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十五章 硬碰硬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十五章 硬碰硬

     自古以来,流言蜚语总是别番离愁。只过了一夜,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一向不近女色视女人无物的八皇子居然去了苏府亲近了苏家的三小姐苏锦棉。

     传着传着,这人言疯语越发的可畏,曲折到了——八皇子和苏锦棉由于自小认识,在情窦初开时便已经私定终身,难怪八皇子不近女色,苏锦棉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家闲做待嫁娘。更有甚者还编造了说两家浸水不犯河水的关系让这对小情人苦苦相思,甚是深情啊。

     苏锦棉听着阿萝绘声绘色地说到第十个版本的时候,唇角抽了抽,“你直接说后续吧。”

     今日一早,苏锦棉去兰苑请安的时候就跟苏老爷说了个明白,苏遮木估计也是早就料到了是这种情况,沉吟了会点了点头。

     现在,恐怖这婚事,已定了吧?

     “后续?”阿萝眨眨眼,笑了起来,“后续自然是八皇子排除万难,终于和小姐在一起啦。”

     “真是把这件事情想得太过美好了。”她摇摇头,放下手头的医书,拿起杯盏轻抿了口,看着院落里一片凄凉的绿色发呆。

     下午便来了人催她且去大厅一趟,说是苏老爷的意思。

     苏锦棉正晒着太阳看着书,闻言身形一动也不动,只皱着眉道:“我都答应了他还想怎么样?”

     话音一落,就听那嗓音响起在苑外,“自然是和我未来的八皇妃培养下感情。”

     苏锦棉抬头看去,就看见这个男人一身暗红色的蟒袍,衬得肤色如雪,嘴唇嫣红,一身邪佞之气。

     苏锦棉只看了一眼便移开了视线,目不转睛地看着手里的医书懒得搭理他。

     只半晌看见他竟然一点也不避嫌地坐在了她的边上时,她总算愿意分神看他一眼,“不知道八皇子还有什么事需要锦棉配合的吗”

     八皇子捏起放在她右手边的那一盏精致的茶杯,细细的看了看,牛头不对马嘴地回了一句:“棉儿还是喜欢这些素雅的东西啊。”

     苏锦棉只觉得这人烦透了,坐直身子,语气都有些不好起来,但面上却仍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锦棉的这些喜好怕是不得八皇子心的。”

     八皇子一笑,眼角微挑,嘲讽又得意,“棉儿早已没有当初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性子了,真是无趣。”说罢,他微垂眼睑扫了眼她捏着的医书,嘴角的笑容越发的深刻了几分,“棉儿还是如当初一样喜欢看医书呢。”

     苏锦棉只觉得这暖意十足的院落里突然从墙角刮起了一阵凉风,吹的她浑身一颤,语气里的不耐烦一点都不敢表现出来了,只微垂下头,盯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指,一声不吭。

     八皇子却是通透的,沉默了良久,才冷着声音道:“你那日在观云楼说得倒是豪气万丈,让本皇子非得让你心甘情愿地委身下嫁才愿意答应下这门婚事,怎么的,才昨晚这一出你就打算偃旗息鼓了,就这般让给本皇子了?”

     他勾起唇角冷笑了一声,却抬起手温柔地拢了拢苏锦棉的衣角,低低道:“这样轻易就投降了,本皇子觉得很是无趣呢。怎么办?棉儿能否给本皇子找点乐趣呢。”

     苏锦棉暗暗咬牙,实在是不知道他竟然可以那么无耻。她遂了他的愿,把自己交到他的手里,不管他日后是不是腻了,这女儿家清白的名声总归是糟蹋在他的手里了。哪知他却觉得这样不够,还要折磨她。

     她抿了抿唇,抬起眼,眼底的凛冽毫不掩饰地摊在他的眼底。“悉听尊便。”

     似是没料到她敢这样回答,他眼底的诧异一闪而过,但那只是一瞬间的时间,只听他低低的笑了起来,声音醇厚,“那棉儿不如今日就跟八皇子回府吧,待及笄之后再回来准备婚事。”

     苏锦棉睁大眼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她这样的反应瞬间愉悦了他,他唇边的笑意越发的深邃,“莫非是本皇子太心急,吓到棉儿了?”

     苏锦棉嘴张了张,话到嘴边却生生咽了下去。沉默良久,才猛然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跪在了他的面前,“请八皇子恕罪。”

     他的笑意瞬间僵住,眼底那一丝的得意都在顷刻间化为乌有。只见那墨色的眼睛里不断的有一团的暗沉在集聚,似乎正寻着一个突破口正待破壳而出。

     但,半盏茶的沉默过去之后,只听他的声音微哑,“棉儿何罪之有?”

     苏锦棉咬牙,一字一句道:“不尊之罪。”

     这四个字的份量却是可轻可重,他偏了偏头,皱眉道:“棉儿的意思是?”

     苏锦棉抬头,眼底的光亮的吓人,“八皇子说是棉儿缺了哪里比较好呢?”

     这话一出,只听闻身旁这人的气息都重了些。“残了不如死了。”说罢,连看她一眼都懒得,直接起身离开了。

     苏锦棉却是松了一口气,直直地瘫坐在了地上。

     他有心为难,她反抗或顺从都是错的话,那么只有硬碰硬了。

     ——我是八皇子拂袖离去的分割线——

     自那日之后,苏遮木反而不怎么管着苏锦棉的去处了。只一如既往地带着她去帐房或者去赏识一些名画,日子像是瞬间回到了从前,那样的平静却让苏锦棉的心底越发的不安起来。

     如今整个京城都知道八皇子和苏家的三小姐订了亲,等及笄了便能结婚。

     这件事唯一的好处倒是让听见了风声的苏锦连回了家。

     苏锦棉那日正在暖苑里习字,只听见院内一阵吵吵闹闹,等她放下手头的东西过去一看,便看见苏锦连正站在门口一脸微笑地看着她。

     她一愣,似乎是有些不相信自己所看见的。站在原地一会才反应过来,直接跑过去一头撞进他的胸口,“小哥哥。”

     苏锦连倒是好久没见到她,见她这样奔下来就抱住他,当下眉眼一弯揽着她往里面走。“早知道看见我能让你那么高兴,我该早些回来的。”

     苏锦棉倒是真的开心,“小哥哥你怎么舍得那么久都不来看棉儿一趟啊,爹娘真正是想你想的紧呢。”

     苏锦连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这次回来我便不走了,可好?”

     苏锦棉的脚步一顿,“咦,真的?”

     苏锦连点点头,“若不是真的,提都不跟你提了。”

     这话音刚落,苏锦棉却是笑不出来了,“可是为了八皇子那事?”

     苏锦连眉头攒起,“胡说,你别瞎想了。早些年不懂事才离了家,如今是大哥写了书信让我回来帮忙的。”说到这里,他似乎是想起什么,笑得眼睛都弯成了月牙。“你倒是不知道这事的,这次回来是爹打算给大哥娶个媳妇了。”

     这事苏锦棉还真的不知道,苏锦城的口风也真的是紧,这种事总是不好意思告诉她的。现下她从小哥哥的嘴里听到这事,不由还是有些埋怨。

     “我过来除了见见你啊,是有任务的。”苏锦连似是想起什么,转身看了眼身后还站在门口的小丫鬟,“杵在那边当木头呢,进来。”

     苏锦棉一见那丫环拿着衣服,瞬间头疼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我偷偷告诉你,今日倒是要去城北连家的。”

     连家?

     苏锦棉皱眉想了想,倒是想起了些眉目。虽然关系不是很熟稔,但是连家苏锦棉还是听说过的,家里也是做生意的,生意虽然没有苏家这样大,但是规模在这京城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

     苏锦城和连家还是有些生意上往来的,但这连家对于苏家来说——真的不是很熟。

     苏锦连自然是料到她不知道曲中原由的,当下附耳过去,低声说道:“说白了就是我们一大家子人去那里凑个热闹,看看能不能把连家那五小姐连翘和大哥给牵上红线。”

     苏锦棉的眼角抽了抽,终于无话可说了。

     说话间,阿萝面色有些不对劲地走了过来,“小姐。”

     苏锦棉应了一声,走了过去,“什么事?”

     “八皇子来了。”

     “他来干什么?”闻言,苏锦棉皱了皱眉,有些头疼的抬手揉了揉额间,“说我不在。”

     一旁的苏锦连却是笑了起来,“这人不是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吗。”

     阿萝的脸色却是越发的不对劲起来,“八皇子说他早就知道你会闭门不见,说是小姐不来的话他便在门口候着等小姐改变心意。”

     这连家是商人,爹爹给哥哥选择了这么一门亲事,想必就是想以后被人牵制的时候能和连家这一大户一起牵制皇家。那么这件事在没成之前最好是不要让外人知道了去,但八皇子说一直候在门口,难保不让他瞧出了什么。

     想到这里,她皱了皱眉,几乎是有些认命的叹了口气,就着丫环手里的那件新衣裳拿了过来,“小哥哥你跟爹娘说一声我不去了,就说跟八皇子出去了他们就知道了。”

     苏锦棉和八皇子这件事来得莫名其妙空穴来风,但却还是被江湖人所津津乐道。苏锦连自然也是知晓的,否则也不会因为这件事回来了。当下皱了皱眉,“不去,凭什么你就非得过去啊。”

     苏锦棉只觉得喉间一阵干涩,“能不去么?”

     苏锦连还想说些什么,但终究没说,只是叮嘱了几句让她小心的话便自己匆匆离开了。

     苏锦棉看着他离去的身影,皱了皱眉,突然就觉得很心累。她叹了口气,看着手里拿着的衣服,硬生生的生出要把它撕毁的念头来。

     这个男人,真的很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