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贝儿 > 第345章陆公子老少咸宜
最快更新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贝儿 !

    乔老太太只是忧虑过度,一时血压上冲晕厥,身体并没大碍,乔宝儿推门进入病房的时候,老人已经醒过来了。

     “宝儿,你爸现在怎么样了?”老太太一睁开眼就焦急地问她。

     乔宝儿站在老人的床头,低头对视着这双年迈浑浊的眼睛,喉咙有些哽咽,不知怎么开口。

     乔老太太急地伸手一把握着她,“宝儿,你爸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会好起来的。”

     乔宝儿听着她奶奶粗哑的嗓音重复喃喃,像是祈求,这苍老的手掌紧紧地握着她的左手,力道很沉重,现在她是老人唯一的依靠了。

     可是,她并不是乔家的女儿。

     乔宝儿用力也紧握着,低垂着头,小声地应一句,“奶奶,我爸会好起来的,别太担心。”

     乔老太太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该给他们添麻烦,也是个比较理智的老人,乔宝儿的性子她很了解,没有半点女娃的娇气,不会哄人,也不会安慰人,但说得每一句都很真实。

     老人看着她这张美丽的脸蛋,宽慰地点了点头,“文宇一定能熬过去的……”悲伤的喃喃自语。

     医生走进来给老太太检查,乔宝儿后退一步。

     正好顾如烟赶过来,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老人已经清醒了,顿时心底松了一口气。

     乔宝儿向顾如烟示意,两人往病房内的小阳台走去。

     “奶奶是不是什么都不知道?”乔宝儿一开口就冷静地反问。

     顾如烟怔了半秒,不知道她在问什么。

     乔宝儿侧过头,朝病床那边看一眼,深吸了一口气,“奶奶是不是也跟我一样……她不知道我不是乔文宇的亲生女儿。”

     “不知道。”顾如烟回得很生硬。

     “那就别让她知道。”

     乔宝儿说得很坚定,“永远都别让她知道。”

     顾如烟有些震惊看着她,还以为她跟乔家关系冷淡……

     忽然顾如烟眼眶有些湿润,她就知道,她侄女跟她姐不一样,她这个侄女娇纵任性,但心肠很软。

     乔家闹成这样了,如果告诉乔老太太,她的孙女不是她的孙女了,那就成了无依无靠。

     乔宝儿垂下头,没再多说什么。

     “你们在聊什么?”一道高大的身影朝她们走来。

     乔宝儿听到熟悉的声音,立即转身看去,是陆祈南。

     顾如烟看见陆祈南并不意外,她张望着,似乎还在寻找着另一个男人是不是在后面。

     但也只有陆祈南一个人过来。

     陆祈南也看见顾如烟那寻找的目光,随口就说一句,“之牧他在外面……”

     “陆祈南,你为什么要插手叶茜的案件!”

     乔宝儿有些急地打断了他的话,仿佛她不想听到那个名字,语气带着怒意,“我说了,叶茜上次那桩交通事故交给司法按着正规程序去办,你为什么要强行干涉!”

     陆祈南被她追问得有些心虚,瞪圆了眼睛,想反驳,又不敢直说。

     他支支吾吾解释,“是叶茜主观意念要开车撞你的,她确实有罪啊,如果易家插手的话,那岂不是太便宜她了。”

     “易家的人有插手这桩事?”乔宝儿瞪着他。

     陆祈南眼神更心虚了,“易司宸确实表明了态度不插手,但是……毕竟叶茜还是易家的媳妇,万一他们为了脸子……反正咱们不能吃亏,先下手为强而已。”他越说越没底气了。

     乔宝儿脸色复杂,隐忍着。

     突然她上前一步,双手拽着他肩膀,发泄似的大吼,“你们为什么要管这么多,我没让你们帮我,我不需要你们帮我,我不需要君之牧管我这么多啊!”

     “……害我爸病发作。”最后那句,乔宝儿眼神里还有些慌乱。

     陆祈南整个人怔住没敢动,也没开口说一个字。

     乔宝儿没再看他,双手松开他,转过头看着阳台外一片漆黑星空,她侧脸上焦虑惶惶。

     “对不起,我不知道……”

     陆祈南看着她这样消沉的表情,弱弱地说一声,真心很后悔。

     “你们在说什么?”

     顾如烟在一旁听着,却听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事,“宝儿,你之前不是说叶茜开车撞你朋友吗,怎么关你的事了?”

     乔宝儿没有扭头看他们,双眸狠狠地瞪着这凛冬的黑夜。

     过了好半晌,她才低低地自言自语,“都是因为我。”

     ……那为什么要生下我。

     顾如烟知道她现在内心很复杂很矛盾,也没追问下去。

     陆祈南看着她们突然沉默,忍不住多说一句,“叶茜被柳依依诱导吸食了一种新型的违禁品,如果叶茜不能按时继续食用这种违禁品,她的情绪很容易激动,很暴力,精神失控,发作时严重危害社会安全。之牧下令把她关压在精神院里其实也是出于安全考虑,我们当时并没有想过……”

     陆祈南只知道叶薇一直极力想要把叶茜捞出来,谁也没想到叶薇回乔家闹事,结果乔文宇居然激动地脑出血了。

     “我不知道叶薇说了什么,但叶茜的事,如果你想让叶茜轻判的话,那我去想办法……”陆祈南很心虚,说话都不敢大声了。

     可能是陆祈南突然把姿态放低了,乔宝儿看着他,内心有一种说不清的剧烈翻涌的情绪。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陆祈南之所以帮她,都是因为君之牧。

     她爸乔文宇病发作并不是因为叶茜的案子,而是叶薇提起了她妈……乔宝儿知道自己这是迁怒,她太压抑了,控制不住要去迁怒身边的人。

     “不关你的事。”

     乔宝儿没有再朝陆祈南发火,转身朝病床那边走去。

     陆祈南觉得自己间接害了乔家,整个人情绪也有些低落,跟着乔宝儿后面老老实实没敢乱吭声。

     医生跟乔宝儿简单说了乔老太太的身体情况后就出去了,老人身体确实没什么大碍,都是一些老毛病,注意一些情绪和血压。

     乔老太太看见陆祈南时,立即精神了起来。

     老人抓着陆祈南的手,像是看见救星似的,“陆家少爷,我知道你人脉广,宝儿他爸的病……”

     “我们找了最好的医生过来,如果以后有必要的话,可以转送到国外进行治疗。现在医学很发达……”

     陆祈南很会哄人,说得一本正经,乔老太太听他说完之后,仿佛一颗心也定了一半。

     “我们乔家就宝儿他爸一个主心骨,他爸突然出了这事,我这老太婆真的慌了,陆家少爷你是我们乔家的大恩人……”

     陆祈南堪称老少咸宜,几乎跟他接触过的小孩长辈都喜欢他,乔老太太老泪纵横握着他的手,一声声地感谢。

     “没事,应该的。”

     陆祈南习惯了应付这种场面,表现地很自然。

     “这是真的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陆家少爷你心底好,宝儿他爸每次出事你就立马赶过来,我是真的很感谢你。”

     乔老太太沧桑的老脸满是悲伤感慨,“我以前是个老糊涂,办了很多错事,这下我是真的明白了,只要宝儿和他爸健健康康的陪在我身边,咱们一家团团圆圆的,我什么都不求了,那些高攀不起的,看人脸色的,都不要了,全都不要了……”

     跟这个毫无关系的陆祈南比起来,君家什么表示都没有,高攀不起的,不要也罢了。

     陆祈南想说点什么,可是朝乔宝儿那边瞥了一眼,觉得还是不说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