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神澜奇域海龙珠 > 第五章 海祭节
最快更新神澜奇域海龙珠 !

    “呼!”

     在如山高的水墙覆盖而来之前,狂风席卷着惊涛骇浪,像一头发狂的野兽,猛烈的撞击在唐允卿与少女的身上,让他们头发胡乱飞扬,耳中只余凛冽的风声。

     原本光明的白天,一下子被恐惧与黑暗所侵袭。

     两人附近仿佛在沸腾,“噗噗”的冒起气泡,尔后炸裂成漫天的水珠,子弹似的向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去,唐允卿本想用圣力抵御,可令他没想到的是,那万箭齐发一样的水珠还未到他眼前,便冰雪消融般洒落下去。

     唐允卿隐隐有种感觉,面前这些水珠,似乎在害怕他右手掌心法典上的海蓝色珠子。

     狂风激烈的咆哮着,而且每时每刻都存在,连绵不绝,源源不断,让唐允卿渐渐难以抵挡。

     在感觉自己光凭身体重量已经站不住的时候,唐允卿终于低喝一声“神赐”,唤出真理法典,以神赐圣像的根本圣力,稳住自己的身形,紧跟着他转头望向少女,发现她倒是稳稳当当的站在那里,只是眉头紧锁,眼里写满了散不去的恐惧。

     “你认识那头海龙?”唐允卿立刻朝她问道。

     “如果你现在把它还给我,也许我们还能活……”听到唐允卿的话,少女先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转过头看向他,答非所问。

     唐允卿闻言,有些无奈,“那我也得能把它取下来才行吧?”

     “那你继续尝试!”

     少女说出这句话后,便席地而坐,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脚下海龙的脊背,眼中流露出一丝哀伤。

     直到这时,唐允卿才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他和少女在脚下海龙的脊背上动静儿这么大,为什么它至始至终都没有丝毫的反应?

     它不会死了吧?唐允卿惊骇欲绝,不过转念之间,他又强行将这想法按捺下去,因为他现在有更大的麻烦。少女放弃与否,他不知道也不想去管,反正他不会放弃,他才十八岁,年纪轻轻已经是初阶掌控者,前途光明远大,将来有望成为法域人族第二位神使,怎么能死在真理圣院的毕业任务上。

     绝对不行!

     唐允卿不再多想,转过头将法典置于身前,再度用探索之眼望向海蓝色珠子。

     可任凭他怎么看,都看不透海蓝色珠子,找不到一丝破绽。

     风越来越疾。

     乌云也从远方滚滚而来,大雨瓢泼而下,“哗啦啦”的砸在他和少女的脸上。

     刚才还在远方的水墙,此刻已经近在咫尺,水墙之后,隐约可见一道如山高如墨黑的影子,唐允卿隔着水墙望向那道影子时,灵魂都止不住的在颤抖,根本提不起一丝对抗的心思来。

     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在那磅礴威力面前,他无论怎么挣扎都是徒劳,但唐允卿依旧没有放弃,他开始用圣力去刺激海蓝色珠子,试试自己能否运用它的力量。

     不管用。

     接着唐允卿又将圣力灌注入海蓝色珠子,但亦如石沉大海。

     时间不多了,唐允卿一边继续尝试,一边望向少女,强打起精神道,“嘿,反正都要死在一起了,临死之前,告诉我你的名字吧,希望我们下辈子不要再这么倒霉。”

     少女闻言,转头用漠然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冷冷道:“谁说我会跟你死在一起了,死人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说完少女似乎觉得力度不够,忙又补充了一句,“活人也不配!哼!谁让你逼我道歉,孤独的去死吧!”

     她话音刚落,水墙已经来到两人的面前。

     千钧一发之际。

     唐允卿法典上的海蓝色珠子,忽然间绽放出万道光芒,眨眼即逝后,他的脚下出现了一个由清澈水流构成的玄奥法阵,法阵似有奇迹之力,将先前的风雨声尽数隔绝,那仿佛能令天地崩毁的龙威和水墙带来的压力,也全都消弭于无形。

     叶露姚看到这一幕后,猛地从龙背上坐了起来,脸上迅速浮现出喜色来,但转眼又变成浓烈的担忧。

     与此同时,唐允卿来不及感慨海蓝色珠子带给他的惊讶,大步走向一旁的叶露姚,脸上挂着揶揄的笑,“名字?”

     “叶露姚……”

     少女紧咬牙关,以此来控制自己即将变形的表情。

     “你应该庆幸我还需要你帮我取下这珠子,否则的话,呵……”唐允卿嘴上不饶人。

     少女叶露姚假装没听见唐允卿的嘲讽,抬起脚准备踏进唐允卿脚下范围的时候,却感觉到一道柔软的阻力,像是面前有一堵泡沫墙。

     叶露姚又急又气,急的是危难当前,她却无法进入安全地带,气的是海蓝色珠子明明是它们一族的至宝,可现在却如此庇护一个人族,而将她阻挡在外。

     唐允卿见状,顾不得再让叶露姚难堪,朝她伸出了右手,“快点!”

     叶露姚虽然不情愿,但还是将手掌搭向唐允卿,两人手掌相触的一瞬间,唐允卿身体略微僵硬了一下,只觉得她的手掌冰冷而柔软,紧跟着一把将她拉入到法阵中来。

     下一刹那。

     水墙袭来,撞上两人所在的法阵,将其吞噬入海中,狂猛的激流裹挟着法阵,飞速向西而行,不过却异常平稳,隔绝外界一切。

     与此同时,水墙后的黑影似乎看见了法阵,忽然间伸出一只足以遮天蔽日的爪子朝两人拍来,两人同时心生恐惧,可尚未体现在脸上的时候,便看到一头体型巨大的海龙从海中跃出,撞向那道黑影。

     “轰!”

     海龙身与巨爪对撞,产生出冲击力,将两人所在的法阵撞飞,被海浪的力量所席卷,飞快登上上千米高的海啸波峰。

     在深不见底的海洋之下,震耳欲聋的咆哮声和沉重的撞击声频频响起。

     叶露姚满脸焦急的望向水墙后方,张开嘴大声喊叫,但唐允卿却听不到任何声音,对此他感到有些奇怪,但下一刻,他的注意力便被远方天际线尽头的一道黑影所吸引。

     如果他猜得不错,那应该是法域大陆的海岸线,而按照水墙目前所往的方向,应该是会径直扑向临海城市巍澜城。

     巍澜城是法域大陆正西方沿海区域的第一大城市,城内常居人口足有六百多万,这道上千米高的水墙要是覆盖下去,整座巍澜城都将会被海啸所摧毁淹没。

     只是想想,唐允卿都忍不住感到惊恐,他想向巍澜城城主以及市民发出警告,可是法阵之外的世界,没有留给他一丝生机,因此他什么都做不了,即他心中再如何挣扎。

     他只能站在法阵中,焦急的祈祷,祈祷巍澜城的城主可以有所预感,进而想办法尽快撤离市民,或者是聚集全城人民抵御这次大灾难。

     海啸移速惊人。

     近了。

     法域大陆的海岸线逐渐明显。

     唐允卿以法典召唤出神赐圣像,再将根本圣力涌向自己的双眼,暂时性的增强自己的视力。

     远远地,唐允卿可以看到许多的景象。

     他最先看到的是各类船只,正停靠在巍澜城的近海区域。

     体型最为庞大的自然是运货的货轮,然后是装载游客的大型游轮,之后是小艇商船、救援船、指航船、铁皮船、钓鱼船等等,这些船只载满了人,来往航行,络绎不绝。

     码头上,有的人正从轮船上下,有的人则在进行货物装卸,人潮汹涌,好不热闹。

     再往远处看。

     码头的货物堆放处,有几个看起来最多四五岁的小孩子,正蹲在地上玩玻璃弹珠,他们虽然身穿脏乱破旧的麻布衣,但一张张小脸上却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从繁忙的码头往巍澜城中望去,那大理石铺成的宽阔道路上,一辆辆马车飞快驶过,行人们则在悠闲的漫步,两者间井然有序,道路上干净整洁,看不到脏污杂物。

     在街道的两旁,一幢幢砖石搭建的房屋,优雅矗立在正午的阳光下。

     一楼大都是店铺橱窗,其中摆放着琳琅满目的商品,二楼三楼则是人们的居所,几乎所有窗台都种有五颜六色的植物,此时正垂下自己的身躯,展现短暂的美好。

     巍澜城位于海边,因此颇具海洋特色,窗户基本都是蓝色,墙壁则是白色,家家户户都插着印有法典的旗帜,这是秩序国度的国旗,此时正在迎风飘摇。

     继续往前。

     在巍澜城的主干道上,人们成群结队,载歌载舞,正在庆贺着什么,他们不少人手中端着端着祭祀用的鲜花、食物正向着海洋的方向走来,但因为距离太远的缘故,他们看不到在海洋的深处,有一堵高达千米的透明色水墙,在飞快的朝他们而去,他们以为那是天的颜色。

     看到巍澜城的市民朝无尽蓝海的方向走来,唐允卿忍不住喊大声道,“走!走!快走啊!”

     可是无论他喊得再大声,巍澜城的市民都听不见。

     他忽然间想起,今天似乎是巍澜城的海祭节,海祭节是巍澜城流传许久的重大节日,只有五年内没有严重海啸以及海难事故,才会由城主府举办,以此来祭祀大海,祈祷未来四季风平浪静,渔获丰收。

     唐允卿的心中,忽然升起强烈的荒谬感。

     今天明明是巍澜城五年来最盛大的一个节日,然而在他们看不见的海洋深处,一场足以毁灭整个巍澜城的灾难却在袭来。

     真是讽刺!天大的讽刺!

     在唐允卿焦灼无比的时候,他看到巍澜城东边巨大的城主府中,有大量的官方执法者涌了出来,完全不顾秩序的涌入人群当中。

     看到这往日里他最讨厌的一幕,此时唐允卿却忍不住狂喜。

     因为这意味着巍澜城的城主已经察觉到远方的灾难,正式介入,准备联系和引导市民,一起来抵御这场灾难。

     只是,希望实在是有些渺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