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小仙女 > 第48章 四十八章
最快更新他的小仙女 !

    安静还想问什么。

     可是去办公室的同学大多数都回来了。

     陈述自己也低下了头, 让安静没机会问。

     安静看了一会儿他, 然后转头准备上课。

     不过她心里一直记得陈述未说完的话, 心思全在后面, 有些坐立难安,频频走神,课上都没怎么听。

     周五,是他们一起回家的日子。

     照旧,陈述在学校外等她。

     安静背着书包下楼梯, 她放学的时候被老师叫去办公室了。所以才会这么迟,出来的时候学生大多已经走光了。

     今天是周五,安静有点开心,嘴角憋不住的笑。

     她想着晚上和陈述去哪里玩。

     步伐都轻盈了几许, 她沿着楼梯, 手上把着扶手,轻轻的点着, 仿佛在弹钢琴那样。

     身后传来脚步声。

     是今天他们班的值日生, 还有夏季, 他们已经打扫完教室, 拎着黑色的垃圾袋走了出来。

     顺便和安静打了个招呼。

     安静浅笑了下, 就和他们一起下楼梯。

     到了一楼。

     有两个人要去扔垃圾袋,就和他们分开了, 夏季和另一个男生一直在闲聊, 安静就走在旁边。

     到了校外的时候, 安静和他们说了再见。

     安静继续往前走, 正好看到陈述站在那。

     她笑着加速了步伐,小跑过去,喘口气说:“没等久吧,今天语文老师突然抽我去背课文了。”

     陈述摇头,眼睛还持续注视她后面,顿了下,下颔微抬,问:“刚那是谁?”

     太远了,就看到两男的和她走一起。

     安静哦了一声:“夏季和赵嘉,他们是值日生。”

     陈述一听到这个名字,就沉着脸:“这么巧。”

     公车上,还是原来的后排两人座。

     陈述双手交握放在腿上,视线淡淡的看着窗外,脸上没什么情绪的样子,他没怎么说话。

     安静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绕着耳机线,时不时的看他一眼,试探说:“陈述,今天我们去吃日式料理吧,那家新开的店,好像味道还不错。”

     陈述:“嗯。”

     他反应很冷淡,一上车就这样。

     安静抿抿唇,她想了个话题,又说:“今天数学课上那道题目好像有点难,你解出来了吗?”

     一想到数学课,陈述脸色更难看了,他一直没说话。

     安静吸了口气,也暂停了言语,垂眸看着手指。

     她不知道今天陈述是怎么了,他什么话也不说出来,她真的很难猜他心思,就算她哪做的不对,说出来的话她起码能知道。

     她也看着窗外。

     下了车,去店里。

     安静吃的很没有胃口,两人视线都没有交集。

     陈述并不像平时那样主动说话了,反而郁郁的。

     吃完饭,陈述送她回家,还是那条小路。

     很静很空荡。

     陈述一顿,回眸低头看,她白嫩的手拉住了他的袖子,紧紧的,仿佛揪住了唯一的一根浮木一样,他抬头,淡声问:“怎么了?”

     安静看着他的眼睛问:“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陈述唇线绷紧,没说话。

     她继续说:“是不是我让你不舒服了?”

     陈述眼睛看着别的地方,简短的说了两个字:“没有。”

     安静有些无奈,他这一副拒绝交流的态度让她不知道怎么说。

     她继续好声好气:“陈述,我们能谈谈吗。”

     陈述无所谓的说:“谈啊。”

     他摆出一副要谈的姿势,却什么都不说。

     安静努力的回想了今天,渐渐找到头绪。

     “你是不是觉得我和夏季走的太近了?”她仰着脖颈,眨了眨眼睛,迟疑的问。

     陈述正眼看她,眼神很复杂,带着一股劲。

     安静知道自己说对了,原来是因为这个,她叹了口气,上前拉了拉他的手指,晃了晃:“可是我和他是同桌啊。难道你要我这学期都不和他说话吗?”

     她甚至不懂他为什么要生气。

     她和夏季只是正常的交流而已,连一点点过界也没有。

     陈述有些失笑。

     他偏着脑袋,嘴角微勾,嘲讽道:“所以你宁愿和夏季说话,也不愿和我说?”

     安静蹙眉说:“不是––”

     陈述压抑自己的坏心情,双目紧紧的审视她,压低了声音问:“你到底还记不记得,我才是你男朋友?”

     安静着急的说:“正因为我很清楚你是我男朋友,所以才”

     陈述点点头,接着她的话说下去:“所以在学校,你连话都不敢和我说?我连东西都不能给你带?”他越想越憋屈,声音越来越大,脸上有股子戾气。

     原来,是这原因。

     是她发的短信让他不开心了。

     安静皱眉:“不是,我们可以私下里说。”

     陈述气了,口不择言:“所以我们在偷情?”

     安静脑内轰的一声,瞪大了眼睛。

     偷情这个字眼,对她来说是很不好的词语,她没想到陈述会这样说他俩的关系。

     陈述自己好像也察觉了。

     他张了张口,但什么都没解释,只复杂的看着她。

     眼里万般情绪。

     安静觉得心里有点难受。

     仿佛有什么东西攥住了她的心口,一揪一揪的,她憋着鼻尖的酸涩,有些艰难的说:“因为我妈经常会打电话给班主任了解我的近况,我怕”

     所以,她不想让班级起了流言蜚语,传到老师那,她也同样的不想让她妈妈失望。

     正因为陈述是他男朋友,所以她才这么紧张。

     她想和他好好的维持着这段关系。

     一直到她能让妈妈感到骄傲的那瞬间,就可以牵着陈述的手,正大光明的说出这件事。

     她没想到会这样伤害陈述。

     真的。

     没想到他会这么介意。

     陈述深吸一口气,虽然她没说完,但他已经懂了。

     他垂下视线,看着地面,隔了一会儿,冷着脸说:“我知道了,你进去吧。”

     安静没走。

     只固执的站在原地,手指捏紧了。

     谁都没动。

     陈述拧眉,视线落在她身上,嘴唇张了张,说:“我先走了。”

     他顿了顿,就转身走了。

     他其实今天一开始只是自己生着闷气,可是越到后来,憋着的情绪全忍不住爆发了。

     他觉得他要先离开了,不然他会憋不住,暴怒情绪下,说出什么更伤害她的话。

     安静站在那,看着他的背影,还是一动不动。

     他走的很直很快。

     一步。

     二步。

     安静红了眼眶,睫毛泛着湿润。

     她出声,语气虽然努力掩饰平静,可还是有些颤抖:“陈述,你对我失望了吗?”

     陈述身影顿了顿,没说话,只继续往前走,他插在口袋里手却紧紧的攥着。

     他始终是太贪心了,从她答应和他恋爱的那日起,他就应了她,不会曝光关系。可是他越来越不满足。

     看着她和其他男生说话而已,他都会吃醋,会不甘,自尊心又让他说不出口,而想要的却越来越多。

     他甚至无法不去想,安静和除他以外的男生说话,眼里会有着怎样的笑意,嘴角会怎样的弯着。

     安静咬着唇,唇瓣渐渐发白,她控制着呼吸。

     垂下的手指微微动了动。

     陈述的背影渐渐看不到了,她眼前的景色一片模糊,睫毛颤了颤,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透明的,一滴一滴。

     她维持着姿势,好久才缓慢蹲下。

     身体一僵一僵的,心里梗着,仿佛有什么揉住了一般,她抱住自己,书包垂在背后,增加了无形的压力。

     地上的小蚂蚁努力的坨住比它大的食物。

     她也终于明白,谈恋爱也许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有甜蜜,也会有相对的酸涩。

     苦苦的滋味就好像天空都失去了颜色。

     她觉得自己也许并不能做好别人的女朋友。

     她心里很难受,涩涩的。

     就算想忍住,眼泪也一直控制不住的流下,她干脆放任了自己的情绪,在这空无一人的小道里静静释放。

     风密密麻麻的吹,勾勒出她细瘦的身形。

     只待了半个小时,她镇定了会儿,才慢慢站起来。

     只是小腿,蹲的有些酸涩,很麻,她拧着眉,手撑着膝盖,弯腰站了会儿,等那股劲儿才慢慢散去,她才吐了一口气,往家的方向走。

     路上,她吸了吸鼻子,把眼泪擦干。

     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

     这一周。

     他们谁都没和对方说话,虽然他们还是从前那个样,前后传东西还是会传。什么都没变。

     只是,眼神再也没有碰撞了。

     安静每天晚上一直抱着手机。

     就算写着作业,也会时不时的看看,一开始尝试发过去几条的短信,他都有回,但都只是很简单的几个字。

     她也不再发了。

     两个人开始处在了别扭期。

     她现在很少和夏季讲话。

     应该说她很少和周围的同学说话,上课好好听课,下了课只是一个人趴桌上,不爱动弹,思考些什么东西。

     安玥和周齐都看出了问题,这俩人明显不对劲。

     最奇怪的就是陈述,他以前没事就要调笑安静几句,视线更是一动不动就看她,盯的紧紧的。

     可现在,只在上课的时候,他才楞楞的看着她背影,而一下课,安静转身传东西的时候,他又避开了视线。

     安玥其实私下里找安静问了话。

     两人前一阵不还蜜里调油吗。

     安静没说话。只是发了会儿呆,她趴在自己的手背上,道了句:“姐,谈恋爱,真的好难。”

     安玥一顿,说:“没什么是简单的。”

     而周齐他们就使劲的陪着陈述打篮球。

     这天。

     放学很久了。

     陈述一个人在投篮,孜孜不倦,没有尽头一样,眼神只盯着手里的篮球,汗意从额头延下,头发湿了大半。

     周齐和宋斯就坐在一边陪着他。

     宋斯恨恨:“凭什么你们都是最早知道阿述谈恋爱的。”

     周齐啧了一声,嫌恶道:“谁让你这么迟钝,他们这么明显,看都看出来了。”

     宋斯挺了挺胸膛,为自己辩解:“我靠,这哪看的出来啊,他们又没有当众亲亲抱抱,鬼知道。”

     周齐皱眉:“你不会从他们眼神看啊。”

     “这哪看的出来。”宋斯嘟囔,不过他看着陈述挥汗如雨,不解的问:“他和小安静到底怎么了啊。”

     周齐叹了一声:“这种事,恐怕只有当事人才看的清楚吧。”

     周齐见时间很晚了,就站起来朝他喊:“阿述,走吧。”

     陈述弯着腰,大喘了几口气,他抬起手臂用衣袖擦了擦汗,点点头,才去拿外套和书包。

     夕阳斜下,他们的影子被拉长。

     远处的天边一片火红。

     他们去拿了车,然后骑到校门口。

     陈述去便利店买了包烟,其他人就在门口等着他。

     他从便利店里出来,歪着身子,慢条斯理的拆开包装,从中抽出一支烟,抿在嘴边,按着打火机,一手拢着,眯着眼打火。

     突然,周齐喊了声:“卧槽,那不是安静么。”

     陈述一顿,头抬起,朝前面看去。

     远处寂静的小道上。

     安静被围在角落里,脸色苍白,神情紧张,她的前面是两个流里流气的男生,头发染成五颜六色。

     陈述脸上顿时戾气逼人。

     他把香烟拿下来,五指把香烟攥紧,直接捏断,眉头狠狠拧着,骂了句:“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