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贝儿 > 第377章君阿姨,你别不要他们
最快更新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贝儿 !

    自说着,“其实本来我打算离开IP&G集团,君之牧应该没有跟你说过,前段时间我被一个叫LUCY的女人关押起来,LUCY原本想从我手上拿走一些东西,但那东西已经没在我手上。”

     “LUCY他们没有对我施暴,但我真的被吓到了。君之牧的背景很复杂,像迷一样,我琢磨不透他的想法,但是我很想要知道他内心到底想着什么,就像我第一次跟他相遇,遇见就爱上了他……”

     乔宝儿抬眸朝她看了一眼。

     裴忆虽然是个小孩子,但他也感觉到了聊天的气氛有些奇怪。

     “不要欺负君阿姨。”

     裴忆紧绷小脸,有点不高兴看着夏垂雪。

     夏垂雪听得一怔,乔宝儿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

     “小忆,你误会了。”

     夏垂雪失笑,伸手想去摸摸他小脑袋,裴忆好像不乐意了,他小身板往乔宝儿那边靠近,感觉孩子排斥自己,忽然有些尴尬。

     夏垂雪一脸温和的笑容,哄孩子,“我真没欺负你君阿姨,不信你问她,她一点也不介意,你真要仗义的话,还就应该心疼你君叔叔。”

     一开始夏垂雪拿到那枚U盘,被U盘里的视频震惊了,孩子居然被君之牧派人换了,连乔宝儿也不知情,这就是君之牧一惯的处事风格。

     乔宝儿无法忍受他,也不适合他。

     “你君阿姨的性格很坚定自我,她不会为任何人妥协,要像别的女人爱的那么卑微,她情愿一个人过得自在。”

     乔宝儿从来就不相信爱情,尤其是一见钟情,太奢侈了。

     裴忆听不懂她在讲什么,但也知道夏阿姨那些话在示威,他发现他君阿姨居然不反驳,这怎么办,那不是被欺负了吗。

     裴忆扬起小脸蛋,一脸忧心忡忡地瞧着乔宝儿看。

     “夏垂雪我知道你很有耐心,你很优秀,你愿意去等待,不关我的事。”

     乔宝儿眼眸里有些烦躁,压低声音,语调平平。

     裴忆那小家伙很吃惊地看着她,像是不敢置信,而这时裴昊然和朱小唯他们也赶回酒店内,外面刮起的风雪越来越大了,他们的衣服上都沾了雪花。

     “夏垂雪?”

     裴昊然走过来,习惯地轻笑跟她打招呼,“这家酒店跟IP&G也有合作吗?”

     “是,原本我昨天就要飞回去了,但是这酒店的新东家不太好谈。”

     夏垂雪很商务跟他握了握手,脸上也惯用微笑。

     夏垂雪朝朱小唯看了一眼,表情有些怪异,猜测问,“你们正式在一起?”这语气听起来好像之前一直暧昧不清,有伤道德。

     “我们领证了。”

     裴昊然很大方承认,搂着朱小唯更紧。

     夏垂雪很意外,这么快连证都领了,“那关蕾她……”

     “我知道关蕾那脾气不好,但裴昊然你这么多年都忍着她,我以为你内心是真的爱她,怎么才离婚没半年呢,就找了另一个女人……”

     夏垂雪的语速有些急,这也是站在立场不同,她跟关蕾是好朋友,好朋友的前夫结婚了,还出国旅游这么愉快,看着心里总是不舒服。

     “夏垂雪,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们没权干涉别人的人生。”

     乔宝儿忽然开口,语气很冷,“还有,我也想提醒你,这世界上有些东西不是你的,你再怎么努力都是妄想。”

     说完,乔宝儿伸手一把拉着那边的朱小唯,连裴昊然也没给他半点好眼色,拽着人,直接走入电梯。

     裴昊然怔然地有些没反应过来,其实他刚才没有侧过头去看,朱小唯一直把头压得很低,面对夏垂雪惭愧地好像快没自尊了。

     夏垂雪看着乔宝儿那抹高傲离去的身影,霎时脸色很难看。

     留下的裴昊然有些尴尬,“乔宝儿她的性子,说话有些直接。”

     “是啊,如果她这样的性格到公司去上班估计得挨不少骂,”夏垂雪开玩笑式地叹一声,“听说乔宝儿毕业之后就没有工作过,乔家那么疼她,乔大小姐跟我们这些普通人比,我只能羡慕。”

     裴昊然跟夏垂雪商务上常有合作来往,处事干练,笑里藏刀这很常见。

     他笑得一脸温文,“大家都这么说,我以前也认为乔宝儿她就是运气好,但我现在觉得,她也不止是运气好……”

     谈合作项目的商人,必须永远都带着一副微笑,连裴昊然自己也挺讨厌自己这样伪装,但为了生活,不伪装也不行。

     裴昊然朝她点点头,牵着裴忆也跟着上了电梯。

     “刚才你夏阿姨说起你妈,你不高兴了?”裴昊然牵着裴忆,注意这小家伙绷着包子脸,很不高兴的样子。

     刚才裴昊然一直看着裴忆,所以才没去注意身边的朱小唯。

     “刚才朱阿姨好像很害怕。”

     裴忆低头盯着自己的鞋子,没什么精神似的,他声音童稚单纯,“君阿姨看见朱阿姨害怕,然后她就拖着朱阿姨走了……君阿姨没有很凶。”

     裴昊然看着电梯上行闪烁的数字,忽然听到儿子的话,笑出声。

     “你那个君阿姨常常不把别人放在心上,夏垂雪要是向她示威,八成会被她气死。不过,要是有人欺负她身边的人,那乔宝儿尾巴都会竖起来。”

     “君阿姨是不是也要离婚了?”裴忆突然问了一个成人的问题。

     他觉得他君阿姨不喜欢君叔叔了,可能会像他老爸跟他妈妈一样离婚。

     电梯叮的一声到了。

     裴昊然没把孩子的话放在心上,而且君之牧的家事,哪轮到他去管。

     各自回到酒店的套房,稍作休息之后,酒店准备好了自助晚餐,乔宝儿和裴昊然他们整理了着装到大堂去吃东西,大家心照不宣都没有提那些不愉快的事。

     只是今晚裴忆好像一直闷闷不乐。

     “裴忆,男人如果长得矮的话,会被歧视的,你赶紧多吃点……”陆祈南很尽职拼命给孩子拿了各种菜肴。

     裴忆低着小脑袋,一声不吭地吃。

     乔宝儿和朱小唯没把夏垂雪今天下午说得话放在心上,这家六星级酒店富丽堂皇,头顶一盏盏水晶灯闪烁着,那长长的餐桌上摆满了丰富的各式菜肴,中央有乐队钢琴小提琴奏起,大家用餐的气氛很和谐。

     大门外已经黑成一片,风雪一阵阵肆虐地叫嚣着,窗户偶尔会震动地砰一声,但被悠扬的音乐声弥漫忽视。

     由于天气恶劣,所以他们用完餐之后也没有外出,晚上10点,乔宝儿关灯休息。

     裴忆那小家伙依旧跟她同一间套房,才六岁,居然害羞地缩在床边睡,然后摔床底下,半夜还是乔宝儿捞他起来的。

     竟然害羞还这么坚持,乔宝儿是搞不懂孩子的思维。

     今晚窗外的风刮得越来越大,乔宝儿皱着眉,拉起床头灯醒来,她光着脚走到落地窗前凝视外面的一片漆黑。

     忽然她身边多了小身影,裴忆睡得迷迷糊糊,估计是开了灯所以醒了,这小家伙挺敏感的。

     “裴忆,你回床上去睡,我把灯关掉。”她其实睡不着。

     裴忆刚睡醒,小脸蛋有些红扑扑地,眼睛乌黑明亮,小手有些犹豫地拽了拽她,“君阿姨。”

     乔宝儿低头看他。

     她发现,裴忆这六岁的小男孩表情严肃,眼珠子水润润的似乎忍着眼光。

     “以前我妈妈说不想生我下来,她很讨厌我……年初一那天陆叔叔带我们一起去看了君弟弟,如果你不要他们的话,我知道,他们俩肯定会很伤心的。”

     “君阿姨,你别不要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