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小仙女 > 第27章 二十七章
最快更新他的小仙女 !

    包厢静谧一片。

     陈述说完那句话后, 所有人都停了瞬。

     随后几个男生纷纷切了一声, 嚷嚷道:

     “这不算啊, 谁不喜欢仙女啊, 是个人就喜欢啊。”

     “嘿嘿嘿我也喜欢。”

     “真贼啊陈述,不厚道啊。”

     站在陈述面前的夏心雨松了口气,随即又握紧手指。

     喜的是还好没从他的嘴里听到别的女生的名字。

     忧的是,怎么才能算仙女呢。

     指外表么,她还不够漂亮吗。

     陈述朝周围的各种打趣没有吭声。

     只是垂眸懒散的玩着手机, 嘴角边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安静自从他说出那句话后,就有些坐如针毡。

     低头死死的盯着自己的手指,紧紧的攥着杯果汁。

     身边安玥的话她已经有些听不见了。

     心跳有些重,咚咚的响。

     只一个想法, 他什么意思。

     开玩笑的吧。

     手里的那条短信她还一直没删除。

     她也不敢抬头看他, 也不敢和他对视。

     他居然真的当众说出来了。

     周围嘈杂声渐渐地把她包围,震耳欲聋。

     安玥凑近她, 奇怪的盯着她脸:“怎么了?很热吗, 你脸红红的。”

     安静啊了一声, 下意识的摸了摸脸, “很红吗。”

     安玥点头, 伸手贴着她额头,“还有点烫哎。”

     安静吁了口气, 扇了扇风, 轻声说:“大概是这里太热了吧, 我去外面吹吹风。”

     她想到什么又对她说:“对了姐, 我顺便去看看有什么礼物可以送给宋斯的。”

     安玥哦了声,“要我陪你吗?”

     安静摇头,她背上包,说:“我很快就回来。”

     安玥点头,给她让了路。

     安静走出包厢的那瞬间,陈述注意到了。

     他挑眉,收起手机,起身的瞬间和身边的陆隔打了个招呼,陆隔瞬间明白,意味深长的点头。

     出了ktv走到室外,安静才感觉好点。

     晚风轻轻吹着,吹散了她脸上的热气。

     她挥手扇了扇,深吸一口气,挥除心中的杂念。

     马路上夜生活刚刚开始。

     各种小店的灯牌亮在外面五彩缤纷,一闪一闪,小吃摊头,名品小店汇聚一路。

     周围人越来越多,人挨着人,情侣牵着手。

     她朝四周看了看,选了个方向朝那走去。

     心里思索着,要给宋斯买什么礼物呢,她也没带太多的钱,买不起贵的,要么买点学习用品吧。

     她蹙起了眉,身边也没有个人商量,有些苦恼。

     这时兜里的手机突然响起了短信铃声。

     她捞出,手指点了点。

     【去哪了?】

     是陈述发来的一条短信。

     她抿了抿嘴唇,也不知道怎么说。

     心里也有点乱,烦他给了自己小仙女这个肉麻的称号,又烦他当众说出了什么喜欢小仙女这种鬼话。

     老是闹自己玩。

     她没回,收起手机,继续漫无目的地走着。

     手机又来一条短信。

     她无奈的翻开。

     【又不睬我了?】

     没有不睬他,只是。

     只是暂时不知道要怎么和他说话,她踌躇了一会儿,轻点手机,回过去。

     【没有。】

     就再她发过去不久后,他就回了信息,速度堪比跨栏,就像专心侯在边上一样。

     【什么没有?我都看到你无视我的短信了。】

     安静脚步一顿,眉毛拧起,不会吧。

     这个人。

     她立马抬头四处看了看。

     没有啊。

     她又回身朝后看了看。

     只一眼就顿住。

     陈述就在她身后两米远的地方。

     他人很高,闲闲散散的站在人群里,很显眼。

     他一手插兜,一手拿着手机,歪着嘴对她笑,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

     安静彻底愣住了,目光只能注视着他。

     陈述挑眉,收起手机,不急不缓的朝她走来。

     仿佛一瞬间的事,他就站在了她面前。

     陈述偏头,打量着她:“傻了?”

     安静有些迷茫,怔怔的说:“你怎么出来了?”

     “你不在那,我待着也没劲。”他耸了耸肩膀,无所谓的说。

     他抬头看了看四周,长臂拢着她的肩膀向前:“边走边说,这里人太多了。”

     安静只能楞楞的被他带着往前。

     她细声说:“我是出来透气的,额,外加看看有什么礼物可以买给宋斯。”

     陈述哦了一声,没什么反应。

     他倏地咧嘴笑了一下,很短促,他说:“透气可以,买礼物不可以。”

     啊。

     “为什么买礼物不行?”她反问

     “就是不行。”陈述目视前方,哼了一声。

     他语气很坚定,没有商量的意思。

     安静有些无语。

     人潮拥挤,两人离得很近。

     胳膊挨着胳膊,时不时的就会碰到。

     安静刻意保持距离。

     不知不觉,两人说着话,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小吃区域,诱人的香味传出。

     附近有些乱,各种摊头,酒瓶桌椅。

     突然,人群中一阵轰鸣嘈杂。

     一瞬间的事,有人尖叫着说,快跑快跑,城管来啦。

     安静还没反应过来,什么快跑?

     刹那间,周围的人不知怎么就动了起来。

     仿佛传染病似得生怕有什么东西传染到自己,路边的行人也在跑。

     混乱吵闹中,她看到几个小吃摊头的老板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熟练的收起家伙,立马骑上车跑了,仿若排练过数千回一般。

     有些老板连路边的塑料桌椅油盐酱醋也不管通通不要了,钱也来不及收,匆匆忙忙像打仗一样就跑了。

     突然有人跑的时候,撞了安静的肩膀一下,力量很大,那人不管不顾,直冲往前。

     她一个没站稳朝前扑去。

     “操。”

     她只听到陈述不耐的骂了句脏话。

     然后有人用力的牵住了她的手腕,带着她一个转身,腰间一紧,随即安静被带到他的怀里。

     陈述一手护着她的头,一手把她按在怀中,小心翼翼的带着她往旁边走去。

     安静只闻到一股干净清冽的气息。

     她知道,那是属于陈述的。

     周围兵荒马乱,各种声音叠起。

     短暂一分钟后,四周慢慢平静下来。

     街上顿时像被什么扫荡过一般,垃圾随处可见。

     有些客人也傻眼了,还拿着筷子坐在塑料椅上吃着东西,瞬间老板就跑路了。

     看热闹的看热闹。

     城管还是捉到几个仓惶来不及逃走的人。

     陈述拍了拍她的后背,沉声安慰:“没事了。”

     安静睫毛微颤,慢慢睁开眼睛,首当其冲的就是陈述白皙的脖颈,由于她害怕扒着他的衣服,他校服被她扯得往下落了许多,隐隐能看见他的锁骨。

     安静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

     还以为是有人聚众斗殴呢,吓死了。她慢慢放开陈述站稳了,心里还有点不平静。

     她抬头瞅他,脸上皱着眉:“吓死我––”

     话还没说完,下一秒,她捂嘴轻呼,心里蓦地一颤。

     不敢置信的看着陈述的脸。

     她手微微颤抖的伸出,指着他的脸颊。

     “陈述,你你这里流血了?”

     陈述挑眉,偏偏头,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脸。

     有稍微的刺痛,手上有一点血迹。

     他啧了一声,表情疏淡,一脸无所谓的说:“大概是刚刚酒瓶碎渣飞过来了吧,我也没注意。”

     安静抿起嘴唇,下意识的拉着他的手,坚定说:“去医院。”

     陈述笑了笑,随着她的力度走了两步,“不用去,这么小的伤口就去医院人家怎么看我?”

     安静回头静静的凝视他,涩涩的说:“可是你这伤。”

     “嗯,只要你没事就好。”

     他话说的有些随意却也很认真。

     安静眼帘颤了颤。

     他刚刚都是为了护住她,全程挡着她的脸。

     她又拉着他的手一言不发的朝前走。

     陈述喊她:“去哪啊?”

     安静垂着头,一路走,闷闷的说:“起码要消毒吧。”

     陈述应了一声,低眸看着那纤细白嫩的手,他心情很舒畅的跟着她走,

     安静走了许久才找到一家药房,她去买了碘酒和一些创口贴。

     然后去了附近小公园的一角。

     四处漆黑一片,没什么人,只有几盏路灯散发着光晕,白白的光线下,能看到细小的虫子飞舞。

     陈述正懒洋洋的靠坐在长椅上,长腿大大咧咧的无处安放,他仰着头,不知在看什么,脸上看不清表情。

     她手里捧着东西慢慢走过去。

     听到动静,陈述瞥了她一眼,随即一手随意抬起指着天空,笑着说:“看,好多星星。”

     安静配合的抬眼。

     瞬间一亮,被此时的景象所蛊惑。

     漆黑的夜里,勾月悬挂,漫天繁星。

     一颗又一颗高高荡在天空。

     晚风吹着,簌簌的响,是一个很舒适很宁静的夜晚。

     只是刚刚却发生了不怎么平静的事。

     安静在他旁边坐了下来,把手中的东西递给他。

     陈述漫不经心的抬眼看了看,他却没动作,只嘴角挂着淡淡的笑,眼睛静静的看着她:“心疼我啊。”

     两相对峙,寂静无声。

     安静吸了一口气,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垂眸,用棉花棒沾了碘酒,然后倾身凑近他。

     动作顿了顿,然后专心致志的看着他轮廓分明的侧脸,用棉花棒慢慢消毒他的伤口。

     陈述看着近在咫尺的小脸。

     她轻柔的动作,怕弄疼了他,额头饱满光洁,双眸盈盈水光,睫毛浓密,嘴唇抿着红润而不自知。

     他心念一动。

     安静来来回回,帮他消毒着伤口。

     整个动作颤颤巍巍的。

     因为她感觉到面前的男生双眼定定的注视着她,一动不动。

     她稳定心绪,又重新捏了根棉花棒,垂眸沾了碘酒,然后抬起头,倏地一愣,不知何时,陈述躬着身,凑近了她,两人距离很近,呼吸可闻。

     陈述漆黑幽暗的双眸直勾勾的看着她。

     两张唇堪堪就要碰上,安静不知怎么的,也没退后。

     “给我个机会。”他沉且沙哑的嗓音响起,就在安静耳边,热气吹的她轻颤。

     安静心里一紧,捏紧棉花棒,细声喃喃:“什么。”

     陈述双手懒怠的搭着膝盖,低眸看了她会儿,偏头笑了笑,低声道:“你这么聪明,一定知道的对吧?”

     安静咬嘴。

     她继续歪着头,双眸只看他的侧脸,手上持续动作着,努力保持镇定,否认:“不知道。”

     只是耳朵却渐渐的染上了红。

     她消完毒,然后扯着了张创口贴,撕了包装,贴在他的侧脸上,动作有些乱,可还是干净利落做完了。

     “我前面包厢说的是谁你也不知道?”

     “不知道。”

     她低头,忙避开他的眼睛,随意的整理着膝盖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动作有些忙慌忙乱。

     事实上,当陈述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她就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全靠本能动作,心跳犹如打鼓。

     身边的陈述蓦地轻笑了一声:“这样啊。”

     周围寂静无声。

     下一秒,他直接一手拢过安静的肩膀,一手抚着她脸颊,迫使安静正面看着他。

     他稍稍凑近她紧抿的唇,看了半响,喉结微微滑动,低哑着声音说:“那我明确告诉你,我喜欢你。

     陈述顿了顿,又说:“给我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