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小仙女 > 第38章 三十八章
最快更新他的小仙女 !

    周三中午。

     由于室外太冷, 同学们吃完饭全一股脑挤在教室。

     班级人多, 难得气氛热烈。

     同桌, 前后桌成群的聊着天。玩手机的, 写作业的,看杂志的,应有尽有。

     后排宋斯百无聊赖的托着腮,没精没彩的打了个哈欠。

     周齐大刀阔斧的拖了把椅子到他们身边坐下,然后拍着宋斯的肩膀笑了笑, “怎么了啊,宋小斯,怎么越来越没精神了,不像你啊?”

     宋斯吸了吸鼻子, 怨念的瞅了眼窗外。

     “这鬼天气, 我算看出来了,专门和我作对, 我最怕冷了, 一冷我就什么都不想玩, 没兴趣。”

     “萎了?”许嘉业一边玩着游戏, 随意的插了一句。

     “萎?”他幽幽的念了一声。

     “萎你个头!我能萎?你现在和我跑一千米试试?我立刻能赢过你信不信?”宋斯听不得这个字, 一下就来了精神,他撸起袖子, 蓄势待发, 就差没当众脱衣服了。

     许嘉业嗤了一声, “你怎么不和阿述比去?咋专挑我欺负呢, 上次运动会你连前三都没进,还好意思说。”

     上次宋斯可是很有自信的报了两个项目,对着同学们可以说是夸了海口,可哪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连前三都没进,一点希望也无。

     “别提这事啊。”宋斯一听到这个,又丧丧的趴桌上了,精神萎靡,“我才不要和他比呢。”

     周齐掩唇笑笑,

     他眯眼望着陈述的背影,思付了一会儿,然后把椅子拖到陈述身边坐下,哥俩好的搭着他的肩膀。

     “阿述。”

     “怎么。”

     陈述懒懒的应了一声,他垂首,手里随意的玩着魔方,快速的转着,眼花缭乱,周齐看不懂。

     “问你个问题。”

     “问。”他淡道。

     “就是额”周齐咳嗽了一下,有些不知道怎么说。

     倒是他这副吞吞吐吐的模样引起了陈述的注意,他侧目扫了周齐一眼,“什么?”

     周齐的目光朝前方侧着身子和同桌聊天的安静那瞥去一眼,他凑近了陈述,悄默默的试探问:“阿述,你上周五去哪了?”

     陈述玩着魔方的手一顿,只怔了几秒,他又若无其事的转着魔方,只淡道,“怎么?”

     周齐打哈笑,“没怎么,就问问。”

     他停一下,瞧着他的眼色说:“就上次吧,看到个厉害的哥们,我们学校的,抱着女朋友直接在车站那亲,把我和宋斯都看傻眼了,不过没看到脸,哈哈哈。”

     陈述没作声,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

     可他手上却愈加快速的转动着魔方。

     周齐继续说。

     “就是吧,这俩人,总感觉有点眼熟,在哪见过一样。”

     话语说到最后,周齐还一边摸着下巴,一边作苦思冥想状,“到底在哪呢?”

     陈述抿了抿唇,拧着眉心,斜眼瞥过去,语气有些不耐烦:“你到底想说什么?”

     周齐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稍稍退后,“哈哈哈,没啥没啥,就是随便说一下,大少爷您玩,继续玩。”

     他极有眼色的把椅子快速的挪到许嘉业身边。

     然后趴在他的桌子上装死。

     一见陈述这副模样他心里就有些底了。

     他了解陈述这个人,他对不在意的事情根本就不会关心,也不会多嘴过问什么,哪像刚刚,问他他还有些烦了。

     终于追到小安静了啊。

     他还想呢,运动会之前就看出两人就有点不对劲了,互相谁都不睬谁的样子,可运动会之后,虽然安静也是那副样子,可陈述骗不了人啊,他这几天心情好的和什么似得,一股荡漾的气息,春风拂面。

     其实这两人吧还蛮配的,他们性格有些互补。

     陈述平时人有些傲,安静却能把陈述捋的服服帖帖的。

     周齐想了想,又直起身子倾身拍了拍陈述的肩膀。

     陈述一开始没反应,不为所动。

     周齐却仿佛拍到天荒地老的模样。

     陈述手微用力的搭在桌子上,终于转过身子。

     周齐把嘴绷成一条线,用手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然后再比了个手势。

     意思就是说,放心大胆的谈吧,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陈述看了片刻,玩味的抵了抵嘴角,他把魔方随意的丢到桌上,抬了抬眉骨,声音懒懒:“想死啊。”

     他一字一字很清晰,嗓音略沉。

     宋斯看不懂了,眼神漂了漂,他插话,“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呢?”

     周齐不说话,就贼兮兮的笑着。

     宋斯不满,直接箍上了周齐的肩膀,“你们是有什么秘密瞒着我对吧!我还是不是你们的兄弟啊!我有权知道事实的真相!”

     他扒着周齐还不过瘾,又去跑过去扒着陈述,“说啊,到底瞒着我什么!有什么是不能告诉我的!”

     陈述本来就被周齐搞得有点烦,他还答应了安静不把他们的关系说出去,谁知道周齐自己已经知道了。

     现在宋斯正好撞枪口了。

     陈述垂头漫不经心撩了撩袖子。

     宋斯注意到了,更加委屈,他扒在他身上抱住他的双手不让他动:“干啥,瞒着我还想对我动手?我不允许!”

     安静正和安玥纪沅聊天呢。

     身后一阵响动。

     她下意识的回头。

     虽然她努力在学校装作和陈述不是很熟的样子。

     可是只要他一有什么动静,她还是会第一时间关注下。

     安玥靠在安静的桌旁,无语的看着她身后,啧啧摇头,有些嫌弃:“这帮男生也太幼稚了。”

     在班级还打群架。

     纪沅淡淡的笑了笑。

     宋斯注意力一下被安玥拉走了。

     他松开陈述,走到安玥前面,一本正经道:“班长大人,什么叫幼稚啊,我们这是青春四射,魅力无限,活力全开,懂不懂?”

     陈述在后面嫌弃的拍了拍衣服。

     安玥暗暗翻了个白眼。

     “算了。”宋斯摇头,继续头头是道的说:“你不懂我们这个年纪男生的魅力,唉。”

     后边周齐努力憋着笑,调侃道:“咳,能问下吗,是什么魅力啊?解释解释呗。”

     宋斯洋洋得意刚想说话,却被安玥抢了先。

     她双手环胸,高傲的表情荡着一丝嘲笑,“运动会上就跳个高却连杆儿都没过的人还有魅力?不敢恭维。”

     这下,安静纪沅一圈人都在笑,陈述也偏头扯了扯嘴角,更别提周齐许嘉业了。

     被戳到伤心事了,宋斯猛吸了一口气,稳了稳心神,顿时准备洋洋洒洒的论证一翻。

     这回话又没机会说出口,门外有人喊他。

     陆隔吊儿郎当的倚靠在门沿,朝里喊道:“宋小斯,在逼逼什么呢,赶紧的,走啊。”

     班级的同学多数望了过来。

     齐刷刷的看着热闹。

     宋斯烦躁的喊道,“都快上课了都,去哪啊。”

     陆隔啧了一声,“还能去哪,老地方啊,吹吹风顺便搞一根。”

     他做了个大家都懂的手势又看着后排,“阿述,走啊。”

     安静凝神。

     半响,后面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嗯,就来。”

     安静手里随意的转着笔,微侧头朝后瞥去。

     没想到,陈述回答完,也睨了眼她的背影。

     仿佛心有灵犀般。

     视线相撞,对方都微微一楞。

     陈述嘴角率先勾出一抹笑,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安静不敢有什么动作。

     她垂下眼睫,装不在意,避开他的视线。转过头去,然后下巴趴在桌上。

     陈述挑眉,神情静默,想了一会儿,然后长腿一伸,慢吞吞的探到她的椅子底下,就这么晃了晃。

     安静不为所动,继续缩着肩膀。

     安玥皱眉,“乌烟瘴气的。”

     陆隔嬉皮笑脸的冲她发出邀请,“要不要一起啊。”

     安玥睬都没睬他,直接回到座位上去了。

     纪沅也回去了。

     宋斯周齐几人都跟着出了教室。

     陆隔又喊了声,“阿述,快点。”

     几个男生都等门口等他。

     安静听到身后的人沉沉的应了一声。

     她吸了吸鼻尖,这帮人,又要去抽烟了?

     她还记得上次去厕所那里洗手的时候,这帮人就像不良青年一样堵在那,站都不好好站,玩世不恭的模样,身上总有一股抹不去的烟味。

     她算是知道了为什么那个厕所没什同学去了。

     因为都不敢去啊。

     一个个人高马大凶神恶煞的模样。

     心里能力承受不行的,谁敢去啊。

     她心里暗自腹诽。

     他们人走后,教室瞬间安静了下来。

     只少数几个窃窃私语。

     安静抽出一张英语卷子,低头做了起来。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对身后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眼睛虽然看不见,可耳朵很灵,连一点细枝末节的动作都能听得见。

     身后的人把魔方丢桌上的声音。

     还有站起来的时候桌椅晃动声,就在经过她桌边的时候,她余光下意识的瞥了过去。

     一双颀长的腿掠过,还有那双总是黑色却次次都是不同牌子的球鞋。

     时间仿佛静止了片刻。

     倏地,她一惊,忙直起身子,捂着耳朵,睁大眼睛,不敢置信。

     安静看着前方的背影,他双手插兜,气定神闲,不紧不慢的晃荡到门口,然后有人搭着他的肩,他略偏了头,可还是能瞄到他嘴角故意勾起的笑。

     她有些红了脸。

     这个人!

     这个人刚刚走过的时候居然故意捏了一下她的耳朵!

     就在大庭广众之下!

     简直!

     太可耻了!

     斯文败类!

     她忙漂着四周,还好没什么人发现。

     心底吁了一口气。

     杨琪听到她小声的呼叫,一张脸凑近打量着她,歪头不解地问,“怎么啦。”

     安静又紧张起来,尴尬的笑着,“没怎么没怎么。”

     “哦哦。”

     她垂下眼睫,看着桌上的英语卷子,密密麻麻的英文,和平常一样,可心思却飞到了别处。

     他只不过是轻轻地捏了一下她的耳垂而已,可就这么简单却打破了之前的平静和她在学校的装模作样。

     现在他手指温热的触感激的她心发烫,她都不敢把手挪下来。

     耳朵肯定红了。

     死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