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贝儿 > 第308章这朵玫瑰好贵啊
最快更新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贝儿 !

    乔宝儿原本就没想过要在这里过夜。

     但今天怎么说也是圣诞,她想应该陪她小姨吃一顿饭,可是当她刚踏入顾如烟的房子大门槛时,乔宝儿发现自己连走进去的勇气也没有。

     “我、我先走了。”

     她突然身体僵住,停在大门口,紧绷神经,目光狠狠地看着在房子中央一个大柜子的两盅骨灰。

     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低哑艰难似的,她转身就跑。

     “宝儿,你怎么了?”

     顾如烟跟在她身后,见她忽然离开,一时没反应过来,大喊一声。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顾如烟没看见她脸色有多么惨白,但她仓促的脚步,像在害怕逃避什么。

     前面的身影渐行渐远,顾如烟心里很慌很担心,立即扔下了手上的水果篮子和补品就去追,可她追不上乔宝儿的速度。

     “宝儿,你遇到什么困难都应该跟我说啊,我是你小姨,你不相信我了吗……”

     顾如烟的老父亲和姐姐都已经不在了,这世界上与她血缘最亲的就是乔宝儿这位侄女,她看着乔宝儿出生长大,一直把她当成最亲的人,之后两人一起离开乔家过苦日子相依为命,那么多年至亲感情,现在却形如陌路。

     “无论我之前做了什么,我不会伤害你。”顾如烟的心情很难受,最后的话有些哽咽。

     “所有人都觉得不会伤害我,可你们把我蒙在鼓里,我不问,不代表我不知道!”

     乔宝儿停了下来,回头,看着自己的亲人,她颤抖的声音,因为情绪激动,而变得高亢尖细。

     她并不想去计较太多,从小就不喜欢记仇。

     乔家的人,易家的人,还有那姓叶的两姐妹,无论别人怎么针锋相对,她能忍受的就告诉自己无视,不能忍受的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躲起来舔伤。

     仇恨,会让她的心灵变得狰狞丑陋,迷失自我,她真的不喜欢吵吵闹闹。

     外公说,她这样会吃亏,很无知,但最实在,活着就为自己活着。

     乔宝儿的性格受她外公影响很大,她母亲生下她之后身体虚弱很少照顾她,身边与她最亲近的女性长辈也只有顾如烟,顾如烟比她母亲还要亲。

     如果不是发生了这些事,乔宝儿绝对不会开口顶撞她,低下头,小声的承诺,“小姨,等事情结束了,我答应跟你一起去冰岛重新生活。”

     顾如烟眼睛有些湿润,看着她这张脸蛋,没再说话。

     最后乔宝儿说了句,“圣诞快乐,你好好照顾自己,不用担心我。”最后还是没有进屋陪她吃一顿饭。

     等顾如烟回到了自己的住所,站在大门处视线正好对上客厅木柜台上摆着的两盅骨灰,此时她才愕然明白。

     刚才她侄女慌乱地跑了,是因为看见这些。

     顾如烟气自己考虑不周,她前几分钟接到乔宝儿要来她家的电话,高兴地只顾着打开冰箱准备吃的,忘了这两盅骨粉。

     她并不迷信,但这次也认真地相信了,之前打听过夭折的胎儿怨气重,将它们的骨灰诚心早晚用清水供养,那么一年后它们就能转世为人。

     她也很后悔。

     只是想做一些事让自己良心好过一些。

     顾如烟回到自己屋子里,也没有时间吃圣诞大餐了,想了一会儿,忽然她抬起头看向柜台的两盅骨灰,神色有些怀疑。

     “宝儿刚才说等事情结束了就离开,这……还没结束吗?”

     乔宝儿漫无目的地一直在瞎走,然后发现自己来到了城东购物广场中央。

     比起昨晚平安夜的灯光闪烁的唯美浪漫,今天的圣诞节,广场这里更是人潮热闹。

     “……要不要买一支玫瑰花?”

     乔宝儿忽然目光定在右手边,是昨晚那个七八岁卖花的小女孩,她用稚嫩乖巧的声音向一名路过的男人兜售玫瑰花。

     那男人好像嫌她缠着自己,一脸厌恶地瞪了她一眼,趾高气扬地走了,孩子怯生生地低下头,一双小手紧紧抱着自己竹篮子的玫瑰花,有些失落。

     乔宝儿大步朝她走了过去。

     然后她蹲下身,视线与这女孩平齐,声音尽量轻缓,“我能跟你说说话吗?”

     女孩睁大了明亮的眼睛看着乔宝儿的脸蛋,一开始孩子有些怕生,没说话。

     大概过了一分钟,她好像确定了乔宝儿不是坏人,她小声反问一句,“姐姐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乔宝儿手指指了指她怀里一篮子玫瑰花,“我帮你全部买了,但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

     女孩白嫩的脸蛋露出吃惊,“姐姐,你要买我一篮子的玫瑰花吗?”

     “可是我哥哥明明说,只有男生才会买玫瑰花送给女生的,不要向女生兜售……”这是昨晚她哥教她的。

     “女生也可以送玫瑰花给男生。”

     女孩听了,恍然大悟似的,“啊,原来哥哥说错了。”

     “那昨天晚上姐姐,你是想要跟我买花是吗?”

     乔宝儿表情有些意外,没想到这女孩记得自己。

     “昨天晚上你遇见我之后,你是不是碰到一位叔叔跟你买了一朵玫瑰?”乔宝儿怕她记错,尽量详细的给她形容,“那个叔叔长得很高,很帅,他穿的衣服和鞋子都很正式,有点严肃,不爱说话。”

     “是不是那个很有钱的叔叔啊?”

     女孩仿佛对昨晚她的其中一个顾客特别有印象。

     乔宝儿觉得这女孩记性好,很聪明,笑了笑,“他是挺有钱的。”

     “姐姐,你是不是那个叔叔的朋友啊?”女孩忽然反问她,问得还有些焦急了。

     “那个叔叔拿了我一朵玫瑰,然后他给了我这么多钱……”说着,这女孩将自己一篮子的玫瑰放在地上,一双稚嫩的小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大概有二块砖那么大。“很多很多钱。”

     “我很害怕,我不敢要,然后我哥哥在另一边跑了过来,那个叔叔把那么多的钱直接放到我篮子里,他就走了。”

     乔宝儿听到这里,表情有些异样,他拿了一大捆现金去买一朵玫瑰花。

     女孩的表情很紧张,她低着头,站直了小身板,像是自己做错事似的。

     她很害怕,低低地开口,“姐姐,要不你帮我们把钱还给那个叔叔,哥哥说这么多钱,怕警察叔叔要抓走我们。”

     最后,孩子红了眼眶,好像准备要哭了。

     “……不用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