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小仙女 > 76 纪沅番外 安静婚礼
最快更新他的小仙女 !

    最后一次见到宋斯, 是在安静和陈述的婚礼上。

     那天,她请了一天假从F市匆匆感到A市, 是为了参加好朋友的婚礼, 他们这一帮人中,安静和陈述是最早结婚的。

     那一天,安静真的很美。

     她穿着露肩的白色婚纱, 纯洁而又唯美, 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 一脸的幸福, 见到她的时候,脸上有些许惊讶, 更多的却是笑意。

     安静拖着长裙朝纪沅走过来。

     身后还有几个人拖着裙子下摆。

     纪沅忙过去,扶住她的手臂, 一脸歉意:

     “不好意思,飞机晚点了。”

     安静假装不满,抿唇笑:

     “说什么呢, 知道你忙,你能来我就很开心了。”

     纪沅毕业后就定居在了F市, 而且她现阶段课业很忙,有时候都难找到她人,信息也没时间回, 更别说见面了。

     不是的。

     纪沅握着安静的手, 一脸认真:“一定要来的, 你人生中的大日子我怎么能缺席呢, 不来那就不是朋友了。”

     安静懂她,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

     纪沅和安静是从高中就认识的朋友。

     两人不管是性格还是爱好都有些相同,所以友谊也一直保持到现在,不会过度的热络,但是心里都会有着对方。

     两人互相看了看,还没怎么说话。

     背后就传来了一阵吊儿郎当的声音。

     很熟悉。

     “安静,你知道陈述去哪了么––”

     纪沅怔了会儿。

     记忆中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个声音了,久到她都不知道怎么回头,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她掐紧了自己的衣服。

     安静偏了偏头,朝宋斯望去,奇怪:“怎么了?”

     宋斯站在门口。

     他潇洒的扶着墙壁,笑嘻嘻告状:“我找来找去都找不到陈述,就想来你这儿看看,咦,好像也不在,他人呢?”

     他左寻右顾发现人不在。

     又挠挠脑袋嘀咕道:“我觉得他肯定上哪偷懒去了,让我应付一大家的长辈,这可不行。”

     由于宋斯脸皮白,外表斯文,长的很讨喜。

     而且他口才好又很机灵。很能讨年纪大的人欢心,所以一个两个都想给他介绍女朋友,拉着他不让他走。

     宋斯很累也很无奈。

     他只能用尿遁的借口逃走。

     他走了几步不经意的发现正前方,是个没见过的背影,很高挑,他略挑着眉,歪头瞄她:“这是?”

     纪沅一下回了神。

     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她垂下眼睫,缓缓的回头。

     宋斯眼睛一亮,脸上笑开了:“纪沅?”

     纪沅淡淡的笑了笑,“宋斯。”

     记忆是一扇门,层层叠叠的拉开序幕。

     她在想,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人的呢。

     大概还是在高一的时候吧。

     由于从小父母离异,再加上父亲生意很忙,她从小学开始,就学会了自力更生,独自一人上学放学,回到家了也是冷冷清清。

     房间里空无一人。

     只有父亲放在桌上的便条和零花钱。

     她早已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纪沅小时候是很喜欢笑的。

     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脸上越来越平淡了,甚至有些冷,久而久之,因为她这独来独往的性格所以她也没什么朋友。

     她也不会去主动交朋友。

     这也没什么。

     就算一个人也能活的很好。

     到了高一。

     由于她性格的冷淡,不起眼的外表,在同学之间更是异常的沉默,导致了女同学不敢和她搭话,渐渐的就不带她玩了。

     纪沅看着她们平常一起去厕所,一起去食堂,一起去小卖部,说不羡慕是不可能的,只是她已经习惯了这生活。

     只有自己一人的生活。

     记得有一次。

     她放学后去了学校的后花园,那有一处隐蔽的草丛,附近经常会有几只流浪猫,可乖巧了,看到人也不躲。

     那是她偶然发现的。

     现在,纪沅正在去的路上。

     她脚步也活泼了起来,心中有着无限期待,她经常会在放学时间给这些新的小伙伴带猫粮,或者给它们挠痒痒。

     同时也会和它们说说话,聊聊天。

     比如唠叨一些学习上不开心的事情,或者分享今天她吃了什么好吃的。它们也会默默的倾听,纪沅觉得这块地方是她美好的小天地。

     每天最开心的就是到这里来了。

     可是,没想到。

     这一次,这里却有了人。

     纪沅站在墙角后,愣愣地看着前方。

     第一秒钟,脑袋想到的是她的小天地被人发现了。

     远处,一个男生坐在地上,他皮肤略白,眼睛有些圆,不好好的穿着校服,他把猫粮放在地上,托着腮笑:“呐,吃吧,这是我昨天刚买的。”

     猫咪好像不怕他。

     有只走到他身边,闻了闻,然后乖巧的趴下舔爪子。

     那个男生一脸惊喜的不知道怎么说,有些傻乎乎的:“嗯?你这是让我摸你的意思吗?那我就不客气啦小可爱。”

     他低着身。

     手触到猫的身上,叹气:“哎,我怎么昨天才发现你们啊,你们以前是不是都吃不饱穿不暖?嗯?小可怜?”

     纪沅偏着头看过去。

     她发现这个男生隐约有些话痨的趋势,嘴里基本上没停过,只自己一个人絮絮叨叨,也能说的很开心。

     这个季节,地上满是秋黄的落叶。

     风迷离了眼睛。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站在后面看了很久。

     也没出声打扰他。

     就,一直看着。

     突然手机铃响。

     宋斯咳嗽了一声,接了个电话,他先是听那边说话,而后嬉皮笑脸的朝那边大声嚷嚷:“好好好,我马上就来,你和阿述等我啊。”

     纪沅想,他这是要走了吗。

     果然这个男生收起手机,他顿了顿,不舍的摸了摸猫咪的毛:“乖啊,哥哥明天再来看你们,今天先走了,明天继续给你们带好吃的。”

     纪沅身体动了动,等他彻底走了之后才出来。

     她缓慢走到猫咪处,看着地上还有些剩的猫粮,心情还有些异样,就是,怎么说呢,像是被另一人发现了自己的小天地这种感觉。

     很微妙。

     接下去。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

     她每天都在这个时间段看到他,这个男生和她一样会和猫猫说话,他好像永远都不会累,嘴里一直动着。

     纪沅就干脆坐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手里写着作业,静静听他说话,一边抬眼瞄着。

     他会抱怨今天的作业又多了,他会说今天看到一个好看的女生,玩的游戏没通关,他喜欢王菲的歌,还有那个在他嘴边一直提到的几个兄弟。

     纪沅感觉自己不是一人写着作业。

     有一个人陪伴着自己,这种感觉挺好的。

     甚至。

     纪沅感觉自己和已经很熟悉了。

     等他走了之后,纪沅才会上前。

     这种情况大概连续过了半个月,纪沅每天都去那里等他,有时候他会迟到,有时候他满头大汗的抱着篮球过来。

     可是。

     没多久,他就不来了。

     可纪沅还是天天都到,又一天,她看着空无一人的小天地,眼神有些怔,其实这个男生在学校很出名。

     她知道他叫宋斯。

     是个爱玩爱闹的男生,但是他心地却很好。

     只是他为什么不来了呢。

     纪沅无法掩饰心里的空落落。

     第二天,她从别人的话语听闻了宋斯交了一个女朋友,两个女生从她身边路过,说的话却入了她的耳朵。

     纪沅抱着书停在原地不动。

     她表情很淡,目光落到远处的地方。

     原来是这样啊。

     片刻,她若无其事的走了。

     这一段只是小插曲。

     她又恢复了每天自己学习,吃饭,散步然后去小天地释放释放压力,只是再也没有等到他,她也不在意。

     这学期快要结束的时候。

     她又听闻宋斯和他女朋友分了手。

     她听过之后继续学习,只是一天比一天的用功。

     高二,她成功的进入了一班。

     也成功的和他在同一个班级。

     在这个班级里,她有了许多第一次,

     第一次和好友安静去食堂吃饭,第一次被问借纸巾,第一次和他有了交流,第一次和他一起吃饭,第一次送他生日礼物,第一次和他一起跨年。

     她都一一记下了。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喜欢。

     只是觉得,她好像无意之间把心丢他那了。

     每天看着他耍宝,就会觉得好开心,很满足,心里眼里都是他,好像此刻灰暗的人生因为他的笑因为他的感染而渐渐天晴。

     有一瞬间。

     她是真的很想把心里的话告诉他,想问他怎么不再去喂猫了,想问他游戏玩的怎么样了,还想问他王菲的歌还在听吗。

     只是,他又有女朋友了。

     宋斯生日的那天,他的女朋友也到了现场。

     是开朗可爱的一个女生,人乖乖巧巧的依偎在他怀里撒娇,和纪沅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女生。

     纪沅什么也没说,只是把精心准备好的礼物给他了。

     然后她就先走了。

     那一夜。

     她没有坐公交车回家,而是徒步走了很久。

     她到现在还记得,背后的书包很沉很沉,她走的累了便坐在路边的凳子上。

     时不时的敲着酸涩的小腿。

     全身无力,不想说话。

     一个人的夜,很冷。

     明明有些热的夏夜里,她却觉得四处的风好像都灌紧进了骨头里,仿佛针扎一样,浑身上下,有一处地方很疼。

     涩涩的难受。

     她也清楚了一件事。

     好像和那个人,没可能了吧。

     日子就这样过着。

     不知不觉她和安静安玥走的很近,而她俩又和陈述陆隔走的很近,纪沅也就和宋斯那样普通同学般相处着。

     他好像把她当做了这个小团体的一员。

     时时刻刻会保护着她。

     也不知道是不是好事。

     又有八卦了。

     好像听说他又分了手,那天,她和安静安玥买好奶茶路过操场的时候,陈述他们一堆人走了过来。

     陈述喝了一口安静的奶茶。

     宋斯眼睛一闪,就调皮的要学,他嬉皮笑脸的朝她眨眨眼睛,撒娇说:“姐姐也赏我一口呗。”

     纪沅抬眼淡淡看着他。

     宋斯的睫毛很长,皮肤白且嫩,又很光滑,就这样看着你的时候,就很萌,她心念一动,把奶茶递过去。

     最终,宋斯还是没有喝,他好像有些尴尬。

     纪沅若无其事的垂下眼睫。

     后来也就没什么事了。

     高考结束,她去了F市读书。

     在这里,她还是独来独往的一个人,虽然父亲给她打了足够的钱,但纪沅还是去找了一份兼职,努力让自己的生活充沛起来。

     也就没时间回群里的聊天了。

     只是她每天晚上回到宿舍,洗漱好,干干净净的躺在床上还是会一条一条翻着聊天记录,他们聊的很长。

     她要翻好久。

     到他的部分,总会停留一两秒。

     他发信息和他说话一样,总是喜欢添些表情。

     纪沅只要脑袋里想象,就能知道他的语气了。

     十月的末尾,是他生日。

     纪沅一直记得,宋斯也提前在群里咋咋呼呼,让他们备好礼物等回到A市一个个送给他,因为那天正好是周一,所以都离不开学校。

     上课的时候,纪沅转着笔,想着些事情。

     那一天早晨。

     周齐陆隔都在群里祝他生日快乐。

     纪沅背着书包,在去教室的路上,她没发短信。

     F大校园,到处是学生。

     清晨的雾气弥漫,树叶落下水滴。

     同学步履匆匆,没有停顿。

     纪沅视线落到鞋尖上,她脸上没什么情绪,

     心里却数着步子。

     突然,她停了下来,人定在那,一动不动,她眼睫毛颤了颤,清秀的脸上已经做好了决定。

     纪沅抿了抿唇,又深吸一口气。

     她猛地回头,朝校外跑去。

     又低头用手机订了一张飞机票。

     她大喘着气,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

     但只知道,如果这次不去的话,会有遗憾吧。

     会的。

     肯定会的。

     她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是想方面和他说声生日快乐。

     仅此而已。

     到的时候,时间还很早。

     她去他学校的附近寻了家店坐着,又点了吃的东西,不过她没胃口,只吃了两三口就放下了。

     到了中午放学时间,她刚准备打他电话,手抬起的瞬间,眼睛看着窗外,愣住了,宋斯牵着一个女生的手从远处走来。

     那个女生一直不和他说话,目光故意落到别处。

     宋斯就一直笑着看她,偶尔还作怪的哄她笑。

     那个女生好像和他以往交过的女朋友都不同。

     她有点害羞,又有点温柔的感觉,气质很不一样。

     一会儿不看他,一会儿又偷瞄他。

     直到他们路过纪沅的时候,纪沅身体都没有躲闪。

     因为宋斯的目光就一直没离开过那个女生。

     透明玻璃外,互相交错过,纪沅姿势动都没动。

     那天,她只是坐了很久。

     好像坐了一个下午,店家也没有赶她。

     夕阳落下,耀眼的金色线条斜斜的落在她身上,照的她身体一半明亮一半黑暗,空气中有细微的尘埃飞舞着。

     纪沅眨了眨眼睛,终于落了一滴眼泪。

     但她自己却毫无知觉。

     她抬手拿起手机,继续拨着他的电话。

     然后慢悠悠的放到耳边。

     那边接通,喂了好几声,喊纪沅名字。

     纪沅听到声音,心脏有些抽痛,她鼻尖酸涩,垂眼凝着桌面,一滴眼泪又落到桌面,干净的映出人影,她看见自己的模样,好像有些伤心。

     好久,纪沅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她动了动唇:

     “宋斯,生日快乐。”

     那边絮絮叨叨的说着话,说谢谢,说还有空出来玩。

     纪沅睁大了眼睛,努力不让眼泪再落下,心里有点咽,语气断断续续,喘着气说了最后一句:“宋斯,再见。”

     她再没听他说什么,只是挂了电话。

     然后把宋斯的电话号码删除。

     就这样吧。

     宋斯,再也不见。

     她终于要和那个喜欢猫喜欢唠叨的男生,道别了。

     时间回到现在。

     宋斯上前,上下打量她:“纪沅你什么时候来的?我说你也太不厚道了啊,这几年咱这帮子聚会的时候就你不来,老说没空。”

     他故意瘪瘪嘴:“没感情了啊。”

     纪沅刚想说话。

     结果门外安玥也来了,她皱着眉朝宋斯蹬了一脚:“你瞎说什么呢,纪沅纯粹是因为忙,哪像你,整天没事人一样乱晃。”

     宋斯灵活的躲开了。

     安玥和纪沅打了个招呼。

     门边陆隔的头探了进来。

     他皱眉:“宋小斯你站女生这干啥啊,走啊,去陈述那边,他那可忙了。”

     宋斯哦了一声。

     他和安玥几人调侃了几句,然后挥挥手说晚上再见就走了,休息室这才空了下来,化妆师再加上一些零零散散的人也出去了。

     “哎呀,我忘了和妈他们说流程了。”安玥蹬了蹬脚,皱眉:“安静你和纪沅先待在这儿,我出去一会儿。”

     一分钟的时间,这里就只剩她们两人了。

     虽然这些年她们不常见面,但还是一直保持着紧密的联系,所以再见面的时候也不会有陌生的感觉。

     纪沅小心的拖着她的群尾让她坐下,说:“当心。”

     安静淡笑着应了一声。

     见她没被绊倒,纪沅也安了心,在她旁边寻了个位置坐下,真诚道喜:“安静,恭喜你。”

     安静水嫩嫩的眼眸旁贴着亮片,闪闪的,特别美。

     今晚的她星光四射,状态很好。

     “谢谢。”

     纪沅看到她这样,也觉得自己特别欣慰,能看到一对从高中一直坚持到大学的爱情,这真的很不容易,由衷的为他们祝福。

     从高中开始

     陈述就一直很宠着安静,他好像从来没没变过,一切事情以安静为主,而安静也很爱他。

     这她都知道。

     纪沅内心百感交集,不知道说什么好,眼眶有些湿润,她摸了摸安静的手,有些郑重:“你们以后一定要幸福。”

     安静温柔点头。

     她嘴角弯着笑,吸了吸鼻子,张开双手一把抱住纪沅,轻声:“我会幸福的。所以,纪沅,你也要开心,不要让我担心。”

     纪沅垂下眼睫,贴在她的肩膀上。

     她听着安静温和的声音,用力的点点头,安静继续道:“虽然我们不在一个城市,但是只要你打给我,我随时都会接的。”

     大一大二那几年,不知道怎么了。

     纪沅话越来越少。

     倒是有点像当初高二刚进班级的那个纪沅了。

     安静还记得,她有次去F市看她,当时纪沅兼职了二份工,把自己的行程安排的满满当当,安静以为她缺钱用,委婉的提过帮她。

     纪沅低着头,说只是不想让自己空下来瞎想八想。

     还好,最近纪沅恢复过来了。

     安静放开纪沅,牵着她的手:

     “纪沅,你还记得你和我说的吗?”

     “什么?”

     “就是当初你和我说从高一开始就暗恋一个男生。”

     纪沅张了张嘴,眼神有些无措。

     安静静静地看着她,眸里都是心疼,她叹口气:

     “忘了他吧。”

     安静想过。

     纪沅这几年的情绪很有可能都是因为那个暗恋的人。

     纪沅没说话。

     安静轻声说:“走出来,给自己一个机会好不好?”

     默了片刻。

     纪沅抬眼,轻松的笑着说:“我早就放弃他了,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安静松了口气,还想说什么。

     结果门外有一堆人进来,开始要忙了。

     安静不好意思的朝她看了眼,

     纪沅摆摆手,说没关系。

     在旁边等的无聊,她突然想去洗手间了。

     于是出门,可是左走右走都没有走到,她干脆拦了一个人,问了下:“小姐,请问你知道洗手间在哪里吗?”

     那人哦了一声,热心的指了指后面,“喏,就是那,然后右拐直走就到了。”

     纪沅沿着她指的路线看去,朝她道谢。

     那人朝她笑笑,然后走了。

     纪沅走了几步,然后突然停下。

     她若有所思的回头看着这女生的背影。

     怔怔地看了许久。

     -

     晚上,八点,君越大酒店。

     场地布置的很浪漫,到处都是花束和水晶。

     仿佛身处童话世界一般。

     来参加婚礼的人越来越多。

     纪沅由于来得早,她先去了座位,他们这桌几乎是最靠前的,属于中间部分,纪沅占了一个座位,桌上写着名字。

     纪沅看了几眼,都是熟悉的名字。

     周齐,许嘉业,陆隔,还有几个不熟悉的名字。

     她没再看下去。

     周边吵吵闹闹的。

     安玥很忙,她穿着小礼服走来走去,表情严肃的指挥着一切。

     另一边,陆美华和宋朝英站在一起,有说有笑的。陈述的爸爸站在一边,他人很慈祥,电视里见过很多次。由于太有名,很快许多人就围了上去。

     安向逸忙着找亲家把他从人群里拉了出来。

     纪沅很清楚的看到俩人不约而同眨了眨眼。

     周齐和许嘉业靠在椅子背后,说一些事情。

     他们都有了男人的模样。

     纪沅听说,当初他们这一群人一起开了一个公司,陈述是老板,而最让纪沅不可思议的是,许嘉业修了学,跑去当了职业选手。

     不过这几年起起伏伏他只拿了一个小小的奖,然后就干脆转型做了教练,反而倒有声有色的,他最终还是找准了自己的定位,干了喜欢的行当。

     突然一个女生坐到纪沅旁边:

     “你好,我是顾芸。”

     纪沅朝旁边看去:“你好––”

     她有些惊讶。

     这个女生就是刚刚她问洗手间的那个女生,也是当初宋斯牵着手的女生,她头发很长,到腰部,有种很温馨的气质。

     纪沅前面看到她的那瞬就记起了,她回了神,

     “你好,我是纪沅。”

     顾芸叹了口气:“今天他太忙了,让我先坐这。”

     她想起什么,又抱歉的笑:“不好意思,没介绍自己,我是宋斯的女朋友,你是他高中同学吧?”

     纪沅嗯了一声。

     “那我应该比你大,我是宋斯的学姐。”

     她吐了吐舌头:“我和他应该算是姐弟恋。”

     原来他们从当初走到了现在。

     纪沅感慨:“挺好的。”

     顾芸忽然吞吞吐吐,脸上有些羞涩:“我能不能问你下,宋斯高中是什么样的?不好意思,因为我太好奇了。”

     纪沅怔松了一瞬。

     宋斯高中是什么样的?

     爱玩闹,爱聊天,学习成绩好,也喜欢打篮球。

     但是他最怕冷,一到冬天就什么也不想做了。

     她想着什么,嘴角弯着,最终只说了一句:

     “宋斯,他很善良的。”

     多年前的一幕还在她心中。

     话痨少年陪着猫咪,坐在地上给它们挠痒痒。

     没过多久,婚礼开始,这一桌坐满。

     除了老同学,还有几个不认识的男生和女生,大概是安静和陈述的大学同学。几个人互相点了点头,特别是男生,直接聊了起来。

     陈述走了过来,和周齐说了几句话。

     他外表愈来愈沉稳了,越发的出类拔萃。

     人却还是这么的英俊,他穿着西装,干净笔挺,肩线利落,漆黑的视线掠过纪沅的时候顿了顿,有礼貌的点头打了个招呼。

     无形之中发出的气场,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半大少年了。

     纪沅发现,每个人都有了或多或少的变化。

     包括她自己。

     接下来顾芸时不时的和她聊着天。

     突然全场灯光一暗。

     放起了音乐,大屏幕上展示着两人的照片,从青涩校园阶段的开始,两人穿着规规矩矩的校服,拼凑在一起到后来各处旅游的双人照片。

     再到后面。

     当看到最后一行字的时候有些人当场哭了起来。

     包括身边的顾芸。

     一副副幸福的照片旁写着。

     她是安静。

     我是安静的陈述。

     陈述站在台上,他吁了一口气。

     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神情静默,但他的内心深处加速的跳着,手有点抖,他闭了闭眼。

     定定神。

     不急,陈述,这一天终于等到了。

     接着不禁苦笑一声,就在前面,两人还在休息室独处的时候,他还漫不经心的问过安静紧不紧张。

     当时安静摇头说:“还好,不是很紧张。”

     陈述皱着眉,一本正经:

     “怎么办,我好紧张。”

     安静:

     陈述厚着脸皮,他嘴角勾着笑,暗声说:“真的,不信你摸摸我心口。”

     安静半信半疑的伸出手,探了探,他此时没穿西装,只穿了件黑色的衬衫,她的手贴近他的心口时,一脸讶异。

     发现他心跳真的好快。

     “你怎么这么紧张?”

     陈述摸着她的手,垂眼亲了一口:

     “因为要娶你啊。”

     安静一噎。

     “真的。”

     陈述抿起薄唇,躬着腰,手肘支在膝盖上,眸里认真的过分:“安静,你是最美的新娘,谢谢你选择了我,谢谢嫁你给我,我非常的爱你。”

     安静眨了眨眼,皱眉抱怨:

     “你别说了,你再说我又要哭了,妆又要花了。”

     陈述:

     容不得他胡思乱想。

     场内聚焦灯那边的门开了,音乐庄严而神圣。

     女主角挽着安向逸的手走了出来。

     全场都在尖叫鼓掌。

     安静微低着头,嘴角浅弯着,一步一步。

     她走的缓慢优雅,身姿曼妙,优雅唯美,露出光洁的额头,头发朝后挽起,两颊边有几缕散发,添了几丝柔美。

     婚纱碎片亮闪闪的,后摆很长。

     莹白的锁骨形状好看,身材玲珑有致。

     白色的聚光灯一路跟着她。仿佛当年高中的回忆又一幕幕的闪现,最终画面还是定格在现在。

     安静知道。

     她知道现在有很多人视线落到她身上,看着她一步步的迈向那个地点,安玥,纪沅,宋斯,陆隔,周齐,许嘉业。

     还有,她的陈述。

     她一手握着绣球,一手挽着安向逸的臂弯。

     最终,走向属于她的幸福。

     那一刻,陈述有些恍惚,思绪全部被打散。

     此刻朝他走来的安静和多年前回眸看他的女生简直一模一样,美的惊心动魄,完全没有变过。

     还是他,最美的小仙女。

     –

     纪沅走出酒店。

     她一会儿和安静安玥他们几个还有活动呢。只是现在出来散散气,她低头踩着碎石头想了一些事情。

     最终还是从包里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纪沅,怎么了?”低沉的声线响起。

     “师兄,我明天回来。”纪沅笑了笑。

     “真的?那我明天去接你。”师兄开心的手忙脚乱,好像还打翻了什么东西。

     纪沅皱眉:“师兄,你小心点。”

     师兄笑着说:“好。”

     挂断电话。

     纪沅仰头望了望淡薄的天空。

     夜风婆娑,繁星点点映满天。

     她只觉得,青春不散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