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小仙女 > 第39章 三十九章
最快更新他的小仙女 !

    下午体育课。

     前面一节课下课之后男生们撒欢的奔向操场。

     女生们嫌冷, 不愿意这么早出去, 在座位上聊了会儿天, 快要打铃之际才慢吞吞的走出教室。

     一出门, 寒风凛冽,刺骨的风打在人脸上。

     从温暖的教室出来后,安静有些不适应,忙把校服拉链拉到最上面。这个时节,女生们全披散着头发, 这样耳朵才有了最好的保护。

     越到冬天,女生越团结。四五成群不管做什么都一起。

     这就造成了陈述有点烦。

     不,是很烦。

     他根本找不到机会找安静,聊聊天也不行, 完全无从下手啊, 所以现在他只有抱着篮球发泄一会儿精力了。

     偌大的操场上,没什么人。

     全是他们班里的人四散的走着。

     基本上只有陈述周齐几个还迎着寒风打篮球, 衣服手机丢在一边, 完全不怕冷的模样。

     安玥看了一会儿歪头, “搞不懂, 那个球有什么好打的, 夏天也玩冬天也玩,难不成这群男生是要去参加nba吗。”

     安静笑笑, 垂头数着自己的步伐。

     偶尔抬眼看了看打篮球的那个人。

     陈述把校服外套脱了, 里面就剩一件黑色卫衣, 白皙的脖颈彻底没了遮挡透在外, 迎着风,安静都觉得有些冷。

     他额前的碎发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黑色浓密。投了中一个球后,身边的兄弟都起哄鼓掌,他自己心情也很好的样子,挑着嘴角。

     陈述笑笑,眼尾上勾,肆意张扬。

     落在女生眼中甚是勾人。

     他懒散的偏偏头,和周齐击了个掌。

     纪沅忽然出声,目光直视前方。

     她淡淡地说:“有个例外。”

     安静回神,撇开眼睛,朝前方看去。

     这一下,不禁笑出了声。

     宋斯就站在正前方,穿的衣服像捂成了一个球,双手插在口袋里,缩着脖颈,看着他们打篮球,好像比女生还怕冷的样子。

     她们走上前,安玥奇怪,“你怎么没去打篮球?”平时这帮人不管做什么都是一起行动的,他今天一个人在旁边难道被孤立了?

     宋斯哼了一声,“多冷啊,我是傻子才会去打篮球。”

     他瘪瘪嘴又说:“到了冬天,我该冬眠了。”

     听完他说的话,几个女生都笑的乐不可支。

     没想到宋斯这样子反差巨大。

     她们干脆和宋斯站成一排排,手插在校服的兜里,没有事干,也只能盯着男生们打篮球。

     落到别人眼里,倒也成了一道风景线。

     宋斯哎了一声,突然转头对她们兴致勃勃的说,语气夸张:“同学们,跨年夜晚上有安排么?”

     安玥耸肩,“没有啊。”

     “太好了。”宋斯拍了拍掌心,乐呵乐呵,又小心翼翼的瞅了眼安静,“妹妹你也有空哈?”

     也许是他问的表情太猥琐,安玥瞥他一眼,拧着眉心,古怪的问,“你想干嘛?”

     宋斯睁大双眼,手举在耳边,冤枉道:“我没干嘛啊,你别把我想的太坏好不好。”

     安玥哼了一声,嘟囔着:“跟陆隔混的都不是好人。”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越想越生气。

     宋斯哑口无言,掩唇干咳几声,转移话题。

     “那个就是跨年晚上出去吃烤肉不?吃完再一起去离花江边看烟花,可美了呢。”

     安玥还沉浸在某种烦躁之中:“不知道,你问我妹。”

     宋斯眼睛立马瞥向她,他眼里闪着光,仿佛某种大型犬类。

     安静没想到姐姐把问题抛给她,没来得及思考,下意识轻声说:“你问纪沅”

     这下所有人都看着纪沅。

     含着宋斯期待的眼神,纪沅淡定的笑了笑,“好啊。”

     铃响之后。

     打篮球的男生下了场,朝她们这边浩浩荡荡的走来。

     周齐抱着球,一颠一颠的,他大大咧咧的擦了一把汗,问:“你们在说什么呢?”

     宋斯立马报告。

     “我约了她们跨年夜出来玩,已经说定了。”

     他说着朝远处的陈述眨眼睛,厉害吧,厉害吧,我帮你约了安静哦,快夸我快夸我。

     周齐无语望了天,轻声嘀咕:“人家要你约。”

     宋斯没听清,“啥?你说啥?”

     “啥你个头。”

     “卧槽,骂我干嘛”

     陈述弯腰拿了衣服,慢悠悠的荡下场,他拎了瓶水喝着,听到宋斯的话后,瞥了眼安静,缓慢又无声的笑了笑。

     安静移开视线。

     体育老师来了之后,让同学们跑两圈热热身。

     然后他看女生们冬天都一副不想动弹的模样。

     思付了半天儿。

     等他们跑完说玩一个游戏。

     后排男生无聊喊道:“什么游戏啊?”

     有人猜测,“不会是丢手绢吧。”

     众人齐齐嘿嘿笑了起来。

     体育老师咳嗽了一声,大声喊道:“来来来,大家散开来,围成一个圈,照我说的做。”

     同学们懒懒散散的照老师的吩咐四散开来。

     宋斯挠了挠脑袋,“干嘛围成一个圈啊,这难道是要举办篝火晚会不成么。”

     周齐笑道:“然后我们手拉手一起跳舞?”

     陈述无声扯了扯嘴角。

     体育老师朝他们这个角落喊道:“宋斯陈述,快点啊,别慢吞吞的。”

     被人点名了,陈述有些意兴阑珊。

     宋斯打了个哈欠大声喊道:“是。”

     同学们围成一个圈后,老师挥挥手又说:“左边的同学去右边的同学前面站着。”

     这时候大概有同学反应过来了,贴膏药游戏啊,从小就玩过,小学初中,体育老师想要炒热气氛都玩这游戏。

     安静看了看,右边是安玥,她走过去站在安玥的前面,安玥和她说:“老师这是想我们燃起来吧。”

     安静笑笑。

     许嘉业和周齐很不幸的被体育老师给拦住了,他们一脸茫然,体育老师笑笑,“你们两个石头剪刀布吧,一个追一个跑,然后跑不动了就贴到一个人前面去,追的人继续去追后面一个人。”

     周齐和许嘉业互相看了眼,心里齐齐哇嘈。

     游戏规则他们当然清楚了,但是这个游戏最辛苦最倒霉催的人人都知道,就是那个后面追人的。

     许嘉业咽了咽口水,大义凛然道:“来吧。”

     在众人面前剪刀石头布后。

     悲催的那个人成了周齐。

     周齐一脸被吞了屎的表情,只能把苦都往肚子里咽。

     宋斯毫不留情的哈哈大笑。

     陈述双手插兜,也扯了扯嘴角。

     口哨声一响。

     周齐疯了似的狂追许嘉业。

     围成一圈的男生们看了个热闹,纷纷起哄。

     安静眼睛盯着他们来回移动,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带起一阵风,她搓了搓手。

     许嘉业渐渐没了力气,他眼瞄了瞄周围,准备找个人贴上,正好看到宋斯,他心里一乐,准备朝他贴去。

     可宋斯朝他狂打眼色,暗指了指后面。

     许嘉业歪头,没明白,不管了,他耐力没有周齐好。就要跑不动了,呼哧呼哧的,他直接贴到了宋斯前面。

     宋斯叹了口气,暗声说:“不是已经给你打眼色了么,还跑到我这来。”

     “怎么了?”许嘉业弯腰喘了半天的气,他大咧咧的开口:“后面谁啊?还不快跑?”

     说着他朝后面看去。

     卧槽。

     原来是陈述。

     陈述蹙眉,面无表情,薄唇抿紧,正盯着他。

     许嘉业颤颤巍巍的转过头,避开他的视线。

     周齐顿了会儿,下意识的追陈述。

     陈述抬胳膊,隔空指了指许嘉业,然后吁了口气,向旁边跑去,他跑的很散漫,手都没从兜里拿出来。

     周围的人喊的更大声。

     安静有些新奇,饶有兴致的看着陈述被追。

     不知怎么,视线突然对视,陈述轻松的跑着,漆黑的目光略有深意,嘴角勾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

     安静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陈述就站在他面前了,带起一阵风,吹散她的刘海,露出白皙的额头。

     安静有些楞。

     同样楞的是周围的同学还有身后的安玥。

     这个年纪的男生女生当中好像隔了一条透明的线。

     玩游戏的时候,男生们仿佛心有灵犀都不会去贴女生。

     男生贴男生,女生贴女生,互不干涉。

     所以他们这时候都有些奇怪,怎么陈述去贴女生了啊,是随意贴的还是就近原则?

     其中尤妮站在对面,她看陈述和安静的眼神有些奇怪。

     这时候安玥楞了楞,她咬牙切齿的喊了声:“陈述!”

     安静回头看了看安玥,有些不好意思。

     陈述侧目,他脸上没什么情绪,示意了那边周齐,朝她淡道:“人来了,快跑啊。”

     安玥心一横,立马跑了起来。

     陈述高大消瘦的身影挡在前面,她什么也看不到,只能探出头瞄了眼安玥怎么样了,希望不要被抓到。

     陈述目视前方,问了一句,“冷么?”

     他似是自言自语,声音很轻,仿佛被揉碎在风里,漂了漂,悄无声息的送进了她耳朵。

     安静眨了眨眼睛,抬头瞅了他一眼,陈述一本正经的看着前方,姿态悠闲,侧脸轮廓分明,唇色淡薄。

     他没等到她的回答,后面没有动静。

     他偏头蹙眉问她:“怎么不说话?”

     “不冷。”她收回思绪,轻声回答,又抿了抿唇,看着他的背影,继续说:“我看是你比较冷吧。”

     大冬天的,只穿着薄薄的衣裳,是不是这个年纪的男生都好面子耍酷,不肯多穿?

     陈述笑了笑,“我也不冷。”

     安静看到安玥贴了一个人,周齐又苦逼兮兮的去追后面一个人了,她停顿了一秒,轻声开口,“你怎么贴到我这来了?”

     陈述默了半天,压低嗓音开口,“你不知道原因?”

     安静又不说话了。

     他低声说,“就想和你多说会儿话。”

     安静垂下眼睫,本来中午他偷捏她耳朵,她还有些气,不过现在被他这句话一说,她忽然觉得什么气也发不出来了,内心只有满满的甘甜,快要溢出来似的。

     不知何时周齐抓到了人,换成他被抓。他喘着气,跑了很久,只想休息一会儿,看到陈述那张亲切的脸,顿时像找到了亲人的归属感一样。

     可还没等他跑向他,他就被陈述眼里的漠然警告给僵在了原地,行行行,不打扰你谈情说爱了,我贴别人去还不行么,他丧头丧脑的随意贴了个女生。

     贴完之后他还得意了许久,你看,他这下还给陈述打了个遮掩,谁说男生不贴女生的。

     周围的人跑来跑去。

     陈述目光淡淡,他心里一动,低声问:“你答应跨年晚上出来了?”

     安静嗯了一声,其实她这算间接答应吧,她也不知道。

     两人静默了会儿。安静忍不住温声开口:“你也去吗?”

     陈述扬起嘴角:“你去了我当然也去啊。”

     安静淡淡的笑了笑。

     陈述人太高了,完全把她给挡住了。

     两旁的人注意力全在逃跑的人身上,他们稍稍的讲话,没人注意到,仿佛隔了一片小世界。

     安静也不知道怎么搞得。

     游戏抓与被抓者已经换了好几轮了,可就是没人贴到他们这边来,搞得她还有点紧张,在和陈述说话的同时还随时随地的准备跑路。

     她突然想起什么,瘪瘪嘴,喊他。

     “陈述。”

     陈述微侧头,“嗯?”

     她一字一句别扭的说出口:“以,后,在,班,级,不,许,捏,我,耳,朵。”

     她声音带着少女不自觉的娇柔,七分撒娇三分警告,陈述心念一动,不自觉的摩挲着手指。

     寒风瑟瑟,枝叶萧条。

     不过吹来的风有他挡着,安静缩着脖颈吸了口气。

     陈述半天没说话。

     安静奇怪,伸手戳了戳他的腰。

     他衣服穿的真的很少,她指尖一戳上去隔着衣服就能碰到他的身体,硬硬的。

     她垂下眼帘,悄无声息的放下手指。

     他薄唇紧抿,身影挺拔,被她戳了几下才微微动了动,开口,闷闷道:“你怎么这么讨厌啊。”

     安静一怔,什么意思

     “这个不许,那个不许的。”

     他声音有些委屈,带着点鼻音,很不情愿,就像个要不到糖的孩子那样控诉一切,仿佛罪恶的人是她。

     安静垂下头,努力憋着笑。

     反差巨大的不是宋斯,而是陈述吧。

     “不过,你耳朵。”陈述歪着头,目光垂下来,看着地面,似乎回味什么。

     安静支着耳朵听,吵杂的跑步声里,他沉净笑意的声音从他嗓音里弥漫。

     “你耳朵好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