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十四章 昭告天下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十四章 昭告天下

     自苏锦棉那日去找过八皇子之后,八皇子好些时间都没有动静,也没派人来催,也没派人来追问苏府对这婚事的态度,匹自沉静了好些时间。这不由让一颗心吊在嗓子眼里的苏锦棉微微松了一口气。

     虽然苏锦棉待字闺中,和京城脚下的大家闺秀都不相识,但是这也只是常人所了解的自闭孤傲的“苏家三小姐”罢了。

     私底下,她因为跟着苏锦城学管账参与过几个大项目的生意而认识过很多名门望族的人。眼下朱宰相家的女儿便是苏锦棉从白云观回来之后交情最好的朋友。

     朱宰相的大千金前些年已经送进宫里当了妃子,二小姐朱碧落也就是苏锦棉的好友今日大婚嫁给了昭王府的小王爷,苏锦棉收到请帖的时候正躺在院子里晒太阳,阿萝拿着请帖笑得一脸春风得意,让躺在贵妃椅上的苏锦棉生生折了眼。

     苏锦棉接过她手里的帖子看了看,抬了抬眼,随口说道:“我还以为是你的请帖呢,笑得如此春心荡漾。”

     阿萝一愣,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羞得脸都红了,“小姐你又口无遮拦了。”

     苏锦棉抬起请帖遮掩了唇边的笑意,打趣道:“咦,阿萝已经及笄了呢,该是寻份人家的时候了。总不能一辈子守着我吧,这能有什么出息。”

     阿萝这下开始气急败坏起来了,“小姐,你说不出好话就别说了,真是的。就知道嘲笑我。”

     苏锦棉转头看了看她,“难道我说错了么?阿萝是及笄了啊。”

     于是,被苏锦棉不知节制地调侃完后阿萝索性借着给苏锦棉拿点心的借口闪人了。苏锦棉却掩着嘴笑得不可抑制,让阿萝吃瘪什么的最有爱了。

     ——我是朱碧落大婚的分割线——

     这种场面苏锦棉自然是不能一个人去的,当下也只能软磨硬泡的让苏锦城带着她去。苏锦城本是不乐意的,但见苏锦棉一个人在暖苑这几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心情着实不是很好的样子,想着让她散散心也就答应了。

     他倒是和这些朝廷命官不怎么熟。

     昭王府门前门庭若雀,来来往往的都是达官显要。

     苏锦棉到门口的时候已经天色擦黑了,马车停在了离正门口较为偏僻的地方。夜色较黑,来往的人又都是身份显赫的人,越是显赫的越要排场大。是故,苏锦棉和苏锦城这番低调的确是没有人注意。

     苏锦棉刚下马车,还没走到正门口呢,就听见马车呼啸的声音擦着她的耳边飞快的过去。被她挽着的苏锦棉敏锐的一拉,把苏锦棉往自己这边扯了过来,抬手虚虚的护住她,不由地皱了皱眉。

     苏锦棉这一避倒是扭到脚了,她皱了皱眉,拧眉看去,只见那辆豪华的马车正缓缓的停下来,驾车的小厮回头看了眼苏锦棉,笑着道了歉,“原来是苏大少爷,在下该死,居然没长眼睛。”

     苏锦棉却是一声冷笑,“那便把你的狗眼挖出来罢了,那样苏少爷便不跟你计较了。”

     这辆马车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和苏锦棉冤家路窄的八皇子。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八皇子的车架,苏锦城自然不例外。当刚想说话就听苏锦棉说出这话不由心下一惊,不动声色地看起现下的状况来。

     哪料,八皇子一撩车帘,缓步下车来,随意地看了看驾车的小厮,笑着道:“苏小姐如何说你便照做就是。”

     此一句话,真正是叫人跌破了眼镜。

     在场的不乏有头有脸的人,见八皇子这样说着,不由都把视线移到了站在一旁咬着唇不说话的苏锦棉。

     苏锦棉知道他这是故意激她的,当下一抬下巴,“苏锦棉谢过八皇子的厚爱了,只不过锦棉担当不起。”

     八皇子见她服了软,也不逼着她,只是展颜一笑。那笑在这夜色里如昙花忽现,刹时夺目光彩。“棉儿和本皇子还真是有默契,居然同时到了这里。”话落,似乎是刚刚看见苏锦城,当下却是屈尊降贵的和苏锦城打了招呼,“锦城,自我去过苏府之后好些日子不见了。”

     这下围观的人算是彻底了然了,这两个怕是名动京城的苏府的大少爷和三小姐了。只不过素来不近女色的八皇子和素来不和皇家人打交道的苏家大少爷两人如此熟稔,不知道这里面是有多少情况?

     苏锦棉咬了咬牙,算是看明白了他到底想要做什么,这么公然诚然的,不就是想让整个天下的人都知道他来苏府提过亲吗!怕是现在开始表现的熟稔无比,等会会更加得寸进尺地表现更大尺度的亲密来。

     当下嘴角一抽,差点没悔得肠子都青了。

     她还以为是那日观云楼的话说得够明白了,刺激地这目中无人的八皇子终于决定慢慢跟她耗了。哪知道这只是加速了他对苏家触手的伸及,怕是想到了她的反抗,所以现在换一种法子来,让她逃也逃不掉。

     想到这里,苏锦棉差点没站稳,只觉得崴到的脚跟一阵麻辣辣地疼了起来。

     八皇子却像是没看见她一寸寸越发苍白的脸色,挑了唇心情极好的招呼着苏锦城往里走,“真不知道锦城你也会来这里,早知道如此便一起来了,也好有个伴。”

     苏锦城是聪明人,当下就知道了些什么,看了眼身旁默不作声的苏锦棉,回道:“八皇子厚爱了,锦城怕是还没有这个资格。”

     言下之意,够了,我们跟你不熟。

     他却像是听不懂,越发的殷勤起来,“锦城你谦虚了,来,里面请。”俨然就是一副主人家的派势。

     苏锦棉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角,暗暗地想着,真正是被那几日的悠闲给麻痹了,居然忘记了昭王府的小王爷娶妻八皇子也是要到场的。

     想到这里,她瞬间提起了精神,今晚怕是好过不了了。

     刚踏入昭王府的大门,就看见新郎官迎在门口,见八皇子来眼睛一亮,当下招呼着就往里面迎,“八皇子今日来得倒是巧,酒席正好开始。”

     拜堂都是早上的,但是昭王府的小王爷和朱宰相的千金结为连理当今的圣上不管人到不到旨意都是要到的。

     这不,今日皇上的兴致好,就自己出宫了来主持大局,晚上的酒席倒是不在了。苏锦棉打算过来蹭一顿喜酒便作罢,毕竟朱碧落大婚自己肯定是要到场的,反正喜气她倒是不怕多沾的。

     八皇子是落座在首座的,只见他被人拥着往首座走,正打算坐下,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眼神往这里飘来。

     这下在场的人云里雾里的都随着他的目光看过来,一眼就看见还来不及落座,正站在桌边的苏锦城和苏锦棉。

     苏锦城估计是有不少人认识,但是苏锦棉却是鲜少能被人认出来的。

     当下纷纷开始猜测她的身份。

     八皇子环视了一下场上的座位,招了招手,笑得一脸的和煦,“锦城和令妹不如坐到这里来吧。”

     这下,全场人恍然。

     原来这就是苏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苏锦棉苏家三小姐了。

     苏锦棉被人盯得不自在,又不能甩袖走人。当下站不是坐不是,还是苏锦城边拉着她坐下边说:“八皇子不用关心我们这里,这有座位。”

     难得八皇子只是勾了勾唇却不说话。

     但过了一会苏锦棉就知道自己大意了。

     那厮坐在首位也是不老实的,挑着菜的同时总会抬眼看看她们那桌子,然后似是随意地问道:“这菜那桌有没有,没有的话移过去让苏小姐尝尝。”

     苏锦棉默默地吃着碗里的,眼神幽怨。

     又过了一会,“还不知道小王爷居然认识苏小姐啊。”

     这话语气森然,听得小王爷当下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急忙撇清,“哪里哪里,苏小姐是天人之姿,今日才是第一次见面呢。”

     苏锦棉把头埋得更低了。

     席间敬酒。

     八皇子喝了口酒,不经意地看了眼敬到苏锦棉那桌的小王爷,自言自语道:“她怕是不能喝酒的。”

     然后就见这一桌的悄悄退位一溜烟去了苏锦棉那桌用不大不小正好一桌子能听见的音量道:“苏小姐这里就跳过去吧,八皇子交代了苏小姐不能喝酒。”

     苏锦棉这脸瞬间没地方搁了。

     ——苏锦棉这脸瞬间没地方搁了的分割线——

     等坐上回府的马车,苏锦城一直面无表情的脸越发的凛冽了。

     “你瞒着我去见过八皇子了?”

     苏锦棉抬眼看了看苏锦城,点了点头。

     见状,苏锦城那张脸越发的黑了起来,“所以你跟他达成了什么协议?”

     如果达成了协议就不会这般被动了,苏锦棉叹了口气,“没有。”

     苏锦城的脸色变了又变,继续问道:“那你知道今日之后会有何种结果嘛?”

     这下脸色不好看的变成了苏锦棉,她点点头,唇角轻抿,“明日让爹爹答应了婚事吧,但棉儿未及笄,等明年再完婚。”

     “你倒是把后路都想好了,你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吗?你怎么敢把自己陷进去。”

     苏锦棉看了眼盛怒中的苏锦城,抬手挽住他的手臂头往他的肩上靠去,“哥哥,他势在必行的。”

     一句话,堵死了他千千万万句话。

     是啊,这个男人要什么,那都是势在必行的。

     夜无声,只有马车往前奔行的轱辘声越发的清晰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