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贝儿 > 第552章宝宝不见了
最快更新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贝儿 !

    第552章宝宝不见了

     今晚,君家的晚饭气氛有些奇怪。

     君之牧在外面忙着出差没回来,公司好像突发了什么事情,连几位君姑姑都频繁打电话过来询问。老爷子似乎心情也不太好,凶了她们一顿,挂掉他女儿的电话。

     不过,老爷子在饭桌上是从来不会谈及公事,有必要的事,他会回北苑的书房解决,在家里与家人孩子一起时,他会恢复平时那副严肃又和蔼的模样。

     乔宝儿向来过着不问世事的日子,公司方面她更加不懂。

     而她现在最关心的是,对面座位那个一直没有存在感,低着头不吭声的君之妍。

     Lucy说根据她的经验,猜测君之妍自小有人格分裂症,而她自己不知道。

     Lucy的推测也算合情合理,因为有时乔宝儿也觉得她不像在说谎,确实非常单纯,但有时,看见君之妍言行却完全是另一个人。

     “用餐时,不要随意张望。”

     “这么一直盯着之妍看?”

     她婆婆江美丽一直都看她不爽,今天君之牧不在,趁机摆长辈的架势,免得这些年轻真的不把她放在眼里。

     听到这声音,一直低着头规规距距喝汤的君之妍也下意识地抬高头,正好视线对上对面乔宝儿那灼热审视的目光。

     可能是乔宝儿的眼神太过锐利,把君之妍给吓着了。

     君之妍的表情明显受惊了一下,眼瞳清澈干净,却有些心虚紧张似的,立刻低下头去,整个人连肩膀都缩在一起,像孩子做错事情一样。

     “好好吃饭,有没有规矩!”

     君老爷子老眉一皱,往乔宝儿瞪了一眼。

     她又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全家都觉得她在欺负君之妍。

     乔宝儿夹了一条很长的菜芯,故意往嘴里嚼了嚼,那绿色的菜心在她嘴边晃着晃着,一点规矩都没有。

     君老爷子气的血液上冲,脸色更臭了。

     乔宝儿就是生气,故意做个鬼脸给老头看。

     不过尽管如此,一旁江美丽一眼就看出老人是把乔宝儿当自己人,所以才发生什么事就逮她骂。

     就像君之牧一样,君老爷子把他从小骂到大,但如果有人真的在他面前说了什么坏话,那肯定没好果子。

     江美丽也不敢再多说乔宝儿什么。

     最后老爷子就哼了一声,乔宝儿吃完了她那条菜芯之后,拿着筷子,把碗里的米一颗一颗数着吃,也没再闹了,她偶尔抬头,偷偷地往君之妍那边又瞧了瞧。

     因为乔宝儿这么一闹,之前因为公司不断打来电话所带来的气氛困扰,反而减缓了一些。

     “爷爷有个事我一定要问你。”

     用完晚餐之后,江美丽她们通常会跟老人打一声招呼,然后各自回房,乔宝儿故意等她们都离开了之后,去问老头。

     老爷子似乎心事重重,他自己给自己泡茶喝,头都没抬,“怎么,担心君家破产了,没钱花?”

     乔宝儿不知道怎么接话。

     她不敢说,其实她从来没有担心过公司的事。

     而且在家里随便偷一个花瓶出去,也够平常人家几年的生活费。

     看来,公司里的情况比她想象中的严重。

     “……就算没钱,君之牧也会赚钱养家的,不用担心。”乔宝儿很公式化的安慰一句。

     老人平时骂着君之牧不孝子孙、孽障,其实一直以他为豪,也是老人心底最大的依仗。

     确实没什么好担心的,只是事情比较繁杂。

     君老爷子看着这没心没肺的孙媳妇,心情放松了下来,“有什么事情快说?”大发慈悲打算她问什么都给她说,不然太缠人。

     乔宝儿问的也很直接。

     “之妍她有没有精神方面的疾病……”

     “不好了,不好了!”

     老管家神色慌张,急匆匆地跑了进来,“三小姐从医院9楼的天台摔了下来……”

     老人和乔宝儿立刻抬头,往门外看去,也没有在意她之前问的精神疾病问题了。

     “怎么回事?”

     终究是自己的女儿,君老爷子听到这样的消息,老人的脸色大变,慌张地追问,“现在怎么了?”

     “……楼下有草丛,医院正在抢救,但是三小姐摔下来的楼层太高……”

     管家说话都有些紧张,后面的话没说下去,从天台摔下来估计也是凶多吉少。

     若不是下面刚好有些草丛,脑浆都能摔出来。

     君老爷子右手紧紧地握着拐杖,精神一下子紧绷,似乎也在这一瞬间慌乱了。

     乔宝儿也是极大的震惊。

     “……我现在过去医院看看。”

     乔宝儿立刻站了起身,拍了拍旁边老爷子紧绷的肩头。

     转头对方大妈吩咐,“方大妈,你们在家里陪爷爷,我跟管家出去一趟”

     尽管平时君三姑姑张扬跋扈,君家的人都不怎么喜欢她,但是听到这样的消息,大家都觉得很悲痛,方大妈连连点头,“快过去吧,家里有我们看着。”

     乔宝儿和管家快步小跑去了车库,立即开车赶往医院。

     一路上车速很快,车内很安静。

     乔宝儿并没有不断地追问,为什么三姑姑会跑到医院天台去,她是怎么会摔下来,自己跳下来吗?不可能吧,被人推下来了?还是自己不小心。

     这个时候还是要保持冷静,先保住三姑姑的老命,再追究这些原因。

     老管家看了一眼旁边乔宝儿表情严肃警惕,她眸色锐利凝重,她安静看着前方的路况,他也跟着慢慢放松了下来,一开始听到这样的噩耗,确实十分震惊。

     到了医院之后,听到了预料之内的结果。

     “身上多处骨折,内脏大出血,大脑缺血缺氧……”尽管事发地就在医院,抢救及时,但伤情实在严重,从9楼天台坠下,君三姑姑成了一个半死不活的植物人。

     尽管平时,乔宝儿很讨厌这个君三姑姑,但听到这样的消息,内心也觉得有些悲伤。

     平时认识的活生生的一个人,突然成了植物人。

     这一切发生得很具有戏剧性,医院那明晃晃白炽灯,让人觉得视线有些迷糊不清,总觉得像是梦一样。

     “……我们也感到非常难过。”

     “……我们已经报警了。”

     这所医院的几位院长都赶来了,“……有什么需要的话我们都会极力配合,替我们向老爷子问好,让他别太伤心难过。”

     管家跟其余的几名君家男佣来处理这些琐事,派人先送了乔宝儿回去。

     乔宝儿从医院回来之后,精神还是有点恍惚。

     “爷爷现在怎么样?”她刚踏进家门就问方大妈。

     方大妈对她摇摇头,“老爷子说,他想静一静,让我们都别去打搅……应该没事的。”

     老爷子经历过许多事情,这件事不至于将他打垮,只不过伤心难过是必然的,毕竟是自己的亲女儿。

     “君之牧知道这个事情吗?”

     “应该知道,不过我们暂时联系不上他。”

     “那我给他留言。”

     方大妈看着这平时让她们都头痛的乔宝儿,内心有些感动,家里突然出了事,需要一个主心骨担当,“少夫人,你奔波了一个晚上,你先卧房休息,晚点我煮夜宵拿上去给你。”

     乔宝儿点点头,回房去了。

     回到卧房之后,乔宝儿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

     她先是拿出手机给君之牧发了一则短信,平时她给他发消息,就算不会立马回电话,他总是能看见。

     【三姑姑不知为什么跑到医院天台,她从医院9楼的天台摔了下来,经过抢救,植物人】

     乔宝儿正在编辑的短信,正想着怎么给君之牧发信息比较好。

     铃铃铃——

     短信还没发送出去,房内的内线电话却响了起来。

     君家各区各苑互相连接相通都有内线电话,平时主要是方便方大妈,以及其他的佣人们互相沟通传达消息。

     不过,乔宝儿的卧房内线电话很少会响起。

     在东苑,方大妈如果找她都会直接派人敲门通知。

     此时,固定电话的铃声一直在响,听着让人也更加心神不宁。

     “什么事?”乔宝儿刚拿起话筒。

     电话那头却是一把女人的哭声,哭的很伤心,一直在哭。

     这可把乔宝儿给吓着了,这不像是在装哭,是真的哭的很伤心,哭的撕心裂肺。

     “你,是不是君之妍?”乔宝儿壮了壮胆子,小声对着话筒问了一句。

     “……嫂子。”

     电话那头抽泣的声音喃喃,这确实是君之妍平时那温柔低弱的嗓音。

     “……嫂子,我很害怕。”她的声音带着哭腔,颤抖。

     “我很怕她。”

     “嫂子,我求求你,帮我……”

     “帮我……”

     君之妍在电话另一头,她似乎在跟另一个人说话,“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啊!”她不断地喃喃自语,尾音哆嗦着,压抑不住地上扬。

     乔宝儿整个小脸都被吓得有些苍白,她没有再说上半句话,最后听到君之妍那边情绪失控,她惊恐尖叫地大声‘啊——’

     哐一声,好像拿了什么重物狠狠地砸到了镜子,碎裂的声音。

     直到话筒那头,悄无声音。

     乔宝儿右手还握着话筒,此时,她的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甚至都不敢再对话筒说半句话,她惊怔着还没回过神来。

     卧房的门被急促地拍响——

     乔宝儿缓慢地抬头,只见方大妈神色焦虑不安,说话都结巴,“小,小少爷,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