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小仙女 > 第61章 六十一章
最快更新他的小仙女 !

    暑假的日子。

     安静没怎么玩, 她在外面上了各种补习班,有时候甚至比安玥都忙,家里整天不见人影。她努力地让在自己任何时候都有事情做。

     这样, 才不会胡思乱想。

     她的话越来越少, 脸上的情绪也越来越淡。

     陆美华有些时候都担忧她的身体。

     大热天的在外面跑,会不会吃不消。

     那天晚上之后。

     他们都很有默契的没再给对方发短信,手机也没有再联系过,一个暑假也见不到人, 实在是想的厉害了, 安静就会打开手机,看着陈述的手机号。

     看着他以前发给她的短信。

     这么多短信, 她一条也没删。

     也舍不得删。

     只愣愣地看着。

     那是很重要的东西。

     陪着她度过每一天,每一夜的证据。

     暑假很快就过去。

     不知不觉,他们成为了高三生。

     从高二的那栋楼搬到了高三的楼。

     陆美华给姐妹俩换到了理二班。

     新的班主任, 新的同学,她们只是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当安静说出自己姓名的时候, 底下的同学全都凑在一起, 窃窃私语。

     谁都知道。

     安静是那个陈述的女朋友。

     大名人啊。

     安静介绍完自己后。

     只是坐下来, 低头继续整理着书包, 把下一节课准备的东西放好, 对那些同学们若有似无的视线恍若未闻。

     陆美华随着她们升入高三后。对她们也越来越严格,越来越紧张, 有时候放学还会亲自来接她们。

     一个学校说大不大, 说小不小。

     来来往往的时候, 总能碰见那个人。

     比如在一次升旗仪式上,一班就在二班旁边,她站着听台上领导说话的时候,思想却持续地放空,她想着刚刚入场时,不经意见到陈述的模样。

     他的头发减的更短了更利落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人好像长的高了点,有点消瘦。身边还是伴随着宋斯周齐几人,他兴致缺缺地听着他们几个聊天。

     也不搭话,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宋斯周齐在后排百无聊赖的说着闲话。

     站没站相,一会儿晃晃身体,一会儿聊聊天。

     宋斯聊着聊着就去叫陈述。

     可喊了半天他都没反应。

     宋斯看过去。

     只见陈述侧着脸,长睫敛着,视线落在左前的某个地方,眼里有他看不懂的情绪,一眨不眨地。

     他百无聊赖,顺着视线望过去,一个清瘦的背影,站的笔直。耳后的头发,扎的很松,露出脖颈后那块莹白细腻的皮肤。

     宋斯一愣,停了话语,朝周齐打了打脸色。

     周齐也叹了口气。

     宋斯见兄弟不搭茬,也没兴致再说话。

     他就搞不懂了,不就一个暑假么,怎么放完暑假一切就变了呢,首先是假期里,叫陈述出来玩。

     他怎么也不出来去他家里捉他的时候。

     也只阴沉着脸,后来愿意出来了吧,就天天逼着他们打篮球,没有尽头一样,那个时候,他眼里只有篮球,弄得他俩被他操练的,肌肉都练了好几块。

     他们也搞不懂,陈述是怎么回事。

     后来开学了。

     更惊悚的事来了。

     老师只潦草的解释了几句,安玥和安静不在他们班级了,转去了二班,这是谁都没想到的事。

     班级里的人纷纷看向陈述。

     谁都知道陈述和安静有着关系。

     可陈述仿佛没事人一样,自己玩自己的手机。

     他们当时问陈述这是怎么一回事。

     可陈述默不作声,闭口不谈。

     所以又有流言传了出来。

     说高二一班陈述和安静分手了。

     而且还有好多个版本。

     有陈述玩腻甩了安静的。有第三者插入了他们之间,陈述移情别恋。还有更夸张的人说当初陈述只是和兄弟们打赌,看能不能追到安静,然后追到又觉得她很无趣,狠狠地帅了她。

     于是,安静受了情伤,被迫转班级。

     宋斯摸摸脑袋,搞不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看陈述的模样,明明还喜欢着安静啊,怎么就,就不声不响的分开了,这当中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关于流言,说陈述甩了安静的,他是绝对不信的。

     因为有一次。

     在班里,中午的时候,陈述出去和陆隔说话。

     宋斯瞄了眼他放在桌上,没带出去的手机,嘴角憋着笑,起了坏心思,谁叫他最近只要一有空,就发呆地看手机,一动不动的。

     他也不玩,就这么看着,能入了神。

     宋斯太好奇了,伸手偷偷的拿了过来,本来想玩小游戏之类的,看看里面有什么奥秘。

     可等他点亮屏幕之后,他呆住,嘴边的笑意僵硬。才发现,屏保是安静。背景是夜晚,隐隐约约能看清是在一条河边,冷清寂静。

     手机里女生愣愣地看着摄像头。

     放大了看。

     眼里的倒影是笑的那么开心的陈述。

     可还没等宋斯还回去,陈述就皱眉走了进来。

     他大概是来拿手机的,走到宋斯面前,站着不动,悄无声息的敲了敲他的桌面。

     宋斯这才发现他,掩嘴假装咳嗽了一声,尴尬的笑笑,盯着压力和视线,归还手机。

     陈述面无表情地接过,眼里沉沉地睇了他眼,神情有几分冷淡,然后转身走了。

     所以,哪有甩人的那一方,屏保设置的还是前任?不可能啊,要么,是安静甩了陈述。

     卧槽,不会吧!

     这么劲爆。

     宋斯砸了砸嘴巴。

     不懂。

     安静中午吃完饭后,在班里复习作业。

     突然有人站在她身侧,也不说话。

     安静笔尖一顿,她抬头。

     就见夏心雨站在边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脸上画着妆,眼角勾着眼线,唇上涂着口红。

     胸线起伏,玲珑有致。

     安静问:“有事么?”

     夏心雨上上下下地打量她,突然哼笑一声,神情有些不屑,优越地笑了笑:“没事,我就是想来看看你,想看看陈述的前女友。”

     安静一怔,她没说话。

     手上捏紧了笔,低头继续写着作业。

     夏心雨见她一脸漠然,还不理她,更气了,当即口不择言,神情轻蔑地说:“我还当你有多不同呢,结果还不是被陈述甩?”

     这种女生,虽然漂亮是漂亮,性格文静。

     但是很快就会腻了,又不会来事儿,身材也清淡,也不会打扮,真不知道,陈述当初看上她哪了。

     她最后看了安静一眼。

     然后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了。

     “那你呢?”平淡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夏心雨停住脚步,迟疑的转身,皱眉问:“什么?”

     安静捏着笔,缓缓抬眼,视线在她身上轻飘飘地扫过,不留痕迹:“你被他甩过么?”

     夏心雨眼睛一瞪,当即提高音量说:

     “我才没呢––”

     还没等她说完,安静忽然一笑,转了转笔,似自言自语地轻声说:“是啊,我都忘了,你都没和他谈过,哪来的被甩。”

     夏心雨愣了愣,随即涨红了脸。

     手指掐紧了,这人!

     安静话语说的很轻,可是却重重地掐住了她的命门,夏心雨想反驳什么,可是和安静平静的眼神对视,她忽然觉得什么也说不出来。

     也许,安静并不像表面那样无害。

     她最后蹬了蹬脚,转身跑了。

     安静垂眼看着桌上的笔记本。

     默了片刻,忽然有些搞笑,嘴角扯了扯。

     她为什么要和不相干的人置气呢,争这一口气,又有什么意思呢,她摇摇头,最后沉入书海里。

     时间不紧不慢的过去。

     每天都有很多吃瓜群众,学习紧张之余谈谈别的八卦,想看陈述和安静有没有复合的人很多。

     可惜,他们两个始终都没有交流。

     让广大群众失望了。

     有时候走廊里路过二班的时候,陈述有意识的停了停,缓缓抬眼,侧着脸从窗口一角复杂的搜寻着某个人。

     只一个眼神,就发觉她瘦了,他插兜里的手捏紧。

     等她回头的那瞬,他走了。

     这件事,慢慢淡去。

     每天都有新的八卦,比如谁和谁又谈了,谁和谁分手了,谁和谁走太近,被老师请去谈话了。

     这天。

     图书馆里,安静写着卷子。

     旁边桌上的人无聊的说了几句闲话。

     然后突然风风火火的跑来一个男生,大喘着气,坐到他们那一桌。气还没喘完,说:“我给你们说个惊天的新闻!”

     他凑近低语。

     说是理一班的陈述在校外把陆隔那个班级的一个混子给打了,那个同学说的有声有色,就像当场见过一样。

     有同学惊讶问:“不可能吧,从进校以来,陈述就从没打过架没惹过事。怎么会主动打人呢?”

     “是真的!好像是因为那个被打的人开了句陈述前女友的玩笑话,然后陈述正好听见,一下子,他脸上就阴了,直接上去揍了,旁边的人拦都拦不住。”

     那个同学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我还是第一次见陈述这么凶。吓死人了,看来他对他前女友还余情未了啊,就一个玩笑话,陈述就发飙了。”

     安静垂眼看着自己的字迹,手完全在颤抖。

     她低着头,侧脸苍白,脸上褪去了血色,脑子一下子就空白了,精神恍惚,唇色有点淡。

     她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笔一画,一个字一个字继续写下去,即使,她很担心陈述有没有受伤,身上疼不疼,也做不出任何动作。

     因为她,答应了陆美华。

     高考完之前,不再和陈述有接触。

     即使心脏有闷闷的痛感,她也没动。

     只加快写字速度。

     她坐了很久,也写了很久。

     图书馆里的同学渐渐都走光了,她还留在那。

     窗外的光线,慢慢变黄。折射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