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四章 初时入宫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四章 初时入宫

     隔天一大早,阿萝就按照苏锦棉的吩咐,早早地就把苏锦棉叫了起来。

     夏日的天亮的早,苏锦棉看了眼窗外面已经斜斜照进屋来的太阳,揉了揉眼睛,一个翻身就下了床洗簌去了。

     等她打理好自己,连阿萝端来的早饭都来不及坐下来吃,只留了一句:“我去兰苑。”就匆匆地跑了。

     阿萝端着的早饭还没放下,就看见自家小姐一个溜烟就没影了,一脸不解地嘟囔了句:“什么事啊那么着急。”

     等跑到兰苑,她站在原地喘了喘,还是走了进去。

     苏遮木看见苏锦棉一大早地就过来一愣,随即便反应过来抱起她往桌前走。“今儿个这么勤奋?记得棉儿昨日睡到日上三竿还嘴硬说时间早呢。”

     苏锦棉咧嘴一笑,伸手抱住爹爹的脖子凑上去就是结结实实地一个吻。“昨晚就一直睡不着,不知道爹爹昨晚留了棉儿吃饭为何又不守信呢。”

     苏遮木没想到她是来问这件事,当下脸上的笑容就是微微地一僵。“先去给你娘亲请个安,吃过早饭了再说,可好?”

     苏锦棉点点头,往里看了看娘亲,见芙蓉帐还遮着,不由好奇:“娘亲怎么还不起来,是跟棉儿比谁起得晚么?”

     苏遮木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抱了她在桌前坐下,抚着她的长发轻叹了一声,“昨夜宫里来了人,说是要请棉儿去陪八皇子读书呢。棉儿愿意去吗?”

     读书?苏锦棉的小脑袋瓜子转了几圈,问道:“谁是八皇子?”

     “想必……棉儿是非去不可的。”话音一落,层层芙蓉帐被一双素手抚开。苏夫人长发未打理,慵懒地披在身后,听见动静想必就此起来了。

     “娘——”苏锦棉叫了一声,探过苏遮木的肩膀看过去,只看见林素心往昔那总是带笑的脸上一汪浅浅的苍白。

     她那仅限的生存空间里,尚不知道,何谓皇宫,何谓八皇子。

     用过早饭,苏遮木难得没有一大早地就去书房照看近日送来的账本,反倒是和素心一起去收拾苏锦棉要携带的东西。

     苏锦棉被招入宫里陪读这件事,似乎从苏锦棉也知道开始便不再是个秘密。

     阿萝候在门边看夫人一声不吭地收拾小姐的东西时,终是没有忍住问道:“夫人,小姐才四岁,此番进宫……”

     她话没说完,夫人直起身,淡淡地出声阻道:“是棉儿的造化罢了。”

     苏锦棉站在苏遮木的身边,抬头看了看一直绷着脸的爹爹,瞬间苦了一张脸。“爹爹,宫里有很多医书么?棉儿陪读的话会不会教棉儿识字呢?”

     “会的。”苏遮木对着苏锦棉浅浅的一笑,“你入了宫之后记得做事要谨慎,切不要给别人留下把柄。”

     苏锦棉对这句话的理解能力有限,但还是点了点头,“棉儿会记得的。”

     苏锦城和苏锦连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苏锦棉刚被送上宫里派来的马车。她撩开车帘正趴在马车车窗上听苏遮木细细的交代着什么,一看见两个哥哥跑过来,笑得一脸开心,边挥着手边喊道:“哥哥……”

     苏锦城一张脸青白,猛然跃上马车把苏锦棉拽了出来。“自古韶国就没有女子陪读这一说。”

     苏遮木抿着唇,眉头皱起,“放开。”

     苏锦连也是一脸的不满,拦身在马车前堵着去路,“要去也是我去。”

     “若要在皇帝身边当个宫女和陪皇子读书,你们选哪个?”苏遮木沉声,话落,上前一步拉开苏锦连正视着苏锦城,低声道:“虽然八皇子如此,却是最安全的。”苏锦棉此去皇宫,他必能想到法子让她回来。苏家的人,自然只能待在苏家。

     “城儿,让开,别误了时辰让你妹妹过去被人怪罪。”素心伸手越过苏锦城摸了摸苏锦棉的脸蛋,低声嘱咐:“别由着自己的性子,在外和在家总是不一样的。”

     苏锦棉点头,但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哥哥,却突然觉得——入宫是件可怕的事情。

     八皇子,皇后的长子,皇后生前他的风光算是不可抵挡,母凭子贵,子也凭母贵。他是皇后所生的孩子,自然是受万千宠爱于一身的。

     但就今年,皇后因下毒毒害落贵妃被打入冷宫,随即没有几日便去了。八皇子的身家也因此来个个巨大的落差,一向高高在上的他不外乎在那一刻被判了死刑。

     既然这个皇子已经失势,后宫里自然没有必要再去争对他了,相比较而言,八皇子现在的处境虽然可叹,但却也的确是安全的。

     苏锦棉才四岁,说白了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奶娃子,送去皇上的身边虽然性命无忧,但难保做错了什么事惹得龙心大怒。那即便强大如苏遮木也是没有办法的。

     苏锦棉的家世背景,算是她在这个宫里最好的自保了。

     苏锦棉头一次看见那么巍峨的地方,带路的小太监见她一副没见过市面的样子不由地笑出了声,“小主子,以后有的你是看的呢,现赶紧跟奴才去见过八皇子吧。”

     苏锦棉见他慈眉善目的,便问道:“这里就是皇宫么?”

     小太监回头看了她一眼,放缓了脚步低声嘱咐道:“想必小主子进宫前,家父已经交代过了吧?这里啊可不是你想得那么好的地方,来了这里记住奴才一句话,不该问的别问,不该有的好奇心别有,不该出头的别强出头。”

     苏锦棉抬眼看了看他,见他眼底那浅浅淡淡的光芒,重重地点了点头。“这里……是不是很可怕?”

     “奴才也说不上来,小主子小心着些就好。八皇子现今不比以前,也不知道苏大人是怎么想的,让你去陪八皇子读书,少不了受人白眼欺凌呢。”

     苏锦棉不说话,看着眼前长长的走廊,只觉得从来没有走过那么长的路。

     到了韶华殿,还未入宫门,苏锦棉就被这里的冷清吓了一跳。待被带路的公公引着往八皇子所在的寝宫走去时,苏锦棉还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刚才她路过曦落宫的时候还看见里面灯火辉煌好不热闹,只是隔了那么些路差别竟然就有那么大。

     “八皇子?”带路的公公恭恭敬敬地敲了几下大殿的门,低声地唤着里面的人。

     “进来。”少年独有的清冽的声音传来,苏锦棉探着头看去,只看见殿内烛火明亮,一地的大理石上都有着隐隐灼灼的亮光。

     她跟着公公走进大殿,就看见那个躺在躺椅上正看着书的少年。他乌黑的长发在后面用黄带绾了个髻,发丝披散在身后,将他俊朗的脸庞彻底展现,那是一张在苏锦棉印象里比自己爹爹和哥哥都要好看的脸。

     是挺好看的……她暗暗想着。但却头一次没有觉得这样好看的少年很好相处,毕竟他看上去很疏离。

     公公行了礼之后,微微让开身子把苏锦棉往前推了推,“八皇子,这就是皇上给你选的陪读——苏小主子。”

     闻言,他的目光从眼前的书上移开,淡淡地扫了眼面前站着正盯着他看一点规矩都不懂的小女孩,唇角一扯,颇有些讽刺地笑了起来。

     苏锦棉却被他这个笑容刺得浑身一冷,反应过来,脆生生地请安,“见过八皇子。”

     她学着之前娘亲教的那样微屈了腿弯行礼,却没听见那少年说一句“免礼。”不由偷偷抬了头去看他,却正好撞上他审视的目光,那目光凉凉的,净是讽刺。看的苏锦棉忙不迭低回头,心中暗暗叫苦。

     这个哥哥,的确很古怪。

     “免礼吧。”半晌,他终于出声。

     苏锦棉只觉得那跟看她偷吃了东西一样的眼神终于移开,起身的瞬间她抬头看了眼。他半张脸已经隐在了书籍下,那漆黑的眼睛在这满室烛光里有着淡淡的光华流转,除去了犀利的防备的确是赏心悦目极了。

     “天色已晚,已经不方便去打扰皇上了,小主子今日就住在八皇子殿下的寝宫里,待明日开始就跟着八皇子读书吧。”带路的太监看了眼周围的宫女,吩咐道:“八皇子现已有些疲累了,先带小主子去休息吧。”

     话音刚落,一直未说话的少年却静静开口,“既然是陪读,本皇子还在读书哪有她先去休息的道理?”

     苏锦棉只觉得待在这里夏天的热气都被眼前的这个人驱散干净,只余了夜晚的凉意漫延。她本能地哆嗦了一下,只垂了头应下了。

     “八皇子,你身上久疾未好,切莫伤到身体了。”

     这下可提起了苏锦棉的兴趣,她抬起头看了看八皇子的脸色,见虽然苍白但并不病态,一时只觉得他大概是故意博取别人的关心罢了,努了努嘴并不作声。

     却不料,她的这些小动作都被他看的一清二楚,当下把手里的书顺手往一旁的矮桌上一扔,挑眉问道:“你叫什么?”

     苏锦棉怔忡了下才反应过来他这是在跟自己说话,“我叫苏锦棉,苏是苏杭的苏,锦是锦缎的锦,棉是棉袄的棉。”

     他似是突然来了兴趣,“呵”地一声轻笑,笑声轻轻却让苏锦棉觉得这个人——似乎是打从开始便不怎么喜欢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