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贝儿 > 第221章牵挂,就是那种缠绕在心间感情
最快更新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贝儿 !

    “我给你炖了鱼汤,一会喝的时候鱼肉别吃了,刺多呢。我放了枸杞和姜片僻除腥味,红枣你不爱吃你就捞起来……”

     顾如烟对她的喜爱非常了解,一边忙活着杀鱼,洗炖盅加中药材,一边不忘扭头叮咛她。

     “不用专门给我做,我现在没那么挑食了。”她有些惭愧。

     小姨上半辈子都是被人伺候的顾家千金,刚离开乔家出来生活那段时间她们两人的伙食真的难以下咽,经过这么几年的磨练,她自己厨艺依旧很废,不过顾如烟倒是家常菜样样精通了,而且烤蛋糕做甜点糖水都很擅长。

     “我辛辛苦苦学这些,我不做给你吃,我做给谁吃。”

     顾如烟在厨房里非常熟练地开了抽油烟机,那边开始炖汤,这边将早上腌好的牛肉拿了出来煎。

     西边余晖一点点的降了下去,乔宝儿看着这抹斜阳,生出一份幸福。

     生活就是这样,普通人不擅长那些华丽感人的词汇,但说出来那些简简单单的话,却能让人一瞬间感动。

     其实她跟顾如烟一样,她没奢求过大富大贵,刚好足够就可以了。

     “以前你嫁给易司宸,我就说不同意,那些人的生活圈子太复杂不适合我们,现在倒好了,你就趁着我住院,给我整这么个大麻烦,肚子都这么大了,要是我早知道我肯定不让你生……”

     厨房里又传出了顾如烟的声音,明显抱怨不满,不过也没那么生气了。

     牛扒很快就煎好了,乔宝儿闻到了香味,起身走到在消毒柜里拿了盘子递过去,顾如烟也很默契接过她盘子,随口就说了句。

     “宝儿,你以后的人生还很长,你跟那个君之牧能过一辈子吗?”

     乔宝儿僵在原地,表情呆呆地,没回答。

     顾如烟见她这表情,心底有些气,不过终究是自己家侄女,有错也肯定是姓君那些人的错,快速地将香气四溢的牛排放好,就让她端到餐桌那边。

     乔宝儿则像是逃避问题似的,端着二份牛扒的盘子就有些急地去了桌子那边。

     顾如烟很快也炒了个青菜和一盘西红柿炒蛋,炖鱼汤还要多熬些时间,她端着两道简单的菜也走了出来。

     “我给你说这些,你要听进心里去,别给我装傻。”顾如烟可是很了解她的脾性。

     “哦。”

     乔宝儿摆好了两双碗筷,因为唐聿不过来吃饭,就她们两没什么规矩,比在君家自在多了,拿起自己的筷子就先夹了一口西红柿塞进嘴里嚼了嚼,敷衍的应了一声。

     “什么挑食,蛋你也不吃,怀孕了需要营养。”

     顾如烟也坐了下来,拿了个大瓷勺跟给她碗里勺一大勺西红柿炒蛋,乔宝儿筷子戳了戳鸡蛋不想吃,又不敢不吃,面无表情咽下去。

     能收拾乔宝儿的人屈指可数,而顾如烟正是其中一个。

     顾如烟看着她苦着脸吃毒药似的,有些气又想笑,“我早就给唐聿说了,不能太迁就你,有时候还是要对你凶一点……”

     “别教坏他啊。”她有些吃惊,不明白小姨突然说这些。

     顾如烟也没好气跟她说唐聿的事,都不知道说了他们两多少次,让她别整天欺负人家,让唐聿别太好脾气,结果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你说啊,圈里的哪个男人是安分的,就说乔文宇跟你妈当年多恩爱,感情多好,就连你外公也盛赞乔文宇是个好女婿,可后来乔文宇有钱有权了,我们顾家败落,他还不是找了个年轻漂亮的叶薇回来。男人一旦变心,什么狠心的事都做得出来,说你妈害叶薇流产了送她进监狱,为了个情人,忘恩负义。”

     多少年了,再次谈起以前的事,她们两人都已经可以平静地接受了,但心里依旧恨,怎么能不恨呢。

     “宝儿,小姨不是为难你,我是想让你自己清清楚楚地去面对现实,现实生活有多残酷,你和我都知道,没钱确实会被人瞧不起,可是你真的过着有钱人的日子就能快活吗?”

     “你跟那个君之牧的差距,出身地位不平衡,他现在对你再好,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心底肯定很卑微,豪门世家有一个什么风吹草动,你都要小心翼翼。你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一个男人身上,人终究会变的,谁保证他以后还是这样对你好,一旦变了,宝儿,你就只能去求他了。小姨知道,这样的爱情不是你想要的。”

     厨房里炖的鱼汤,沸腾地咕噜嘟噜响起。

     乔宝儿也在这一刻,表情错愕住。

     其实顾如烟真的了解她,君家那样的门楣,她从来都高攀不起,一开始她很清楚,那些都不是她想要的,可是后来……

     放下筷子,眼底有些暗然,后来她已经说不清了。

     顾如烟看了一眼厨房里沸腾的鱼汤,直起身子,忽然伸出右手握着她,她小姨的手很软,很温和,被她握在掌心,涌出一份被长辈被疼爱幸福。

     “宝儿,你自己好好想清楚,我不强迫你,但君家是个深渊,别陷进去,那地方真的不适合你。”

     她小姨依旧像以前一样娴静温柔,一声忠告落入她的心口。

     将鱼汤端了出来,两人盛了半碗饭开始吃晚饭,顾如烟也没再提及君家的话题,就跟她说些了在疗养院生活的那些日子,以及她身体已经恢复不用她再担心。

     一顿简单的晚饭,有了家的味道。

     饭后乔宝儿想要帮忙贡献一下去刷碗,顾如烟阻止了她,“我当了这么多年的病秧子,现在身体终于好起来了,我现在一定要多做点什么,你不知道,我们老年人就喜欢折腾证明自己还是有用的,这样我很高兴。”

     “小姨,你才40出头呢,什么老年人啊,追求的大叔还在排队。”

     两人一阵调笑,气氛也愉快了许多。

     秋节水果最多了,乔宝儿挖了一些榴莲,洗了一些提子,端着在客厅里打开电视机陪顾如烟看着那些家庭伦理狗血的肥皂剧,说说笑笑时间过来快,好久没像普通人家这样生活,弥足珍贵。

     乔宝儿发现虽然她小姨不喜欢她怀着君家的孩子,但她依旧很照顾她,刚到10点就轰她去睡了,如果小姨也喜欢君之牧那就好了,忽然脑子里有这样一个念头。

     “宝儿,以后我们离开这里,重新过日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顾如烟替她关上客房的门,声音温柔地对她说了一声,她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房门被关上,怔怔地看着这紧闭的门板。

     客房东面有一处小阳台,乔宝儿转身朝那走去,秋风微凉,夜空一片漆黑看不见月色。

     而东方那边,那座隐隐若现半山,那里就是君家。

     她木然地看着那个方向,许久许久。

     心里压抑着一份牵挂,就是那种缠绕在心间,忘不了,理不清的心绪。

     牵挂,他现在在做什么……

     “之牧少爷。”

     君家东苑二楼主卧房的房门被人敲了几下,方大妈端着一盅参汤走了进来,刚推开门,却怔在门口处。

     “之牧少爷。”她犹豫了一会儿,再次喊了一声。

     那一直静站落地窗前的男人蓦然回神,转过身先是不经意的瞥了一眼那空荡荡的大床,她不在,黝暗的眼底有一份复杂情绪。