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小仙女 > 第8章 八章
最快更新他的小仙女 !

    上午第一节是数学课,还剩五分钟打铃。

     同学之间有交作业的,抄作业的,询问着课表的,倒水的,马不停蹄的忙乱着。

     杨琪神情恹恹趴在桌上,没精打采道:“又是数学课,安静,你说要是有人帮我回答问题就好了。”

     “算了,这也只是想想而已。”她又叹了一声。

     安静笑了笑,把数学书和草稿本放到桌上。

     数学沈老师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头,资历很深,他讲课的风格随和亲人,平时作业也留的不多。

     但只有一点,也是学生们最怕的噩梦。

     沈老头喜欢随时随地的抽人回答题目,要么叫人去黑板上写解题思路。

     一题答不对,没问题,还有第二道题等着你。直到你会了才让你坐下。

     而且更恐怖的是。

     这位沈老头,抽人毫无规则,不是按照学号,也不是按照座位。让同学们措手不及,根本来不及应变。

     俗话说无形之中最为伤人。

     沈老头做到了。

     铃打响。

     沈老头臂弯里夹着几本书,戴着副老旧的金框眼镜,头发半灰,手里攥了个保温杯,走路的时候有些驼背,晃荡晃荡的走进教室。

     刚做完早操,同学们呼吸还没平静,班级里的空气有些沸腾,嘈杂之声没停过。

     班主任站在门边,用力的拍拍手:“安静安静,上课了,都别说话。周齐回你位置上去。”

     安静:

     安静又一次感叹自己名字取得不是很好。

     沈老头笑咪咪的朝班主任摆了摆手。

     班主任笑笑,离开教室。

     杨琪低不可闻的叹了一句:“笑面虎。”

     她闭上眼睛,双手握拳放在心口,轻声念叨:“千万不要抽我不要抽我不要抽我。”

     安静歪头瞅着同桌的动作。

     她这是向谁保佑呢?

     “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老天爷圣母玛利亚,保佑我千万不要被抽到。”

     安静扯了扯嘴角。

     这真的有用吗。

     沈老头先复习了会儿上周教的内容后,转身就在黑板上写上两道大题目,然后望着班级里的同学,视线如雷达般穿梭着。

     教室里的同学一到此时,大多数都默契的低下脑袋,祈祷不要和沈老头来个灵魂的对视。

     沈老头,清了清喉咙,点了两个人:“安玥第一题,纪沅第二题,上来做吧。”

     安静这一刻仿佛能听到很多个人心里深深地嘘了口气。

     两位同学上台写题目了。

     沈老头坐在一边,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热茶。

     许嘉业拍拍胸,喘了口大气:“还好还好,逃过一截。”

     宋斯咬着笔尖,嘲讽他:“至于这么没出息么。”

     许嘉业没理他,倾身靠前,凑近陈述耳畔:“阿述,你待会坐直点啊,记得把我全部挡住啊。”

     陈述歪了脑袋,不耐烦的啧了一声:“麻烦。”

     许嘉业双手并拢,状若撒娇:“拜托拜托。”

     周齐一激灵,浑身恶寒:“自己人自己人,别撒娇,有话好好说。”

     宋斯望着讲台上背对着同学们的两个女生,砸砸嘴,摇头叹道:“这一个前凸后翘,一个跟豆芽菜没发育似的,这对比也太明显了。”

     许嘉业压低了身子不怀好意道:“你试过前凸后翘?”

     宋斯想到什么,摸了摸鼻尖,凑近坏笑道:“至少摸起来爽啊,我就喜欢这种丰满型的。”

     他又拍拍陈述的肩膀,寻找认同感:“是不是阿述,男人不都喜欢摸起来有手感的吗,特别带劲儿。”

     陈述一手撑着下巴,一手百无聊赖的转着笔,听到后,脸上没什么反应,表情都没变。

     宋斯瞅他这幅冷淡的模样,低声嘀咕:“装吧你就。”

     许嘉业扯扯他衣角,指着台上稍显矮的女生:“哎,这不是早上你问人借纸的那个么。”

     宋斯瞥了眼。

     “对啊,和妹妹走一起的那个,她原来是我们班的啊,存在感也太低了吧。”宋斯挠了挠脑袋:“咦,刚老师叫她什么来着?几元?妓院?啥破名字。”

     安玥和纪沅都在黑板上详细的写上题目过程,沈老头很满意。

     当中讲解过后,擦掉又重新写了两道大题。

     “这两道题我们就请”

     沈老头拉长语调,明显又是再找人。

     安静低下了头,握着笔胡乱的在草稿纸上途途写写。

     黑板上有一道她不会做。

     沈老头镜片后的小眼睛如鹰般搜寻着猎物,一群黑压压的脑袋中,最明显就数陈述,他靠着椅背,懒散的坐在那,神情悠闲。

     “陈述,你来做第一题,第二题就陈述前面那女生来做。”

     安静:

     她心里一咯噔,怎么办。

     恰好第二题就是她不会做的题目。

     全班鸦雀无声。

     除了最后排几个男生怪异的口哨声。

     安静此时内心一片空白,心慌意乱。

     她迟迟没起身,身后的人好似也没动静。

     杨琪朝她比了个手势,小声道:“加油。”

     安静硬着头皮站起身,慢慢吞吞的挪到台上。她捏起白色粉笔,在黑板上停留了会儿,却始终没留痕迹。

     她余光瞄到沈老头又坐一边喝茶去了。

     这时,身后才传来缓慢荡悠的脚步声,有人站在了她身边。

     陈述一手插兜,一手捏起粉笔慢悠悠的在黑板上写起了公式。没有思考般,仿佛这些早已经入了他的脑袋。

     身边的人气质清冽,胸有成竹。

     安静捏了捏手中的粉笔,怎么办,她真的无从下手啊。前面几道她都会,偏偏抽了她最不会的一道。

     身后有了小声的议论谈话声音。

     安静咬唇,感觉身后的目光全齐刷刷的罩在她身上。

     怎么办。要不然说不会然后站一节课?

     “不会么?”

     低沉清冽的声音从旁边发出。

     安静一楞,被人一语道破,有些尴尬,耳根子微红。她小幅度的点点头。

     “证明fx=2x a”

     安静有些懵。

     他在和谁说话?

     安静转头偷瞄他。

     陈述双眸专心的凝视着黑板,不疾不徐的写着他自己的解题思路。他侧脸的皮肤白皙,鼻尖高挺,轮廓分明深邃,细碎的头发留在耳边。

     安静的视角能瞟到他的手腕,线条流畅,手指细长,有淡青色的脉络隐约浮现。

     陈述瞥见她还没动静,有些迷惑,轻声道:“不写?”

     这两个字让安静回了神,让她写的?这是在告诉她答案?

     她抿唇,捻下心绪,照着他念的,一步步在黑板上写下答案。

     他的声音不是很响,但沉稳有力,字字清晰。

     直到她写完了,他还在写。

     安静放下粉笔,临走前,瞥了眼,有些诧异。

     他怎么把不需要写的步骤也写上去了?

     不管了,安静快速的回到座位上,深呼了口气,这才感觉到心脏嘣嘣的跳,似乎要从心口中跳出来。

     天啊,她刚刚是在干嘛?大庭广众下抄答案

     虽然老师和同学好像都没发现,但是总感觉怪怪的。

     台上的陈述终于写完,答案过程洋洋洒洒,比安静多了许多。

     安静赶紧低下头,睫毛微颤抖,用力的攥着笔,不敢和他对视。

     有些丢人

     直到陈述回到座位上,她都没抬起头。

     沈老头起身,看了会他俩的解题过程,一边看一边点头,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

     其中夸了夸安静的解题思路,简单明了,直切要点,又拿粉笔把陈述其中的几步划掉:“这些步骤完全不用写上去,没有必要,陈述,下次注意了。”

     陈述无所谓耸了耸肩。

     杨琪感叹:“哇,安静你好厉害啊。”

     安静微别扯嘴角,没有搭茬。

     厉害的又不是她。

     是她身后的这个人。

     一边做着自己的题目,一边看都不看就能把她的正确答案告诉她。

     一心两用。

     陈述回到座位,垂眸玩了会儿手机。

     宋斯拍拍他的肩膀,与有荣焉道:“阿述,厉害啊,哥们儿还是一样的老练。”

     “哎,这好像还是你第一次站在上面这么久啊,平时你不都很快就回来了么。”许嘉业有些奇怪,不走心的问。

     周齐瞅了会儿手机,隔着过道问:“中午去不去网吧?徐霖这小子发短信约了我们一块去。”

     “好啊,虐虐他。顺便再打会篮球松松筋骨。”宋斯有些迫不及待的摩拳擦掌,“怎么样,阿述?”

     陈述散漫的把手机扔回课桌,不咸不淡的吐出几个字。

     “行啊。

     作者有话要说:  同学们,举起你们的双手,让我看到你们在哪。别让我玩单机嘛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