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小仙女 > 第46章 四十六章
最快更新他的小仙女 !

    新年的气氛越来越浓厚了。

     家家户户可见红色春联。而她和陈述之间的电话正式少了起来, 只能抽空发发短信。

     大年三十这天晚上, 电视上欢声笑语,

     她们一家人吃着团圆饭, 一边看着春晚,说说笑笑,吐槽这个吐槽那个,气氛浓厚。

     桌旁手机振动。

     她原本以为是短信,可谁知是电话。

     是陈述的。

     安静挂断, 发了个短信过去说在吃饭。

     继续吃了会儿。

     可途中她有些心不在焉,最终还是找了个借口,去洗手间打了个电话,等待的瞬间, 她数着手机里嘟嘟的声音。

     电话接通。

     人还未说话, 慵懒笑意先传来。

     “不是在吃饭么。”

     “嗯,我到洗手间打的电话。”她压低了声音。

     “那你没吃饱?”

     “差不多吃饱了。”

     “那你肯定没吃多少。”

     “谁说的”安静瘪嘴, 他又没亲眼看见。

     她听到他那边也有电视声, 问:“你也在看春晚?”

     “我没看, 是我妈她们在看。”

     “那你在干嘛?”安静笑了笑, 轻声问。

     “我就待在一边玩手机游戏。”陈述说着, 又不满的啧了一声:“我妈非拉着要我陪她一起看,还不许我回房间, 真搞不懂。”

     安静又想笑了, 她觉得她能感受到那场景。

     电视里放着欢快的歌声, 窗外礼花噼里啪啦, 陈述却意兴阑珊的歪在沙发里,玩着贪吃蛇。

     她刚想说什么。门外有人喊她。

     “安静,来吃饭。”是安玥。

     “我吃饱了,不吃了。”安静捂着电话朝外喊道。

     安玥停了一瞬,加重了声音:“那出来看春晚。”

     安静吐了吐手头。

     安玥肯定知道她在里面打电话了,她朝手机里说:“不说了,我要去看春晚了。”

     陈述抬着眉骨,忍耐的吸了一口气。

     他还是忍不住说:“春晚哪有我好看。”

     一股怨念的语气由内而生,很委屈。

     安静笑了笑,故意调侃他,“嗯嗯,你比春晚好看,你可是陈美美呀。”

     她说完这句就挂了电话,

     赶紧出去和爸妈一起看春晚了。

     陈述眼皮一抽。

     那里的嘟嘟声提醒他对方挂了电话,他吐出一口气,若无其事的放下手机。

     沙发上三姑婆六姨妈全聚在一起,指着电视上穿着蓝色工装服,一直在走路唱歌的这个人是谁呀,长的很帅的喏,青岛人,电影很火的。

     宋朝英想了半天,都没想到这个人叫什么名字,黄什么的,她只能求助儿子,“陈陈,这个人叫什么名字,你知道伐?”

     陈述瞥了眼电视,道:“黄渤。”

     他心里忍不住腹诽,出场前不是已经介绍了名字吗,他一个没看的人都知道

     看春晚看的安静都要睡着了,她已经横躺在沙发上了。

     突然电视里一阵响,主持人们聚在一起,准备倒计时了,欢天喜地,载歌载舞。

     这时。

     家里窝在沙发上织毛衣的人,看报纸的人,听英语单词的人,都不由而主的放下手中的事情盯着电视。

     一句新年快乐,外面齐齐的响起烟花声。

     震耳欲聋。

     手机持续振动,各种祝福的短信接二连三的涌来。

     她垂下视线,想了想,调皮的编了条短信,就当是补偿前面挂了他的电话。

     【新年快乐呀,陈美美。】

     安静被外面的烟花声吸引了,她走到窗边,远处五色琉璃,黑幕也挡不住的透亮,火花从天空中直直地坠下来,令她想起那场难忘的跨年。

     手机来了短信。

     她垂首,微怔。

     【新年快乐。】

     【愿你笑颜常伴左右。】

     最简单的事情。

     就是希望你以后每天都开心,不要让烦恼牵挂着你的心,你漂亮的眼里应该永远都是纯净无暇的,我就是被那吸引着,彻底沦陷,甘愿为奴。

     之后的几天。

     她们几乎每天都要走亲访友。很累。

     其实她很不喜欢走亲戚,因为每次都会被问到成绩和被人和姐姐作比较,千篇一律,对于那些人她也只能维持着敷衍的笑脸,已经厌倦了。

     只是晚上的时候,她都和陈述发着短信,抱怨这些。

     陈述就会安慰她,放宽心吧,这些人对你而言什么都不是,以后到我家来肯定没人会问你这些的。

     她奇怪干嘛要去他家。

     陈述淡淡的反问:你不准备见公婆了?

     安静:

     寒假的时间很快过去。

     开了学,他们班级自然而然变成了理科一班,坐在教室里还有点怪,多了许多陌生的面孔。

     少数的同学分了出去。

     安静有点惆怅,离别就这么简单。

     前面座位上的郭娇去了文科班,转而换成了一个不认识的男同学,不过杨琪还是在她身边,她们相视一笑。

     台上李淑娟看着名册。

     她还是在教他们这个班级,她一个个报着刚转进来同学的名字,又让他们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老同学们都低下头捂嘴偷笑。

     简单的介绍完,李淑娟清了清喉咙,拿了一张纸晃了晃,宣布要换座位。

     她一出声,底下的同学纷纷四处嘟囔。

     坐了一个学期的位置突然要换,换成谁都不适应。

     李淑娟已经排好了新的座位表,她转身把座位表贴到墙上,让同学们下课的时候抓紧换好位置。

     后排许嘉业突然一把抱住前面的陈述,说:“呜呜呜呜不行,我不要离开我的述述,以后谁给我抄作业谁给我报答案啊呜呜呜。”

     陈述正低眸着看手机,没反应过来,突然被抱了一身,他嫌恶的抖了抖,拧着眉心喊:“去死啊,放手。”

     宋斯最喜欢凑热闹了,他瞅到许嘉业这么做,嘴角坏坏的痞着,也跟着上去箍住陈述的脖颈,摇晃身体:“嘤嘤嘤,我也不要离开我们的述述。”

     陈述黑了脸。

     安静和安玥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下课了之后。

     同学们纷纷跑到黑板旁的墙上争先恐后看着座位表。

     时不时发出或喜悦或哀愁的声音。

     安静没去看,她手托着下巴,想等人少些再去。

     而后面的一群人根本没有理这个座位表,就当不存在一样,谁都不在意,只嬉嬉笑笑的聊着男生的话题。

     杨琪从前面挤回来,丧头丧脑的回到座位。

     安静奇怪,问:“怎么了?”

     杨琪叹了口气,愁眉苦脸:“安静我要和你告别了,这学期我不再是你的同桌啦。”

     安静很忧心:“那你坐在什么位置?”

     杨琪指了指位置:“离你有点远,在第三排那边。”

     安静朝她指的方向看了看,确实有点远。

     她有点不舍,杨琪身为她的同桌和她很合得来,同样也是不怎么多话的人,学习上也能督促对方。

     她努力展起笑颜给她打气:“没关系啊,我们反正还在一个班级的,下了课的时候我也能来找你玩。”

     杨琪听到这话总算不再丧着脸,她腼腆的嗯了一声,和她抱了抱,然后低头收拾着书包。

     安玥也从前面回来了,她坐下后,神色自若的翻着笔记本,还拿着笔悠哉的转着。

     陈述怪异的瞥她一眼。

     这人怎么没动作?

     还不换位置?

     安静转头问她:“姐,你坐哪?”

     陈述侧着身子,一手胳膊弯曲搭在后面许嘉业的桌上,一手懒洋洋的点着桌子,视线荡在手上,竖着耳朵听。

     他希望可以换个同桌,反正就是不要她。

     自从他和安静的关系在她面前曝光之后,她就很烦,他们独处时间越来越少了,连和安静说个话都能被打断。

     安玥耸了耸肩膀:“我还是坐这。”

     啪嗒一声,某人心愿摔碎,那只能让他换了。

     安静点头继续问:“我呢?”

     “你也坐这。”

     某人抿了抿嘴,算了。

     “没变化哎。”安静眨了眨眼。

     “是啊。”安玥点着头话里一顿,她眼睛瞟着陈述,冷声说:“他也坐这儿,哼,正好可以监视他。”

     陈述都懒的掀眼皮子,他皮笑肉不笑,不高不低的道了句:“电灯泡。”

     安静顿了顿,安玥和陈述怎么感觉越来越不合了呢

     宋斯凑上来,问:“班长班长,那我们呢?”

     安玥朝后说:“许嘉业座位也没变。

     许嘉业听到的瞬间哇了一声。难得手舞足蹈的,可嗨过之后低头又去玩游戏机了。

     宋斯听到这么多人的座位没变,心放回去了。

     超级开心啊,以为自己稳稳的,他没再问下去,反而靠着座位悠闲的跷着二郎腿,嘴巴砸砸道:“我们明德f4又能自由的飞翔了。”

     他甚至哼着歌,歌词大约是这样的:“没有人能把我们分开。”语调完全不能听。

     安玥狐疑的转头看他,沉吟:“但是你走了啊。”

     宋斯还哼着歌呢,听到话一愣,不敢置信的指着自己的胸膛:“我走了?”

     安玥一脸当然,道:“是啊,你到前面去了,你和纪沅坐安静前面那排。”

     宋斯很懵:“那谁坐我位置?”

     “周齐。”

     隔道的周齐眼睛一亮,“这么开心。”

     宋斯一脸不能接受的表情,很委屈:“靠!合着你们都没变就我变了!是不是兄弟!”

     许嘉业哈哈大笑:“塑料情谊嘛。”

     周齐已经飞速的整理好书包,迈着步子,到宋斯这边,他敲了敲桌沿,揶揄他:“快走啊,同学,这我的座位。”

     陈述扯了扯嘴角。

     倒是不在意这些,兴致缺缺。

     他微微倾身凑近还没转回身子的安静,嘴角挑着笑,看着她,一字一句:“你好啊,新学期多多指教咯。”

     安静盯着他故意的模样,憋不住笑了。

     安玥在旁边无语的摇头,她怎么这么蠢?

     这两个人简直了,一举一动都像是谈恋爱的样子,一个眼神一个对视,都能从中看到溢出的恋爱酸臭味。

     想了想。

     又觉得也许是她知道了他们在谈,所以才觉得他们这么明显,就像是自己以前,什么的都不知道,什么也没发现。

     安静不再理陈述,她趴到安玥的桌上,刚想问自己的同桌是谁的时候,有人笑着喊了她的名字。

     安静转头,一怔。

     夏季抱着书包站在过道上,朝她笑了笑后,坐下来,说:“我刚看了座位表,这次和你做同桌了。”

     安静啊了一声,忙坐直身体,笑了笑,温声说:“这么巧啊。”夏季以前和她一起做过运动会名单,相对来说熟了点。

     夏季把书拿出来,说:“是啊以后请多指教。”

     安静一楞,这话好耳熟,她瞄了瞄陈述,然后摇摇头谦虚说:“指教不用,大家一起努力就行了。”

     陈述偏着头,吁了一口气。

     砰的一声,他人往后靠到椅子上,一手搭在额前,眯眼望着的两个背影,眼里是沉沉的意味,舔了舔牙齿,一言不发。

     纪沅坐到安静前面后,安静别提有多开心了。

     她拉着纪沅聊天,宋斯苦逼的抱着自己的书包坐到新换的位置上,本来他是最后一排的,课上可以随意搞,现在倒好,不止座位提前了,连唠嗑的人都没有。

     他感觉被这个世界孤立了,闷闷不乐。

     安静却心情不错,虽说有什么东西细微的变了,但其实又觉得什么都没变,生活还是照旧的过。

     日子不咸不淡的过去。

     转眼已经一个多月了。

     四月初。

     天气已经没有那么冷了。

     各处恢复了温暖,生机勃勃。

     这一天中午,安静刚吃好饭,坐在座位上写作业。

     她转着笔,想着[笔趣岛 <a href=http://www.biqudao.vip target=_blank>www.biqudao.vip</a>]题目,嘴里念叨着步骤还说出了声。

     旁边有一声笑意,安静停了一瞬,抬眼朝边上看去,夏季不知何时回到了教室,他坐下,指了指她前面的那一题。

     他温和的说:“这一题不止这一个解题思路的,其实你换种方法做也许更简单呢。”

     安静前一秒还在想,夏季怎么悄无声息的走过来,后一秒就被他所说的勾去了注意力,含蓄的问:“是吗?还有什么解题方法?我这样解是有点烦。”

     夏季凑了过来,“这题是我摸索出来的,要这样”他手上没笔,自己的笔袋又放到课桌里了,他省事儿就直接拿了安静的笔,在她草稿纸上写着步骤。

     一边写还一边教她。

     安静时不时的点头,看着草稿纸沉思。

     突然,门口传来宋斯的声音。

     他奇怪道:“阿述你站在这里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