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贝儿 > 第467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最快更新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贝儿 !

    乔宝儿醉酒醒来的第一个感觉是头痛欲裂。

     趴在柔软的大床上扑腾了好几番,这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方大妈敲门进来,望向大床上的她已经醒了,立即走过去,“要不要喝水?”

     对于伺候醉酒后的人,方大妈其实并没有太多经验,因为君家历来的主子们都不太爱酒,对酒这种能上瘾的东西向来有所节制。

     所以昨晚看着乔宝儿和君之妍喝得不省人事被扛回来,真的吓了一大跳。

     女人家在外面喝这么醉醺醺地,这太没规矩了。

     “昨晚老爷子很生气。”方大妈叹了口气。

     乔宝儿脑子迟钝,爬坐起身,“我,我昨晚喝醉了有大吵大闹吗?”

     方大妈看着她此时刚睡醒,一副懵懂的样子,身份的区别当然不好直接说教,但事情还要讲清楚希望乔宝儿以后别犯。

     “你一直睡着,是之妍小姐……”方大妈细细说着。

     想起昨晚君老爷子看见她们醉猫的样子立刻大发雷霆,尤其他们之妍小姐醉酒后一直在哭闹,她脸色苍白虚弱,很难受的样子。

     喊了医生过来,喂了解酒药,但还是一直呕吐,闹腾着怎么哄也没用,这下君家的下人们都慌了,他们之妍小姐向来规规矩矩安安分分的,谁知道喝醉了就像变了个人一样,而且她还很狂躁地拽着一个男佣衣领扬手就一拳头。

     昨晚那样折腾的闹剧,终于收场了之后,他们夫人气骂着是乔宝儿带坏了君之妍,不然君之妍不可能这样喝酒,老爷子虽然没说什么,但听在耳里,脸色也很难看。

     “好好看管你的媳妇。”老爷子住着拐杖离开时,老眸深沉往他们之牧少爷那边看一眼,低沉扔下一句。

     方大妈看着眼前的乔宝儿,又叹了口气,“以后别在外面喝太多,别带着之妍小姐。”这是劝告的话。

     乔宝儿喝醉了倒没什么,关键是君之妍若出了什么事,挨骂的肯定是乔宝儿,还连累着他们之牧少爷。

     谁家都希望娶一位贤内助,丈夫应酬醉酒归来,妻子能在身边照顾,而他们君家,反过来了。

     “君之牧呢?”

     乔宝儿没想过那么深处,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昨晚跟君之妍喝多了回来之后闹了什么事,环视了一圈,她忽然想找君之牧,有一件事想跟他谈谈。

     “他回公司?”

     乔宝儿似乎有些着急,径自伸手去抓床头的手机,想要立即给他打电话,方大妈见她这急促的样子,替她递了手机,连忙说着,“之牧少爷今早没有回公司,他现在在书房,别急,我去喊他……”

     方大妈再次在心底里感叹,乔宝儿这位少夫人比君家所有主子加起来都要折腾,只能说他们之牧少爷眼光独特。

     君之牧从书房来到卧房,乔宝儿开口第一句,“我不离职。”

     君之牧站在床边,看着她昨晚宿醉醒来长发都还乱糟糟,靠着床头板抱着被子,扬起头就跟他提这事,他皱眉。

     “反正我不离职,就这样。”

     乔宝儿再次强调一句,说的理直气壮。

     她昨晚喝太多,现在醒来反而喉咙很干,声音听起来有些干哑,一个翻身,又缩回床上,包裹着被子继续睡。

     站在房门外的方大妈看着都急,这是喊他们之牧少爷过来,然后给他下通知。

     如果是几年前,有女人这样跟他们之牧少爷说话,而他并没有黑着脸摔门而出,这真让人不敢置信,现在君之牧不但没有摔门而出,反正走到圆桌那边倒了半杯温水到床边,“……别睡太多。”

     “我困。”

     “吃点东西再睡。”

     乔宝儿阖着眼睛喝了两口温水,然后推开他,“我不。”

     君之牧也没生气,径自站直身,吩咐了方大妈派个女佣进来看着她,让她再睡一个小时,过了时间就摇醒她吃饭,说完,他脸色如常又回书房去了。

     “是。”方大妈点头。

     结婚能让人发生很大的改变,看他们之牧少爷就知道,脾气耐心都好多了,相对比之下乔宝儿却很不懂事……不过仔细回想,与其说乔宝儿越来越胡闹,那其实是他们之牧少爷有意让她这样无拘无束的过日子。

     但,如果事情脱离了君之牧的掌控,旁人肯定会对乔宝儿指指点点。

     “……之牧少爷处理婚姻关系也很不成熟。”

     方大妈派了女佣小青进去守着乔宝儿,走出卧房,轻手轻脚地关上房门。

     东苑的女佣们常常私底聊天谈到乔宝儿,她们一致地觉得乔宝儿上辈子可能是拯救了银河系,所以才嫁给她们之牧少爷,十分羡慕。

     乔宝儿真正睡足醒来时,女佣小青第一时间来到床边问她需要什么。

     小青作为乔宝儿的最亲身的女佣,跟方大妈不同,小青年纪小,心思没那么沉稳,乔宝儿随便问了一下,昨晚她喝多了回来之后发生的事情,小青全部如实告知,毫不隐瞒半句。

     “之妍喝醉了之后出手打人?”

     乔宝儿听到小青说,君之妍醉后变得特别闹腾,而且突然很狂躁攻击一位男佣,一拳打地那大男人鼻梁都淤青流血了,真的吃惊。

     “少夫人,我讲这些的重点是,老爷子和夫人昨晚怪你带之妍小姐出去喝酒……”小青无奈,为什么她们少夫人不多关心一下自己的问题。

     乔宝儿则问了一串问题,“之妍昨晚打人有摄像机拍到吗,她当时力气是不是很大,她为什么无端端攻击一位男佣?”

     小青叹气,但也如实告之,“我当晚没有在场,就是听他们说的……之妍小姐醉后失误打了那男佣,大家也不敢说太直白,就有人看见鼻梁淤青流血了。就发生在主宅大客厅,那边有摄像机,不过要找老管家才能看到事发过程。”

     家里的小姐醉酒打人,下人们也不太敢声张,就算真的拍了记录了一些镜头,那应该也会被勒令删除掉。

     这些道理,乔宝儿自然也懂的。

     她看着自己身边这位年经轻轻,青春洋溢的女佣,忽然问一句,“小青,你跟之妍那边的女佣关系好吗?”

     小青愕然,不明白为什么这么问。

     “少夫人,我们负责不同区,所以我并没有跟那边的女佣同宿舍,不熟。”

     “那你就申请调过去。”

     乔宝儿直接开口,“去跟那边的人套套话,问一下平时君之妍是个什么样的人,以前有没有什么怪异的事情发生。”

     “……去探探口风,回来我给你涨工资。”

     “少夫人,这不是钱的问题。”小青有点为难,觉得自己好像去作间谍干坏事有点内心不安。

     “小青,那你想要什么?”乔宝儿笑容灿烂,声音也温和下来,“以前你不是常常说,咱们主仆二人,两条命一条心吗。”

     乔宝儿威逼利诱,“好了,现在就是要你卖命的时候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说完,微笑着,拍拍她的脑袋。

     小青紧张,望向乔宝儿这亲切又无良的笑容,不知如何拒绝。

     她们少夫人越来越不讲道理了。

     “好。”身负重任的小青硬着头皮答应,“如果我打听到有什么奇怪的事,我立即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