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小仙女 > 第62章 六十二章
最快更新他的小仙女 !

    室外露天的篮球场。

     这里是青少年经常聚集的区域, 偌大的地,一共好几个篮球场,他们几个占据着一方,也是他们常来玩的地方。

     头顶惨白的灯光直射下来。

     场中陈述一个人挥汗如雨, 眼神狠戾,喜怒莫辨。

     力气大的无处发散。

     明显还没消气。

     周齐几人坐在场外瞄着他。

     宋斯仰头恨恨地喝了一口水, 喝完之后,他把空的矿泉水瓶一下子, 揉成一团, 低声骂了句脏话。

     而后他转头没好气地朝陆隔抱怨:“不是我说,你们那都什么人啊, 看好你们班的人行不行, 一张嘴什么鬼话都说的出。”

     陆隔沉着脸:“我知道。”

     事情是这样的。

     他们当时在校外的奶茶店里。

     几个人坐着聊了会儿天。

     陈述带着帽子, 低头摆弄着手机, 不显眼。

     有可能新进来的人没注意到他。

     他们就坐在宋斯背后那一桌。

     那几个男生点了东西之后就在聊天, 说话声音很大。聊着聊着就说到了陈述的八卦上,一个人同学问:“陈述和那女的怎么了啊, 不好好的么, 怎么突然就分了。”

     被打的那个人不屑的笑了笑:“还能怎么, 玩腻之后就甩了呗, 这种不都是这样么, 大家都是男人, 都懂的。”

     说着, 他又用手摸着下巴痞痞的笑:

     “我说, 你们见过那女的没?那女的看上去蛮纯情的,不知道床上怎么样,哎,你们说,我去追她怎么样––”

     学校名人陈述玩剩下的人他还真想知道是什么滋味。

     他话没说完,只听背后一声响。

     陈述忍不住了,他站起来,唇线绷紧,脚狠狠地踹着桌子。脸上暴戾又阴郁,眼睛都红了,一下子,回身直接把桌上奶茶灌他身上,然后上前拽起他的衣领,一句话也不说,就揍了上去。

     当时谁都没反应过来。

     宋斯当时也听见了,还想回头叫他们小心点说话的呢,可还没来得及开口,某人就发了好大的脾气。

     奶茶店里有不少的女生。

     事发之后,尖叫灌满店里,所有人都退了出去。

     只剩下他们这帮人。

     他们班级的那个人也不是省油的灯,他被陈述打了一拳,懵了以后才反应过来,瞪着眼睛,速度也快,趁乱也还了一拳。

     陈述眯着眼,拇指擦了擦嘴边,反而笑了起来,轻狂的很,接下来,那个傻逼就被陈述按着打了,完全无抵抗之力,他们拦都拦不了。

     陈述用力地拽着他的领口,眼神凶狠,嘶哑着声音问:“你刚说的什么?我没听清,你再当着我的面说一遍?”

     那人被打的眼泪直流,求着陈述,哭着说再也不敢了。

     然后还是他们怕真的出事,才死命拦着陈述。

     结果这人气性还没发出来,现在正在打篮球出气呢。

     他们谁都不敢上前阻挠。

     怕被揍。

     宋斯胡乱的抓了抓头发,不解:

     “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照我说。要是喜欢,就上去再追回来不久结了么。”

     周齐也叹了口气,他转头问:“哎,陆隔,你有没有问问安玥,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现在也只有从安静的身边人试探了。

     反正问陈述一百个问题,他一个也不会回答。

     闭口不谈。

     闷葫芦。

     陆隔双手插袋。

     眼里深沉地望着场里的人,神情难得有些稳重:“问了,安玥说,好像是被她妈发现了,然后闹起来了,一定要他们断。”

     宋斯惊讶:“卧槽。断什么断啊,理他们这种人干嘛,自己管自己的不就行了。”

     周齐睇他一眼:

     “别瞎说,她们自己家的事儿,我们管不了的。”

     宋斯心有不甘,还想说什么,他皱眉:“难道,就看着阿述这样一天天消沉下去?”

     陈述越来越寡言少语,对什么兴致都淡淡的。

     眼里一片消沉,他看着都沮丧。

     周齐没说话。

     宋斯眯着眼想了会儿,出了个新的主意:“要不这样,再介绍个女的给陈述怎么样。高一的妹子有很多都还是不错的。”

     周齐不可置否的嗯了声,他抬头示意:

     “你上去和陈述说。”

     宋斯抖了抖身体,想了想那场景,还是一阵后怕:“算了,我上去说,他怕不是要打死我。”

     周齐哼了一声:“你也知道啊。”

     周围沉默了会儿。

     宋斯叹了口气,双手撑在后面,仰头望了望天空,又四处瞅了瞅,不经意的眼睛一定,以为自己没看清。

     他眨了眨又睁大双眼,愣了会儿,不敢置信,他嘴巴张大,手忙脚乱地推推周齐的肩膀。

     “大齐。”

     周齐转头:“怎么?”

     宋斯伸手指着远处:“你看那边。”

     周齐望过去,身体一顿,忙站起来。

     场外。

     安静手里抱着书,穿的很单薄,弱不禁风。

     她站在一颗树前的阴影下,不知来了多久,眼睛定定的看着篮球场内,衣服下摆随风漂着,脸上白皙清秀,轮廓沉静,眼底看不出情绪。

     周齐忙朝里大喊:“阿述。”

     陈述闻言,停下脚步抱着球,弯腰一手撑着膝盖,低头喘了口气,他抬眸,擦了擦额边的汗,转身朝后看。

     表情怔住,手上一松,篮球掉了下去。

     在空旷的场内一滚一滚。

     他没理,只慢慢地朝她走去。

     一瞬间的事。

     他在想,他们是有多久没说过话了?

     在他记忆里,好像很久了。

     久到,他有些窒息,连走到她面前都是一个脚步一个脚步,轻轻地,小心翼翼,生怕一重,她就碎了。

     安静心情复杂的看着眼前的人。

     陈述一身黑色衣服,湿湿的贴在身上,足以证明刚才有着剧烈运动,他头上的湿发垂在两边,额边有汗滴下。

     眼里沉沉地睇她,嘴角一边很瞩目,有些淤青。

     陈述嘴角勾着笑,轻声问:“你怎么来了?”

     夜风婆娑,夏日的晚上,连空气都是甜的。

     安静没说话。

     她低头从包里拿了一个创口贴,递给他。

     陈述就这么看着她动作,无动于衷,他们之间大概有一米的距离,那是从高三以来最近的一次了,他没放过她的每一个动作。

     记在心里。

     垂下眼睫,看了会儿,普普通通的创口贴。

     他伸手接了过来,漫不经心地抵了抵嘴角,嘶了一声,有些痛,这点小伤,他本来也不在意。

     不过这是她给的,他拆了包装,贴在嘴边。

     她明明告诫自己要忍住。

     可坐在车里,路过这个露天篮球场时,熟悉时间的时间熟悉的地点,她还是下意识的让安向逸停了车。

     没想到,他真的在这里。

     她马上就要走了,没多少时间。

     安静张了张口,想告诉他很多很多事。

     话语都到了嘴边。

     可还是只轻声说了句:“陈述,以后不要打架了。”

     陈述想都没想,应声:“好。”

     她知道,他答应她的话,绝不会食言。

     安静垂眼,手指动了动。

     说出的话夹杂着暖风,碎碎荡荡。声音平缓:“我有听你的话,好好吃饭,好好睡觉,所以,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别再这么颓废了,你告诉我的,我都做到了。

     可是为什么,你自己却不好好遵守呢。

     陈述心脏仿佛被揉了下,笑了,“好。”

     安静点点头。

     两人相顾无言。

     她脚步动了动,转身,朝身后的车走去。

     陈述静静地看着她。

     车声轰鸣远去。

     陈述呆了一会儿,他迈动脚步朝宋斯他们走去。

     宋斯神情有些惊喜。

     他看安静主动找来,以为有复合的机会,所以一直叨叨不休的问:“你俩很好了吗和好了吗?”

     谁知道。

     陈述过来却只低头拿着外套和手机,看样子,是要走了,宋斯忙问:“阿述,你去哪?篮球不打了?”

     陈述嗯了声,低语:“回家了,还有好多作业要做。”

     回家做作业?

     剩下的人一脸懵比。

     你是好学生么,怎么突然想着要做作业。

     不对,他确实是好学生。

     不对,重点不是这个,安静到底说了什么,就让陈述一秒转性了啊,啧,厉害的还是安静厉害。

     高三的日子每天都被学习充斥着。

     其实日子过的很快。

     各种考试如期而至,没有一丝喘气的机会。

     安静和陈述接下去的日子,再也没有说过话,只偶尔,在操场上,小卖部各种场合遇见,但也只是遇见,谁的脚步都没有停留。

     月考期中一模二模。

     课桌上如山的书本,教室后给学生打气的黑板报,班主任每天都慷慨激昂的鼓励着学生们,还有那一天天都在减少的倒计时。

     昭示着,时间已经不多了。

     考卷不同的题型做了一遍又一遍,补课同样没有减少,每天都很累,她把心放下来了,沉稳冷静,自虐般的学习。

     有时候实在烦了,她就会去操上,带着耳机。

     独自走上一遍又一遍。

     每天晚上,睡不着觉,她就会抱着膝盖,静静地遥望窗外的夜空,数着星星,数着数着,又会忘记数了多少,只能从头来过。

     第二天又是正常学习。

     日子,也就这么不平不淡地过着。

     高考前夜。

     她收到一条短信,愣愣地看了好久。

     【加油。】

     这是隔了多久?

     她也不知道。

     她手指在屏幕上触了触,只默默地回了句你也是。

     让我们都全力以赴,不留遗憾吧。

     高考那天。

     她其实身体有些不舒服,前几天感冒咳嗽,过了几天都没好,每天都在吃药,陆美华都快急死了。

     没办法。

     她只能忍着喉咙的痒意写着题目,尽量不打扰同一考场的学生,实在忍不住了,就捂着嘴低低咳了几声。

     二天的考试全部结束。

     最后一场英语铃声打响。

     安静没有马上走,她握着笔,坐在座位上,怔了好久,窗外的光线折射进来,落在桌上,斑驳光影。

     窗帘随风而漂,花香弥漫。

     安静很久没动,只是偶尔咳嗽一声,阴影覆盖眼底。

     脑里一片清净。

     终于过去了。

     终于全都结束了。

     当初书房里。

     陆美华沉声问:“你想好了么?”

     安静敛睫:“我在高考结束前不会和他再有接触了。”

     陆美华看着安静的样子,好像失了魂眼里都没有光了,她有些不忍心,软声说:“安静,妈妈这是为了你好啊,高三啊,你人生最重要的阶段,怎么能让这种事毁了你,听妈妈的话,高考完之后,妈妈不会再拦着你了。”

     安静缓缓抬眼,轻笑了声:“好啊。”

     离开教室,她走到阳光底下,眯起眼睛。

     抬头看了看天,刺眼的阳光。

     感觉身体的枷锁终于被解放了。

     周围闹哄哄的,每个人都在讨论题目,有些人脸上闷闷不乐,有些人神情兴高采烈,有些人哭着从教室里走出来,释放着压力。

     各有各的神情。

     高考完之后。

     她哪也没去,谁也没理。

     首先在家睡了几天,吃完了睡,睡完了吃,浑浑噩噩了好久,连骨头都是松的,安玥都叫不醒她。

     她不用再去看书,不用再去写练过千百遍的题型,不用再去刻苦的学习,心空荡荡地,好像一下子就放轻松了。

     日复一日地窝在家里。

     后来还是纪沅打电话叫她出来的。

     她们虽然升入高三以后在不同的班级,可是平常还是会有联系,两个人的性格爱好都相仿,是难得的朋友。

     她们见面玩闹了一会儿后。

     在一家甜点店坐下来,休息了一会儿。

     手机突然铃响。

     安静低头看,是安玥,她接了电话,静静地听很久,电话里的安玥声音很大,很激动,她说了很多,千言万语,最后道了一句:

     “恭喜你,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