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小仙女 > 第47章 四十七章
最快更新他的小仙女 !

    安静捏着笔的手一顿, 听到声音抬头朝门口望去。

     陈述就那么斜斜的靠在门沿边, 不知站了多久, 透明的阳光倾泻在他身上, 整个人镀了层金色的光。

     他脸上没什么情绪,手上拎了袋东西。

     隔了一会儿,眼皮一掀,视线掠过安静,口中却回答宋斯, 声音很淡:“没干什么。”

     安静有些奇怪,他怎么站在门口不进来。

     夏季讲着讲着见安静心不在焉,也抬头去看。

     门口是陈述和宋斯,不过他并不清楚安静和他们的关系, 只看了一眼便低头, 问她:“怎么了?”

     安静摇头,有外人在, 她不好直接和陈述说话。

     遂垂下视线, 看了草稿纸上他刚才写的步骤, 沉吟道:“谢谢你, 我懂了。”

     夏季哦了一声, 点点头,放下笔。

     宋斯大大咧咧的什么都没看出来。

     他揽着陈述的肩膀进教室, 走过来的时候, 安静正好抬头, 陈述无声的注视着她,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

     安静想对他笑一下,可还没等到她扬起嘴,他就不经意的移开了视线,和后面宋斯边说着话,边回到座位。

     他有些气,故意的。

     安静一怔。

     宋斯站在陈述的桌旁,歪着身体。

     他拧开矿泉水瓶猛灌了几大口水,喝完之后用袖子擦了擦嘴,对他说:“走吧,再去打篮球啊。”

     他说完就先去门口等陈述。

     陈述嗯了一声。

     他弯腰从课桌里拿出手机,查看了一会儿,回了几条短信,然后把手机放兜里,走到安静身边的时候身影一顿,他视线垂下来,把袋子轻轻放她桌上,沉声道:“给你带的。”

     安静看书的姿势停了停。

     她瞅着桌前的包装袋,里面还是熟悉的奶茶,夏季在旁边翻着书,奇怪的看了他俩一眼。

     安静抿了抿唇,轻柔说:“谢谢。”

     陈述嗯了声,然后余光又瞥了瞥夏季,很短暂,不带感情,然后直接大步离开教室了。

     他们走后,班级里又恢复了云淡风轻的模样。

     只细细碎碎的几个人。

     安静伸手摸了摸奶茶,还是温热的。

     夏季看了眼,又收回视线,捏着笔写题目,随意的问了句:“你和陈述很熟啊。”

     安静心里一紧,勉强的笑笑:“还好。”

     夏季挑眉:“那他还给你带奶茶。”

     安静眼睫颤了颤,唔了会儿,说:“我让他带的,主要他坐我后面,说今天出去吃饭,路过的时候顺便就是了。”

     夏季不在意的点点头,他本来就是随口问的,忽而想到什么,他凑过来,一脸复杂的说:“你坐他前面当心点。”

     安静奇怪:“当心什么?”

     夏季小心翼翼的提醒她:“就是,我上次看到他在食堂后面的小树林抽烟,和一群男的,还有好几个别班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夏季咽了咽口水。

     一想到抽烟他就想到打架。

     一想到打架他就想到混混。

     虽然同在在一个班级,

     但是他们班男生和陈述几个人都不是很熟,平时总有些距离,而且他们觉得陈述为人很傲,仗着成绩好,平时太轻狂了。

     也不敢问他题目之类的。

     总之就是玩不到一起,连话都没说过几句,他是那种好好学习的人,根本不碰烟这种东西,而陈述简直就像十班那群人的作风。

     安静敛了下眼睫。

     有点不开心他这样说陈述,其实不是这样的,陈述他们虽然外表混了点,但从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更别提欺负学生这种事。

     她又想想,其实这些事她自己知道就好,没必要特地为别人解释,反正身正不怕影子斜。

     她攥着笔,只能敷衍的笑笑。

     夏季以为说通了她,又去翻书包了。

     春意盎然,小树枝颤颤巍巍。

     教室里一股清甜的的味道。

     她做了会儿作业,还是决定发个短信给他。

     【你下次别当着同学的面给我东西啦。】

     就是被别人看见的,总会有人来问。

     她有点烦,不喜欢流言蜚语。

     发完后,她放下手机,继续刷题目。

     时不时的等着他消息,不过前面宋斯说要去打篮球,估计没那么快会回,她也不是很在意。

     陈述在操场上打着篮球,陆隔徐霖在抢他的球,不过根本没有什么机会,谁都没抢到,他带着球过了好几个人,然后跳起轻松的投中。

     周齐在篮球框底下鼓掌,顺便接了篮球。

     陈述不想打了,他抬臂在袖子上擦了擦汗,朝陆隔他们挥挥手,去了篮球框底下,然后从校服外套里寻出手机看了眼,正好看到安静发来的短信。

     他眯着眼,太阳很晒,照的手机反光,波光粼粼。

     不过他还是能清晰的看清字眼。

     他坐到篮筐下,背靠着杆子,腿弯起,手肘随意的支在膝盖上,手上把玩着手机,目光懒懒的。

     周齐接着上场。

     风吹,凉爽透过脖颈,灌进里面,一阵舒爽。

     汗意被吹走。

     前面的宋斯运着篮球狂喊:“来啊,阿述,继续打,别看手机了!这几个人疯了,三个对我一个!”

     陆隔眯起眼睛,一股狂野的姿态,直接看准,上前抢断了他的球,嘴边痞着笑,“宋小斯,这么怂可不行啊。”

     徐霖笑嘻嘻:“一言不合请外援,这不对啊。”

     宋斯气呼呼的又喊陈述。

     陈述不耐的睨他,“这么烦。”

     他低头简短的发了个知道了过去,就扔下手机,起身朝他们走去,继续闷头打着篮球,但明显谁都看的出来他心情不佳。

     身为同桌,夏季和安静难免有些触碰,有时候笔没了,夏季会问她借,或者课上不懂的地方都都有简短的交流。

     这些身为安静的后桌,他不声不响的都看在眼里。

     但他没和她说过这些。

     周五。

     数学课上,沈老头又叫人上去写题目。

     安玥又荣幸当选。

     底下的同学自己在本子上做着,偶尔探头讨论下,这些沈老头都是允许的,他课上没有那么严肃。

     安静就和前桌的纪沅商量着怎么做。

     宋斯百无聊赖,他往后靠在椅背上,一边抖着腿,一边听着她俩说话,时不时的插一句嘴,他要么不说,一说出来准能让人大笑,梗都很新奇。

     夏季也不知何时加入了。

     他讨论了会儿做题方法,安静却觉得他说的不对,她把步骤写在草稿纸上,一步一步给他看。

     就在写的过程当中,夏季忍不住好奇,探过身子去看她写的内容。

     陈述一个人坐在后面,脸色有点不好看。

     他此刻在后面看到的是,夏季凑在安静耳边,两人肩膀挨着肩膀,还时不时的越过那道隐藏的三八线。

     陈述烦躁的换了个姿势,就在他们又一起凑近讨论题目的时候,他蓦地伸长双腿,脚尖点着安静座椅下的杠杠,有点重。

     安静感受到了,她回头看了一眼。

     正好和陈述漆黑幽深的视线对视,安静歪头挑着眉,眼神略有迷茫,意思是问陈述有什么事。

     不过他没说话,就是沉沉的看着她,眼神难以形容。

     安静以为他在玩,又转回头去了。

     然后。

     又凑在一起讨论题目。

     陈述深吸一口气。

     他捏紧了手指,干脆把脚收回来,动作很大,然后晃了晃桌子,桌脚和地板发出的撕拉声很响很刺耳。整个班级差不多回头看。

     安静夏季也是。

     这人怎么了?

     她这回却看到陈述把连帽衫的帽子遮住了脑袋,整个人趴到桌上眯眼睡了,细碎的头发露了出来,漆黑凌乱。

     这只是个小插曲,成绩好的人有特权。

     众人又移回了视线。

     安静却有点担忧的看着他。

     他已经好久不在课上睡觉了,怎么今天又

     是昨晚没睡好?还是身体不舒服?早知道今天早上问他一下了,有点急。

     安静之后跟着也没有心向讨论题目。

     目光坠坠的。

     夏季见她没心思,就和前面的纪沅继续讨论了。

     下了课之后。

     几个人勾肩搭背不知道去了哪里,不管有没有事,男生们好像都要出去走一遭,晃荡几下心里才舒服。

     安静把下节课要用的书本和笔记放到桌上。

     一边和纪沅聊天。

     英语老师派课代表来班级。

     课代表拿了张名单,大声喊了一大半同学的名字,这些人都要去她办公室,一个个拿上午默写的小卷子。

     估计都是不及格的人,这次默写的卷子有点难。

     顿时教室里一大半人都走了。

     陈述他们这才姗姗来迟。

     纪沅喊了声宋斯。

     宋斯回头很莫名。

     纪沅淡淡的说:“你刚被英语课代表叫到了名字,现在要去办公室拿默写卷子。”

     宋斯顿时心痛的不能呼吸,他抚着额头:“完了,那张卷子,我胡乱写的,都没怎么背过,她又要骂我了。”

     周齐几人都嘲他:“谁让你前天晚上不背,今天临时抱佛脚?”

     许嘉业贼笑:“你又不是阿述,临场记忆力哪那么好。”

     陈述微扯了下嘴角。

     “落井下石!”

     宋斯一脸恨恨的表情,还是转身以赴死般的心情而去。

     纪沅默默的笑了笑。

     后面的男生在讨论着篮球的某些话题。

     安静还是有点担心,她往后转,陈述的眼睛看着后方,侧着身子在和周齐聊天,没注意到她。

     周齐无意间看到了,顿了顿。

     他扯了扯陈述的衣服。朝他挤眉弄眼,表情很多,示意前方有人找。

     陈述漫不经心的移开视线,看到是她,怔了一会儿,然后转回身子,把双手搭在桌上交握,人微微朝前倾身,嘴角微勾:“怎么了?”

     安静难得在班里主动和他搭话,他还是有点惊讶的。

     安静看了眼周围,见没人注意到他们,便细声细语的问:“你没事吧?是不舒服吗?怎么前面那节课一直睡觉?”

     陈述静静的看着她,视线落在她身上,嘴角笑容淡了下去,神情有些落寞,他缓声说:“你没闻到味道吗?”

     味道?

     什么味道?

     安静吸了吸鼻子,什么都没闻到。

     她皱眉的想,难道他吃药了?

     陈述看着她,有些不开心,他过了会儿,紧绷的唇张开,就要说话。

     但是铃声打响。

     要上课了,下节课的老师正好走进来。

     安静回头看了一眼。

     陈述倏地闭紧嘴,视线垂下来,说:“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