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三十章 自然而然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三十章 自然而然

     行了几日总算是要靠岸修整了。

     苏锦棉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开心了一下,整天在船上晃悠着,抬头是蓝色的天,低头是碧绿的水,长久下去就怕是会看什么都一种颜色了。

     她倒没觉得闷得难受,本性寡淡,就算孤僻自此,也自得其乐。

     苏锦棉的风寒好是好了些,却不想,怎么都有点断不了根了。她也不在意,照例该怎么就怎么。

     倒是一直留意着的八皇子反而有些上心了,一日两顿饭,早饭和晚饭都是要拎着她一起吃的,吃完便盯着她把药喝掉这才有事去忙,无事闲来便蜗居在这里了。

     反正地方够大,苏锦棉权当没看见,该干嘛干嘛,淡定地不得了。

     今天早上吃早膳的时候,八皇子有意无意地提了一句,下个城市是洛城,船长要下次采购些东西,再过几日便到江南了。

     苏锦棉正喝着药,这一口要吞不吞的,直接卡在喉咙里,味道太苦,含了一会儿居然反胃,生生地吐了一地,咳得脸都红了。

     八皇子却是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只是看了眼坐在一旁说不出话来的苏锦棉,命令道:“把这里清扫一下。”

     说话间,动作却是温柔至极地拍抚在她的背上帮她顺气,“棉儿真胡闹。”

     苏锦棉无奈,只觉得狼狈至极,咳得一双眼睛红通通的,差点掉下眼泪来。只揉了揉眼睛,抓着他的袖口问道:“那我们能不能下去?”

     八皇子听话的重点似乎跟别人的都不在同一个层面上,只是审视着她脱口而出的“我们”瞬间心情愉悦,“既然棉儿想去,那岂有扫兴之理?”

     苏锦棉权当没听见他话里的深意,拎起那个蜜饯往嘴里扔,带她起身要走,他却拦住她的去路,大掌扣在她的肩膀上,淡淡地一笑,“把剩下的药喝完再走。”

     哪里是剩下的!

     苏锦棉险先翻白眼,分明是一整碗!

     她摸了摸肚子,顿时觉得那股子恶心的感觉又来了,当下硬着头皮推开药碗,“我真的喝不下去了。”

     他却是纹丝不动,只是抬抬下巴,示意她不要再挣扎了,在这个问题上他不会妥协的。

     苏锦棉无奈,拿了碗正想喝,突然想起蜜饯被自己吃掉了,当下问道:“蜜饯呢?”

     八皇子慢条斯理地接过侍女递上的手帕,慢条斯理地说道:“你不是吃了么,蜜饯只有一个,吃了便没了。”

     苏锦棉瞬间感觉被雷劈了一样,这个人分明是见不得她开心所以才来折腾她的!

     没有蜜饯,苏锦棉的心理压力很大……于是一整碗的药全数灌下全数吐了出来,连带着早上吃得所剩无几的清粥小菜。

     八皇子皱了皱眉,不动声色地探了探她的脉搏,虽然他不会看诊,但是学武的人多多少少都是能探脉的,见她脉搏平稳也不着急,只让她去休息了。

     所以此刻,苏锦棉靠在床头,看着屋内除了自己就是那几个贴身照顾自己的侍女只觉得今天从早上开始便霉运不断。

     此刻快近正午,她肚子饿得慌,午膳还没人过来送,她就开始有些迫不及待了。

     想了想,她探头看了看外面,见船廊上都没人走动,还是使唤道:“帮我弄些吃的来吧,我饿了。”

     这倒是这些天来,苏锦棉头一次吩咐她们做事,当下除了惊诧便快速的下去了。

     婢女前脚端着糕点过来,八皇子后脚便跟了过来。

     见她懒懒地躺在床榻上,挑了挑眉,轻声叹了叹,“棉儿最近越来越懒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苏锦棉却是不以为然,“哪里是最近,我一向是能坐着绝对不站着,能躺着就绝对不坐着。”

     “哦。”他拉长了声音表示疑惑,随之又轻笑了起来,“这性子倒是像极了苏夫人。”

     “那自然是如此,亲缘关系。”她淡淡地应了句,起身下床来。

     似是想到了什么,苏锦棉问道:“此次江南之行,还不知道殿下是怎么与我爹爹说得。”

     船上的暖气充足,他便穿得不多,就算是出了船坊站上甲板也只是略披上一件狐裘加身便作罢。此刻,他的衣衫半解,紫色的薄衫微盖于身,正惬意地躺在她闲暇之时最爱栖身的摇椅上。

     见她问了这个问题,眼神微微慵懒,顺手捏着她刚随手放在一边的书拿起来看了看,漫不经心地说道:“只是让我未来的岳父大人做了一个选择题罢了,否则你认为这事能成?”

     苏遮木向来不喜欢他,他知道。

     但是苏遮木却不得不接受他。

     那日,他下朝之后,直奔苏家。苏遮木正准备出去,见他的马车来了,便回了大堂。

     他倒是不随便向人请安的,但此刻辈分在这里,他倒是规规矩矩的,行完礼便坐了下来。

     见苏遮木急着出门,他索性客套都省了,直接开门见山道:“此次前来没有提前通知贵府一声,实是我失礼了。只是此事兹事体大,临时过来还请岳父大人海涵。”

     他直接叫苏遮木为岳父大人,倒是听得苏遮木脸色一变,连忙起身,“苏某担待不起。”

     八皇子却是直接忽略这个,说道:“事到如此,我便开门见山了。这件婚事已经定了下来,我父皇打算过几日召棉儿进宫小坐一番,所以先来告知岳父大人一声。”

     这件事朝堂之上,反对声是异常激烈的。

     八皇子如今枝根叶蔓衍生的盘踞交错,已然一手遮天了,如今再娶了这苏家的千金,想必是要逆天了。这简直就是如虎添翼,谁都知道苏家一方独大,若是连成了姻亲,那八皇子的势力就真的是再也无力打击了。

     更何况,瞄准了苏家这块肉的人不在少数,但是像八皇子这样一举拿下明目张胆的倒是开天辟地第一人。

     再说了,苏家和皇家有冲突不甚来往都是有目共睹的,哪有人会想明白苏家怎么就那么快就答应在明年苏小姐及笄的时候就把女儿嫁给八皇子当正妃呢。

     一时之间,这件事在朝堂之上都争吵不休。

     八皇子却是淡定地恍若置身事外,不闻不问,就连当今圣上的明知故问都不当做一回事草草回复过去。

     既然八皇子这里下手不了,那么自然只能从苏家下手了。但苏家哪里是那么好攻破的?早年皇家和苏家的正面冲突正是皇上一手造成的,他苏家那时候忍气吞声渐渐缩小了家业的规模,如今哪里还有皇家的触手之地。

     苏遮木和八皇子联姻,莫过于两家都有利益罢了。

     苏锦棉嫁于八皇子总比嫁给其他的皇子王爷强,否则苏遮木哪里会在苏锦棉同意之后就点头答应了。

     但苏锦棉入宫是万万不行的,当下,苏遮木的脸色便是一沉,“不行,棉儿不能去。”

     八皇子自然是知道他会有这个反应,当下只是略略沉思有些为难地开口,“不去的话就是抗旨不尊了啊。”

     苏遮木自然是知道皇上一道圣旨下来苏锦棉就必须要进宫了,当下皱了眉,看着八皇子道:“不知道殿下是何意呢?”

     八皇子自然知道苏遮木是个聪明人,当下也不隐瞒他的目的,直接道:“我过几日便要下江南了,怕是父皇会借着入宫传授宫廷礼仪为借口召棉儿入宫。”

     重点在前面。

     苏遮木知道。

     当下他重重地叹了口气,道:“殿下何必还和我玩捉迷藏呢,有事尽管直说便罢,何苦为难于苏家。”

     八皇子却是一哂,“哪里,岳父大人言重了。只是不这么说,怕是被撵出去之后再见您一面就是难上加难了。”

     他倒是说笑了,苏遮木敢拦皇上都不敢拦他。

     但他愿意给他这个面子哪有不要的道理,只是沉声道:“殿下是聪明人,自然知道我答应把棉儿托付给你是为什么。我不管你以后走得是什么路,但务必留她一条活下去的信念。”

     这话说得他一震,开始审思起来,“此话怎讲?”

     苏遮木却是不说透,只是笑了笑,“既然殿下都叫我岳父大人了,以后便这样吧。”

     这话说得云里雾里,八皇子却听得分明,这算是苏遮木心甘情愿地认了这桩婚事,当下勾起唇角淡淡地笑了起来。

     临出门前,他没再问他说那句话是为何,却在品读他上下两句话的时候分明地知道,这是让他以后自己去找答案了。

     苏锦棉正想问他是什么选择题时,他却像是知道她要问什么,不动声色地换了个话题,“棉儿这脸色怎么还是那般苍白。”

     苏锦棉大病刚过,怎么可能会脸色红润,但他这么一说,她挑了挑眉,只问道:“何时能靠岸?”

     他翻着书的手指一顿,见她披上了外衣,朝她招招手,“过来。”

     苏锦棉虽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是还是走了过去。只看见他微微撑起身子,眼神专注地盯着她的袖口。

     那里不知道是蹭到哪里了,黑黑的一小块,连带着手背都都这样的一小块颜色。

     他抬手帮她擦了擦,脸上却是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慌什么,迟早就快到了。你填些肚子便好,不要吃多了,不然上了岸就该你后悔了。”

     苏锦棉眨了眨眼睛,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