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二十一章 同床共枕+小番外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二十一章 同床共枕+小番外

     等马车到临近的小镇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苏锦棉只觉得浑身酸软的痛,下马车的时候还都是八皇子半搂半抱给弄下去的。刚踏上脚下坚实的土地,苏锦棉就是一声低低的喟叹,“总算是脚踏实地了。”

     正走在前面的八皇子一顿,回过身来,“这话可是否在说棉儿之前都是在腾云驾雾的?”

     苏锦棉差点没翻白眼给他,只是低了头一声不吭地走过去。

     见苏锦棉走过来了,他伸出手来,一把搂住她的腰就强势地往客栈里面带。“棉儿的身子这般的弱可怎么是好呢。”

     说罢,便是一声轻到极致的叹息。

     苏锦棉斜眼看过去时,却只看见他的眼里含了浅淡的笑意,并没有那一副悲天悯人的表情,当下只觉得自己听错了。甩了甩脑袋,快步跟上他的步子。

     驾车的小厮想必是文武双全的,走在前面安排好了客房便牵了马去后院喂饱。

     苏锦棉倒是没有出过那么远的远门的,这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只觉得这里离京城已远,再没有那股子繁华的劲了。

     不过等苏锦棉知道自己的房间跟八皇子的是一间的时候,她顿时连松一口气的心思都不敢有了。当下膛目结舌地站在门口不愿意进去,“为什么只有一间。”

     “你是我夫人,不跟我睡还要分房?是不是为夫的待你不好?”他听后 ,嘴角向两端一翘,微微地低下头来。苏锦棉这才发现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极近,近到他在低下头来些,便可以鼻息相闻了。

     苏锦棉暗自挣扎了下,见他有心如此,便只是面无表情,声音无力道:“自然不是。”

     “那夫人可还有什么意见?”他旁若无人地托起她的下巴,唇角的笑容越发的邪佞起来,“就算夫人对为夫的有什么意见,我们进去说可好,总是有解决的方法的,何必站在这里让大家看笑话了去?”

     苏锦棉看着他眼底笑意越发的深刻,只认命地闭了闭眼,浑身僵硬着被他半推进了房里,只觉得刚才那一刻走廊上投来的目光怪异极了,让她浑身都不舒坦起来。

     ——我是八皇子耍流氓的分割线——

     冬季的月夜在这里格外分明,奇观壮丽,月光像是泻洒出来的柔泽,让这片银色世界添上一层清辉。

     这个小镇的雪景倒是有一番别有风味,不是京城里的磅礴大气,反而是秀外慧中,带着一股宁静的安好。

     苏锦棉是喜欢冬日的,这样的纯白的雪景让她有股置身于另外一个世界的错觉。

     “棉儿似乎挺喜欢这里的。”她出神间,八皇子戏弄的声音响起。

     她都不用回头,就能想到他此刻脸上定是有着嘲讽的笑意。

     “是喜欢,这里干净。”这话不知道是说什么的,但听到他的耳朵里却让他的眸色一深,语气暗含威胁,“棉儿是说为夫的不干净了?”

     “哪敢?”她低低地说道,却是不关窗,径直靠在窗边看着窗外雪花磅礴。

     “哪有你苏锦棉不敢的事情。”他冷哼了一声,被突然迎面而来又冷又热的风扑倒,皱了皱眉,抬脚走了过去,一把搂过她的腰身拉扯离开窗边,顺手用另一只手一挥,苏锦棉还没看见他的手碰到窗户就见那扇窗已经被他的掌风闭合上了。

     当下暗暗吃了一惊,这才想起来他是个习武之人,不过如今只需勾勾手指吩咐下人去办自然是让她忘记了他早年便在学武的事情。

     “棉儿在想些什么呢,为夫的叫了你那么多声都未听见。”说话间,他修长的手指流离着抚上她的脸颊,碰触到她脸的瞬间,那俊美的面颊白得似雪,双眸深邃得猜不透情绪。

     苏锦棉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这里又没有外人,殿下何必做戏。”

     “你认为我是在做戏?”沉吟片刻,他弯着眸子笑了笑,“那棉儿是觉得我哪里在做戏呢?”

     苏锦棉正想说,你哪里都在做。却在话就要出口的瞬间察觉到他对自己用的是“我”,而非一贯以来的“本皇子”当下抬眼对上他的,抿了抿唇,不再说话。

     见她不说话,他似乎又失了兴趣,放开她的身子径直坐在桌边,“今晚棉儿又要跟我同床共枕了,不知道棉儿像不像我一样——”他一顿,抬起眼来,那眼底戏谑的光芒大甚,充满了不怀好意,“像我一样期待怀念呢?”

     苏锦棉眨了眨眼,无力的吐纳着口中呼吸,瞟了眼近在咫尺的他,脸上笑容似充满了邪恶。当下便觉得无力,嘴角牵动了下,却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苏锦棉这一路走来,到这小镇为止,都是有些好奇的,无论是多私密的事情皇子出行怕前后左右都是少不了侍卫保护的吧,怎么这番去这么远的江南,倒是没有一个人随行保护?

     想到这里,她便不敢继续往下想下去了。

     若这是皇上的旨意,怕是这一来算是凶多吉少了。但若这是八皇子自己的意思——那么,也很奇怪,他出行,身边不带侍卫又该如何解释呢?

     “棉儿可是心里有事情,怎么翻来覆去睡不着?”一双大掌突然按住她,那按在她腰间的手烫得她一缩,抬头就看见他双眸深邃,似乎是刚有了睡意又被她吵醒了般。

     苏锦棉话到嘴边却是咽了回去,摇了摇头,老老实实地把头往他怀里一埋,乖乖地闭上眼睡觉。

     就在她刚埋下头的瞬间,他的唇角翘起淡淡的笑意来。

     对于苏锦棉在想什么,他了若指掌。

     但是打不打算告知她,却又是一回事。

     毕竟是个小镇,供暖设施倒是不如府里那般齐全的。

     苏锦棉只觉得越睡越冷,身子越发的单薄。费力地睁开眼来,身旁的位置已经是空荡荡的了。苏锦棉触手一摸,感觉到上面那已经凉薄的温度,想必是早已经起来了吧。

     直起身子,她揉着眼睛看了看四周,空无一人。这次出行由于甚为秘密,便连阿萝都未带在身边,饮食起居倒都要自己动手了。

     想到这,她皱了皱眉,索性起来。

     苏锦棉刚收拾好,就听见门外传来恭恭敬敬的一声“主子。”随着这一声恭敬的叫喊,门扉“吱呀”一声,向两侧打开。随即,偏看见早起的八皇子身上披着一件雪白的狐裘,想必是外面正下着雨,他刚回来一身都有些湿意,泛着水光。

     她侧头看了看窗口,却见闭合地好好的,也不知道外面雨下得到底如何。但此时此情见外面并没有人来搭把手,苏锦棉无法,只能自己走过去。“要不要先脱下狐裘?”

     八皇子摇摇头,身上一袭白色的狐裘把他白皙的皮肤衬托得更甚动人。“罢了,马上就可以出发了。这次赶着过去,时间不多了,你就将就下吧。”说罢,把手里挽着的另一件狐裘递过来,“出门不带好衣服,你是想把自己拖垮了好摆脱我么。”

     嘴里碎碎念着,手上却是不停,伸手把手上那件狐裘披在苏锦棉的身上。这动作好似熟稔地做过了千百回般,看的苏锦棉不由低了头一直在打量他的手。

     “怎么的?睡了一晚,棉儿便不认识本皇子了么?”被苏锦棉的反应逗得爽朗的一笑,他抬手一把搂过苏锦棉就往门外带。

     等在客栈门口的陈家父子在看见八皇子匆匆回去带了个女子出来时具是一惊,随即便低下头,当作未看见一般,“主子。”

     八皇子“嗯”了一声,扫了眼门口的阵仗,抬眼看了看已经愣住的苏锦棉,继续投下一个重磅炸弹,“棉儿昨晚想问的……可是这件事?”

     苏锦棉心下一震,惊骇地瞪大了眼,怎么能连她的心思都能猜的那么准?

     坐上马车,看着窗外细雨绵绵湿漉漉的,苏锦棉就泛起了瞌睡。昨夜睡得不安稳,今早实在是疲惫。当早饭都来不及在客栈吃就匆匆地赶路,现在只感觉肚子饿得慌。

     撩起窗帘看了看,苏锦棉看着一些店面都开了门,摸着肚子问道:“殿下可吃过早膳了?”

     八皇子漫不经心地看了她一眼,“我倒还没吃,想吃些什么?”

     苏锦棉见他配合,当下指了指前面的那家店,“能不能吃碗面?”随即一想,本就是急着赶路的,当下想了想,“我能下去带小笼子回来么?”

     他顺着她挑起的一角往外看去,点点头,“停下。”

     苏锦棉笑眯眯地抱拳:“……我没带银子出来。”

     闻言,他勾起唇角露出个似有若无的笑容来,睨着她半晌,叹道:“你还是第一个敢直接问我要钱的人。”

     苏锦棉倒是明白他的言下之意,他是说他被人明目张胆地宰了一顿,当下抿着唇淡淡地笑出声来。

     他定睛看了苏锦棉一会,似是觉得这样不妥,遂吩咐道:“你下去买两笼包子来,加点醋。”说罢,顿了顿,“还要什么?”

     苏锦棉见他问了也不客气,“再要两碗暖汤。”

     他转眼看了看她,问道:“听清楚了?”

     驾车的小厮忙道:“听清楚了。”一边却是擦了擦汗,泛起了疑惑,八皇子一向不沾外面的东西,如今却也愿意吃这些了?

     ——

     番外一之 八皇子的生母——前皇后:

     八皇子出生的时候正是秋高气爽的好日子,记得有人曾说过,其实最美的季节是秋天,那是春天都比不上的独特美丽。

     皇帝老儿那么多的皇子公主,却唯独这个皇子是秋天所生的。

     那时候皇后还不是皇后,只是贵妃。他抱着这个刚出生的皇子越看越觉得有贵人之相,喜欢的紧,当下便把空悬了很久的后位封给了八皇子的母后。

     母凭子贵,皇后一朝恩宠,自然是羡煞别人的。

     更何况皇帝封她为后自然是有自己的道理的,皇后性子婉约冷淡,对人对事都自有一番公道。他虽并不是十分的宠爱她,但心底始终有这个清冷女子的一番地位。

     他看透了整个后宫为了争宠为了权利而产生的腥风血雨,唯独对着这个淡薄名利的女子有了一探究竟的好奇心。

     他也只是在偶尔翻到她的牌子时,步走去她的寝宫。

     她总会给他留一盏烛火,因为她不知道他何时会来。来了都会泡上一杯参茶,倒不是多名贵的参,却总有她自己的一番心意。

     在八皇子诞生之前,她在宫里的位置的确是可有可无,毫无存在感。但即使这样,她在后宫里还是有自己的对手。

     落贵妃在她不受宠的时候就把她当作过敌手,若在御花园遇见必会奚落几句。

     她也不在意,只是真正的被踩到了尾巴,也不慌不忙,三言两语便能解了围。这样的聪慧在这样的后宫里带着善意。

     其实她并不是没有脾气的人,只是明白在这个地方是要明哲保身的罢了。

     她是将军府的庶女,是为了代替她的姐姐而来。她曾对他说过,在这里一世无忧便好,这个世界上能让她牵挂的除了自己的娘亲再无他人。

     八皇子出生后,他又问过她,“如今你牵挂的还是只有你娘亲吗?”

     她抱着八皇子,笑得温婉可人,“再多一个云起。”

     却唯独没有他。

     他也曾不甘心也曾疑心那是欲擒故纵,但试验到最后丢了心的人是他而非她。

     她的薄情,天生注定,他也许是不够努力,打动不了她。

     八皇子出生在秋日,是他最喜欢的季节里。

     他那时去她的寝宫看望小皇子,还未踏进就听见她吟着,“万花迷了眼,终有一日得以看清的。”

     他一顿,抬眼看向她身后,那是天高气爽,云层翻滚的景象。

     他出声道:“皇儿还没有名字,不知道皇后有什么好的意见没有?”

     她低了眉,唇边挽起笑,“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陛下觉得此句如何?”

     他眯了眯眼,漫不经心地问道:“此话出自哪里?”

     “不知道是哪里出来了的,只希望这皇儿日后能有如此心性。”

     “那便叫云起吧。”他一笑,眼底却是如墨般翻涌起深不可测的光来。她一回头正好看见,微微一愣,随即唇边泛起若有若无的笑意来。

     那时候他就想,自己的耐心在这里耗尽,她想必是最清楚的吧。

     他只是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可以薄情至此。他给了她圣宠荣恩,给了她万人之上,给了她无尽的权利,给了她一个与他并立俯瞰江山的位置,她为何连一点的偏袒都没有?

     只是后来的后来,他看尽了这后宫女人,看尽了这天下,他才在她偶尔的只言片语中知道——这就叫心有所属。

     如果说落贵妃要致她于死地,那么他就是那个刽子手。把她从他给的高位上拉下来狠狠踩在脚底下。

     但是他不知道,这个女人的骄傲宁愿牺牲了自己的性命,也不要生命里有一丝的污点。她在冷宫自尽,为洗白自己的冤屈,为证明她的清白,为保全……他们的孩子。

     云起,云起。

     那么多的皇儿里面,唯独他——最像他,也最像她。

     他是爱了这个女人多深,才舍得这样逼她……就算知道哪怕会逼死她。

     她活着想念除了他之外的男人,还不如——死了干净。

     这样,他不念,不想,不贪,不恋,不痴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