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贝儿 > 第226章把乔宝儿赶出君家!
最快更新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贝儿 !

    “找我有什么事?”

     端正坐在君家的大客厅中央,老人对着手机冷冷地反问一句,他沉下脸并没有好脸色,毕竟这个顾如烟,前几天居然敢在他君家大吵大闹,简直放肆。

     而手机那头的女人并不在意,而且她一点也没有被这把苍老严厉的声音被吓着。

     顾如烟反而很平静,咬字非常清晰,“君老爷子,今天我给您老打电话,是跟你谈有关你离逝的儿子君清承的事情……”

     顾如烟天生温和的声音,一字一句,不带任何感情地慢慢说了下去。

     她没有前几天的愤怒,没有抗拒,很平淡。

     可是君家主宅内,这位一生经历过许多大风大浪的君家老人却徒然地脸色大变,满是沧桑的手紧握着手机,像是情绪受到了什么刺激,身板有些颤抖。

     “是你?”

     许久,老人那低哑的声音,压抑的巨大的情绪。

     “我还知道君之牧也是一个短命的……”顾如烟语气很平淡,话却说的毫不客气,“我有自知之明,我们这些平凡人高攀不起你们君家,我早就见识过你们的本领了,我现在只要您老人家答应我一个条件。”

     手机那头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君家的主宅大厅实在太过于宽阔,太过于清冷,所以站在一旁紧张等待的老管家也能隐约听到他们对话的声音。

     管家立即一脸焦虑地凑近,“老爷子,我们不能这么做,之牧少爷会生气的。”

     老人僵硬的表情,握着手机没有了回应。

     管家这下是真急了,不断地劝说,“老爷子,乔宝儿还怀孕了,她怀的是我们君家的子孙。”

     君老爷子神色有一些动摇,可手机那头的顾如烟声音提高,变得尖锐犀利,几乎对着手机大吼。

     【等孩子出生了,我立刻将他们还给你们君家,从此以后我们一刀两断,各不相关。】

     【君老爷子,你别忘了那些承诺,别忘了,这都是君清承欠我们的!】

     随后是嘀的一声,手机便被这位顾二小姐直接挂断了。

     一室的诡异静寂。

     偌大的君家主宅大厅这四周金碧辉煌的家具装潢,闪烁的水晶吊灯,一切一切仿佛静止了下去。

     “老爷子。”

     管家看了老人很久很久才小心翼翼的喊了他一声,君老爷子回神过来,可他历经岁月沧桑的脸上,那眼瞳里依旧满满地迷茫。

     “把乔宝儿赶出君家。”

     这几个字让管家脑子空白一片,迟钝地喃喃,“这,这么做不适合……”

     君老爷子已经恢复了平时的冷厉威严,狠狠的将手机拍到桌面上。

     “按我说的去做,就说乔宝儿她自愿走的!”

     天空外,不知道何时布满了厚重的云层,黑压压的一片,非常压抑凝重。

     乌黑的云层就像海浪一样不断地汹涌翻动,一声声雷鸣。

     乔宝儿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她依旧是东苑餐厅桌前椅子上坐着,几乎是下意识地站了起身,立即就朝外面客厅那边走,却想要找那道身影,可君之牧和裴昊然好像已经到二楼书房去了。

     “乔宝儿,你现在大腹便便的,拜托你走路不要冒冒失失,你能淑女点吗?”

     陆祈南并不太急着上二楼书房找君之牧他们,自个儿悠哉的到客厅那边烧水呷茶,见她这神色恍惚,免不了吐槽她。

     乔宝儿没理他,反问一句,“你和裴昊然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

     “说了你也帮不了忙。”

     陆祈南老神定定,径自斟了一小杯红茶,呷了一口热茶,茶香泗溢,转头朝窗外乌云看去,喃喃着,“天气预报说今天会有大暴雨,看来这一整天都要在君家熬着……”所以慢慢来,反正事件也办不完。

     乔宝儿干脆坐在他旁边,瞪着这人好一会儿。

     “陆祈南,你这个人真的会享受。”她咬牙愤愤地讥讽他。

     她是在想着,如果君之牧能像这货一样,那肯定就没有什么偏头痛的毛病了。

     陆祈南一点都不谦虚,“当然。”

     “那是因为你不了解我们从小的生长环境,那种压力有多大啊,老子早就想明白了,平常我这么辛苦,闲下来肯定要对自己好一点。”

     突然间,陆祈南的话锋一转,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对了,乔宝儿你觉得君之牧跟唐聿两个人谁更厉害?”

     她被问得有些奇怪,没回答。

     或许是因为窗外的天色太过于阴沉昏暗,一声声地雷鸣轰动,让陆祈南心情也跟着沉压了下去,有些话忽然觉得不吐不快。

     他自言自语地讲了下去,“君家只有君之牧一个男孙,唯一的一个亲孙儿,就连君之妍也只是抱养回来的陪他的一个没有血缘的君家小姐,易司宸那些都只是外孙,君之牧在君家的身份位置无法撼动,他一出生就拥有这些。”

     “我和裴昊然,还有一大群富家子弟自小就被家里长辈教育提醒,一定要讨好奉承这位君家小少爷,大人端着虚假笑脸费尽心思靠近他,就连让我们成为他的玩伴也是处心积虑安排好的。君之牧自小就是过着这样的生活,被众星捧月,但其实他心里很清楚,这些都是假的,我们这个虚伪阴暗,肮脏无比的世界,就连他亲生母亲对他的关心也都只是假情假意。”

     “江美丽?”

     乔宝儿不知道他为什么提起君之牧的母亲,可她对这位端庄贵妇真的没有半点好感,甚至极度讨厌她的私自私利。

     “江美丽是一个虚伪自私自利的女人。”

     陆祈南也不喜欢她,如果不是这些年江美丽收敛了许多,他可不会给这种女人留什么情面。

     他的下一句话,简直语出惊人,“江美丽曾经跟她的情人合伙绑架了君之牧,之牧那年大概5岁左右,江美丽想要更多的钱跟那男人远走高飞。”

     “你知道?!”

     乔宝儿直视着他,内心说不出的震惊。

     她之前知道是因为君之妍,可陆祈南怎么会知道。

     君之妍当天除了跟她说起君之牧小时候被绑架的事,还有她另外提过陆祈南他们并不知内情,她对自闭症患者有一些了解,君之妍不会说谎。

     陆祈南以为她会一脸不相信,或者有疑问,但她这表情很奇怪。

     他扬扬眉猜疑反问,“乔宝儿,难道你也知道?”

     她没回他,声音压得有些低,“陆祈南,这个事情,是谁告诉你的?”

     陆祈南倒是用异常的目光打量了她好一会儿,心里的第一个想法应该是君之牧给她说的,他向来对她偏爱特别,这件事乔宝儿居然知道,他倒是有一些吃惊。

     放下手中的茶杯,他不太在意的耸了耸肩,说了一个名字,“唐聿。”

     “……小时候我们一起参加君家晚宴,是唐聿发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