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小仙女 > 第68章 六十八章
最快更新他的小仙女 !

    陈述还没过瘾, 就被制止了。

     他略微皱着眉,脑袋有些混沌, 还不甚清醒,不满她躲着,身体又覆了上去,嘴巴贴着她的, 眼睛半阖, 薄唇低喃,顺着她的话嘟囔:“什么干什么。”

     他又亲了上来, 堵住了她的嘴。

     安静唔了一声,抽空的想。这人居然装糊涂。

     陈述越发的大胆。

     顺着她的曲线,慢慢的往上滑。

     其实安静的手按的不是很重, 他很轻易的就挣脱了, 她光滑的背脊后有一道勾, 弯了进去, 他无法自拔。

     顺着摸索,一点一点往上。

     仿佛是吐着信的蛇, 缓慢攀岩,过程磨人又危险。

     安静后背渐渐出了层薄汗。

     他呼吸虽然沉重, 但越来越轻, 在克制着什么,怕吓到她, 嘴边交缠, 发出腻人的声音。

     后背被他碰过的地方有些麻, 因为从没被别人这样碰过身体,安静总感觉有些异样,她脑袋保持清醒的同时。

     时刻注意着后面。

     直到陈述那温温热热的手,缓缓向上,触到了安静的背后的内衣扣。

     陈述还没动作。

     安静一个激灵,实在忍不住了。

     一手忙挡着他的胸膛,抵制他前进,脸色微红,咬着牙微怒:“我说你的手在干嘛?”

     说着她就把陈述还在她衣服里作乱的手飞速的拿出来,攥着他手腕,不让他继续。

     陈述怔了下。

     他也没想到自己脑子一抽,就这样做了。其实军训的时候,他们宿舍里几人聊天,男人么,要么聊篮球要么聊游戏要么聊女生。

     他们在说着新生里有哪些好看的妹子。

     他没插话。

     然后那帮人就越来越不像话,聊着聊着就聊到了看过的某种片子上。其中有个人还真枪实战过,说了点感受。

     都是血气方刚的少年,年轻气盛。

     所以大家都笑的很猥琐。

     他在旁玩着手机偶尔也听了一两句,说真的,当时还没什么感觉。可是到了现在,怀里抱着女朋友,想做什么又不能做,还真难免思想泛滥。

     不知不觉身体燥热的很。

     是他不对,不该这么随意。

     他咳嗽了一声,眉眼略无辜,小声说:“没干什么,我我就摸摸。”他眼神有些乱颤,可最后还是回到了她身上,表情专注,薄唇抿着。

     安静还是第一次见到陈述说话有些磕磕巴巴的。

     平时的他哪有这样。

     她不禁心里发笑,可还是屏着脸问:“你摸什么?”

     不过几秒。

     陈述就恢复了贯常的表情,显得临危不乱,眼里暗沉沉,有些意味深长,声音略带嘶哑:“你说摸什么?”

     他顿了下,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又瞥她,提高音量道:“再说,我什么都没摸到呢,就摸了下腰。”

     安静瞪了他一眼,嘟囔:“你都摸到上面了。”

     陈述清了清嗓子:“还没摸到那呢。”

     那是哪里啊。

     安静白白的耳跟子泛红,小推了他一下,低头整理自己身上的衣服:“正经一点啊,这是外面呢。”

     陈述随着她的力道散漫后退,低垂着眼看了她一会儿,突然嘴角勾着笑,慢条斯理的说:“那是不是不在外面,就可以摸了?”

     这人。

     今天好皮啊。

     安静故意不看他,一字一句说:“也!不!行!”

     其实情侣之间这些事也很正常吧。

     她也不懂,也是第一次谈恋爱。

     这方面算是跟着陈述走,而他在高中的时候一直以来就对她很规矩,虽然偶有些荤话,但没有什么实质性动作。

     顶多热情的不行的时候,就是抱着亲她好久。

     而今天,在外面,他不紧亲着,还上手了。

     安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了大学的缘故,所以他放开了手脚?然而她对这些很陌生,但是由于对象是陈述,她也不怎么讨厌。

     刚说那话,只是故意呛他而已。

     她低头把衣服整理好。

     上下看看没什么问题,满意了,然后上前主动牵着他的手,晃了晃,道:“走啦,饿都饿死了。”

     陈述本来倚在墙边,听到她这话,哼了一声:

     “我忍都忍死了。”

     安静有些没听清,转头看他。

     “什么死了?”

     陈述见她懵懵的表情,一怔,便噎下了嘴里的话,摸摸她的耳朵,低声道:“没什么,等你长大了再说。”

     其实他也舍不得碰她,总想等她再长大一点。

     她还太小了,虽然外表沉稳冷静。

     但在他内心还是个长不大的小仙女而已。

     即使他和她亲热,有时候真的快要爆炸了,难过的浑身燥热,但没办法啊,他这一辈子都栽她身上了。

     要么就是暗暗抱着他手机里的相片独自发泄几回。

     那时候脑里幻想的全是她。

     只能等啊等,忍啊忍。

     两人又走出小巷子,回到了灯火通明大街上。

     像是穿过了暗沉的时光隧道一样。

     眼前一下子明亮起来。

     走着走着。

     陈述突然弯腰凑在她耳边说:“那什么。”

     安静转头:“什么?”

     “你腰还挺细的。”

     陈述说完就自然的抬身,看着别的地方。

     安静:“”

     要不是安静刚确实听见了。

     看他这幅正义凌然的模样还以为绝不是他说的呢。

     不知道他怎么想到这个点上的。

     安静下意识的低头观察了自己的腰,她平时真的没有在意过,说:“还好啊,比我细的大有人在吧。”

     陈述低眉看她:

     “我觉得你这样正好,摸起来还挺舒服的。”

     舒服?

     安静有点晕:“这有什么舒服的,别人也都是这样啊。”

     陈述蹙眉说:“我管别人干嘛,反正我只摸你,就是感觉皮肤又软又滑。”

     安静脚步一顿,忙喊:“闭嘴,别说了。”

     啊哦。

     陈述坏笑:“害羞了?”

     安静甩开他的手,充耳不闻,往前直走。

     陈述心情越发好起来。

     他几步上前追上她,揽着她的肩膀。

     他们去了一家人烟稀少的店。

     店里装修的很小资,灯光较暗,放着舒缓的音乐。

     总体来说比较不错。

     陈述点完餐之后把餐单还给人家,两人细细说了一会儿话后,陈述突然心神一动,他眯眼看着安静:“不对啊,差点给我忘了,你解释一下那个男生怎么回事。”

     他就感觉好像漏了什么事。

     被她迷头昏脑涨的这会儿才想起来。

     安静:“什么男生?”

     陈述啧了一声:“装傻啊?就是那个问你要手机号的”

     安静单手托腮:“解释什么呀,我和他人都不认识,而且他问我要手机号,我都没给。”

     陈述双手环胸,脸上不大满意:“你和他说你有男朋友了么?”

     安静略一思付,摇头道:“这个我没说。”

     陈述抬了抬眉,眼里沉沉睇她,正要说话。

     只听安静又说:“不过我室友帮我说了,嗯,对了。还说你很帅。”

     这样啊,室友说了也行。

     陈述眉头舒展开来,情绪又缓下去了,垂下眼睫,摆弄着桌上的筷子,漫声道:“这还差不多,以后遇到这种人,你就直接说你有男朋友了。”

     安静乖乖应声:“嗯。”

     想想还是不甘心,陈述提出建议:“要不,你现在拍一张我的照片,以后再有人问你要手机号,你就把我照片调出来给他看怎么样?”

     这样想想省事多了。

     毕竟他和安静不同专业,不能天天在一起,叫她孤身一人,难免被谁钻了空子,不行,怎么现在就有危机感了。

     安静又漂亮,学校里的人又不瞎。

     陈述蹙着眉心,一脸正色,让她拿起手机。

     什么呀。

     安静哭笑不得,被逼的迫不得已,拍了他一张照片,无奈道:“这样给人家看,人家还以为我神经病呢。”

     不过她低头瞄了眼照片。

     陈述也没有摆什么姿势,就是靠在椅背,双手放下面,微偏着头,懒懒的看着镜头。

     这目光有些威慑之意,不知道陈述是不是故意的。

     “什么神经病,这是代表你名花有主了好吧。”

     安静笑笑,没说话。

     其实她从高中的时候就感觉到了,陈述对她的占有欲很强。当初,她只要和同桌交流几句,他在后面都会窝火,暗暗吃醋。

     她心里开心的受着。

     “对了,你室友知道我?”

     陈述想起这个,随口问了句。

     “嗯啊。”安静撇了撇嘴,“你报到当天和宋斯站在楼下,我舍友经过的时候看到你了,你俩太引人注目了。”

     陈述倒是不在意这个。

     他说:“改天请你舍友吃饭。”

     安静:“吃饭?”

     陈述嗯了一声,调笑了一句:“冲她们帮我减少了一个情敌,肯定要请她们吃饭啊。”

     其实,也不只这个原因。

     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她们是安静的舍友,是整天和安静相处在一起的人,毕竟安静性格不是很外放,比较内敛。

     他有点担心,一方面也是希望她们多照顾她一点。

     安静点头:“好啊。有机会我和她们说。”

     军训结束之后。

     总会有几个人在学生中引起巨大热议。

     比如,金融一班的陈述,是a市理科状元的身份被扒了出来,而且为人低调,长的又好,身家不错,很快,在他们这一届引起热议。

     有些人还会偷偷在去他上课的地方偷偷观察他,拍一张照片放到贴吧上,不过都是背影,没拍到正面。

     即使这样陈述知名度也打开了,越来越火。

     不过这些纷扰没有吵到陈述。

     他对这些管也不管,只每天两件事,要么上课,要么陪安静,偶尔也陪陪宿舍那帮人打打游戏打打游戏之类的。

     这天傍晚,安静带了舍友出学校。

     因为陈述说了要请她们吃饭,然后安静找了天询问了许潇潇她们的意见,没想到她们一个个都眼睛发光,都极度赞同。

     当时问的时候没想到反应会这么激烈,安静有些迟疑:

     “那个,我男朋友想请你们吃饭,你们想去么?”

     许潇潇在切水果,杨越在化妆,朱茜在发短信。

     三个人都在做着不同的事。

     听到她的话的时候,都一愣。

     然后三人迅速扔开手里的东西,跑到她面前,神情有些不敢置信,许潇潇说:“你刚说啥?没听清,再说一遍。”

     安静默了会儿:“我男朋友要请你们吃饭,去么?”

     “去啊去啊。”许潇潇的表情像中了彩票一样,“你男朋友请我们吃饭那肯定要去啊。”

     杨越朱茜也是一样的认同,不过许潇潇又纳闷的问:“不过为啥要请我们吃饭?”

     杨越点了点她肩膀:“请就请了,问啥问呀。”

     许潇潇点头:“哦哦,也是。”

     这么草率的吗。

     安静笑了笑。

     杨越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皱眉:“完了,我穿什么衣服啊,这种场合是不是要正式一点?”

     朱茜说:“哎,潇潇你唇釉借我涂下。”

     许潇潇一拍手:“遭了,我头都没洗,油的要死。”

     安静抿着唇,自动屏蔽凌乱的宿舍。

     她低头发了个短信,和陈述约好时间地点。还是上次那个地方,因为安静觉得那家店真的很好吃。

     环境又好。

     等到晚上,大家都有空了。

     一行人走出寝室,安静带着她们去约定好的地方。

     许潇潇咽了咽口水:

     “完了,我怎么感觉有点紧张。”

     安静:“别紧张。”

     朱茜拉了拉安静的袖子:“你男朋友真的不凶吧,我最怕一脸凶相的人了,这种人不好接触。”

     安静澄清:“他只是看上去有点凶。”

     杨越探头问:“我们是不是要吃的矜持点?”

     安静:“不用,放开吃。”

     来到了那家店门口。

     安静透过玻璃窗外,已经看见陈述等在里面了,他脊背挺直的坐着,悠闲的看着菜单。

     她推门进去。

     三位室友跟在她背后。

     陈述有预感的抬了抬眼。

     看到她们之后,礼貌的站了起来。

     杨越捏了捏许潇潇的手:“是这个?”

     许潇潇:“是啊。”

     杨越:“好帅啊,哪里凶啦,一点都不凶!”

     许潇潇:“是吧是吧,我没骗你们,真的很帅。”

     朱茜:“哇,这家店我以前来过一次,真的好吃。”

     她们三个在走过去的时候嘴里嘟嘟囔囔,然后到了他面前,就瞬间放出得体的笑容,嘴角露着标准的牙齿,齐齐打招呼:“你好。”

     陈述笑了笑,伸出手,沉声道:

     “你们好,我是陈述,安静的男朋友。”

     杨越推了推许潇潇,然后许潇潇忙上前,双手握住,略带羞涩地说:“你好你好,我是安静的舍友,许潇潇。”

     然后另外两位又分别介绍自己。

     在学校男神面前,可千万不能失礼。

     双双坐下之后。

     先点了单。

     许潇潇思考自己是不是点太多了?哎,不管了。

     几人有些静,许潇潇她们几人有些坐如针毡。

     因为前段时间知道了陈述不光是安静的高中男朋友,而且还是他们那市的理科状元,光这些就很牛逼了。

     后来又得知他还是中老年最喜欢的女歌手宋朝英女士的儿子,光这些就能给眼前的大佬头顶上顶个光圈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

     陈述先开口:“本来前段时间就该请你们吃饭的。”

     杨越摆手:“没事没事。”

     许潇潇傻笑:“现在请也一样也一样。”

     朱茜暗里踢了她一脚,有些丢脸。

     什么叫现在请也一样啊。

     陈述低眉笑了笑。

     安静瞅了陈述一眼,凑过去在他耳边小声显摆:“怎么样,我这群室友可爱吧?”

     陈述睨了安静一眼,没理她,然后继续说:“谢谢你们这段时间对安静的照顾。”

     许潇潇立马摇头:

     “这说的,我们都是互相照顾的。”

     朱茜:“是呀,安静很细心的,有时候我们粗枝大叶忘了什么东西,她都第一时间发现的。”

     杨越加了句:“是呀,我们都互帮互助的。”

     这时候菜来了。

     陈述往后让了个身位,让服务员上菜。

     然后他示意了下桌面:“多吃点,别和我客气。”

     许潇潇:“不客气不客气。”

     朱茜:“那我们就开动了啊。”

     安静也拿起筷子,说:“吃吧。”

     “嗯。”陈述应了声,夹了一个茄汁大虾到安静碗里,朝她们说:“不够可以再点。”

     杨越忙说:“够了够了,这已经很多了。”

     开玩笑,菜还在源源不断的上来啊。

     吃的过程中。

     几位舍友紧绷的神经才慢慢放松,她们发现,安静男朋友其实也不是很可怕,至少对她们来说,是很和蔼的。

     脸上一直笑着。

     而且还很绅士。

     帮着她们一人盛了碗汤。

     这就给了许潇潇很大的胆子,她瞄了眼陈述,偷摸八卦起来:“你们高中就在一起了对吧。”

     陈述不置可否的点头:“是的。”

     “那你们起初谁先追谁的呀?”许潇潇放下筷子,喝了口橙汁,说:“当初我们问安静,她不说,我们可好奇了。”

     陈述瞥了眼安静,似笑非笑:“她不说?”

     许潇潇:“是呀。”

     “她大约是因为愧疚才不说的吧。”陈述道。

     三位舍友愣了,几位互相看了看眼色,许潇潇问:“愧疚?为啥愧疚?”

     安静也怔住,有些不解。

     陈述不紧不慢的放下筷子,说:“因为她真的是太难追了,一直不答应,磨了我好久,我才勉强追上她。”

     三位舍友表情难得变化的如此之快。

     还一齐哑口无言。

     没想到是陈述主动追安静。

     哦,不对,这个有点想到了。

     但没想到的是追了这么久。为啥不答应?

     看陈述。

     平时应该是那种居高位,一直被人追的感觉。而且她们也想象不出,陈述一直低声下气的追人是什么样子的。

     许潇潇:“那后来追到了?”

     陈述嗯了一声,他转眼瞥见安静碗里没有动过的虾,有些皱眉头,他垂眼用湿巾纸擦了擦手,然后把她的碗端到自己这边。

     干净利落的剥着她碗里的那只大虾,手法熟练,干净利落,嘴里继续道:“后来高二末,我们的恋爱还被安静的妈妈发现了。”

     剥虾?

     许潇潇三人的目光一开始被他的动作给吸引,然后注意力又移到他的话当中,早恋被发现!?

     那一般只有一个后果啊,就是分手咯。

     他们高中都是这样的。

     不知道他们怎么做的,许潇潇很急:“然后呢?”

     陈述连续拨剥了几个虾,然后放回碗里,递还给安静,眼睛沉沉看着她,低声说:“吃了。”

     然后重新擦了擦手。

     他做这整件事的时候神情很认真,不急不躁,虽然口中在和她们说话,但是脸上一丝不苟,过分的认真细致,一点也看不出是在剥虾。

     而且三个舍友发现了一件事。

     就是陈述手好好看呀,白净修长且骨节根根分明。做什么都是慢条斯理,紧紧有条说实话,用来剥虾就有点埋没他那双手了。

     几人都不敢催他,暗中观察。

     安静把虾夹起,轻声说:“谢谢啊。”

     其实她已经习惯他这个做法了,因为不爱剥虾壳,就不怎么吃虾,从小到大都是这样,自从陈述发现了她这点后,就开始替她代劳了。

     她和陈述都习以为常了。

     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可是落到他人眼中就有点惊奇了啊,看这陈述就妥妥是一个老婆奴啊。

     陈述见勾起了她们的兴趣。

     又说出他们高二以后的事情。

     一顿饭就这样结束了。

     陈述细细的讲他和安静过往,安静在旁乖巧的吃着菜,然后他还要注意她是不是又挑食,不配合好好吃菜了。

     一顿饭忙的很。

     反倒是三位舍友听的好认真。

     听到他最后讲双双考上s大之后,更是心情不能自己,简直了,没想到陈述和安静这么恩爱的背后。

     故事却这么的曲折离奇。

     不知道怎么说。

     一整场听下来,她们完全陷进去了。

     许潇潇只能悲壮的拉着安静的手,一脸沉重:“相信我,你们以后会更加好的,不要再分开了,陈述会受不了,我也会受不了的。”

     其他两人也是一个表情。

     安静只能愣愣点头。

     她瞄了眼陈述,只见他嘴边抹着某种得逞的笑意,她不禁思索,这人是专业搞传销的吗,怎么这么有感染力啊。

     明明就是这些琐碎的小事。

     可是从他嘴里说出来就不同了。

     弄得她的三个室友,额,怎么说。

     好像全都倾向他了。

     最后菜都没吃多少。

     几位舍友光顾着听她和陈述的感情故事了。

     听完了也就不觉得饿了。

     这可怎么是好。许潇潇惋惜的看着桌面的剩菜,她现在是真的不饿了,因为她刚刚跟着陈述一起,经历了她们的感情。

     甜抱了也心酸饱了。

     她悄咪咪的朝安静说:

     “安静,我们能不能把这些菜打包?”

     其实第一次和安静男朋友吃饭,然后还要打包没吃完的剩菜有点掉价,不过她真的很心疼这一桌的菜。

     安静还没出声,陈述就说:“可以的。”转眼他就叫服务员拿来了打包盒,不仅如此,还亲自把菜装进去,盒子堆了几叠高,码的整整齐齐的。

     “你们晚上回去饿了,还可以吃的。”他轻声说。

     “谢谢啊。”

     “没事。”

     几人不禁又感叹,为什么安静的男朋友这么好。

     既谦虚又低调又深情还聪明。

     然后陈述结了账,送她们回寝室。

     他走了之后。

     许潇潇拎着打包盒放桌上,撞她的肩膀:“安静,你真的不要再放手了,就今天这表情,看的出来,陈述真的很喜欢你呀。”

     安静:“好的,我知道。”

     杨越:“我要代替陈述看牢你。”

     朱茜进寝室,一脸认真的发短信:“我要让我男朋友学学,什么才叫真正的对女朋友好,我要让他给我剥虾!”

     她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拿着手机发短信。

     【你真的很厉害。】

     厉害到居然那么快就俘虏了我三个室友。

     那边很快回短信。

     好像知道她在说什么一样,回。

     【小意思。】

     口气还真的很像他。

     安静趴在桌上,室友吵吵闹闹的。

     她想了想,继续在手机屏幕上点着。

     【万一,如果那次我们真的分手了,怎么办?】

     她摸着手机光滑的机身,等待回信。

     【那我想,我还是会和你考同样的大学。】

     【然后大学里再追回你一次。】

     【毕竟我死皮赖脸又不是第一次了。】

     安静笑开了,眉眼弯着。

     她侧着身趴在手臂上,一字一句打着。

     【那我的答案是,这次换我来追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