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小仙女 > 第32章 三十二章
最快更新他的小仙女 !

    陈述大脑当机了两秒。

     他心底有种迫切, 想掐掐眼前的少女, 看看这想都不敢想的一切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自从那天安静说了那句话后。

     他确实是被气到了, 内心里有团火, 那两天,他就像丢了魂似的,心里始终憋着一股气,始终拉不下面子和她讲话。

     也许是隐隐希望她能主动一点吧。

     其实只要她朝他迈出一小步,就是主动和他说句话, 就算柔着嗓音叫叫他的名字,他想,他也会忍不住心软。

     可谁知道她比他狠多了。

     全班所有人都知道他那段时间心情不好,都不敢惹他, 全都避开他。而她呢, 就和没事人一样,那段时间该吃吃该喝喝, 收作业的时候, 也只转过头, 冷淡的敲他桌子。

     而他憋了半天, 桌洞里掏的震天响, 也只能没骨气扔给她。

     怎么会有这种人呢,外表文静内敛, 看起来和乖乖女一般, 其实内心比谁都冷都硬。

     安静很紧张。

     她第一次做这种事, 大气都不敢喘, 看也不敢看对方,眼睛紧紧的闭着,嘴角只笨笨的贴上去,也不会动,就这样僵着。

     她只知道,她从小到大,第一次想叛逆一次,违背妈妈的意愿,遵从自己的内心的决定。

     眼前的人始终没有动作,一言不发,眼皮耸着,就那么任她亲着,仿佛一个冷静的旁观者一样。

     安静心内慢慢沉了下去。

     她缓缓睁开眼。

     陈述眼睫半垂,就这么神色莫辨的盯着她,眸里有她看不懂的东西,似冷静,似压抑,似蠢蠢欲动。

     她这才感觉有点尴尬。

     她刚刚是做了什么啊?!强吻陈述!?

     她稍稍退后,有些手足无措,微低下头,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唇。

     尴尬的沉默中。

     她没看见的是陈述的眼里仿佛一汪墨水般,深不可测。

     他凝着近在咫尺粉嫩的唇,一张一合间,仿佛在引诱着他。遂再也忍不住,一股脑丢了棉花球在盘子里,倾身凑了过来。

     一阵叮咚响,安静下意识的只觉腰间被扣紧,很用力,一股男性的气息充斥她四周,清冽好闻。

     陈述直接低眸吻住了她的唇,不同于她刚刚一般轻柔生涩的那样,他是那般的用力,鼻息间的热气尽数喷洒在两人之间。

     安静没反应过来,嘴突然被堵住,下意识的唔了声。

     见他这样,默了片刻,她渐渐闭上了双眼,任他动作。

     由于他坐的椅子比床低,需要微微仰着头,这样怎么感觉都不得劲,他不疾不徐的站了起来,一手扣住她的腰,一手用力搭住她的肩膀。

     姿势瞬变,成了安静吃力的仰头,她颤抖着伸出双手,绕过了他的肩膀,环住了他的脖颈。

     全白的医务室,哪哪都是冰冷的器具,窗没关紧,风轻轻的吹着纯白的窗帘,一股不知名的花香幽幽的传了进来。

     陈述意识到她柔软的双手搭了上来,更加兴奋,意识在颤抖,他轻微张开了嘴,舌尖舔上了她的唇。

     安静感觉到嘴唇上有股异样的湿润,她蓦地瞪大了眼,不敢置信,脸上烧的更红了,她双手挡住了他的胸膛,忙挣扎着偏过头。

     气息相错。

     陈述措手不及的被她逃走,深沉火热的呼吸在她耳畔,他看着她白玉一般的耳垂,弯唇笑了笑,平复气息。

     安静撇开眼,吸了一口气,不敢说话,她刚刚所做的已经超出了平时的限制,不敢想象。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气氛静默。

     陈述垂眼睨着她的侧脸,眼里深深的暗火,他修长的手轻轻摩挲着她的耳垂。

     安静头一偏躲过去了。

     陈述挑眉,嘴里勾着坏笑,和刚刚烦躁寡言的模样完全是两个人,他下颔微抬,喉结动了动,嗓音低哑说:“你答应了。”

     语气是陈述句,却有些控制不住雀跃的心情。

     安静没说话,默着。

     陈述又说了遍,“你答应了。”

     安静低着头,就是不看他,她动了动,想下床。

     可身前的人挡着她,不让她下。

     陈述堵在那,懒散道:“走什么?伤好了?”

     安静无奈只能坐着,眼睛瞥向别处。

     陈述偏着头看她了半响,只听他似笑非笑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你害羞了?”

     安静这才怒的看他一眼,不说不就行了,干嘛要说出来啊,这就更尴尬了。

     陈述看着面前的女生漂亮的眼睛瞪着,水汪汪的,微微鼓着塞,唇色红极了,仿佛一只生气暴躁的小松鼠。

     他心都酥了,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尖,低声道:“我不说了还不行么。”

     他又捞了把椅子坐了下来,弯腰把她的小腿重新搁到他腿上,手上捏着新的棉花球沾了药水,重新擦上刚刚在两人之间磨掉的药水。

     静默间。

     “哎。”陈述突然出声。

     安静看他。

     他好看嘴角又勾起,斜斜的瞥她,不正经的样子。

     安静警铃声大作,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只见他削薄的唇一抿一合,揶揄道:“你刚亲我时候怎么这么大胆啊?”

     安静又涨红了脸,烧的火辣辣的,她轻蹙起了眉,小腿抬起摆脱他的手,胡乱的踹着他,“你还说!”

     “好好好,我不说了,怎么这么害羞呢,哎,再踹要走光了。”陈述抱着她乱动的腿,忽然意有所指。

     安静羞着脸,挡住裙角。

     陈述把她的腿上的伤擦完,再移到她的手腕上。

     安静蹙眉,忍不住催促道:“你快点,要是高一的走完了就要轮到我们了。”

     陈述还是不急不缓的细致帮她擦着伤口,淡道:“急什么。”

     两人从医务室出来,安静上上下下看了自己的衣服一眼,生怕有什么不对劲,总有些心虚。

     到了操场自己班级的区域后。

     班里的大多数人都站了起来,准备去进场的地方了,整装待发。

     安玥看到安静来了,下意识的走上前去,皱眉:“没事吧,还痛不痛了?”

     安静摇摇头,“现在没事了。”

     身后的陈述这才懒洋洋的赶上来,“都擦过药了。”

     这时班主任也来了,她听说了一切,上前对安静说:“还好吧?既然你腿伤了,那你别去走方阵了,身体要紧啊,还撑不撑得住?”

     安静抱歉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啊老师。”

     班主任拍了拍她的肩膀:“那你就在这等我们回来。”

     然后她招了招手,让同学们排好队,去入场的地方。

     安玥看了她一眼也跟着走了。

     周围空了许多,安静慢慢坐到自己位置上,照例把帽子挡在腿上。

     眼前突然出现一人,把阳光挡住了。

     安静眯眼。

     陈述一手插兜,嘴角抹着笑,身体前倾,慢慢弯腰。

     安静猛的朝后仰了仰。

     这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又要干嘛啊。

     陈述眯眼,嘶了一声,“用的着这么防备我么。”

     安静平静提防的看着他,点点头,她还没忘记在医务室里这个人还把舌尖伸出来,想撬开她的嘴

     陈述被气笑了,他垂头拿起她放在腿上的帽子,又将自己的帽子按在了她的脑袋上。

     帽子太大,挡住了她的视线,什么都看不到。

     陈述懒洋洋歪在一边调着帽子的尺寸,然后反手往脑上一扣,动作流利,再顺手拍了拍她的脑袋,留下一句话。

     “乖乖等在这,看我表演。”

     他说完后,插兜走了。

     远处宋斯周齐几人都在等着他。

     安静慢慢的抬了抬帽沿,露出眼睛。

     他消瘦挺拔的背影,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

     隔了不久。

     轮到高二年级的出场。

     首当其冲的是高二一班。

     他们整齐的走着,缓缓来到领导台前,女美男靓,喊着响亮的口号,底气十足,气势高涨。

     领导台前,突然音乐一变,学生们的动作也蓦地一变。

     有着莫名的帅气。

     一个个黑色的帽沿下看不清面孔,只动作是整齐挺拔的。

     阳光下,一个个鲜活的身姿,朝气蓬勃。

     全校的其他年级都有些轰动,互相讨论着。

     高二一班方阵最后方,陈述垂眸,跟着音乐,干净利落的动作透着股自信肆意,他就像天生的舞者,漫不经心的,却能把一甘人等都比了下去。

     漆黑的衣服与他白皙流利的小臂颜色相衬,在透明的阳光下有极大的反差。

     领导们都缓缓点头,被这股活力青春的气息感染了。

     虽然距离远,但安静也注视着那个地方。

     他们表演完后,全场掌声经久不散,同学们慢慢撤了下来,让给身后的班级。

     走动间,宋斯跑到陈述面前,搭着他的肩膀,很苦恼:“阿述,你干嘛跳的比我还帅啊,我编的舞,你这让我很没面子啊。”

     周齐慢慢的走着,叹了口气:“看来阿述今天又吸了一波粉,你们刚听到没?高一和高二的女生都喊破了喉咙。”

     宋斯嗤了一声,摇头晃脑的说:“你怎么知道她们是喊给阿述的?说不定是喊给我的呢。”

     周齐无语的拍着他的脑袋,“你还要不要脸啊。”

     “不要不要,我就是宇宙大帅逼。”他朝周齐做完鬼脸后,突然预感到不对,眯眼看着陈述。

     这小子今天来的时候心情还很差来着,干什么都提不起劲,他们谁都不敢触霉头,怎么现在变了啊,随时嘴角都勾着笑,连走路都快了几步。

     他眯眼看着。

     只见前方的陈述挑眉,他漆黑幽暗的双眸朝某个方向盯了许久,然后不紧不慢的伸手,摘下了脑袋上的帽子,姿势无比散漫的放到嘴边,轻轻的吻了下。

     宋斯许嘉业在后面齐齐懵逼脸。

     这他妈什么骚操作?

     就在他做完动作的瞬间,场上响起了尖叫声,女生哇哇的乱叫。

     周齐复杂的看了他一眼,朝兄弟几个叹口气:“这逼装的,不服不行啊,我们还是弱了点。”

     底下的安静不着痕迹的扯了扯嘴角。

     这人。

     她抿着嘴唇,不动声色。

     手里手机振动了下。

     她低头看了眼,瞬间失了神。

     【我管你一辈子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