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七章 奈何奈何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七章 奈何奈何

     元宵节,普天同庆。

     所以一大早的,苏锦棉醒来也不用跟着去先生那里交作业。吃过早饭,她打着哈欠在院子里坐了一会。

     院门口已经积了一层厚厚的雪,她搬了板凳坐在屋檐下。手脚被冻得通红,却仍然皱着眉织着手里的香袋。

     院子里有一个丫环是八皇子指过来专门伺候她的,她平常话不多,闲来就自己做点女红打发时间。说来也怪,在苏家的时候苏夫人专门给她聘请最好的女红先生她都不愿意好好学。但如今在这里,还是她最怕冷的冬天她居然坐在她的身边一点一点的学。

     等小西做好了活过来的时候,苏锦棉正咬着线头,冻僵了的手指反应有些迟钝。她摇头笑了笑,看了眼她绣的香袋,随口问道:“小主子这是送给谁的,做得那么认真。”

     苏锦棉抬头看了她一眼,可怜兮兮地哈了一口气暖手。咬断线头之后一双手揉搓着衣服冻得瑟瑟发抖。“啊……这个啊。”她顿了顿,看了看相隔不远正在屋檐塌下微睁着眼惬意赏雪的八皇子。“给他的。”

     小西问得时候就没打算能听到她的回答,见她那么直接地说出八皇子,她微微一怔,也只是当她小孩子心性罢了。

     苏锦棉翻来覆去地看着手里的香袋,她可是从刚入冬开始就在绣了的,虽然歪七扭八的,显然是对针绣活没有什么太大的天赋。

     她皱了皱眉,比划了一下,“你说他会不会直接扔掉啊。”

     小西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直接白色的香袋上面,针线的痕迹歪歪扭扭,没有花纹,只是正反面各是一个“锦”“棉”二字。

     她摇头失笑,想着八皇子这样心性的人怕是真的不会要,但又怕说了实话,这小主子该伤心了。只好说道:“殿下会要的。”

     苏锦棉却很现实,吐了吐舌头,摇头晃脑的,“他不会要的。”话落,她把香袋递给小西,“呐,送给你,那么丑你要是不要的话也等我不在的时候扔掉吧。”

     小西的手指一僵,霎那间脸上的笑容尽散,忙低头恭敬地说道:“小主子别折煞奴才了,小主子赠的东西岂有扔掉之礼。若是小主子要送给殿下,尽管让奴婢去试试,等殿下不要了再赏给奴婢也不迟。”

     苏锦棉支着下巴见她一副大难临头的表情甚是不解,“你那么害怕干嘛,如果你害怕皇上害怕别人还可以理解,为什么要怕我呢,明明……”她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啊。

     小西见她真的只是随口一说,当下松了口气,“既然是小主子的人,那么不管身和心都是小主子的。”

     苏锦棉撇嘴笑了笑,眼底的光却缓缓沉了下去。

     这就是皇宫,即使待她如小西事事周到,也不免心里芥蒂。她突然的想念起府里的阿萝,那个虽然乖乖听话却从不是有心讨好她的姑娘。

     待她回过神时,身旁已经多站了一个人。她摸摸鼻子,站起身打了个哈欠,“殿下早。”

     八皇子看了眼她旁边放着的针线,垂眸笑了笑,在边上寻了一处安静的地方坐下,“要不要带你去看看皇宫里的热闹。”

     苏锦棉对这个却是不感兴趣的,平日里八皇子这里的人只要一出去都是受欺凌的。起初她不信,偷偷跟着路公公出去过两回之后如非必要,她都不愿再踏出八皇子这里半步。

     在这里,权势比天大。

     她即使不懂也知道那把命踩在脚底下的滋味。

     想到这里她摇了摇脑袋,“还是不去了。”

     像是知道她会这样回答,他点点头,只是沉声说了句,“罢了。”总有一天,他会让所有人都奈何不了他。

     似乎是感觉到他语气里的沮丧,她抬头看着他尖削的下巴,犹豫再三还是抬手扯了扯他的衣袖,“不如我们现在去御花园玩吧。”

     元宵是在大殿举行,文武百官齐贺,此刻的御花园倒是冷清的。

     苏锦棉入宫的时候曾经走经过御花园那座白玉桥,这座白玉桥离八皇子的寝居近,索性就来了这边。

     整个御花园,低低矮矮的植物上面都是一层厚厚的雪。天空还没有放晴,湖面上一阵阵冷风吹来,只吹得那些本就摇摇欲坠的雪层哗啦啦地往下掉。

     苏锦棉难得出来一趟,见御花园虽然一副冰封万里的样子但还是敌不住那美意,当下乐得嘴一歪,也不顾自己现在正在雪地里,东奔西顾。

     八皇子站在桥的这头,远远看着那头,唇一勾,难得地笑了起来。

     苏锦棉跑了一圈,有些累,气喘吁吁地回来,手里折了一枝梅花,正欢喜地凑在鼻尖轻嗅。

     八皇子本想这里人并不多,就没留意着她,此刻见她折了一枝梅花来,当下脸色就是一变,“哪里折来的?”

     “就前面。”苏锦棉转身指着身后不远处的林子,话刚落下,还没有圆润。就看见三三两两的人跑过来,嘴里念叨着什么,咒咒道道的。

     苏锦棉看了一眼八皇子,瞬间白了脸。

     ——

     苏锦棉被人从宫里送出来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被德公公抱着下马车的时候脸色青紫,呼吸都轻得有些感受不到了。

     苏夫人接旨在门口候着小女儿回来的时候还是满心欢喜,可是触手之间女儿的浑身温度冷得吓人。她当下一个眩晕,差点没有支撑住。

     德公公赶紧把手里的苏锦棉交给了一旁候着的老管家,抬头歉意地向苏夫人转达了皇上要他亲口说的话:“苏小主子在御花园里折了落贵妃的梅花,后来又冒犯了几位小皇子被十一皇子失手推下了白玉河。等被八皇子救起来的时候就叫了御医来……”说道这里,他顿了顿,偷偷抬眼看了看苏夫人,见她一脸泪痕,此刻却面无表情沉着气听他继续说时,沉声叹了口气,“因为在白玉河里落水太久,怕是回天乏术了。”

     林素心却知道的分明,这番话也只是托词而已,具体的事情怕是根本不会那么简单。苏锦棉是她的女儿,她的性格她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若不是皇室欺人,怕是棉儿并不至于会变成如此。

     但当下,她却是一敛眉角,低低地伏了身,礼仪周全。“代我转告皇上,就说是素心知道了,麻烦德公公走了一遭。”

     她脸上的神色淡淡,除了初时的惊愕和不敢置信之外,此刻的表情伪装的天衣无缝。

     他心下暗暗一惊,只是点点头不再说话。

     待人走去,林素心一个踉跄差点摔坐在地。但她也只是稳住身子,眼神直直盯向管家怀里的苏锦棉,咬牙吩咐道:“派人去叫老爷和大少爷回来,别叫大夫来了,让老爷悄悄去请个庵里懂些医术的师傅过来变罢了。”

     小晴顿时大惊,出声阻拦道:“夫人,不请大夫小姐这可才没救了。”

     林素心抬眼看了看她,出声喝道:“说什么混帐话。”

     苏锦棉冻得浑身发颤,高烧不止。棉被一层层盖上去,她依然哭着喊冷。林素心直心疼地掉眼泪,却只能守在她的床前一遍遍地换她额上的锦帕。

     如果说苏锦棉折断了落贵妃的梅花和皇子起了冲突到被推下水都是意外的话,那么德公公这次亲自来完全就是利益十足的试探。

     把所有的责任往苏锦棉的身上一推,又没人看见自然是无从说起的。就算苏家再不服,但这话已经放在了这里已然没有办法让他们再有一点的二心和怀疑,只能相信苏锦棉是自作孽才会落得这个下场。

     后来那句御医诊断,更是掐断了苏家所有的退路。皇家的大夫都说回天乏术了,你去找个市井大夫来算是藐视皇家尊严?

     进不得退不得,如若苏锦棉自己挨不过去,怕是真的赌上了这条命。

     皇上把苏锦棉召进宫,现在又拿她的命来试探苏家的虚伪,已然不能出一点差错了。

     苏遮木刚回来就直奔暖苑,一进门就看见屋里乌鸦鸦地一群人,当下面色一凛,“都给我让开。”

     见是苏遮木回来了,一旁已经哭得抽抽噎噎的苏锦连赶紧给爹爹腾开了一个位置。

     苏遮木来的路上就已经听人讲了具体的事情,当下也不犹豫直接支了苏锦城去清心观请了清远大师过来,自己则先回来主持大局了。

     哪里料到即使做了准备,见到女儿的刹那还是差点起了杀心。

     苏锦棉一张脸脸色苍白得毫无血色,唇却青紫青紫的。即使是这样冷得厉害,还是不断的渗出冷汗来。

     他不方便说什么,只留下几个苏家可靠的人,别的都潜了开去。

     林素心见他回来,心中也算是稳了些,忙又具体说了一遍,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苏遮木手搭上苏锦棉的手腕,他即使不懂医术,但是学武之人脉搏总是知晓的。只从虚弱的脉象中知道,气血不足,寒气已侵入肺腑,生命垂危了。

     苏锦连见爹爹的脸色慎重,不由担心地问道:“爹爹,妹妹如何?”

     苏遮木谈了一口气,把苏锦棉的手里放回棉被下面,脸色不甚好看,“希望棉儿能撑到清远大师过来啊,否则……”

     接下来的话,怕是不说也知道了。

     苏锦棉折了落贵妃一枝梅花,却差点折了一条小命,心底的确是有些不甘。

     被那些娇纵的皇子推下白玉河的时候她还记得蜷着身子抓住身旁可以抓的柳枝条。可惜冬日的柳枝在风霜雨雪里早已僵硬地可以折断,她还来不及用力就被她抓断了掉下了河里。

     白玉河里的水据说是皇宫的冰库融化的冰水,那寒意直达心底,冷得她只来得及扑腾一下就没了力气。只感觉周身寒气四溢,再也受不了的冷侵入四肢百骸,冻得她只想快点解脱。

     她知道这些人是有些折腾她,因为她是八皇子身边的人。他们虽然能讥讽他,能嘲笑他,能欺负他,但是万万不能折了他的性命。

     所以这条命——其实算起来还是抵给八皇子的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