的,微微地缩了缩,一抬头就感觉自己的耳廓碰到他的唇,微微地暖意,让她一瞬间就僵在了那里。

     想必这意外让他也是一愣,随即他的眸色微微一沉,笑意慢慢地盈满眼底。然后缓缓,缓缓地笑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