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小仙女 > 第56章 五十六章
最快更新他的小仙女 !

    安静心里咯噔一声, 完全错愕。

     此刻大脑一片空白。

     顶着那陌生的视线。

     她僵硬的和中年妇女足足对视了十秒钟, 她长到那么大, 第一次遇到这种局面, 沉默长达数秒。

     宋朝英还以为自己进错了家门,

     她脚步退了退,不对啊,那个蹲下在帮小姑娘系鞋带的人很面熟不就是她的儿子吗?

     她眼神越来越不可思议。

     一会儿看看小姑娘, 一会儿看看她儿子。

     由于都太惊讶了, 三个人都没有说话。

     气氛一度很凝滞, 陷入了僵局。

     陈述也是一愣, 没想到他妈这么早就回来了,他明明记得她今天说过要去和朋友们看电影, 晚上不回来吃饭了啊。

     不过他无论什么时候都是稳重淡定的。

     现在也一样。

     他还在慢条斯理的系着鞋带,一点都不慌不忙。

     临危不乱。

     可安静身体动都不敢动, 见面前的女士以一种看陌生人的眼神望向蹲着的陈述时,她心想,完了完了。

     不紧去别人家里, 还让别人的儿子系鞋带。

     太胆大包天了。

     她咽了咽口水, 慌忙蹲下,拨开陈述的手,小声的说:“我, 我自己来就好。”

     陈述一怔。

     他垂眼咳嗽了一声, 这才不疾不徐的站起来, 双手插兜, 面对着门外的女士,笑了笑,道:“妈。”

     真的是这家的女主人!

     陈述的妈妈!

     安静根本就不敢抬头,这种场景实在太尴尬了,她现在脸完全红了,耳廊都染上了一层粉,全身冒着热气。

     第一次偷偷去男生家里,就撞见了人家妈妈。

     她眼神无措的乱颤,赶紧系好了鞋带,咬了咬牙,这才缓缓站起来,不好意思的抿嘴,挤出了一点笑,轻声喊:“阿姨好。”

     “你好。”

     宋朝英在最初的惊愕过后,也镇定了下来,她还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小姑娘,笑着说:“你是陈陈的同学?”

     安静只能点头。

     陈述皱着眉,言简意赅的解释:“今天下雨,没带伞,衣服都湿了,所以带她来家里吹一下衣服。”

     宋朝英听闻点点头说:“嗯,那是要吹干的,不然穿着湿衣服要生病的。”

     安静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宋朝英又问:“现在要走了吗?不留下来吃晚饭吗?”

     现在场景已经很尴尬了,还要吃晚饭。

     她不敢想象那场景。

     安静忙摇头,有礼貌的拒绝:“不了,阿姨,时间有点晚了,我要先回家了。”

     “好,那我就不留你了。”宋朝英笑呵呵的又说:“下次有空再来吃晚饭,陈陈,你送送人家?”

     安静顶着宋朝英别有深意的视线,脸又发烫了。

     陈述点头,他朝安静说:“走吧。”

     安静嗯了一声,她脚步动了动,乖笑对宋朝英笑,轻声说:“阿姨再见。”

     宋朝英慈眉善目望着他们:“再见。”

     等走出那幢房子后,安静一直低着头。

     闷声不吭。

     直到走了一百米后,安静脚步一顿,她拧着眉不满地朝陈述说:“别笑了!有那么好笑吗?”

     陈述太烦了。

     她完全尴尬的不行。

     但是身边的人一直在闷笑,一路走一路笑,而且是完全不加掩饰,透过嗓子的那种坏笑。

     安静越想越生气,她抱怨:“还不是都怪你,你不是说家里没有人吗,这样弄的,我超级丢脸!”

     陈述一本正经:“嗯,怪我,都怪我。”

     安静耸拉着脸,仿佛一只泄气的小仓鼠,她挠了挠头发:“完了,你妈肯定对我印象不好了。”

     陈述挑眉:“谁说的?”

     安静幽幽的看他一眼:“还用说吗,一个女生去男生家里,怎么想也不太好。”

     “我妈可不是那种迂腐的人。”陈述安慰她:“再说了,她不是让你下次再去我家玩么。没事的。”

     安静木了下:“那不是客套话吗?”

     陈述瞥她一眼:“我妈从不说客套话。”

     陈述送完安静后,才回到了家。

     他开门,家里灯火通明,客厅里的电视声,厨房煮东西的声音此起彼伏,人气很足。

     他懒洋洋脱了鞋子,走到客厅里,倚进沙发。

     厨房里,宋朝英喊:“陈陈,你回来了?”

     他手里握着遥控器调着电视,应了一声。

     宋朝英端着菜到餐桌上,说:“那过来,吃饭。”

     陈述调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好看的,就关了电视,朝餐厅走去,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宋朝英坐他对面:“陈阿姨这几天回乡下有事,所以最近都是妈妈当大厨,来,尝尝看。”

     陈述点头。

     他尝了一口菜,很给面子地赞扬:“不错。”

     宋朝英露出了笑,盛了碗汤给他,不经意的试探地问:“女同学送回家了?”

     陈述一顿,若无其事垂眼吃着饭,点头说:

     “送回去了。”

     “女朋友?”

     陈述阁下筷子,无奈的喊了一声:“妈。”

     宋朝英掩嘴笑:“哎哟,好了好了,不说了。”

     有生之年,能让她看到儿子蹲着为一个女生系鞋带,这就已经让她很吃惊了,更何况还带到了家里,以前从没有过的事啊。

     这只能证明,她儿子真的很喜欢那个小姑娘。

     儿子喜欢的她也喜欢

     宋朝英吃了一口菜,笑他:“真的不是女朋友?”

     陈述这次不再回应她的话了,仿佛没有听到一样,继续夹着菜,只神情是轻松的,没有拒绝也没有承认。

     宋朝英心中有数了。

     她给自己也添了碗汤,絮絮叨叨:“你们现在高二,还小,做什么事都要知道分寸,你是男生,不要过界就行了,妈妈对你交女朋友这件事还是很开明的。”

     陈述一顿:“知道。”

     宋朝英安心的点头,突然有些好奇:“陈陈,那个女孩子叫什么名字?”

     “安静。”陈述抬眼:“她叫安静。”

     宋朝英回忆了翻,笑着点头:“嗯,果然人如名字一样,文文静静的女生,人长的也漂亮,你眼光是好。”

     那是。

     陈述面上不动声色,他挑了挑眉,转移话题问:“爸这次什么时候回来?”

     “他最近工作很忙,都没时间吃饭,哪还能回家。”宋朝英看他一眼:“不过你爸还是很关心你学习的,每天都要问我。”

     陈述嘴角勾着张扬的笑,漫不经心地说:“有什么好问的,我有哪次让他失望过?”

     宋朝英笑着瞪了他一眼,也不知儿子这么自信的态度是从谁身上遗传的,不过他确实有这资本,她继续问,“想好考哪个大学了吗?”

     他们做父母的都很明智,不怎么干预孩子的选择,而且陈述从小就不用人担心,不管做什么,他们都知道,他是最好的。

     陈述垂眼,沉声说:“想好了。”

     宋朝英有点惊讶,“什么学校?a大吗?”

     陈述笑了笑,没说话。

     六月份,天气越来越热。

     安静因为生理期没去上体育课,她一个人静静地待在教室,桌上摆着各种书和笔记。

     窗外淡淡的风吹来,蓝色的窗帘随风飘动,花香弥漫,操场上有同学嘻嘻哈哈的笑闹声隐约传来。

     她托腮看了会儿书,突然身体一僵。小腹有些痛,她吸了口气,喝了口放在桌上的热水。

     这才感觉全身舒服了点。

     想了想,她还是抽空去了一趟厕所。

     回去的路上,她慢慢地走着,到教室门口,正准备开门的时候。她突然听到里面有声音,有些奇怪,前面她出去的时候明明没人的。

     “陈述。”

     正当她想推门的时候,听见班级内有女声传出。

     她顿了顿,怔在原地。

     这声音好像,好像是夏心雨,她和陈述在里面吗?

     可里面没有陈述的声音。

     夏心雨的声音一直在:“陈述,你和安玥不合适。”

     没一会儿,陈述那清冽低沉的声音响起。

     他嗤笑一声:“那我和谁合适?和你么?”

     夏心雨顿了顿:“反正不是安玥,你们俩的性格都很心高气傲,走不远的,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会为了谁而迁就的人。这样,时间久了,你迟早会厌倦的。”

     “你对我很了解?”他声音很淡。

     “对。只有我,才会为了你做一切,我了解你。”夏心雨眼眶红了:“陈述,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我会为了你,证明我有多喜欢你。”

     陈述没有说话,里面一片寂静。

     安静垂头。掐紧了手指。

     半响,才响出陈述冷漠的声音:

     “这不是你的班级,出去。”

     夏心雨仍不甘心地喊他:“陈述。”

     “出去。”

     过了会儿,里面一阵脚步声,眼前的门突然被打开。

     安静缓缓抬头,平静的和夏心雨注视。

     夏心雨愣了下,倒没想到有人在门外,不过她也不在意,只哼了一声,绕开她就走了。

     安静转头看着她的背影好一会儿,然后缓缓走进班级。回到自己的座位,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陈述倚靠窗边,视线一直注视着窗外。

     景色尽收眼底。

     他听到声音,烦躁的回头,以为夏心雨还没走,谁知却看见了安静。他一愣,出声:“你去哪了?”

     安静默默瞥他一眼:“厕所。”

     陈述挑眉,迈开长腿,晃荡到她桌子旁边倚着,“怪不得,我来了教室都没看到你。”

     安静奇怪:“你不上体育课?”

     陈述轻描淡写道:“自由活动了,所以我来找你。”

     “那你不打篮球?”

     “怕你一个人在这儿孤独,所以我来陪你咯。”

     安静抿了抿唇。

     他坐在了安静的旁边,皱眉的打量她:“你痛吗?”

     安静笑了笑,避开他的视线道:“还好。”

     她低头看了会儿书,脑袋里还在想着刚刚夏心雨说的话,有点愣神,手上不停地转着笔。

     陈述就在她旁边随意的抛着手机玩,和她说体育课上的点点滴滴,老师又出什么馊主意,玩了什么游戏,他想到什么笑着说:“宋斯又和周齐打赌要比赛投篮。”

     他偏头想了想:“不知道他们比的怎么样。”

     安静没说话,有点心不在焉。

     她突然感觉有点渴,就搁下笔,拿着桌上杯子去后面,走的时候脚步有些不稳,撞到了身后的桌子,发出好大的撕拉声,很刺耳。

     陈述停了话语,视线落到她身上。

     安静去后面的饮水机添了点热水,等水满之后,她拧好盖子回头,蓦然呼吸一滞。

     陈述就站在她身后,静静的看着她。

     距离很近。

     安静有些不自然的笑:“怎么了?”

     陈述默了一会儿,低声问:“是你怎么了?”

     安静抱着水杯,察觉到他仍然盯着她,故意轻松道:“我没事啊。”她说着就要回到座位,可是走在过他身边的时候,却被陈述一拽,他拉住她的手,带着她直接走到窗口角落。

     安静乱着脚步,跟着他,背靠墙。

     陈述堵在她前面,皱眉的啧了一声,他目光看向窗,音量有点放高,不解:“你到底怎么了?别骗我,你肯定有事,我看的出来。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安静的情绪有一点不对,他整个人就会很烦躁,无比压抑,就像现在,很想抽烟。

     可他知道抽烟也解决不了。

     安静手里捏紧杯子。

     陈述灵光一闪,拧眉说:“你刚碰见夏心雨了?”

     安静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

     原来是这样。

     陈述轻笑一声解释:“原来你还在吃醋啊,就是我刚回来的时候碰见她了,她非得跟着我进班级。她一个女生我也不好赶她。”

     安静摇头:“陈述,我没吃醋。”

     陈述嘴角的笑慢慢淡下去,:“那你为什么不开心了?”

     “我没有不开心。”安静不知道怎么说这突如其然的感觉:“我只是觉得,你为了我,好像放弃了很多。”

     陈述皱眉看她。

     “你喜欢打篮球喜欢玩游戏,现在却很少时间玩了,都为了陪我,你周末和宋斯他们见面的时间都没有,只为了帮我补课。”

     这种感觉就像是对方为你做了一切,你反而什么都没有付出的感觉。

     安静仰头静静地看着他:“我是不是有点拖累你了?”

     陈述眉心拧的更甚:“你瞎说什么。”

     安静靠着墙壁,陈述站在她面前,他抵了抵嘴角,认真的低语:“听着,安静,我是喜欢打篮球,我是喜欢玩游戏,但是这些都只是兴趣爱好而已,而现在,我找到了一件比这些令我更爱的事,那就是陪着你。”

     安静鼻尖有些酸。

     陈述继续说:“我们是学生,时间对我们来说很紧,我能把玩这些东西的时间用来帮你补课,用来和你压马路。”他顿了顿,说:“我心甘情愿。”

     安静也知道自己有些钻牛角尖了,她只是听到夏心雨的话,只觉得以陈述的性格,不应该一天到晚浪费在她这。

     “陈述。”

     “嗯?”

     “耳朵过来。”

     陈述不懂为什么耳朵要过去,可还是乖乖弯腰,低声说:“怎么了?”

     安静嘴角弯着浅笑,倾身在他耳边悄悄说了一句话。

     陈述一愣,安静说完后,就想绕开他的身体。

     可没想到陈述一挡,没让她得逞,“想跑?”

     安静闷笑着轻呼,眉眼干净,温润如水。

     陈述把她按在墙角,一手撑在她身后的墙壁处,垂眼看她。眼里愈来愈火热。他低眉凝着她的唇。

     【喜欢你,我也是心甘情愿。】

     蓝色的窗帘若有似无的浮动掩盖着他们一角。

     只有略过耳的风声知道他们偷偷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