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小仙女 > 第30章 三十章
最快更新他的小仙女 !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她们变得有些忙。

     又要排练方阵又要报名运动又要想创意。

     宋斯不知何时自动包揽了跳舞这回事。

     他亲自和班主任演示舞蹈, 嘴上说的有声有色, 再加上他本身会来事儿, 班主任被他说的笑的合不拢嘴, 当即拍板,由宋斯负责教导大家舞蹈动作。

     而安玥负责购买此次方阵要穿戴的服饰。

     报名运动这方面,夏季自己一个人有些搞不定于是拖来了安静,经常找她商量这些事。

     班里,午休时间。

     同学们大多都出去吃饭了, 只剩寥寥几人。

     夏季站在安静的座位旁,趴在桌上,躬身屈腿,手上拿着笔, 在报名表上涂涂改改, 还有一些人的意愿没有问过,有些犯了难。

     安静犹豫的问他:“有些人不想参加怎么办?”

     夏季思考了会儿, 说:“最好还是劝劝吧, 这可关系到我们班的班级荣誉。”

     安静点头。

     夏季抓了抓头, 摇头苦笑:“这事儿最难办的其实就是我们了, 有些同学不想参加, 你还得好说歹说的劝着,要不然班主任那边不好交代。”

     安静笑笑:“不过我们班级里的同学大多数还是很积极的。”

     夏季点头, 刚想说话, 门口有个别班的人喊他。

     “夏季, 你们班主任叫你过去有事。”

     夏季哦了声, 他回头见班级一大半空位,想了想,对安静道:“我先去老师办公室,等同学们回来了,你问一问,其实现在主要就是陈述宋斯他们,不管怎么,能参加就好,不强求成绩。”

     安静嗯了一声,看着手中的报名表。

     有些为难。

     其他项目还好,只有男子三千米有所空缺,除了夏季班级没什么人参加。

     这时,一帮男生吃完了午饭,闹闹哄哄的进了教室。

     宋斯走过安静身边的时候,随意瞄了眼她桌上的报名表,问:“干嘛呢?”

     他也没等她回答,直接走到最后去和兄弟们聊天。

     一下子,班级里热闹了起来。

     安静捏着纸张,直接走到他们面前。

     几人都有些莫名的看着她。

     “咋了?”宋斯问。

     “看一下要参加哪个?”安静把报名表摊到他们面前。

     “哦哦,我看看。”宋斯凑近,眯眼上上下下全都瞄了便,指了指其中的项目:“那我参加这个吧,四乘一百接力和跳高,感觉这两个我特别厉害。”

     “嗯,好。”安静把他的名字填了上去。

     周齐窃笑损他,“就你还厉害,厉害怎么不长跑去?”

     宋斯哼了声:“我的弱点只有耐力。”

     她也问了周齐和许嘉业。

     周齐选了个几个短跑的。

     许嘉业选了个实心球。

     都填完之后,安静有些踌躇的等在原地。

     宋斯正低头玩着手机,在和女朋友发短信,见她还没走,抬头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安静迟疑了会儿,轻声开口:“陈述呢?”

     中午她看到他们是一起出去吃饭的,却没有一起回来,缺了他一个人,不知道去哪了。

     宋斯恍然大悟,哦了一声,笑嘻嘻的说:“原来妹妹你真正想问的人是阿述阿,醉翁之意不在酒,我们倒成了陪衬。”

     周齐笑了。

     安静无语,反驳他:“没有,我只是想问问他运动会报名参加什么。”

     “懂懂懂,我们都懂的。”宋斯笑眯眯的朝她眨眼睛。

     旁边的周齐伸手懒懒的指了指教室外面,“他刚被一个高一的女生拦住了,不知道在说什么,我们先回来了。”

     宋斯耸了耸肩膀,挑眉:“大概又是在表白吧。”

     这时陈述正好进门。

     他听到了宋斯的话,伸长手臂,挠了把宋斯的头发,皱眉:“又瞎说我什么呢?”

     他大刀阔斧的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扯了瓶水喝。

     宋斯嘟囔:“我哪瞎说啊,人家小学妹看到你眼睛都直了,不是表白是什么。”

     陈述没理他。

     仰头喝完水后,嘴角勾着抹笑问安静:“怎么,找我啊?”

     安静面无表情,把报名表递给他,问:“你参加什么?”

     陈述看都没看面前的报名表,漆黑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一阵轻笑,懒洋洋的问:“你想我参加什么?”

     安静有些烦他这漫不经心的样子,老是不正经。

     她蹙眉反问:“难道我要你参加什么你就参加什么?”

     陈述挑眉,嗯了一声。

     “3000米。”安静直接开口。

     “嗯,好。”陈述想都没想,直接应了。

     安静目瞪口呆,有些无话说。

     “你”

     她你你你了半天都没说出话。

     陈述手搁在桌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转着笔,偏着头,盯着她似笑非笑:“怎么说话不利索了?”

     安静皱眉说:“不是,我瞎说的,你再选个别的。”

     3000米可不是瞎胡闹的。

     陈述嗯了一声,淡道:“就这个,没事的。”

     安静咬唇,还想再说话。

     后座的宋斯摇着头偷摸和周齐说:“乖乖,阿述现在是怎么了?”

     周齐间歇瞄上他们一眼,哼了一声:“沉入爱情了呗。”

     宋斯眯眼疑惑,摸着下巴说:“这还没吧,他这还是单恋吧,我靠,你什么时候见过阿述这样啊,他是最不耐烦参加运动会这种东西了,还直接3000米?我怕他虚脱哦。”

     周齐睨他:“我看要么你先虚脱哦。”

     又一天放学后,全班带着包洋洋洒洒去了操场。

     班主任也在一边监督着。

     操场很大。

     这时间,还有其他班级的同学也在排练方阵,难得有些热闹,各处都在放着音乐。

     夕阳斜下。

     昏黄的光线轻洒在同学们身上,照的人金黄。

     宋斯自己编了一段酷酷的街舞动作。

     他在最前面教导着大家。

     一个一个动作解析。

     身后的人排成几排楞楞的跟着他,有些人对这方面不是很敏感,宋斯还倒带回放了好几遍。

     陈述和周齐几个男生在最后斜斜的站着。

     有说有笑的聊着天,顺便看了眼最前面的兄弟。

     旁边十班他们在休息,陆隔过来和他们玩了会儿顺便吹逼。

     班主任巡视到他们这里来,皱眉:“周齐陈述,你们怎么不跟着练啊。”

     周齐笑笑,拔高嗓门,吊儿郎当的喊:“老师,这种舞蹈,我们早会了,小菜一碟啊。”

     他说着手还摆了摆。

     班主任狐疑的看他们一眼,也不管他们了,又走到前方去监视同学们了。

     陆隔搭着陈述的肩膀,看着最前面的宋斯砸砸嘴:“靠,宋小斯,最近是便宜他了,和安玥走的这么近。”

     周齐嘿嘿笑:“你嫉妒啊?”

     前边的尤妮聚精会神的看着某个方向,捅了捅身边赵彩姣的手臂,一副八卦的表情:“哎,你看那边,对,就那边,夏季在教安静动作诶。”

     赵彩姣抽空望去:“是哦,他俩最近走的好近,夏季以前都不怎么和女生说话的,这次怎么就为安静破例了呢?”

     尤妮脸上有些看好戏的表情,她环着胸说:“是不是夏季喜欢安静啊?你还别说,他俩真的蛮配的。”

     说着她又哼笑了一声:“这不蛮好,两人都性格都闷得要死,和哑巴似得,我看配的很。”

     赵彩姣嘲笑着点头。

     身后的陈述闻言顿时沉了脸,脸上没什么情绪,眯眼向安静那边望去。

     夏季低头在教安静街舞的动作,一步一步的,他的手还时不时的碰上了安静的手臂,教她摆放正确的位置。

     两人头也凑的有些近,由于站的前面,他看不见安静的脸。

     陈述烦躁的吐了口气,他眼神不耐,眉头有些拧,周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场。

     他抵了抵嘴角,垂眸,脚尖来回摩擦,踩了踩地板,然后把地上空的矿泉水瓶猛的踢到前面去。

     矿泉水瓶滚着滚着过到尤妮的脚边,她回头,见陈述站在身后,脸上立刻娇着笑,朝他靠近:“怎么啦?”

     陈述眼睛看都没看她,淡道:“离我远点,别在我面前瞎逼说话。”

     几个字很轻,但却让人听的很明白,一字一句,语气之中仿佛透着股不加掩饰厌恶。

     尤妮当场楞在原地,笑还没来得及收回去,脸上有些难看,不敢置信。

     周齐咳嗽了一声,忙打哈道:“别聊啦,老师都看着你们好几次了,赶紧练舞吧。”

     他心里默念,要是你们再说下去他可抑制不住陈述的脾气。

     又练了十几分钟。

     老是宣布大家原地休息五分钟。

     安静有些热,额头沁了点汗,她扇了扇风。

     嘴有点渴,起身想去小卖部买瓶水。

     夏季突然走到她面前,他把手中的矿泉水递给她,笑笑:“喏,多了一瓶,你喝吧。”

     他人很高,瘦瘦的和竹竿一样,脸上有些清秀。

     安静摇头,忙摆了摆手:“你喝吧,我还要去帮我姐买一瓶的。”

     夏季不由分说把水塞她怀里:“没事儿,反正这瓶也没人喝,你少买一瓶就是了。”

     他说完就走了。

     安静额了一声,有些为难。

     也不好再还给他,就直接拎着瓶水去小卖部。

     小卖部距离操场有些远,要穿过茂密的小树林。

     她低头走着,一个没留神,身边有人一个用力把她拉到小角落里。

     安静轻呼,背靠墙壁,抬头才发现是陈述。

     他眼神有些复杂,很沉,脸上没有笑意,像是忍耐着什么,仿佛暴风雨来之前的安稳。

     安静奇怪,轻声问:“怎么了?”

     他没说话,眼神从她脸上巡视往下。

     安静不自在的动了动手。

     陈述下颔微抬,示意了她手上的矿泉水,淡声问:“夏季给的?”

     她有些莫名,却还是点了头。

     陈述平静的看着她,开口:“扔掉。”

     他语气很淡,安静还以为自己没听清。

     “什么?”

     “这水扔掉,不许喝。”

     安静皱眉:“为什么啊?”

     陈述没回答,视线看向别处,半响,他低沉地声音传来:“别和夏季走的太近。”

     这句话有些歧义,就算安静再不懂也有些明白了。

     她皱眉:“你什么意思?”

     陈述有些燥了,拧眉:“我没什么意思,就是让你别和夏季走的太近。”

     他身高腿长的把她压在角落,挡住了她的身影。

     什么叫别和夏季走的近?他是以为她和夏季有什么?

     安静瞪大眼,犯了倔,她看向别处,抿唇:“你凭什么管我?”

     明明她和夏季不管明面上还是暗地里,都在商讨运动会的事情,同学之间的关系却被他这样曲解。

     陈述怔了会儿,似是没想到她会这样说。

     他嘴唇抿成一条线,半响没说话,看着别处,蓦地轻笑了一声,点点头,自我嘲讽:“我凭什么管你?”

     “是啊,我他妈凭什么管你。”

     他突然放声喊道。

     安静身体一颤,从没见过这样的陈述,她视线移向他脸上,那双漆黑的眼满是戾气,像着了火似得。

     下一秒,陈述倾身靠过来。

     安静吓了一跳,忙闭上眼。

     她只觉得手中一空,然后一阵风掠过,身边的墙壁猛的一阵响。

     很久,她才慢慢睁开眼,眼前没人了,脚边,矿泉水瓶撞击墙壁,落到地上,水流四散开。

     安静垂下头,指尖掐进肉里,抿着唇,眼里涩涩的。

     有些委屈。

     她调整好心情,买了两瓶水,去了操场。

     把一瓶给了安玥,同学之间互相练着舞步,音乐燃起,气氛热热闹闹的。

     她却有些不是滋味,下意识的视线朝后寻去,可是哪哪都不见那个人,连周齐和许嘉业都不见了。

     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找陈述吗?”

     安静回头,见是纪沅,她没点头也没摇头。

     纪沅接着说:“陈述刚回来拿书包,然后就直接走了,连舞也不练了,好像很生气的样子,谁都没理。”

     安静紧紧攥着手中的矿泉水,视线无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