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二十八章 暖风徐徐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二十八章 暖风徐徐

     此时,外面天色已晚,漆黑一片,倒还是有些摊位想着多卖一点,寻了个隐蔽点没有风的地方窝着。借着星星点点的火光,苏锦棉巡视了下四周,只能听见寒冬里,那风刮得树木发出了“刷刷”之声,一切都显得寂静无比。

     怕冻着她,八皇子倾身系紧了她的狐裘,揽着她就往码头走去。

     “等会上了船再吃饭吧,马车倒是让人驾走了,反正几步,便走过去罢了。”

     苏锦棉点点头,借着他揽在她腰间的手,把身体一半的重量都压了过去。他倒是没说什么,只是揽得越发的紧了。

     寒风簌簌,离开了那夹道,这漫天的雪花似乎都还在她的周身融化开了一样,这迎面吹来的风只让她觉得寒冷难耐。

     码头边上倒是有很多吃的,苏锦棉昏睡了两天,自然是没有吃上多少东西的,自己被喂进去一些汤米流食能填些肚子此刻都饿了。当下闻着香喷喷的馒头香都觉得这是极好吃的东西,当下拉了拉他的衣袖,“我能不能先吃一个馒头?”

     她两天没有进食,饿是自然的,只是吃馒头?他皱了皱眉,却是没有拒绝。“那你在这里等着。”

     苏锦棉点点头,靠在身后那箱子上,“我在这里等你。”

     夜里这江边的风倒是很大,她虽然离码头还有些距离,却也觉得那寒风从江面上吹过来,直刺得她的脸生疼生疼的。

     这时,她脚下突然有了异样的感觉。她低头一看,只看见是一只小狗,正蹭着她的腿,可怜兮兮地望着她。

     她掩着唇咳了几声,看了眼四周,见周围都没有人,一时倒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那小狗偏偏似认定了她一般,见她没有动作,就是蹭在她腿边,不知道是在取暖还是干嘛。

     苏锦棉对这些毛茸茸的东西最没有抵抗力,当下也不管它身上脏不脏,蹲下身去抱了起来。

     那一团小小的身子缩在她的掌心里,软绵绵的暖烘烘的。

     她难得觉得一时怜惜,却是想起上了船如今自己又是寄人篱下,自然是不方便带着它的。当下皱了皱眉,有些舍不得地想要把它放回去。

     她刚有所动作,就觉得身体被一捞,猛地向后跌去,却是实实在在的落进了一个夹杂着熟悉气味的胸膛。胸口那一块有些微凉,但那厚实的胸部却是着实给人一种安全感,而这种安全感最是容易让人产生了依赖与眷恋。

     苏锦棉甚至都不用回头便知道身后这人是谁,当下嘴角牵动了一下,隐隐的笑了笑。

     “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人,谈何资格养这畜生?”熟悉的天嗓音里,隐约带着抹嘲笑,却是实实在在不容人辩解的。他顿了顿,却是放低的语调,“它若是跟来,自然是认了你当主子。”

     这话一出,苏锦棉自然是知道他那是恩准了。当下眉开眼笑,抱着那只小狗就往怀里一搂。

     “我可没求你。”

     八皇子嘴角牵动了下,眼神发出了一抹淡淡的不明情绪的光来。他的手微微一勾,颀长的身材便压了下来紧紧地靠在了苏锦棉的脊背上,左臂绕着她的脖颈,右臂圈着她的腰,一点点的向暗处迈去。

     苏锦棉却是一扫郁闷的心情,难得开心地笑起来,也任由他拖着身子故意压下来强加在她身上的重量,只觉得浑身都暖暖的。

     那码头倒是已经被封锁了,八皇子过去的时候这才有侍卫让开道来。

     那船坊却是极尽奢华地挺立在码头上,灯火辉煌。

     苏锦棉上了船倒是无心留意这里面的装饰,只觉得肚子饿极了,那些婢女上了菜来便先吃了起来。

     八皇子倒是注意着只给她吃些好消化的东西,苏锦棉只看着自己喜欢吃的荤菜一盘盘端上来却只能看着,筷子多伸过去一寸都被他“啪”地一声敲了回来。

     几次之后,她倒也老实了,索性懒得去看,见他刻意夹了菜在她面前吃得津津有味的也权当什么都没看见,吃着清粥小菜,足足吃了两碗才觉得稍稍垫了胃。

     见她放下筷子,他倒是奇怪,“这样便吃饱了?”

     苏锦棉抬眼看了看他,一脸奇怪,“难不成你觉得我该吃六碗才能看出我是不是真的饱了?”

     见她又有了些精神,他明亮的双眸缓缓变得深邃,嘴角扬起,轻声道:“这才差不多,病怏怏的,看的我眼睛都疼了。”

     苏锦棉倒是有留意他最近和她说话都是用“我”而不是之前的“本皇子”了,倒不是有多亲近,只是他这样做了,她便也受着,该行的礼分毫差不了,该有的称呼也坚决不能落下。

     毕竟,他有的特权只是争对他。

     八皇子爱亲近谁便亲近谁,她苏锦棉不才,一个商户人家的小女儿也只能看别人眼色过活了。

     所以,当晚上她脱得只剩下亵衣要睡觉的时候,看见八皇子穿得整整齐齐地走进来时,除了初时的惊讶却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见他手里端着药,坐直了身子,拉好被子,就着这姿势朝他伸手要。

     屋外候着的婢女见此拉好了门,听着门“吱呀”一声关上,苏锦棉的心头一跳,却是不动声色地等他走过来。

     “你今晚倒是挺早睡的,都不等为夫的么?”他的嗓音慵慵懒懒的,似是带上了困意,此时听着却像是有着磁性一般。

     这调子倒是颇为有调笑的感觉。

     苏锦棉倒是配合,吱声道:“那还要我伺候殿下更衣么?”

     他却是听见她叫的那声“殿下”带着疏离,皱了皱眉,“以后不用和别人一般称呼我。”

     苏锦棉倒像是没听见这句话一般,“殿下,把药拿来吧。”

     她故意惹毛他么?倒也不算故意,只是下午她憋屈了那么久,一直睡不踏实,如今心情好又有了精神,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果然,被无视的人眉头一拢,不开心了。“我说的话你当耳边风么?”

     苏锦棉漫不经心地看了他一眼,侧头仔细地想了想,“哪句话?”

     见她有心招惹他,八皇子冷笑一声,直接三步并作一步跨上床,一手捏住她的下巴,一手端着碗,直直的就有一股子凛冽的气势逼向她。“你敢不敢再装做没听见?”

     苏锦棉被他这一堵,气息不流畅,本就有意要欺负回来,这下自然是借着这份咳嗽了起来,七分真,三分假,倒是让他也看不出来。

     只放开了她,逼着她把那苦涩的中药给咽了下去。

     见她乖乖喝完,他捏着一颗蜜饯塞进她的嘴里,当作奖励。

     苏锦棉却被这蜜饯甜的心窝都是一暖,等她慢慢把那股子苦压了下去。他才脱去衣服在她身边躺下。

     “棉儿可知道什么叫扮猪吃老虎?”八皇子是有心想让苏锦棉知道她那点伎俩一点也瞒不过他。那故意揶揄的话语,听来倒是有几分的戏弄。

     见苏锦棉不答,自然是知道她是明白的,当下话题一转,翻身面对着她,把她揽进怀里抱着。“倒是瘦了几分。”

     苏锦棉却是愣了一下,只感觉他那双大手揽在她的腰上,那炽热的温度透过薄薄的亵衣清晰地传递过来。她顿了顿,终究还是道:“如今这般,我算是清白不再了。”

     这下,八皇子倒是来了兴趣,低低地笑了起来,“此话何解?我又没有碰过棉儿的身子,哪来的清白不再了?”

     苏锦棉只想翻白眼,当下轻轻地咳了咳,“怕是今生都嫁不了好人家了。”

     闻言,他的眼神却是在瞬间一凛,“棉儿还想嫁给哪户人家?同是做生意的刘家?”说到这,他冷哼了一声,“你倒是忘记了,商在末,还不如嫁给种地的,还排在韶国的首位呢。反正你我熟识,我会记得照顾着你些的。”

     苏锦棉却是失笑,刚想说话,却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

     听她不间断的咳着,八皇子皱了皱眉,放在她背后的手抬起拍了拍,又顺着她的背脊抚了抚,见她好些了这才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苏锦棉掩着唇,却只是道:“殿下还是别和我在一起的好,怕是这风寒要传染给你了。”这般严重,倒还真的是第一次。

     他却不以为意,直接忽略,“那棉儿倒是说说以后想嫁给何人。”

     苏锦棉见他有一番不问清楚誓不罢休的架势,当下便觉得自己开错了口。但无奈,只能顺着他的话道:“哪里有想嫁的人,如今被你强撸来,倒是实在没办法了。”

     也不知道这话到底是哪里让他觉得开心了,他揽着苏锦棉的力道都重了几分,笑得分外开怀。苏锦棉倚在他的怀里,只觉得他的胸腔震荡着,情真意切。难得的,一时迷了眼。

     等他的笑声停歇了,他这才抚着她的长发问道:“早些遇见棉儿是不是就该多些乐趣了啊。”

     苏锦棉窝在他的怀里,只觉得暖烘烘的,昏昏欲睡,此刻听了他的这句话,迷迷糊糊之间,便出口道:“罢了,我可不想先遇见你。”

     他却不在意,似乎是心情极好的样子。拍了拍她的背,轻声哄着,“行了,棉儿先睡吧。”

     那暖暖的呼吸声就在耳边,她只觉得这声音听着安心,不一时便睡着了。

     八皇子也闭着眼休憩,却在听见她呼吸绵长后,微微睁开眼,看着床顶的纱幔,眸色渐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