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小仙女 > 第50章 第五十章
最快更新他的小仙女 !

    他们俩很尴尬。

     见证了一场英雄救美, 小情侣复合的好戏。

     又在不知不觉中就被兄弟给嫌弃了。

     宋斯很无辜。

     他皱着脸立马说:“阿述, 兄弟不能这样做啊我告诉你, 见色忘友, 你知道我前面在想什么嘛,我刚还在想,如果你打不过那个胖子,我就立即上前挡在你前面。”

     他说着说着,还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不对啊。”

     周齐在一边摸着下巴琢磨:“可是我记得, 你刚好像是躲在后面吧,哎,对了,你什么时候上来的?是那胖子逃了的时候过来的?”

     宋斯一口否认:“我没有!我不是!”

     陈述面无表情, 隐隐有发火的迹象。

     周齐眼睛一转, 很机灵。

     他瞄到陈述的表情,也不再说, 当即就拉着宋斯, 说:“宋小斯, 时间不早了, 快走啦。”

     宋斯皱眉:“走什么走我还没讲好呢。”

     周齐用力的扯他衣服:“你知不知道你很亮?”

     宋斯手忙脚乱的扶稳单车:“亮什么亮, 哎,你别拽我啊, 我走, 我走还不行嘛, 等等––”

     他又转头, 挤眉弄眼的朝安静说:“小安静,再见啊。”

     安静:“再见。”

     陈述皱眉:“别理他。”

     他牵着她的手,准备去拿车子。

     可是才走了一步,安静就嘶了一声,低下了头。

     她脚那边有点点酸疼,估计是刚刚扭到了。

     不过不影响走路,但还是有点痛感,她刚抬起脚。

     就见。

     陈述皱眉,打量着她:“怎么了。”

     安静指了指脚下,“有点痛。”

     陈述眉头皱的更甚。

     他蹲下了身子,双手把她校服裤脚撩起,盈盈一截的小腿裸露出来,他看了看她细瘦的脚踝,白白嫩嫩的,没有红肿,他才放了点心。

     “就走路痛?”

     安静摇头:“没事,也不是很痛,估计明天就好了。”

     陈述抿着唇,默不作声。

     揉了会儿她的脚脖,然后把裤管给放下去,他回身,直接蹲在她面前。

     安静抬眼,略有错愕,“你,怎么蹲下了?”

     陈述抬了抬头:“你上来,我背你。”

     安静怔了瞬。

     默默的看着眼前半蹲的人。

     他后脑勺的头发有些凌乱,没穿校服外套,只罩了件简单的体恤,服服帖帖的延展在他身上,从脖颈到背脊,少年清瘦流畅的曲线毕露。

     后面半天没动静,陈述侧眸:“安静?”

     安静回神,嗯了一声。

     她上前就要扶着他的肩膀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身子一顿,探头问他:“你是不是刚打好球?”

     陈述挑着眉际:“是啊,怎么了?”

     “渴吗?”

     “还行。”

     安静从背后的包里,拉开拉链,拿出先前买的那瓶水,递给他:“喝吧。”

     眼前是透明的水瓶。

     陈述楞了楞,他舔了舔唇角,还真发现很渴了,刚打了篮球,又暴怒的揍了那胖子一拳,喉咙已经干的不像话了。

     陈述看了她一眼,接过那瓶水,直接仰头灌进喉咙里,清澈的水流顺着往下,一路流淌,他喝了半瓶才止住了,全身舒爽。

     安静接过水,把瓶盖拧紧,放回书包。

     她浅笑,“你可以背我了。”

     陈述失笑,他一边蹲下一边揶揄说:“怎么?是怕我背你背到一半口渴干死?”

     安静扶着他的肩膀,爬上了他的背。

     陈述很轻松的就把她背起了,还掂了掂重量。

     这么瘦,不知道平时都吃什么长大的。

     安静伸手主动接过他的书包,她顿了下,担忧问:“你的车怎么办?”

     陈述看都没看,直接无所谓的说:“就停这吧。”

     “被偷了怎么办?”

     “车哪有你重要啊。”他不咸不淡的开口。

     安静:

     天色有点晚了,路灯接二连三的亮起,延成一道长线。

     风和煦的吹着,扑面而来,正是舒适的季节。

     他们也没乘公车。陈述就这样背着她走着。

     安静双手绕过他的脖颈,一手圈住了自己的手腕。

     夜晚寂静无声,只有他的脚步声。

     “重吗?”安静蓦然出声。

     “你就这么点,哪重了。”陈述嘴角勾起笑。

     “嗯。”

     从安静的角度看去。

     陈述的侧脸轮廓流利,鬓边细碎黑发,他看着前方,脚步很稳,就算背着她,呼吸声也不重。

     “其实今天,我等你,是有事找你说。”安静头搭在他的肩背上,重心交给他,视线垂下来,轻声说。

     陈述脚步顿了顿,他侧眸:“安静––”

     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被安静捂住了嘴。

     安静手心轻轻的覆盖着他薄而干的嘴唇,“听我说,陈述。”

     陈述默了会儿点头。

     安静这才慢慢放开手,组织着脑内的话语,细声说:“我找你是想说,这段时间我想了很久,我在想,究竟我们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陈述不疾不徐的走着,步伐明显变慢。她轻而柔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很近,一言一语都铭记在心。

     “到底是我错了,还是你错了呢。其实,大概我们谁都有错吧。只是谁都固执不愿承认。”

     安静抿了抿唇,断断续续的说:“我一直在思考你那天说的话,其实想想,我在学校里大约是太上纲上线了,一直一直没有顾忌你的感受,我们谈了恋爱之后,是我自己性格的问题,太敏感了吧,总是小心翼翼的,有外人在,我太注意我们之间的一举一动了,会担心有人随时随地看着我们,发现我们。”

     她说着有些不好意思:“第一次谈恋爱,真的很没有经验,也不知道怎么谈,无形之间,忽略了你的感受。”

     安静双手勾紧了他的脖颈,脸埋进他的肩膀,心中止不住的情绪散发,越说声音越轻:“陈述,对不起,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情,对不起。”

     陈述抱紧她,克制着情感,沉重道:“别说了,别说了,不许再说对不起。”

     “你没对不起我。”他声音压低,仿佛从喉咙里经过。

     两人静默了会儿。

     “其实。”

     陈述嘴角勾着弧度,笑了笑说:“今天就算你没在学校门口等我,我也是要去找你的,打篮球的时候就满脑子都是你,我太在乎你了,在乎到每时每刻都关注着你的一举一动,我也太幼稚了,明明知道你和夏季没什么,却还是忍不住的吃醋。”

     安静无声的摇头,手捏紧了他前胸的衣服。

     陈述自我嘲讽的一笑:“我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这种感觉是第一次。感觉自己的脾气自己却控制不了,冲动之下,我只能自己和自己生闷气,也拉下不来脸告诉你。”

     本来。

     他是想抽完那根烟就去找她的,他这一星期完全不好过,脑子整天在走神,一直发呆的看着手机,脑内循环着那天,他们分开之际,安静当时在他背后颤抖着问出的那句话。

     【陈述,你对我失望了吗。】

     不。

     他其实是对自己失望。怎么说呢。

     就是恨自己,恨自己怎么就做不到大方一点呢,恨自己怎么就做不到视若无睹呢,为什么要注意那一点点细节,也许,自己心再放宽一点就好了。

     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印刻在两人中间。

     陈述漫无目的的走着。

     好想就这样背着她一直的走着,背到天涯海角。

     再久都不会累。

     周边的商店,小广告牌在门口五颜六色。

     路上有吃过晚饭出来散步的老头老太,有抱着孩子玩耍的年轻妈妈。年轻人成群结队的骑着自行车一闪而过,青春肆意。

     在经过的他们的时候,还善意的鼓掌起哄。

     陈述朝他们勾唇一笑,还往上掂了掂安静。

     好似在炫耀,这是他女朋友,怎么样,漂亮吧。

     安静抬起头,嘴角浅笑,呼吸着新鲜空气。

     当中有股属于他的味道。

     “陈述。”

     “嗯?”

     “我们,和好了吗?”

     陈述摇头,长睫敛着,声音沉着冷静,低声道:“我们从来就没不好过。”

     安静笑了。

     夜晚,星光暗淡。

     疏薄的天际散发着月色,朦胧的轻洒大地。

     安静的小腿漫不经心的晃着,心情很好。

     一句低喃,忽而从前方传来。

     密不透风的漾进风里,碾碎了,又一个字一个字送进她耳朵。安静顿了顿,眼睫颤抖,更加抱紧了他。

     “安静,记住,我从来都不会对你失望。”

     她抬眼,陈述肩背挺拔,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

     安静心里说不出来什么感受,视线有些模糊,心中异常酸涩,只觉得,没有比现下更心安的地方了。

     她此刻万般情绪流淌在眼中,他都看不到。

     安静微微俯身,闭着眼,在他绷直流畅的脖颈线中,留下一个轻柔的吻,很神圣,如羽毛一般擦过,不留痕迹。

     陈述感受到了,脚步停了一瞬。

     身体完全僵硬,唇线死死的绷紧,又湿又软的东西碰到了他的脖子,仿佛电流一般,触过了全身,又麻又热。

     他又持续走了几步。

     突然,毫无征兆的放下她。安静一愣,放开缠绕着他的手臂,站在地上,紧了紧书包背带,不解地问:“怎么了?”是背累了么,还是她太重了?

     陈述摇头,看了看四周,神情静默,却也有点危险。

     他眯着眼,眼底覆着阴影,一言不发,一把拉过她的手腕朝一条寂静偏僻的小道走去。

     他走的很快,很急。

     安静手忙脚乱的跟着他,她心跳加速,像被狠狠攥紧一般,好像有预感知道他要干什么了。

     两人的脚步在这无声的道路中很乱,有种紧迫感。

     像是在和时间赛跑。

     两个人都疯了。

     果不其然,陈述走到最里面,四处看了看,见没人,就直接把她抵到了墙上,一言不发,低头亲上了她的嘴唇,连呼吸都是急促的。

     太久了。

     实在太久没和她亲昵了。

     这种感觉。

     是骨头里都深刻侵入的念想。

     安静一滞,手指蜷缩起来,她微微仰着头顺从他,颤抖着举起双手环住他的腰间。

     小巷里被黑暗掩盖着。

     月光温柔的倾泻在地面,照着他们的脸,忽明忽暗。

     只一对少男少女紧紧相拥互诉着这些日子的思念。

     毫无顾忌。

     两人仍然一句话都没说。

     但是好像有什么东西却不知不觉的发生了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