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小仙女 > 第55章 五十五章
最快更新他的小仙女 !

    穿上拖鞋?

     安静低头看了看, 有些不好意思。在人家家里, 还赤着脚, 她哦了一声, 乖乖穿上拖鞋。

     陈述去柜子边翻了翻,因为吹风机他不常用,所以找了好久才找到,他拿着吹风机, 到她面前, 说:“我帮你吹。”

     服务这么周到的吗。

     安静有些意外, 愣了愣还是把手中的衣服给他。

     陈述视线落到她手上,轻笑一声,摇摇[笔趣阁 <a href=http://www.biquger.me target=_blank>www.biquger.me</a>]头。

     安静不明所以。

     他拉着她的手把她带到平时打游戏坐的椅子上, 按着她肩膀坐下,低眉说:“我先帮你吹头发。”

     安静一顿, 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确实发梢很湿。

     陈述把水递到她面前,说:“先喝点水,暖暖身体。”

     安静接过, 抿了一口。

     不烫, 温温的,正好,她又喝了几口。

     陈述乘她喝水的时候弯腰把吹风机插上电, 然后走到她身后, 伸手抚上她的头发, 打开吹风机, 轻轻地吹着。

     安静想和他说话,可是吹风机轰鸣声太吵,只能作罢。

     而且也看不见他人,只能感受着他手的动作。

     安静有种异样的感觉。

     硕大的电脑屏幕正对着她,漆黑而明亮。

     她目光静静地凝视着对面,身后的人。

     陈述生的很好看,眼尾修长,神情静默。

     面无表情的模样总是清清淡淡的,可当他抬眼看你时,眸光闪动,眼里很深,仿佛一片静潭,让人舍不得挪开眼。瞬间沉溺。

     风吹着,划过脖颈的时候一片暖意。

     他修长的手指漫过她漆黑的头发时,仿佛在摆弄着上好的墨水,一丝一丝从他指尖流过,抓不住,也摸不透。

     有时候又不经意的触过她的耳廊,脖颈后面那片细腻的皮肤,她挺直着身体,只呼吸一窒,他碰过的地方有微微的痒意,散流全身,撞击着心脏。

     安静不知道他什么感觉,反正自己是有点不太自在。

     反观他,低垂着头,脸上一本正经的表情。

     她捏了捏手指,乖乖的坐着。

     轰鸣声停了。

     似乎过了很久,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

     两人都没动,陈述把吹风机静静的放在桌上。

     然后他撩了撩她的头发,淡声说:“干了。”

     安静点点头,不知道说什么。只干巴巴道了句:

     “谢谢。”

     陈述没说话。

     他目光落到她挺直的背部。球衣后领被打湿,隐隐显现她莹白的肌肤。

     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喉咙不自觉上下滑动,很渴,是从心底里发出的难以言喻的感觉。

     安静咽了口口水,感觉现在气氛有点危险。

     是她没接触过的危险,陈述变的有些陌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眼神很不对劲,有点吓人。

     她眼睫颤了颤,忙打破平静,站起来。拿着吹风机,避开他的视线,小声说:“我吹一下衣服。”

     陈述缓缓抬眼,身体退开,眼里散去了幽深,他垂着头,笑了笑,又恢复了原本的散漫,“要我帮忙吗?”

     安静默默地说:“不用。”

     她坐下把衣服摊在腿上,摸着哪里有湿湿的地方,就吹着哪里。

     陈述掩嘴咳了一声,不能否认,他刚确实想歪了。

     自己喜欢的人,穿着他的衣服,待在他的房间。

     他敢打赌,不想歪的绝对不是男人。

     他变的无所事事,便随性的半躺在床上,必须找点事干,于是他拿过床头柜的游戏机,漫不经心的玩了起来。

     只是时不时的看看她。

     窗外雨势稀稀疏疏,室内吹风机轰鸣声此起彼伏。

     在这个满是陈述生活气息的地方,吹着自己的衣服。

     安静新奇又陌生,心都变的宁静了。

     吹着一会儿。她觉得可以了,就关掉吹风机。

     摸着衣服的袖子,又摸摸裤脚。

     陈述突然出声:“干了?”

     安静点头,说:“嗯,我觉得干了。”

     隔了一会儿,陈述说:“过来我摸摸。”

     安静撇了撇嘴。以为他不信她。于是放下吹风机,拎着衣服的一角,走到床边,说:“你摸摸看,真的干了。”

     陈述眼睛落在她身上,一高一地。

     他仰头凝视她,眼里是克制的笑意,他伸出手,缓缓地抬起,就要摸上袖子的时候,顺势一转,拉住她的手。直接一用力。

     安静猝不及防,没想到他会这样。

     她下意识的闭上眼睛轻呼,直接摔倒他身上。

     陈述张开双手接住她,人倒在他怀里,他笑着闷哼一声,接住她,紧紧的抱着。

     空气凝滞。

     只有陈述喉咙里流过低沉清缓的笑声。

     得意的捉弄,玩笑的宠溺。

     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安静人埋在他肩膀,心放回原位,慢慢抬起头,恨恨地揪了他一下,“你吓死我了!”

     陈述嗤笑了声:“吓什么,反正我会接住你。”

     安静被噎了一句,又说:“那你提前说一声啊。”

     陈述说:“那就没惊喜了。”

     安静倒在他身上,双臂撑着他肩膀,默了下,小声迟疑的问:“你就是惊喜吗?”

     陈述眯眼,听她这语气,不怎么好,他双手把她圈拢,压近威胁道:“我不是惊喜难道是惊吓么?”

     安静扑哧笑出声。

     陈述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说啊,我是惊吓?”

     安静摇头。

     陈述一直戏弄她,要一个回答。

     “我是惊吓么?”

     安静被他弄得没辙,她抬起头,看着他,嘴里抹着很浅的弧度,柔声笑意的说:“你是我男朋友阿。”

     陈述嘴里的笑淡慢慢褪去,唇色淡薄。

     眼神认真的过分。

     两人都不说话。

     他无声的靠近靠近,身后的双手按着她把她压向自己,眼睛垂下,亲着她脖颈处一片细腻的肌肤,吻的淡淡的,似乎碰到又没有碰到。

     安静控制着呼吸,身体紧绷。

     她尽量让自己想一些别的有的没的。

     他的房间,他的床,底下是他的身体。

     啊啊啊。

     她很难不去想啊。

     她想到最近的作业,想到考试,想到安玥,想到

     她一下回了神,那个女生在她心里,就像一根刺一样令她不舒服,她抿了抿唇,迟疑的喊他:“陈述。”

     陈述头埋在她脖颈处,只发出暗哑的声音:“嗯?”

     “那个夏心雨,和你说了什么?”她轻声问。

     陈述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他还沉醉在眼前柔和美好的线条中,脑袋里抽空的想。夏心雨是谁。

     凭着良好的记忆力,他终于记起夏心雨是高一的同学。

     眼前的皮肤滑不溜丢,薄唇亲到锁骨处。舌尖轻舔,迷迷糊糊的,气息不稳的喃喃:“说什么了?”

     安静吸了一口气。

     她咬了咬唇,双手按着他的胸膛,一用力,把他往后推,陈述没留神,一下子,倒回床上,呼吸有点重,眼里沉沉的睇她。

     安静把衣服整理好,直到脖颈锁骨那不露出一点肌肤为止。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就是不说话,鼓着腮。

     陈述被她推,反而还有点享受的模样,干脆敞着身,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的动作。忽而记起她刚说的话,挑眉问:“我和她说什么了?”

     安静睁大眼睛,忙开口:“谁知道,当时你们俩不是站在一起吗?我都看到她面对着你,然后嘴巴动着。肯定再说话。”

     她想了想,觉得说着没错,还暗自点头。

     陈述这才想起,那天打篮球,夏心雨来找他。

     周围的兄弟还傻逼一样的起哄。

     他抓到重点:“眼睛这么尖啊?”

     安静见他避而不答,更气了,她哼了一声:

     “不说算了。”

     她视线停在他胸口,手上抓着他的衣服,不停的揪啊揪,揪啊揪,像是要揪出一朵花来,陈述的衣服都被她弄得凌乱了。

     显然还对夏心雨耿耿于怀。

     陈述笑够后才出声,不紧不慢的说:“不知道为什么,她就突然来问我女朋友是谁,我说这不关她的事。”他耸了耸肩膀,一脸无所谓:“就这么简单。”

     安静静静的听着,点头,不发一言。

     陈述玩着她脑后的头发,爱不释手。

     安静蓦然出声:“她喜欢你,是吗?”

     以一个女生的目光,她看的出来,她是喜欢他的。

     陈述不在意的说:“大概吧。”

     说实话,她真的好奇,为什么陈述不接受她。

     以她一个女生的眼里,看夏心雨,都觉得她真的不错,身材前凸后翘,长发披肩,还比同时段的女生领先了几步,脸上挂着明亮的妆容。

     反观自己,身上没有什么优点。

     这是真的,大约是因为从小一直被陆美华批评到大。

     让她一直处于一种没自信的阶段。

     她又想到什么。

     “不对啊,那她为什么盯着安玥看好久?”

     “她以为我喜欢安玥。”

     “你把她惹哭了是吗?”

     “我不管她,我只关心你哭不哭。”

     雨势是他们的背景音乐。

     平静了好久,她好奇地提问。

     “你以前谈过吗。”

     “没有。” 他沉声回答。

     “哦。”

     他问:“你呢?”

     “当然没有了。”她皱眉,一本正经的回答。

     “我知道。”陈述弯唇。

     她换了个姿势,躺在床上,只脑袋贴在他胸口处。

     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变小了点。

     安静觉得再过会儿,等雨停了,她就可以回家了。

     但有点舍不得他。

     又要到周一才能见面了。

     还没离开,就已不舍。

     想着何时才能走再见面。

     “你刚是吃醋了吗?”陈述揽着她的肩膀。

     安静一机灵,像是全身的毛炸起,不假思索的回:

     “没有。”

     “哦。”

     安静的毛又服服帖帖,安了心。

     “真的没有吗?”

     “没有。”她硬着声,一个字一个字说,表示她的决心。

     “嗯。”他嘴角勾着笑应声。

     安静感觉被他看穿一般,有些不好意思。

     “你想考什么学校?”陈述问她,闲聊一般。

     安静想了想,没说话。

     “a大吗?”

     a大是a市的顶尖学校。

     安静摇头,说:“我想考s大。”

     s大和a大一样,也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学校,只是s大离a市很远,而且以她现在的成绩,说实话,还有点难。

     但是她真的很想考到别的地方去,除了a市以外的城市,离开陆美华的束缚,她想看看,外面的天到底有多蓝。

     陈述淡声:“嗯。”

     他们在跨年夜说过。

     要一起考同一所大学。

     虽然现在什么都没说,但他们什么都懂。

     也许是气氛太安逸。

     安静不知不觉睡了一觉,等到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有种不知身处何方的恍惚感,卧室里很空荡幽静,只有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响。

     她身上盖了一层被单,嗅了嗅,是陈述的好闻的味道,室内一片漆黑,只有一点光源,仔细一看,陈述把深色的窗帘都掩上了。

     她眨了眨眼睛,躺着伸了个懒腰,然后起了身。

     呆呆的坐在床上,目光有点空泛。

     陈述本来在玩游戏,听到声音后侧目:“醒了?”

     电脑光源打在他脸上,干净晃眼。

     “嗯,我睡了多久?”安静清了清嗓音。

     “不到一个小时。”陈述放下搁在键盘上的手,椅子转了个圈,人正对着她,问:“睡得怎么样?”

     安静惊讶,手指指着他身后:“你不玩了吗?”

     陈述歪着头,语气淡淡:“既然你醒了,我还玩什么。”

     安静笑了笑,她低头看了眼手机,发现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了,她答应过陆美华要回家吃饭的,她忙翻开被单,脚上摸索着拖鞋,朝他说:“我该回家了。”

     陈述起身把她的衣服递给她,“去换吧,换好我送你。”

     安静点头,接过衣服去了洗手间。

     等她出来后,就见陈述又换了一身衣服,就笔直的站在窗前,背对着她,不知在看什么。

     安静轻声问:“还下雨吗?”

     陈述把窗户打开:“你睡觉的时候就已经停了。”他回身拿着桌上的手机,说:“走吧。”

     安静背上书包跟着他下楼。

     她在门口穿鞋的时候,陈述蹲下帮她系鞋带,嘴里一边说:“到家记得发个短信给我。”

     安静点头,等一只脚系好又给他另一只脚。

     一开始她也是很不好意思的,只是陈述做的那么自然,她再不好意思也没用,算了,还是大方一点吧,别扭扭捏捏了。

     她笑着说:“嗯,我会记得”

     话还没说完,面前的大门咯噔一声响,门缓缓开了。

     安静愣住,朝外面看去。

     和一个眼睛略带惊讶的中年妇女目光在空中交汇。

     她嘴角边的笑容还僵着,慢慢的变成一个尴尬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